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影流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章 痛苦使人快乐

第四十一章 痛苦使人快乐

        “意识看起来倒是清醒的很,这样的话‘药到病除’肯定是没什么问题的。”一边说着,甲贺将一管配置得当的强力解毒剂注射到了羽生体内,再接着,他那铁青色的脸很快就恢复了血色。

        不要觉得医疗忍者处理病情太过迅速,因为一般忍者中毒的情况大致都是如此……要么当场就解了,要么就永远都解不了。

        “接下来……”

        “我知道,接下来要多喝热水。”羽生恢复了对身体的感知,并且当即猜出了医疗忍者即将下达的医嘱。

        甲贺笑了笑,“是,大体意思是这样的,多饮多食,加快身体的新陈代谢会让你尽快的恢复过来。”

        当然不可能是多喝热水那么简单,羽生已经没什么生死大碍了,但要彻底排除体内的残余毒素的话,药治和食疗都要配合着来。

        “总的来说,你的运气不错,遇到的仅仅是门左卫门而已,他是砂隐最老派的傀儡师,但却不是最强的傀儡师。后者的毒,可没那么容易解掉。”

        羽生楞了一下,然后才反应了过来对方话里所指的最强傀儡师应该就是千代……尽管在二三次忍界大战之中千代被木叶的蛞蝓公主克制的死死的,给人一种双方是同年代对手的感觉,然而事实上,从年纪上来说千代跟三代火影才是一代人。

        而且哪怕是以最后来的眼光看,千代也是最强的傀儡师。而放在当下的话,或许她的用毒手法还没有后来那么臻至极境,但也是此时的木叶倾尽全力都难以解除的那一类——在这片战场上,她是砂隐最具杀伤力的兵器。

        “不管遇到的是谁,对现在的我来说其实没什么差别,都是命悬一线而已。”羽生说道,被毒死应该是忍者最憋屈的一种死法了,敌人一点小手段就能让人死的无声无息。与其这样,羽生倒是觉得还不如倾尽全力战斗,然后被傀儡切成好几块呢。起码那样是力战而亡,感觉更壮烈一些。

        “总之暂时在这边待几天吧,也不用太过苛责自己,第一次上战场然后就被送进医院的忍者比比皆是,甚至还有很大一部分新人连回到医院的机会都没有。”甲贺这话,不知道是在安慰羽生,还是仅仅把最残酷的事实摆了出来。

        羽生倒是没有在自责,毕竟碰到了门左卫门那种级别的忍者,他又能怎么样?甚至在甲贺的提醒下,他才想起了是这么回事:他是今天抵达前线,中午走向战场,晚上就被送进医院了……这未免太“一条龙”了点。

        完成解毒之后,羽生随后就被送进了一间普通的病房之中。在前线,可不会有村子里的木叶医院那种条件,所谓的病房,也不过是一个塞满了病床的大帐篷而已。

        只是羽生没想到的是,在这里他居然碰到了一个熟人。

        “旗木,为什么你会在这里?你也受伤了吗?”与羽生相邻的病床上躺着的“病友”,不是别人,正是他有段时间没有见到的旗木朔茂。

        “羽生?你也被调到前线了?”

        “我没什么问题,只不过……有点营养不良而已。”躺在病床上的旗木朔茂在听到了有人叫自己的名字之后,勉强的抬起头来,然后他有些惊奇的看到了羽生。

        旗木此时正打着点滴,他身形异常消瘦,同时声音也十分的虚弱。

        “营养不良?”羽生有些诧异,为什么前线的忍者会患上这种神奇的疾病,这比他中毒还要罕见的多吧。而且从旗木的样子看来,与其说是营养不良,倒不如说是饿脱形了。

        “嗯。”旗木点了头,接下来对自己现在的境况做出了简单的说明。

        原来,在一个月之前他参与了一次对砂隐的进攻作战,可在混战之中他与木叶的大队脱节了,再接下来,作战结束之后他遗失了跟随大部队撤离的机会,等于失陷在了砂隐的控制区域内。

