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影流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夜与乱与战(下)

第四十九章 夜与乱与战(下)

        羽生手肘抵在那个敌人的背上,接着将其往前轻推,当他把手中的短剑重新抽回来的时候,敌人那具失去了支撑点的身躯,就那么扑倒在了地上。

        你看,人是这么简单就能死掉的,像二代目那种在被火葬的时候还能调皮一下的忍者,到底是少之又少的。

        这时候,冲在前面的第一个敌人,终于意识到了已经有人绕到了己方的身后,他的视线以相当滞后的节奏,追着羽生高速移动留下的残余雷光,然后……他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同伴。

        只是一眼,他就能判断出自己的同伴已经死了。

        “雷遁忍者!”

        敌人的瞳孔微微一缩,他并不在意同伴的牺牲,因为他们今夜的行动本来就是“不成功便成仁”的,他惊讶的是同伴死的方式——在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的情况下被杀,也就是说眼前这个雷遁忍者的速度有那么快吗?

        那这个年轻的木叶忍者就绝不可等闲视之了。

        强烈的雷遁查克拉顺着羽生的手掌布满了他手中的短剑,在夜色之中这样的“光剑”更是分外显眼。挨上一刀的死状就这么摆在地上,所以还活着的这名敌人绝不想被这样的利器给插上一刀。

        羽生的双眼紧紧地盯着那个敌人,尽管他以突袭的方式解决了第一个敌人,但说白了那打得是一种出其不意的效果,如果他想的没错的话,今夜参与袭击木叶营地的砂隐忍者,每个人都应该是战场上的支柱级战力……至少是精英中忍级以及以上的忍者。

        所以,羽生非常的谨慎。

        敌人同样如此,一瞬间他已经判断出羽生的速度远在自己之上,而在对付这种速度型忍者的时候,一秒钟的不慎重就会导致身首异处的结局,因此这个敌人同样精神紧绷。

        然而也正因为如此,在面对有速度优势的对手的时候,他才必须要正面对敌,甚至要抢先发动攻击!

        尽管描述起来双方的心理变化有些复杂,但实际上所有的战斗判断都是在瞬间做出的,只见那个敌人转头捕捉到羽生的身影,看了倒在地上的己方同伴一眼,然后就硬生生的止住自己冲向医院结界的脚步,而后反向向着羽生冲了过来。

        与此同时,他双手也已经开始了结印的动作。

        在看到对方的果决之后,羽生自然也不会迟疑,几乎同时,他再次以那种难以捕捉的神速向着对方疾冲,眨眼之间,双方的距离就拉近到了一种几乎可以称之为“四目相对”的程度。

        这时候,对方的术已经完成,一个大范围的忍术就这么向着羽生扑面而来……显然,这样的时间和距离上的巧合是敌人算计好的:

        风遁·千刃网罗。

        密集的风刃汇集成网,向着羽生兜头罩了下来。

        这个风遁攻击的频繁与密集程度,就算羽生的速度再快,都足够把他切的血肉模糊了。

        先不说敌人的术的攻击范围问题,他选择以风遁克制雷遁,自然是一种最正统正确的选择。

        “是啊,风遁克制雷遁,谁又不知道呢?”

        以风遁克制雷遁,这样的应敌方式太过典型,所以羽生绝不难料到对方的反应……除非这个敌人不会使用风遁,否则的话在这种时候他当然会优先使用风遁。

        因此,羽生的术与对方的风遁,其实是同时释放出来的。

        火遁·火龙炎弹!

        汹涌的热浪正面迎上了无数的风刃,赤红的轨迹划过漆黑的夜空。而后,风刃将火龙击的星火飞霰,火龙的高温与上升气流同样将风刃的攻击化为无形。

        羽生并不认识这个风遁忍术,但只要对方使出来的不是血继网罗,那他就没有理由畏首畏尾。当火龙炎弹如同爆开的烟花一样骤然扩大,风刃混合起热浪的时候,羽生却并没有停止自己前冲的动作,相反他那带着雷光的身躯速度更盛一分。

        于是赤色的火焰之中,再次染上了另外一种颜色的光芒脉络……只要趁着火场不注意,羽生就能从其正中央冲过去。

        羽生的疾速带动了周围的气流,在流体压强的作用下,火焰向着他的移动轨迹上聚集,雷霆莽莽超绕着他的身躯,星火点点点缀着他的轨迹,这一刻,敌人真的吃惊了。

        凭什么!凭什么都是用忍术,而你却能加特效?!

        喔,不是,他的意思是说为什么这个忍者又是雷遁又是火遁的?六道仙人在上,这不符合世界观!

        闪耀着雷光的短剑刺向了敌人的脖子,然而在最后的时刻,久经战阵所磨砺出的反射神经救了他一命,尽管他的视线根本跟不上羽生的动作,但几乎是下意识的,他的身形向着一侧一偏,接着如同热刀切黄油一样,羽生的短剑毫不费力的刺入了他的肩膀。

        偏了?

        羽生有些意外,但他接着提膝击向对方的腹部,瞬间就把对方给踹飞了出去。敌人的反应速度值得称赞,但也到此为止了,因为……羽生并不是一个人在作战,正确来说现在双方的战斗是一场2v2的战斗。

        那么猝不及防的被击飞,在滞空的时候敌人根本没有办法调整自己的身形,而这个时候,旗木朔茂已经出现在他的身后了。

        这位朋友的刀用的可比羽生强多了……准确的说,在剑术方面,两者根本不在一个层级上。

        只见旗木朔茂手中的短剑上下翻飞,在眨眼之间就切断了敌人的四肢经脉,然后在敌人像破麻袋一样摔在地上的时候,他将自己的短刀抵在了那人的脖子上,然后语气冰冷的问道:

        “人数,目的,你们的指挥官?”

        这么简单的审问还想取得结果?那敌人刚想表达一下宁死不屈的志向,就感觉自己的脖子被冰凉的锋刃轻轻滑过,再接着,他就再也说不出话了。

        羽生默默地走到了那敌人的身边,抽回插在其肩膀上的短剑,他有些诧异的看着旗木朔茂,心说你到底是想拷问对方还是不想拷问对方?

        似乎是读懂了羽生的眼神,旗木挠了挠自己的脑袋,然后说道,“木叶有规定,要尽量从敌人口中得到情报,所以我才那么问他,可我又觉得他什么都不会说,所以干脆的杀了他。”

        真牛掰,这做法谁都挑不出理来。

        然而……羽生将短剑插回鞘中,然后用一种更古怪的视线瞥了旗木一眼。

        这时候,他难免的产生了两个感想:

        其一,既然你这么狠的话,为什么会自杀?

        其二,原来你也是个人头狗。

        ps:

        继续求推荐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