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五十八章 离开现场

第四百五十八章 离开现场

        私人卧室的电梯直接通往-2f停车场,聪明的人,怕死的人,干一些龌蹉勾当的人,都会想尽办法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电梯内,格莱斯顿一直用眼角余光打量着身旁的梁逸;梁逸的白衬衫已被鲜血染红,满脸血腥污浊,眼眸从容清澈,杀戮后还能做到这般心稳,也难怪旁人会这么打量他。

        电梯下降非常缓慢,沉默的空气在两个男人之间凝结。

        “怎么?你怕我吃了你?”梁逸笑着打破沉默。

        格莱斯顿摇头道:“我只是很疑惑,你几乎是无敌的,想杀谁不能杀?又为什么要大费周章地潜入和渗透?”

        梁逸笑容突然有些苦涩了,“很多人都会这么问,你这么厉害为什么还需要队友,你这么强为什么还要带个累赘……是的,我的确为自己找过不少麻烦事,特别是在女人身上……但我一直都在强调,我是个人,痛苦的时候也需要别人来陪伴,我也会感到孤独,我也需要友情和爱情来完整生命的意义。”

        格莱斯顿听完梁逸这一番倾述,低声道:“你说的很对,失去友情和爱情,会让生命变得一文不值。”就像他一样,终日买醉,日复一日,虚度光阴。他又问梁逸:“我和夜族也打过很多年交到了,还从来没发现像你这样的……人?唉……”他轻叹道:“我怎能这么揣测你呢,你都说过你是个人了。”

        梁逸轻哼道:“没关系,在我成长的道路上,知道我本来面目的人都会远远避开,我是人,但也不会不承认拥有夜族血统。”

        格莱斯顿又问:“你变成这副模样的时候,会害怕么?”

        梁逸摇头道:“你也看到了,陷入夜战状态的人会变得格外残忍,当弑杀达到屠戮状态时,夜鬼的血液会开始沸腾,以燃烧自身鲜血为代价,提高各项身体机能,同时也会失去理智,寻找最美味的鲜血吸食,”说到这里,他轻叹了一口气,可笑道:

        “在夜族人的眼中,女人的鲜血比男人更加美味,越是纯洁的女人越容易成为目标;假设这个女人跟你有过一段邂逅,你们之间产生过某种情愫,那么夜鬼狂暴后肯定会第一时间寻找这个女人,吸食她的血液,杀死她!呵……”他又苦涩地望着格莱斯顿,问道:“你现在觉得我会不会害怕?”

        格莱斯顿问道:“你咬死过自己心爱的女人?”

        梁逸暗自苦笑,昨天晚上他就差点在厕所里咬死南希,幸亏柳良及时赶到才杜绝了这场悲剧,他摇头叹道:“这些事情我不愿多提。”

        格莱斯顿也没有再多问。

        “叮!”

        电梯抵达-2f。

        电梯外是一条刻意开凿的走廊,很窄很压抑,梁逸和格莱斯顿的个子都不算健壮,并肩前行却显得有些吃力,他们只能一前一后往外走。

        走了大约5分钟,转过3道弯,一扇不锈钢小门出现在眼前。梁逸贴着耳朵先听了几歇,确认外面没动静才轻轻把门拉开。

        门外是-2f的地下停车场,从门口往西边看,先前被砍脑袋的两具黑帮成员尸体还躺在原地——枪声隐隐约约从楼梯间里传来,俱乐部中肯定还有残余的黑帮成员,他们很有可能正在与警察进行交火。

        “趁这个机会,我们赶紧离开。”

        梁逸掏出那把先前从黑帮成员身上搜刮的跑车钥匙,通过感应器找到了一辆银白色的兰博基尼,与格莱斯顿一起上车,快速驶离了停车场。

        “从南方的4号出口出去,虽然有点绕,但是能完美避开警方的追捕。”

        “好。”

        ……

        梁逸几乎花了一个小时,从南方绕到西边,再从西边市区一路飞驰到北方的黎明小镇。pm23:51分,距离午夜还有9分钟,兰博基尼在silo酒馆门前熄火。

        柳良和徐哲早已经在门口等待。

        “我们正商量着,如果你12点之后还没回来就去找你呢,想不到你这么准时,而且还开了一辆豪华跑车回来……”徐哲笑着出门迎接。

        柳良瞟了一眼梁逸身上染血的白衬衫与身旁的乞丐,轻声道:“看来上半夜发生了很多有趣的事情。”

        梁逸轻叹道:“进去再说吧,警察比黑帮更麻烦。”

        一行4人相继走进silo酒馆儿,关上大门,但并没有深入酒馆,就站在大门后,交谈一些事宜。

        “那么,鲨鱼帮搞定了?”柳良为每人都发了一只香烟。

        梁逸点燃香烟,轻轻点头:“托尼被我射杀在床上,鲁尼被我砍了脑袋,剩下一些精英成员没注意,但应该也死得差不多,至于剩下的一些垃圾,让亚美警察去处理吧。”

        柳良试问:“仅仅收拾一个黑帮,你不会花这么多时间的,看你虚弱的样子,应该是用夜战状态了吧?怎么,还遇到棘手的敌人了?”

        “你可真是有够敏锐的,”梁逸点点头,开始叙述起上半夜遇到的情况:“事情是这样的……”

        ……

        事情就是那样的,包括与格莱斯顿的身份,以及与他是怎样结识的一并告诉了徐哲和柳良。

        柳良和徐哲也非常客气,相继与格莱斯顿握手做自我介绍。

        “按职别来说,我们还应该叫你一声长官才对。”柳良笑着打趣。

        徐哲也笑道:“怪不得你那么厉害,我就说能跟梁老大凭力气而不落下风的人,肯定不是一般角色。”

        柳良问:“那么格莱长官,你下一步的打算呢?要不要跟我们回守夜组织?”

        格莱斯顿做个了“停止”的手势,强调道:“我已经单方面退出守夜组织,也就没有什么职别可言,你们不要叫我长官,我不配做任何人的长官,如果你们拿我当朋友,直呼我的名字就行,”他顿了顿,又说道:“至于下一步的打算,我并不明确,我只想再多过几天买醉的日子。”

        梁逸提议道:“你不如就留在酒馆,我去和诺拉打声招呼,让她免费为你提供美酒,但前提是你得保护这间酒馆儿的安全。”

        其实老板娘早就有想把酒馆转交给格莱斯顿的意识,只不过梁逸故意编织了一个人情,礼尚往来,关系才会可靠,保护才能理所当然。

        格莱斯顿眼睛发亮,有喝不完的美酒,何乐而不为?当即便比了个“ok”的手势:“完全没问题。”

        老板娘是个知性的女人,她知道男人商量事情的时候不能打扰,于是便站在楼梯口默默等待,虽然她已不是小姑娘,但身材标致,仪容丽质,也能像出水芙蓉那般亭亭玉立。

        “那么柳良,就麻烦你来陪格莱斯顿喝几杯……徐哲你身上有伤就少喝点,累了就上二楼来休息。”梁逸留下一句简短嘱咐,朝楼梯口的老板娘走去。

        “喂,梁老大,你该不会一整晚都不下来吧?”徐哲冲着梁逸的背影问。

        梁逸高举着摆了摆手,说道:“没办法,她是个愚昧的女人,需得好好开导开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