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影流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 夜与乱与战(中)

第四十八章 夜与乱与战(中)

        每一支忍者小队,每一个忍者都有着相应的适应力的作战单位,他们当然没有那么脆弱,然而在这种情况不明的夜里,相比于各自为战,其实木叶这边更怕的是忍者们开始无秩序的骚动,进而加剧目前的混乱局面、造成整个营地的崩溃。

        在失去了指挥系统的前提下,这种情况不是不能发生,然而就在这种危机关头,须佐能乎在第一时间出现了。

        “巨人”极大的震慑了敌我,不管对宇智波来说还是对其他的木叶忍者来说,须佐能乎都是一种异常罕见、稀有的忍术,因此有人会一时间无法判断这个术是来自于自己人还是来自于敌人,而当它打出了木叶的暗语之后,那身份自然就表明了。

        这时候宇智波镜传来的命令很简单,是“坚守原地,以御来敌”而已,然而就是这种单纯的命令,却完全把木叶的忍者从骚乱的边缘拉了回来。

        不在于他的命令有多高明,而在于他证明了木叶的指挥能力依然存在——宇智波镜在明知道自己无法下达更细致的命令的情况下,选择了将指挥权下放到更基础的作战单位。

        或许在宇智波镜的判断之中,这时候应该采取小范围抱团作战的战斗方式,也或许是在这时候他只能下达这样的命令,总之,此时羽生和旗木已经不会贸然前往指挥部了。

        “各自为战么,或许算是一个正确判断吧,然而……”羽生攀上了一根立柱的顶端,仰望着指挥部那边的战局。

        可夜色之中,那边的情况是看不清楚的。

        然而羽生却能知道,非完全体的须佐能乎尽管声势骇人,但实际上却没有那么无敌,而且这个术会耗费大量的查克拉,并且严重消耗写轮眼的瞳力、侵蚀施术者的身体、同时造成难以抗拒的精神负担。

        宇智波镜显然不是那种有着永恒万花筒写轮眼的人……指挥部那边,真的不需要支援么?

        不过这个问题实际上并不需要羽生考虑,因为就算那边真的需要支援,可身处他所在位置的忍者不会乱动……今夜战斗最激烈的地方当然是木叶的指挥部,但次激烈的地方则会是羽生所在的木叶医院。

        可想而知,接下来这边的战斗也会变得艰难起来。

        打击敌人的有生力量是战争之中最基础也最重要的目的之一,而正是因为有医疗单位的存在,才使得忍者不至于变成一次性的消耗品,因此一旦把木叶的前线医疗体系破坏掉的话,那就会极度的压缩其持续作战能力,到那时候,只要砂隐的脑子不傻,肯定会趁机发动大规模攻势,以求造成木叶全线崩溃的结果。

        也正是因为明白自身的战略价值,在注意到今夜发生了战乱之后,前线医院就已经开始动了起来。所有的伤员正在医疗忍者的指挥下,向着前线医院的某个点集中移动。

        不管是伤员还是医疗忍者,总之人员会得到最优先的保护,至于其他的医疗资源以及设备,都被放在了次要的位置上。

        “羽生!”

        羽生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他转过头去,然后就看到了甲贺,以及跟在对方身后的十多个忍者。

        羽生赶忙从高处跃下,去往了对方的身边,然后就听对方继续说道,“接下来伤员和没有作战能力的医疗忍者都会集中在医院的中间,我们准备在那里张开守护结界,而有作战能力的忍者则会守在医院的外围……”

        “我明白,我会留在外面,那……我们这边总共有多少人?”羽生没有听对方继续说下去,而是干脆利索的选择了留在结界之外。

        守护结界明显是木叶为这种紧急事件做好的事先准备,而理论上现在的羽生还是医院的病人,要是厚着脸皮要求藏身到结界之中的话,那也不是不可以,然而实际上他却健康的很。

        因此他会选择战斗。

        人不是不能退缩,但这种时候退缩的话,那就是怯懦了……羽生甚至可以允许自己胆小、恐惧、贪生,但他不会允许自己怯懦。

        再者说了,看着甲贺身后那群基本上人人带伤,但还是会选择留在结界外进行战斗的忍者们,羽生就更不会那么要求了。

        “那好,医院这边能作战的大致有一百人左右,正常来说足够防备这片区域了……我也会留在这边,负责指挥全局。”甲贺点了点头说道。

        羽生倒是想劝对方藏身到结界内,毕竟根据他的了解,对方是那种很单纯的医疗忍者,并不具备在生死一线厮杀的战斗技巧……要知道,并不是每个医疗忍者都是医术高明、作战厉害、长大好看、胸还大的。

        能做到医术高明,就足够他们坚守职责了。

        但是,羽生劝慰的话并没有说出口,他不能干扰一个人已经下定的觉悟和决心。

        接下来,甲贺把这里能作战的忍者安置好值守位置,而几乎在他完成了布置的同时,暗红色的四面结界已经在医院的最中心张开,将大量的人员保护在内。

        但这如同宇智波镜的须佐能乎一样,这么庞大的结界亦如同夜色中的指路明灯一样,引导着侵入的敌人们向着这两个方向袭来……如果在入侵之前,砂隐没有明确指挥部或者医院的位置的话。

        羽生和旗木朔茂待在了一起,共同防备着夜色中的一个方向。

        “来了,一前一后,暂有两人!”很快的,羽生轻声的对着旗木说道。当敌人出现在这个范围的时候,他的探知忍术马上就给他做出了反馈。

        而说这话的同时,羽生的身上已经开始微微亮起蓝色的电弧。

        “慢着,你这不是暴露了我们的位……”

        旗木根本就没有来得及说出这句话,羽生的身形就已经突兀的消失在了原地,而后夜色之中闪烁起了连成一线的电光。这鬼神莫测的移动速度,一瞬间就把羽生送到了后面的那个敌人的身后。

        这时候,或许羽生应该对着这个敌人说出一句有威慑力的话语,比如“犯我者诛之”之类的。然而此时他脑子里浮现的却只是“你瞅啥→试试就试试”那一套。

        这套说辞到不是没有气魄和气势,然而这个需要配合和酝酿,且威慑力不足……幸好,很快的他又想起了另外一句话。

        只听他在敌人的身后,轻声的这么说道:

        “你这瓜,保熟么?”

        那名敌人并没有听懂羽生的话,然而这冰冷而充满杀意的语气,瞬间就让他感觉到了一股凉气直冲自己脑门。

        还没等他回过头来,看到是什么人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他就感觉到了自己的腰腹之间充满了温热的感觉,再接着,他闻到了空气中散发出了微弱的血腥气。

        而后,他才看到了自己身后站着一个年轻的忍者,对方的身上缠绕着微弱的雷光、手里稳稳地握住一柄短剑,而现在,那短剑已然从他的左肾刺入,接着刺穿了他的腹腔。

        喔,现在他明白了,瓜保熟的意思就是……

        意杀之、必杀之、瞬杀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