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六十章 空气中的紫罗兰

第四百六十章 空气中的紫罗兰

        清晨6:10分,一行人乘坐地铁回到黑岛。李佳佳和宋音音同居,柳良要带叶秋和陈亮去科技部,顺带就把两个女人给送了回去;

        徐哲昨夜喝了不少酒,满身都是伤痕,此刻正龇牙咧嘴地喊疼,只能和梁逸一起回到7号公寓休息。

        “那么,你自己好好休息,我已经帮你联系过南希,她可能下午才会过来帮你换药。”

        梁逸留下一句嘱咐,为徐哲烧了一壶开水,便转身走出徐哲的套房,回到隔壁自己的房间。

        am6:40分,朝阳已经完全爬出海平面,海风依旧阵阵吹,温度却是回暖许多了。

        梁逸在阳台上吸了两支香烟,把联信列表中所有的信息都简单的清理了一遍,此刻联信列表中又多了一个女人要应付,实在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一些事情,让他非常烦躁,这个时候如果能多几个聊天的女人,他的心情也自然会好一些。

        英雄,自当天命风流!

        闲来无事,小憩片刻,等下午南希过来,再顺道儿把特级搜查官的体检流程走一下,如今是天时地利人和,那又有什么理由不升自己职?

        只是……阿加莎的那一票,该怎么去巩固?

        说到底,现在他与这位“女王”的关系还处于不清不白的阶段,一个吻虽然震惊了四座,但究竟能不能确定感情,那还得有待考究。

        这是一个必然要面对的问题,他也该花时间去见一见阿加莎,成也行,败也罢,反正又不亏……

        “我怎么变成这样了?”梁逸撩了撩自己的碎发,虽然沉迷于色欲中不好,但这也让他更像个人不是么?

        梁逸大大地伸了个懒腰,转身走进阳台,倒了一杯凉茶正要入口,突然眉头一紧,一丝不详涌入大脑!他吸了吸鼻子,灵敏地捕捉着空气中残留的……香味儿?

        因为唇齿间还残留着烟味儿的缘故,空气中的清香也不见得那么明显了,但有的,一定是有的,阿娜斯塔身上的香味儿是红玫瑰,苏菲身上的香味儿是薰衣草,琳娜喜欢用茉莉香,秋瑾因为长期熬夜所以导致内分泌失调,身上总有一种淡淡的乳香,冯小艺就像一颗酸酸甜甜的柠檬,南希身上总是一股消毒水的味道,若拉也喜欢用薰衣草……每个女人的身上都有一种独特的味道,哪怕她们不涂抹香水,那也会由体而发,空气中的香味儿,处处都充满了紫罗兰的气息。

        房间里有人!十有八九还会是个女人!

        梁逸缓缓放下茶杯,压低步伐走向卧室,香味儿就是在这里断去,但同时又在这里徘徊……这么说来,卧室里肯定有人了?

        一柄匕首从梁逸袖口划出,另一只手按住门把手——“哗!”开门的瞬间,整个人都冲了进去,卧室就那么点儿大个地方,有没有人一目了然!

        “嗤!你还挺聪明的嘛!”

        一席靓影突然从门后闪出,还没看清楚她的面貌,一招毒辣的“蛇形刁手”就朝梁逸的喉咙戳了过来!

        梁逸赶紧退出卧室!

        “啪!”

        卧室大门重重被关上,一句话从卧室里传出:“你这人可真没礼貌,想进门也不经过别人同意,呵呵呵……臭男人!”

        梁逸微微皱眉,这特么好像是自己的房间,为什么进去要敲门?

        “阿加莎小姐,你是怎么进我房间的?”他在门口质问。

        虽说卧室中那女人的相貌没看清,那熟悉的声音却是忘不了的,紫罗兰的香味儿就是来自于阿加莎!

        阿加莎悠闲的语气自房中传出:“我的权限足够让我破解任何密码,进你这间破公寓又有什么难度?唉……没想到你竟然居住在这样的环境下,难怪人看起来那么古板,你连猫都不养一只么?”

        梁逸压低了声音:“你没经过同意就私闯别人的房间,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阿加莎还是那份淡然:“我是你的顶头上司,来看看你又怎么了?我还给你带来慰问的奖品,就在这间房中,你要不要进来看看?”

        梁逸恰好有想和阿加莎见面的想法,现在她已经自己找上门来,那就借此机会好好谈谈,何乐而不为呢?

        “要不你出来?孤男寡女同处一室,影响不好。”

        “呵?你还怕影响不好?原来你比奥顿还要口是心非,还要贱!”阿加莎的性情大概就是这么直列。

        “你这样的嘴巴,要是放在我们华夏,街坊邻里非得把你骂得个狗血淋头。”梁逸直接回到沙发上坐下,慢慢地品味着凉茶,犯不着与一介女流之辈较劲儿。

        阿加莎见梁逸久久没有开门的动静,不耐烦道:“喂!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到底进不进来?”

        梁逸冷声道:“我刚刚进门,你又把我打出来,现在把门关得这么紧,又要让我进去,你说你这个女人,是不是有点无理取闹?”

        “这……”阿加莎有些迟疑,“门的话,当然要你自己来打开了,哪儿有女人主动给你开门的?恕我直言,那些会主动给你开门的女人,都是淫妇!”

        梁逸皱眉道:“什么乱七八糟!”

        “你不管什么乱七八糟,你现在只需要进来来,我说过有东西要送给你!”阿加莎说完后,接着又强调了一句:“白送给你都不要,你会后悔的!”

        梁逸对阿加莎口中的“礼物”一点也不好奇,甚至还有些隐隐的担忧,可这“礼物”要是不收,那女人肯定会喋喋不休……白送的东西也许可以不要,但看一看总不会有事吧?

        “你来了没!?你一个男人怎这么墨迹?”

        “来了来了,你急什么呢?”梁逸怀着凝重的神情,按住门把手,深吸了一口起,开门而入——

        门才刚开一条裂缝,一只纤纤玉手便将他拉进了卧室!

        “啪!”

        门重重地扣了回去。

        卧室里关了灯,连床帘都拉得死死得,此刻正一片漆黑。

        “你……这是?”梁逸背靠着大门,有一说一,紫罗兰的清香真的很迷人。

        “你自己开灯看看不就行了?”阿加莎的声音似乎变得轻柔了许多。

        梁逸一定要把灯打开的,不然就——

        “啪!”

        思绪追不上灯光,同时也比不了眼前的香艳。

        阿加莎似玉如膏的躯体未着半缕衣纱,她呈现一个“大”字躺在床上,偏着娇羞桃红的脸颊,贝齿紧咬着小手指甲,许是因为太过娇羞,雪白的肌肤上多添了一抹粉妆……她果真是个,敢爱敢恨的女人!

        梁逸眨了眨眼睛,转身就要开门逃离——不对,这必然是不对的,谁会无缘无故给你吃扇贝?

        “站住!”

        “阿加莎小姐,请你别这样……”

        “你刚刚不是抱怨我关门了么?现在门大大敞开着,你还不快点……进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