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影流在线阅读 - 第二章 枯荣之落

第二章 枯荣之落

        “你知道我?”千手扉间在说出自己名字的同时,也在注意着羽生雨的表情变化,后者在听到他的自我介绍的时候是错愕、惊讶的,可在这种情绪之中还隐藏着一丁点“果然如此”的感觉。

        “啊……只要对大战稍有关注的人,自然会知道火之国的火影的名字,对于我们这些一般人来说,你是造成我们生死相异、颠沛流离的罪魁祸首之一。”羽生立刻收敛了自己的表情,尽管尘封在他脑海里多年的记忆正在不断的翻涌着,但他绝不能的太过明显……甚至他正在为自己一刹那情绪的异常给出了一个看似合理的说明。

        一边说着,他伸手指了指自己额头的中间,示意对方的那个位置正有一个忍者的标志。尽管忍者是一种十分神秘的职业,但对于一般人来说,认识对方护额上的标志绝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它属于一个叫做“木叶”的忍者村子。

        火之国,木叶隐村,二代目火影,在对方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之后,羽生这样的平民可以比较准确的描述他的身份,是一件“合情合理”的事情……

        尽管对于羽生来说,如果不是对方的脸上半是血色半是污泥的话,他早该认出对方来的,可这种事情他是绝对不能流露出异样的。

        “大人物啊……”羽生只能装作这么感慨着,在他的心思之中,对照着自己的记忆,眼前事情的经过已经更详细的被勾勒出来了——眼前这个将死之人,是二代目火影,那刚刚那两个死成一滩的人,应该就是云隐的金角银角了。

        “战争么?”如果是正常情况下,羽生这种近乎指责的话语应该会让对方说出“战争从来不是一方的事情,谁也不愿意发动战争”这样的话,但对此时的千手扉间来说,根本没有必要再说这些了……尽管在眼前这场战争之中,木叶确实是遭到入侵的一方,他们的战争应该被描述为防御反击战,然而这些对于一个流浪儿来说,真的有必要计较吗?

        甚至千手扉间都自认自己是羽生口中所说的“罪魁祸首”。

        “你多大年纪了。”千手扉间对着羽生问道,不知道是不是油尽灯枯下的回光返照,他此时变得更有气力了一些。

        “13岁?应该差不多,我记不太清楚了……有什么问题吗?”羽生下意识的顺着对方的话回答道。

        “不,只是觉得你的言行不太像是这个年纪孩子,不过……并没有什么问题。”

        不管是清晰的言语、平静的态度还是行为的逻辑性,羽生的表现看起来确实不像是他这个年龄段应该的……小孩最为明显的特征就是情绪化的言行,这些在他身上是完全看不到的。

        这个年纪的孩子,如果不是忍者的话,面对千手扉间这样的濒死之人不吓得大吼大叫就不错了,哪可能泰然处之的进行交流。

        二代目火影疑惑羽生的“早慧”,可这实际上并不值得称赞、夸耀甚至专门提及,毕竟羽生看起来年纪不大,但这已经是他的第二度人生了。

        不走运的是,他似乎降生到了一个乱世。唯一能撑的上有利的,则是在于如果使劲翻找自己的记忆的话,羽生便能找到有关于这个乱世、亦或称之为“忍界”的一些信息。

        “经历的多了,人自然会有更成熟的表现。”羽生模棱两可的说道,此时他已经理顺了脑海里的记忆,把注意力更集中到了眼前的事情上。

        一个是足以撼动世界的五影之一,一个仅仅是“流浪儿”,双方的地位差距不可谓不大,可比地位还要相差更大的是其中一个已经是将死之人,另一个则刚刚开始自己的人生。

        “能帮我一个忙吗?”对于现在的千手扉间来说,已经没什么时间和必要去纠结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了,“一会请你处理一下我的遗体,像我这样的人身上带着太多的机密和情报了,因此必须要防止落入敌人手中,最好的办法就是一把火把我烧个干干净净,将我的存在彻底的抹消掉。”

        “这种重大的身后事,你自己没办法吗?”羽生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提出这样的请求。

        “本来我是留有这样的气力和手段的,不过在处理了你身上的伤势之后,我已经没有办法自顾了……正如你所看到的,我现在连站都站不起来了;再者说,让一个人把自己的遗体抹消掉,再怎么说也太不近人情了。”在现在这种时候,千手扉间很难得的展示了自己黑色幽默一面。

        是的,黑色幽默……对于要保护机密的忍者来说,在自杀的时候同时处理掉自己的遗体本身就是一件很常见的事情。

        不给羽生拒绝的机会,千手扉间继续说道,“通过刚刚的交谈,我能听得出来你是一个渴望平静生活的人,而对目前的世界来说,再也没有比忍者的村子更安全的地方了,所以如果你把有关于我的消息带回木叶村的话,他们会收留下你的。”

        忍者的村子自然是相对安定的,可是……“忍者的村子会随随便便让一般人外来者定居么,更何况现在还是战争时期……”

        羽生有所意动,然而更有所疑惑。

        “木叶会收留你的,只要你不是其他村子的间谍的话,把这个交给他们,一切就都没有问题了。”千手扉间很笃定的说道,同时把一张纸放在了自己的膝盖上。

        羽生当然不会是什么间谍,不过他不明白为什么对方会信任自己这个陌生人,要知道眼前这人可是二代火影,于是他忍不住的开口问道,“如果你真的是木叶忍者村的大人物的话,把你交给其他村子不也能得到很多好处吗?”

