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二十七章 梁逸的筹码

第四百二十七章 梁逸的筹码

        生物部的核心是6号实验楼,没有被特殊批准的外人决不允许涉足,试验园区中处处都安装得有智能电子眼,门卫、运输、向导全部由机器人负责。

        梁逸的职别权限够高,又有南希引荐,一路畅通无阻来到3号实验楼。

        “老乔的实验室在-3f。”南希摁下电梯按钮,与梁逸在电梯区等待。

        “整层楼都是他的?”梁逸问道。

        南希先摇了摇头,随后又点了点头:“是属于他的,但不是整层,老乔虽然只有几个助手,但助手下面还有一大批团队,全都在-3f实验,你说说这层楼是不是他的?”

        梁逸并不在乎这层楼是不是老乔的,他只是觉得一个老研究员能有这么多门徒,本事肯定不小,把疫苗之血交给它,肯定能分离出抗体。如果这一切得偿所愿,那今日便不虚此行。

        “这个问题不需要太纠结……电梯到了。”

        “叮。”

        电梯门缓缓打开,3个穿着白大褂、架着厚厚眼镜的研究员出现在电梯内,他们瞧见性感的南希,眼睛都瞪直了,抹鼻子的抹鼻子,推眼镜的推眼镜,掩饰尴尬。

        “进去吧。”南希主动牵起梁逸的手,跨入电梯。

        只有情侣才会手牵手,南希无意间的动作暴露了她内心的想法,更抵消了研究员们好色的目光,毕竟梁逸的个头还算高大,眼神也比较冷漠。

        “哦?他们也是走-3f的?”南希有些意外,电梯楼层的指示灯正亮着“-3f”的样子。

        “那么他们是老乔的手下?”梁逸转头看向身后的3个研究员,语气中有些质问的口气,也就显得并不是那么客气。

        3个研究员都比较耸,各自干笑着点了点头,也没有说话。

        南希淡笑道:“你们这些打打杀杀的人真有意思,能出现在生物部里的研究员,放在外面世界都是顶呱呱的存在,你称呼他们为‘手下’怕不合适,是老乔团队的吧?”

        美女一向都比较好相处,一个研究员欣然回答道:“没错,我们们是斯科特组长的组员,刚刚从7楼取了研究报告下来。”

        “是这样啊,”南希很礼貌地伸出手,示意道:“很高兴见到你们,我是南希,南希·切尔西,是1号楼病理科的研究员。”

        几个研究员相继伸出手与南希打招呼:

        “你好,我是桑迪。”

        “我叫罗宾森。”

        “很高兴见到你,我是伯恩斯。”

        ……

        亚美是个很崇尚自由的国家,陌生人之间的熟络往往都是从打招呼开始。南希很快就和几个研究员聊了起来:“对了,你们最近在研究什么项目呢?”

        那个叫罗宾森的研究员扣着头皮,神色苦恼:“还能有什么?当然是研究华夏的‘x’病毒了,谁叫我们的科长是老乔呢……组织又送来一块带有‘x’病毒的腐.肉……南希小姐你是不知道啊,那病毒的基因序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而且就这一小块东西,性状,特征,感染性,乱七八糟的,实验对象根本就不全面,怎么做研究嘛?唉……搞得我们头都大了。”

        提及此事,3个研究员接连叹气,满脸都是愁苦滋味儿。

        南希也表示:“是挺麻烦的,要不然华夏也不会遭那么大的灾难,咦……对了,我怎么把他给忘了,”她突然扯了扯身旁梁逸的衣袖,笑道:“这里不正有个华夏的大活人嘛?梁长官,你们华夏的灾难,你清楚不?”

        梁逸再怎么说也是在华南走过一遭的人,在某些资料上面,肯定要比这些懵逼的研究员清楚……他的内心是喜悦的,这不,自己的价值和筹码不就出来了?

        梁逸道:“当然清楚,这就是我此行的目的。”

        “叮!”

        电梯在-3f停稳,5个人相继走出电梯,眼前是一条笔直的无菌通道,椭圆状的回形走廊,右边是实心墙壁,左边每隔50m都会有一扇合金大门,门紧锁着,应该是放置实验器材的储物间。

        “嗯?梁长官,你来-3f的目的就是报告关于华夏的事么?”南希很好奇,其余几个研究也非常惊讶,努力与梁逸并肩持平,等待梁逸的答案。

        梁逸大步走在通道上,既然是手握筹码的人,姿态当然要放高一些,他声音都显得高冷了许多:“我是华夏人,我当然要为祖国做点事,在华南被核平之前,我曾经去那里调查过,所以感染者的生理性状,传播性,变异性,我全都明白。”

        三个研究员先是面面相觑:

        “什……什么?我……我没听错吧!”

        “你当然没听错,桑迪!”

        “这位……长官,你确定你说的话是真的么?”

