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影流在线阅读 - 第九章 影下三筱

第九章 影下三筱

        “真的上钩了啊。”

        对于一个忍村之中的潜伏者来说,暴露往往意味着极大的危险,甚至死亡的机率会超过九成,然而当他们所要攫取的情报足够重大的时候,牺牲就变成了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可惜的是这整件事本身就是一个仓促策划的阴谋,所谓的情报不过是无中生有,间谍们的行动和牺牲根本就什么都不可能得到。

        今夜注定是一场乱战,不只是间谍与木叶忍者之间的战斗,甚至不同隶属的间谍之间也会彼此为敌、相互厮杀。谁是螳螂谁是黄雀,哪个又是鹬蚌渔翁,在身处于混乱正中心的人们,又怎么能够确定自己究极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除了羽生之外。

        他是这场纷争之中最为精致的摆设、最深情紧张的看客。

        夜色之中传来了微不可查的交谈声。

        “来的人有点太多了,隐藏在这个村子里的间谍难道全数出动了……会不会是陷阱?”

        “不管木叶是不是别有所图,到现在我们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而且就算木叶今夜有所针对,但情报源至少能确定是真的。今天木叶肯定发生了什么,整个村子的气氛都改变了,乱中有稳……他们必然是得到了有关二代目火影的确切消息。”

        “那多说无益?”

        “多说无益!”

        低沉的交谈声快速消失,再接着兵器交击声更盛了。

        想来刚刚谈话的人也终于冲向了战场。

        羽生斜倚着枕头,半躺在病床上,认真的聆听着窗外的动静,外面的声音从无到有、由盛转衰,不过前后十多分钟而已,可想而知战斗的激烈程度。

        “开始清场了。”这里毕竟是木叶,如果战斗逐渐平息下来的话,那肯定意味着村子的忍者已经控制住了局势。

        希望木叶能达成既定的目标,因为先前他们已经放出了那样的流言,所以间谍们被清理的越干净,对羽生来说才更好利。

        灯光全无的病房里,比环境更黑沉的是羽生的眼瞳,仅有窗口投下的月光照亮了一个小小的角落,而正是这羽生一直盯着的地方,终于有一个人的身影露了出来。

        那人身穿一件黑衣的紧身衣,整张脸都被一个面具笼罩着,他的上半身被鲜血染红,出现在窗口的一刹那,血腥气就在房间里弥漫开来……从这个人露出来的身体特征上,无从判断他究竟是木叶的忍者还是敌人,然而羽生能够明白,他是敌人。

        于是他伸出单手,对着这个人挥了挥,然后笑着打了个招呼,“晚上好,辛苦了。”

        羽生并没有感到紧张或者惶恐,尽管有敌人出现在了他眼前,但他知道,自己跟团藏借来的、现在正紧紧地握在他另一只手掌之中的武器,到底还是用不上了……到了现在这种程度,敌人已经不可能给他造成什么伤害了。

        这里可是木叶忍者村,窗外正有数不清的木叶忍者正在战斗着,他们怎么可能再放任敌人最后的残党兴风作浪?

        除非木叶本身就有置羽生于死地的打算,于是这样借刀杀人,可木叶会多此一举吗?

        羽生觉得自己可以拭目以待。

        窗外的敌人妄想羽生的视线满含恶意,他肯定已经意识到自己的任务无法达成了,今夜是木叶布置出来的陷阱,身陷绝地的他肯定是不介意拉一个人作为陪葬的,但他能做得到吗?

        一只闪烁着雷光的羽箭突兀而至,瞬间刺穿了他的脖子。电火花一般闪烁的残光、颤抖的箭巴与喷薄的鲜血共同为今夜发生的事情画上了一个殷红的句号。

        羽生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他知道接下来自己能睡个好觉了。不只是因为今夜的事情告一段落,更因为木叶对他无害……这个村子似乎无意因为“你知道的太多了”这样的理由来解决掉他这个外来者。

        …………

        清晨。

        忍者的村子里爆发战斗的时候不能算多,但也绝不算少,因此木叶一般人并不太过在意昨夜爆发的战斗。而清除间谍对于现在的木叶而言却有着足够重要的战略意义,这意味着村子在相当长的时间内获得了情报安全方面的保障。

        街面上战斗的痕迹已经被清理掉了,除了空气之中隐约可闻的血腥气味以及墙面与道路上被武器留下的痕迹,再也没有更多的东西来说明昨夜这里死去了数十个鲜活的生命。

        不过不管是战略方面的决定还是战术方面的安排,这都与现在的羽生没什么关系了,与他有关系的是早上的时候他收到了消息,他不能继续在医院里呆下去,村子已经对他做出了具体的安排,很快就会有人带他离开这里。

        因为有些心忧自己身体的问题,本心来说羽生想要在医院里再呆一段时间,但医疗忍者们似乎认为他的伤势,还有查克拉侵蚀的问题并不是什么值得在意的问题,所以他被“许可”出院了。

        而他离开医院的时间点比想象中要还要快一些,再接到通知后两个小时,要带走羽生的人就已经来到了病房之中。

        “羽生雨,孩子,跟我来吧。”来人是一个看起来三十岁许的女性,相貌柔美,笑容干净随和,周身带着一种很容易使人亲近的气质。

        对方很自然的知道羽生的名字和身份。

        “嗯,是。”羽生依言跟在了对方的身后,不得不说,这个人给人的第一印象极佳。

        羽生孑然一身,他也没什么可收拾的东西,所以很快的,两人一前一后离开了医院。

        走在木叶的街道上,各色的行人、有些喧闹的声音,正午并不明艳而显得有些清冷的太阳,空旷无云的天空,一切都显得很是和煦。

        “天气很不错的吧?”

        “啊?嗯,是啊。”楞了那么一下之后,羽生才意识到对方是在跟自己说话。

        “听说是你把二代目火影的消息带回木叶的。”

        “是的。”

        “他最后是什么样子的。”对方似乎有些迟疑,但最终还是把这句话问出口了。

        羽生回忆了一下当时的情景,熊熊燃烧的火焰中的身影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火影的最后,就像是个忍者一样吧。”

        千手扉间本身就是忍者,“就像忍者一样”这种形容并不应该用在他的身上,然而羽生却觉得自己只能这么形容他。

        “像忍者一样……吗,对那个人来说真是恰如其分的形容。”她停下脚步,嘴角最终还是露出了笑意。

        有意思的是,对方看起来居然对这样的评价显得有些满意。

        随着两人的不断移动,羽生注意到了自己正跟着的人身份似乎有些不一般,一路上有很多人不断地对着她点头致意。

        不过二代目火影的话题点到即止,她似乎不愿意过多的谈及这方面的事情。此时整个木叶都沉浸在失去火影的悲恸之中,对她这样的反应,羽生并未多想。

        “天气凉了起来。”她轻轻地咳嗽了起来,同时攥住拳头挡在嘴边。不知道是在生硬的转移话题,还是天气真的已经凉了下来。

        不过羽生还是顺着她的话说道,“嗯,已经是神无月了。”

        “看来还需要为你准备一些衣服。”

        羽生脸色难得的尴尬了起来,此时他身上穿的还是医院里的病号服,脚上也是医院的拖鞋。

        “对了你还不知道是谁吧,名字……暂时不方便告诉你,但你可以叫我三筱,我是木叶济养院的院长,你可以叫我三筱老师。”她这样自我介绍着。

        既然不方便透露名字的话,所以“三筱”应该是一个代号。也就是说,眼前的这个人也应该也是一个忍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