        “不,你不会的。”

        “为什么这么说。”

        “这里离火之国的边境更近,而且比其他国家近的多。”

        “明白了……”

        哪怕仅仅是出于安全上的考虑,羽生也不会舍近求远。

        “那我的一切,就算是安排妥当了。”千手扉间喟然长叹,不知道是在有所遗憾还是有所欣慰,而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开口过了。

        羽生也只是安静的坐在那里,他暂时并没有心思为考虑火影,只是在尝试着压制自己的痛觉,并缓慢的恢复气力而已。

        “喂。”

        大约过了两个小时之后,他尝试着叫了对方一声。

        没有答复,树洞里无声无息。

        于是羽生知道他是时候要开始做事了。

        他勉强站起身来,走到对方的身边,先是捡起了那张纸,发现上面写着一种自己读不懂的暗语。也并不在意内容,羽生将其小心的放在了自己的怀中。

        接着他伸手探了探千手扉间的鼻息,发现他确实已经没有呼吸了。

        以羽生的伤势,常理上来说是不可能这么快就重新活动行动能力的,而他目前能行走自如,可想而知眼前这个人确实用某种方法治疗了他。

        树洞之中布满了落叶和细小的干柴,羽生并没有移动对方的身体,而是将这些东西全都堆在了对方的周围,再接着他转身走出了洞口,在细雨之中寻找那些潮湿但依然能够燃烧的薪柴。来来回回耗费了大半天的时间,他终于把可燃物堆满了大半个树洞。

        生火难不倒羽生这样惯于流浪的人,然而在点起火焰之前,他稍稍沉默了一会,而后再次走向了千手扉间,接着他伸手摘下了对方的护额。

        然后,他终于点燃了火焰,确认了火势起来之后,迅速的抽身离开了树洞。

        烟雾迅速的蔓延了起来,在火焰的炙烤下秋雨带来的寒意都被驱散了,不过毕竟是在雨中,燃料也仅仅只是木头而已,所以羽生依然在怀疑这样的火势能不能达到对方要求的“彻底把自己烧成灰”的要求。

        只是下一刻,他的这种担忧就消失不见了,因为随着那火焰之中传来的几声噗噗响动,那火势就像是被投入了一大罐汽油一样,滚滚而起,不消片刻就连同着这一棵大树共同的燃烧了起来。

        想来是火焰烧到了忍者随身携带的什么东西,然后引起了连锁反应。

        为了不至于卷入到火焰之中,羽生不得不再次后撤。

        眼前这种甚至十人才能合抱的大树,非得经过几十年几百年的生长才能形成,但仅仅几个呼吸之间,它就已经化作了一个熊熊燃烧的巨大火炬……死亡永远比生长要来的短促、来的猛烈。

        在高温的炙烤下,空中落下的细雨迅速的化作了蒸腾的雾气,使得这周围氤氲了起来。

        不知道会不会酿成森林大火,不过这对羽生来说似乎并不是值得在意的事情,他在意的是看来自己能够完成跟对方的约定了。一边这么想着,他再次火焰里看了一眼……接着看到的景象就让他顿时汗毛倒立了起来。

        千手扉间火焰中的身影若隐若现,但这一刻羽生无比清晰的看到了对方的一只手竖起了一根拇指。

        似乎在称赞羽生完成约定的行为。

        也就是说,在烈火焚身的时候,甚至是到了现在这一刻,千手扉间非但没有死去,甚至是保持着自己的意识。

        “真不愧是……忍者啊。”

        忍者从不会轻易的相信他人,更何况二代目火影千手扉间这样的忍者。

        眼前的这一幕,羽生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形容自己的感受了。

        从战乱年代之中走来,追随自己的兄长平定乱世,智谋无双,不吝惜阴谋诡计,从来都是以最险恶的想法来揣测自己的敌人,心狠手辣、双手沾满鲜血,对外数度征战、杀人无算,对内高压统治,作风强硬而阴沉,千手扉间的一生都是在杀戮之中度过的。

        可哪怕是对这样的人来说,杀戮也仅仅只是达成目的的手段而已,而绝非是目的本身。他肯救下误伤的羽生,并不是因为心存善意,仅仅是用来说明一件单纯的事实:

        他是木叶的火影,而不是嗜杀的罪犯者亦或反人类的恐怖分子。

        木叶隐村成立的第十六年,第一次忍界大战已经到达了战略相持的阶段,甚至木叶已经与自己的主要敌人云隐村准备缔结和平与同盟协定,然而正是在双方的结盟仪式上,云隐叛忍发动了突袭,先后袭杀了二代雷影与二代火影,让战争以来双方的共同作为全都付之东流。

        火焰之中的人影迅速消失不见了,“火炬”却一直燃烧到了夜间,而此时羽生早已离开了这里。

        不久之后,清晨即将到来,这场雨也随之停了下来,熹微的晨光映照着雨后湛蓝的天空,羽生回望自己昨夜待过的地方,起伏的山峦与茂盛的植被理所当然的挡住了他的视线,那里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他已经无从得知了,然而……他放眼望去,视线所及之处,满目都是雨后世界的分外绮丽的景色。

        “木叶吗……”

        相比于一直流浪,木叶对羽生来说或许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一场雨停在这里,另一场雨就会下在视线到不了的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