        3个研究员按捺住内心的激动,齐刷刷地望着梁逸的脸,渴望得到最后的确认。

        梁逸轻叹道:“我说的都是真的,但搜集到的感染者血液,唾液,以及一些研究报告全都被夜族人抢去。不过我亲自解剖过感染者,它们的基本情况我是非常了解的。”

        “啊!不管怎么样,您是亲身经历过那场灾难的人啊,这对我们来说就是无穷的价值,我……桑迪,你……你赶紧去通知各位组长,伯恩斯你去替南希小姐和这位长官泡两杯咖啡,我带他们去会议室!”

        3个研究员就要分工合作,梁逸却出声叫住了他们,说道:“我这次来的目的是为了见老乔,你们能帮我把他请过来么?”

        叫桑迪的研究员顿住脚步,神色间闪过一丝为难,但最后还是咬了咬牙:“行,你放心,这么重要的事,乔老师一定会亲自出马的!”

        “哎哎哎,我的咖啡不要糖,最近在减肥呢。”南希出声打招呼。

        伯恩斯边跑边招手:“没问题的,刚刚培育基地正送来几颗大草莓,我拿两颗过来招待你们!”

        南希低声抱怨道:“真是偏心呢,基地的果子熟了首先就送给你们,我们病理科从来就没收到过……”

        罗宾森稍稍领前梁逸和南希,一边带路一边笑着解释道:“也不是南希小姐你这么说的,培育基地里的蔬果有很大一部分都是3号科研楼出去的品种,优先享用也是很合理的嘛?”

        南希说道:“我差点忘了,你们3号楼有一块是负责转基因植物研发的,整个黑岛的粮食都靠你们的科技输出了,挺厉害的嘛……不过你们也真是有够黑心的,把蔬果价格定得那么高,谁吃得起啊?”

        罗宾森苦笑道:“这可不能怪我们呀,搞转基因植物的同事在10f,他们肯定会欢迎你去吵架的。”

        南希疑惑:“哦?为什么?”

        罗宾森笑道:“因为谁会给美女过不去呢?呵呵……”

        南希开怀大笑:“你们这些研究员,一个个看起来那么斯文,嘴巴竟然也这么甜,哈哈哈……”

        ……

        一路打趣说笑,很快,罗宾森就将梁逸和南希带到会议厅。

        梁逸主动坐上厅中的“第一把交椅”,静静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开会成员。

        南希坐在一旁,轻声提醒道:“梁长官,你这个位置好像是科长坐的,你一个搜查官,应该坐下面才对。”

        梁逸平静道:“我就坐这里,这张椅子软软的,很舒服。”

        “呃……”南希一脸黑线。

        3分钟后,伯恩斯端着两杯咖啡、桑迪捧着两颗跟皮球一般大的草莓走进会议室,随后,身穿白大褂的研究员接二连三走进会议室,他们手里全都捧着笔记本,脸上本带着兴奋与期待,可一瞧见坐在最上席的梁逸,多多少少都把眉头皱了一些,议论纷纷,指指点点:

        “这个人是谁啊?看样子好像不是我们团队的,他怎么有资格坐那个位置。”

        “会不会是特级搜查官?”

        “别说特级搜查官,就是部长来了都没资格,那可是我们科长坐的位置。”

        “真没礼貌。”

        ……

        虽然研究员的态度不是很友善,但在抱怨声中还是选择了入座,梁逸当然也不会在乎这些“文官”的质疑,强者无需置疑,也从来不会接受质疑。

        “南希小姐,这位长官,你们慢用。”桑迪和伯恩斯分别放下咖啡和巨型草莓。

        梁逸盯着眼前的大草莓,又忍不住瞟向南希胸口的丰满,仔细一瞧二者竟不相上下,他脑子里不禁涌进一个邪恶念头:究竟哪个更好吃呢?

        “唉……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都不好意思下嘴了,好饿。”南希端起咖啡小口品尝着,揉搓着干瘪的肚子,满脸愁容。

        “饿了就吃,哪有那么多理由。”梁逸随手将装着草莓的果盘推给南希,目光却紧盯着会议室门口,前前后后一共进来了9个研究员,其中也不乏年龄稍长的,但并没有发现符合老乔气质的人。

        南希叹气道:“这草莓实在太大了,抱起来啃的话相当不礼貌,而且我嘴唇上抹了口红……”

        女人可真是麻烦。

        梁逸正视草莓,说道:“我活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草莓。”

        南希说道:“我还见过1吨重的西瓜呢。”

        “是么?”

        梁逸抽出一把匕首,对准巨型草莓,“刷刷刷……”纵横切割,七上八下,总共15刀,刀刀泛光,眼花缭乱,如庖丁解牛,神乎其技!

        梁逸收刀回鞘,在草莓上轻轻一弹,“哗啦啦……”草莓如堆砌的砖块儿往盘子里坍塌,每一块的比例都非常均匀!

