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影流在线阅读 - 第十章 森之千手之隐

第十章 森之千手之隐

        木叶隐村从十多年前创立,经由一代目和二代火影的发展,到现在已经确立了完备的制度,设立在制度之下的情报、行政、作战以及保障行政机构更是林林种种。

        木叶的济养院正是其中之一。再怎么说,忍者都是一种高危职业,牺牲时时刻刻都有可能发生,更不要说在忍界大战期间了。因此,为了照料牺牲忍者以及部分平民遗孤的济养院才会应运而生。

        不过以羽生雨的年龄来说,实际上并不适合去济养院……他这样的年纪已经具备生活自理能力了,因此应该出济养院的时候,而不是入济养院。

        但不知道因为什么,他还是落到了济养院院长的手里。

        “这里以后就是你的房间了,这两天想必你也经历了很多,今天就暂时好好休息吧,具体的事情明天再说……喔,对了,三餐的话我会安排人送过来的。”三筱对着羽生说道,她将后者安排到了济养院中的一个单独的房间之中。

        “嗯,我知道了。”对于这样的安排,羽生绝没有半分的不满。有些狭小但胜在整洁的房间,简单而一应俱全的家具,这是经历了数年流浪生活的羽生之前想都不敢想的生活环境。

        至于接下来会被怎样安排,羽生并不知道,但这个小小的房间可以说是一个不错的开始了。

        济养院的规模很大,大约有三位数的孤儿生活在这里,但羽生所暂居的这个房间,周围却并没有其他孤儿居住,可想而知他这样的外来者还是被区别对待着的。因此,尽管村子没有限制他的自由,但除非得到明确的指示,否则的话他绝不会到处乱跑,更不会与村子的其他人接触……羽生把自己的活动范围局限在了这个房间之内。

        这叫自知之明,主动幽居总比因为行为不当而被监禁要好得多。在羽生的印象之中,忍者这种生物不止热衷于干掉敌人,有时候他们还热衷于干掉自己人

        羽生这边乱七八糟的考量姑且不论,在安排好了他这边的事情之后,三筱就迅速的离开了济养院……此时的木叶正处于权力新旧就交接的时期,因为交接发生的太过仓促,三筱这样的人现在是非常忙碌的,她不可能在羽生身上耗费太多的时间。

        接下来,三筱有着相当重要的事情需要向木叶高层中的一个人做出解释和说明,并且要尽可能的争取对方的认可和谅解,那个人的身份在木叶是极为崇高的——漩涡水户,初代目火影的妻子,这正是三筱即将要面对的人。

        就身份而言,现在的漩涡水户是木叶最为尊崇的一人,甚至连火影的交替也必须征得他的认可。而就像猿飞日斩为了火影之位需要漩涡水户支持一样,三筱想做的事情同样需要对方的支持。

        漩涡水户外表看起来五十多岁,她年轻时那标志性的一头殷红的头发此时已经不复光华了。在三筱来到了她的身边之后,未道来自己的来意,漩涡水户已经稍显极其的开口说话了:

        “三筱,你真的决定要那么做了吗?”

        显然,火影夫人先前已经通过某种方式得知了三筱想要做的事情了。

        “嗯,那已经是既定事项了……到了现在,千手一族已经是时候急流勇退了。”三筱说道,她故意顿了顿止住话语,见对方脸上的表情没有明显的变化之后,才继续解释道,“忍界大战以来,身为‘森之千手’一族的荣耀感与身为火影本族之人的使命感,让族人们在战争的过程之中太过‘身先士卒’了。敢死战者,故身死之,这数年以来千手忍者的死伤率甚至超过了结成木叶之前的乱世……”

        “另一方面,也正是因为这样的牺牲率,大量优秀的族人在没有真正成长起来之前就死去了,因此在初代与二代之后,千手再也没有出现过像两位先人那样才智高绝、实力强横,能统合一族的忍者了,因此……我觉得是时候了。”

        “隐去森之千手的名字,无论对族人还是木叶来说都是一个正确的决断。道理很简单,千手一族不可能永远是火影,否则的话我们继续做自己的千手就是了,结成木叶的意义又何在?而既然千手不可能一直是火影,那我们也不必承担超过一般忍者的责任……这并不是意味着要禁止族人们成为忍者,而是要他们不要再背负千手这个沉重的名字了。”三筱在做出这样解释的时候,声音是无比沉痛的。

