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影流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药丸

第二十三章 药丸

        木叶与云隐终于还是实现了既定的和平,尽管从目前的忍界形势来说,彻底结束战争依然遥遥无期,但毫无疑问,与云隐的和平对木叶来说是一个相当重要的好消息。因为这个消息,木叶的前线忍者虽不能说士气高涨,但起码一扫了二代火影牺牲以来造成的颓势。

        解决了云隐方面的忧虑,木叶的战略重心开始转向砂隐方向。

        内部方面,同盟任务的成功同样使得代理火影猿飞日斩的威信日长,此时他已经完成了对木叶的初步整合,目前村子里形成了代理火影猿飞日斩总统全局,水户门炎、转寝小春负责后勤,志村团藏领内务情报,宇智波镜、秋道取督导战局的局面。

        在千手一族无意冒头、准备隐退以及鼎力支持的前提下,二代火影的政治遗产,完全被他的弟子们给继承了下来。

        当然了,这种高层变化、权力斗争、战略决策方面的事情,与返回木叶的羽生已经没有半毛钱关系了。在这次任务之中,对他个人而言比较有价值的事情是跟旗木朔茂建立了联系,以后如果有机会的话大家可以一起交流体术,共同练习、共同进步……某种意义上,旗木的能力是身为忍者最让人羡慕的那种能力。

        至于其他方面,短时间内羽生绝不想再冒头干什么事情或者提供什么想法了,云隐之行已经让他尝到乱说话的后果……尽管因为他的建议,结盟任务之中木叶取得了丰硕的收获,但他本人却受到了很大的损失。

        在别的忍村挂了号这种事情,真的不是什么好事。

        仔细想想,羽生来到木叶不过数日而已,然而他似乎全程参与了这仅仅数日内木叶内政外交方面的所有重大事件,对于一个新加入木叶、没什么实力的外来者来说,这种“存在感”有点太多余了。

        羽生决定做缩头乌龟,老老实实跟三筱老师学本领不是很好吗?于是他开始了在木叶济养院的“安静生活”。

        不过木叶适逢巨变,肯定有各种事件亟待解决、各种决策需要谋划,所以一直到了三天之后,羽生才再度见到了这位老师。

        在三筱的那间办公室里,三筱重新介绍了一下她那边的情况,“之前因为宗族的事情,一直比较忙碌,没有顾得上你这边,不过现在那边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

        说道这里,她的眼神转向了窗外,“或许你已经察觉到了,我是那种不能战斗的忍者……更确切的说,我是没有办法进行战斗的。尽管在关于忍者、关于忍术方面,我的脑海里有着一般人难以想象的知识,但令人觉得讽刺的是,我并没有能将这些隐秘知识转化为直接战力的身体——从出生开始,我就是一个非常孱弱的人,孱弱到了那种根本无法支配忍术的地步。”

        “有些先天性的缺陷,是任何后天手段都没有办法弥补的,我努力过,可最终只能得出医疗忍术并不是万能的这样的结论……当然,我并不是那种不能接受现实的人。”

        三筱的语气很平静,但她说的其实是一件挺悲哀的事情……如果三筱是千手一族的重要人物的话,那么她天生就应该有着比其忍者更为优厚的条件,在千手的全力培养之下,正常情况下她理应成为优秀的忍者、甚至成为木叶的中流砥柱才对。

        然而因为她虚弱的身体,这些“理所应当”就只存在于虚妄之中了。

        所以,她才希望找一个能发挥那些知识隐含力量的弟子,用以替她在战场上活跃吗?

        从羽生的脸上,三筱读懂到了他这样的想法,于是又摇着头说道,“你不用想太多,我会把我的知识教给你,却并不会附带什么条件,至于拥有了力量之后你会怎么做、想要成为什么样的忍者,那是只有你自己才能去决定的事情。”

        羽生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这一点三筱能够确定,所以她并不强求什么。

        可这种说法却让羽生疑惑了起来,正如他没搞明白当天二代火影为什么信任他这个陌生人一样,现在他也没有办法弄懂三筱为什么会对他采取这么放任的态度……如果羽生学习了很多忍术之后,将来有害于木叶呢,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

        “好了,这个话题点到为止。”三筱对自己的情况的介绍在意犹未尽的情况下就戛然而止了,接着她又说回了羽生的教育问题,“总而言之,以我们的标准来说,你这个年纪才刚刚成为忍者有点偏晚了,从一个指导者的角度来说,我希望能弥补这些时间上的偏差。”

        “弥补?”羽生能明白三筱说的“晚了”是什么意思,正常来说,忍者的培养和训练往往起步于六岁之前,但羽生这具身体的生理年纪已经超过十三岁了,这样的年纪早都已经从忍者学校毕业了,羽生可以说完美的错过了一个忍者打基础的最佳时机……只不过,三筱所说的弥补是怎么回事,这种事情还可以弥补吗?

        在羽生疑惑的目光之中,三筱指了指放在她办公桌旁边的一个巨大的玻璃瓶子,透过它透明的外壁,可以看到那里面装满了龙眼大小的黑色药丸。瞬间,羽生就有些明白了,哦,原来标题里的药丸,是真正的药丸,要知道某种人的标题,可从来都是跟具体内容谷无关、欺诈的情况居多的。

        “千手一族的秘药……秘药你知道吗?忍者成长的过程之中,是必定要辅以秘药的,不管是身体强度、查克拉增长还是其他拓展,都需要它。而在各个忍宗制作的秘药之中,千手一族的秘药是最珍贵最有效的那一种,长期以来森之千手能屹立不倒、冠绝忍界,其中这种秘药也发挥了应有的作用。”说道千手的时候,三筱故意低下头去,隐藏起了自己的表情。

        “而现在我给你的是是千手秘药的增量加料般,因此哪怕你起步迟了,它也肯定能催着你赶上来……你眼前的,这是一周的份。”

        “三筱老师,你确定这些秘药只是一周的份?”羽生看着那个显得有点夸张的玻璃罐子,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罐子里的内容物,不是太少而是太多,省省的话当饭吃都够吃一周了。

        不管千手的秘药有多好,但在羽生的观念之中,很难说这玩意没有毒副作用,吃多了药丸,可是真的要完的。

        “当然,不过如果你觉得这东西口感好的话,是可以提前吃完的。”三筱笑着说道。

        听她这么说,羽生抱着“万一这玩意挺好吃呢”的心思,将一颗秘药塞进了自己的嘴里,而这东西刚一入口,他就感觉到了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直冲自己的鼻腔、咽喉与脑门。

        妙啊,真不愧是千手的秘药,一粘嘴唇它就让羽生的整个口腔都麻掉了。就这样,他还不得不伸出拇指称赞:

        “真不愧是千手,这味道听起来就是高档,尝起来更是好看……嗯,小药丸,大师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