        由于周围都是砂隐的忍者,迫不得已旗木只能一边选择潜伏,一边寻找机会企图打通返回木叶势力范围的通路,可由于砂隐的防备太严密,这一蛰伏就是一个月的时间,渐渐地,旗木的补给品就消耗完了。

        而且在敌占区内,他只能静默,绝不能为搞到补给而弄出什么大动静,因此落入了“营养不良”的境地,直到一个月之后,他才终于找到了机会返回木叶这边,于是一场可歌可泣的忍者版小虎还乡就这么生生上演了。

        说实话,旗木朔茂的遭遇是无比凄惨的,忍饥挨饿是人类最痛苦经历中的一种,遭遇过这种事情的旗木朔茂必然是应该称赞其意志力对其遭遇抱有同情和尊敬的,然而……

        羽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越笑越大声。

        不好意思,他实在没忍住。

        只要稍稍联想一下,性格严肃不苟言笑实力强大而且后来能忍界称雄的“木叶白牙”,居然差点饿死,再看此时躺在床上的旗木一脸无辜的惨样……战争的滑稽与荒诞就这么生动的呈现了出来。

        “抱歉,我不是要笑你,我……我不是真正的快乐,我的笑只是一种保护色。”

        不管羽生再怎么否认,可在见到了比自己更强的人反而比自己更惨之后,他的心情就莫名舒畅了起来。

        这笑声让旗木朔茂郁闷,但并没有让他生气,羽生的笑当然不可能是嘲笑,最多也就是调侃而已,战争期间无非就是这样苦中作乐。当个笑料缓解一下朋友的压力也是不错的……谁让旗木现在的身体状况没法直接动手呢。

        “羽生呢,你是怎么回事?”等到羽生笑够了,旗木才这么问道。

        “我?我今天才抵达这边的前线,然后紧接着就中毒了,差点就落个早上战场晚上火葬的结局。”说着,羽生举起了自己那条受伤的手臂向着对方展示了一下。

        这句话之后,两人之间陷入了久久的沉默。他们两人的遭遇,不过是战争中的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而已。

        羽生当然不喜欢战争,然而到了现在这种时候,他却突然发现,自己似乎也并不讨厌战争。这真是一种奇怪的感受,明明他差一点就死在了战场上,然而得到的结论却是“不讨厌”。只有坐在赌桌前的时候,赌徒的心理他自己才能真正的明白过来。

        在本性之中,羽生对生命有着相当漠然的部分。

        不久之后,千千和与从战场上撤下来的奈良渚莲十郎来到了羽生的病房里。

        “羽生,你没什么问题吧?”奈良对着羽生问道。

        “嗯,毒已经解掉了。”羽生先是表示自己没什么大碍,接着他又对着千千和说道,“千千和,谢谢你,不管是先前的示警还是及时把我送回来。”

        某种意义上,这次短暂的交战之中,千千和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听到了羽生的谢意,她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我的身体没什么问题,只不过还要在病房里呆几天而已,这对大家来说是一件好事,起码你们能休息个几天。”羽生这么说道,不过这又是一个不合时宜的玩笑。

        在缺失了他的情况下,这支小队当然不能活动了,除非作战本部准备就这么把这支小队拆掉。

        “对了,战况怎么样了,门左卫门解决掉了吗?”羽生又问道。

        “我们撤出来的时候,还没有得到消息。”奈良说道。

        “……是吗?”

        其实谁都知道,这只是一种委婉的说法,没有得到消息的意思就是说很有可能门左卫门成功逃离,上忍小队的作战任务失败了。

        :

        阿勒哇达勒达达勒达达勒达

        阿勒哇求票人,求票人,求票的人~

        背负着更的少的骂名

        拥有着写手里最厚脸皮的红叶

        求票之心是超音波

        搜票之眼是千里眼

        求票之情是热射线

        求票之手在键盘上飞翔

        正义の写手

        求票的人~求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