        “森之千手”,已经成为他们的生命不可承受之重了。

        舍弃千手,这固然是一个人让人无比痛惜的决定,可反过来说,能够让整个忍界数一数二的忍族放弃掉他们的名号,可想而知在之前的战争之中他们承受了什么样的死伤。

        “千手的族人都是这种意见吗?”漩涡水户沉默良久,复又问道。

        “嗯,之前的宗族会议上,尽管所有人都对这个决定表示十分的痛惜,但绝大多数人都选择了接受。”

        “原来是这样吗,千手一族终于到了要舍弃他们荣耀的族名的时候了吗,我还以为会有相当一部分人反对这样的决定呢,不过……这样也好,到了现在这种地步,就算是柱间复生,我也对我的丈夫有所交代了,他也该是无话可说的。”漩涡水户说道。

        她出身于漩涡一族,尽管嫁给了初代火影千手柱间,可她毕竟不是真正的千手——有些事情是只有最纯正的千手才能做出决断的。

        那是因为有着最强烈的家族观、会对这种决定表示最坚决反对的族人,早已死在战场之上了……三筱想要把这句话喊出口,然而最终她却张了张嘴,什么都没有说。

        因为这种事情不只她明白,坐在她对面、陪伴初代目度过了一生的人更是明白。

        综合来说,二代火影的死是千手一族做出隐去宗族姓氏决定的催化剂。本来战争已经打到中期了,木叶挫败了云隐的入侵,两国即将缔结和平与同盟条约,这是靠着无数千手族人的生命才换来的成果,然而这一切都随着二代目的突然死亡而消失掉了。

        和平本来触手可及,可结果却无影无踪,前后的落差使得千手一族的士气暴跌,他们不禁开始怀疑,自己一直以来的牺牲真的有意义吗?

        答案当然是有意义的。

        然而他们的付出却与这种意义的含量、取得结果价值的大小太不成比例了。

        所以当三筱提出隐去千手的时候,最初的时候族人们的反应是惊诧不已,但随后绝大多数人都接受了这样的提议。

        而后,这个提议就这么变成了最终的决定。

        千手的牺牲不只有他们自己明白,整个木叶村也都明白。在付出了那种沉重代价的基础上,谁都没有立场再要求他们承担更多的牺牲,因此,只要千手一族做出了这样的决定,村子是不会、亦没有办法进行阻止的。

        自今天以后,结成木叶忍者村最重要的忍宗,忍界鼎鼎大名的千手一族,将会逐渐的隐没下去,千手这个姓氏,在不就之后就会只存在于历史之中了。

        “尽管以后不会再有千手的忍者了,但这只是因为所有的千手忍者都已经成为了木叶忍者的缘故,我们并没有放弃掉自己的责任,也不会逃避身为木叶忍者应有的担当,可为了一族能够长期存续下去,我们只能这么做,名号再怎么荣耀也是虚的,相比于族人们鲜活的生命它不值一提……因此千手以后只会以木叶忍者的身份出生、也会木叶忍者的身份战斗、甚至以木叶忍者的身份而死亡。”

        对木叶隐村的认同感和归属感,绝不会有其他忍宗能超过千手,因此三筱的话是值得信任的。

        “不过,在做出了这样的决定之后,未免村子里多做猜想,接下来我会再次前往雷之国,承担下出使云隐的任务。”她又补充道,态度是一回事,行动是一回事,她需要以自己的行为证明千手对木叶的态度不会改变。

        “去云隐?你要知道,凭你的身体状况是没有能力执行高强度的任务的,你应该……”对于这种决定,漩涡水户终究不能继续沉默下去了。

        “但是我的身份,却最能用来表示木叶对于和平的诚意,从这种象征意义上来说,再也没有比我更合适这个任务的人了……火影与雷影的死亡,只是一个意外,双方渴望和平的想法并不会因此而更改。就我本人来说,我绝不吝啬对于云隐的恨意,然而怨恨是最简单、最容易做到的事情,难的是要完成二代目未竟的事业。这场忍界大战,木叶隐村是由二代目主持的,因此结束战争也是千手该做的事情……这将会是千手以千手的名义去做的最后一件事情。”

        三筱的话里所体现出的决心,绝不容任何人改变。

        这让漩涡水户再度沉默,经过了良久的思考之后,她最终说道:“如果你这么想的话,那就去这么做吧,不管是千手的事情,还是云隐的事情,都去做吧……只是,你要记住,如果决心要做了,那就一定取得成功。”

        这位地位崇高的长者,最终还是认可了三筱的计划。

        “当然,我绝不会失败。”

        三筱,有着成功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