        梁逸冲南希眨了眨眼睛,又指着果盘里的草莓块儿,示意尽情享用。

        南希收拢惊讶的小嘴,夹起一块儿草莓在眼前瞧了瞧,又分别打量了一眼梁逸腰间的匕首、坚毅的侧脸,眸中暗夹情愫,浅笑着吞下那块草莓,“唔,好甜……又得长胖了。”

        落座的研究员在瞧见梁逸刚刚施展的精准刀工后,脸上的质疑与嘲讽也收敛了许多。

        “老乔怎么还不来?”梁逸问向一旁的桑迪。

        桑迪挠了挠头,“我明明已经通知到乔老师的,他估计是搞忘记了,我这就去催一催——”

        话音还没落下,

        一个身材矮小的白发老头子,匆匆忙忙跑进会议室,他大概有7-80岁的年纪,身高不足160,鼻子又大又挺,架着一副老花眼镜,白大褂里穿着一件被洗得变了颜色的老式西服,虽然头发与胡须乱糟糟,但个人卫生还是非常讲究的。

        桑迪轻声道:“长官,乔老师来了……”

        梁逸点点头,出于礼貌,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笑着与老头子打招呼:“乔科长,你好。”

        老乔在白大褂上擦了擦手,“不好意思,我刚刚才结束实验,让长官你久等了,”他隔着老远便伸出手,笑着走过来与梁逸打招呼。

        这个老头子,其实也没有描述中的那么极端。

        梁逸欣然与老乔握手,并自我介绍道:“我叫梁逸,是华夏的高级搜查官,负责华夏疫情的调查工作,这里有比较重要的几样东西,想交给对的人。”

        老乔双手紧握着梁逸的手,兴奋道:“噢,天呐,真是太荣幸了,我等你好久好久了。”

        “请坐吧。”梁逸主动让出上席的位置,别人尊重他,他也尊重别人。

        “梁长官你坐,你坐。”老乔吩咐梁逸坐下,自己则在一旁搬了个独凳,摆在梁逸身旁坐下。

        大丈夫不拘小节,国士无双,值得尊重,梁逸也没有再客气,先问:“听乔科长的话,好像知道我会来?”

        老乔摇了摇头,“说实话,我是非常不确定的,因为组织在交给我这项任务时就表明过,在华夏的华南地区没被毁灭之前,曾经派遣了一位华夏搜查官进去执行救援任务,但时间都已经过去大半年,也没见那位搜查官回来,所以大家普遍都认为那位搜查官死在了核爆之中,”他又看着梁逸笑了笑,“这几个月来我一直都在申请去华夏走一趟,但听说华夏的疫情非常糟糕,核辐射导致病毒变异,组织也不敢轻易派遣搜查官去深入调查,呵呵……这段日子,我们也就是抱着几块碎肉在做研究,根本是一筹莫展。谁知,梁长官今天突然造访,我实在太高兴了!”

        老乔已年近古稀,但此刻苍老的容颜上竟兴奋起一抹红晕,他的小眼睛里炯炯有神,是对意外的惊喜,是为探索而痴狂!

        “梁长官,这12位研究员都是我的团队核心,大家都等着你的搜查报告呢!”老乔指向会议桌上的研究员说道。

        研究员们各自翻开笔记本,打开录音器,期盼梁逸开口。

        梁逸清了清嗓子,“那我也不卖关子了,这就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在华南的一些经历……”

        随后便滔滔不绝地讲述起来。

        ……

        梁逸把经历的故事性全都过滤了一边,只取搜查到的“干货”讲述给在座的研究员,一次感染者的性质,二次感染者的性质,感染的传播方式、传染的物种,感染者畏光,病毒会受温度影响、会被碳物质压制,感染者的巨大变异性,病毒狂暴的条件,感染后体态的变化,腐烂的周期,智力的延伸……

        “嗯……我好像有听到过搜查官那边的风声,说你们华夏有个守夜者叛变了,他好像也是生物部的研究员,没想到他和这件事情还有关联,可惜了,可惜了,那么多研究报告实在是可惜了,唉……”老乔听完梁逸的讲述,一个劲儿地低声叹气。

        南希一边嚼着草莓,一边愤愤:“没想到梁长官还经历了这么多事,真是人心不古,与自己出生入死的同伴都要背叛,顾以诚是么?这个名字一辈子都要遭人唾弃!”

        梁逸摇头轻叹,“这件事情就不提了,他们虽然带走了研究资料,但我也有意外的收获,”说着,他缓缓从口袋里取出两只试管,一只呈暗绿色,一只呈暗红色,他先将暗红色的试管面试众人,说道:

        “我有一个朋友不幸被感染者咬伤,情急之下我为他注射了抗体疫苗,他并没有变成感染者,反而智力和身体素质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这一管静脉血就是取之于他,实用价值非常高。”

        他把试管递给老乔,叮嘱道:“请收好,别打碎了,它来之不易。”

        老乔激动得手发抖,自己却不敢接,催促身边的研究员:“快快快!快接下这个东西,天呐……不行,斯科特,你快去拿液氮箱来,这么珍贵的东西不能暴露在常温下的!快点,快点!……”

        桑迪小心翼翼地接过试管,就像原始人类保护圣火一样,所有研究员都对试管投来了崇尚的目光,梁逸也赢得了他们的尊重!

        接着,梁逸把装满绿色液体的试管呈在众人面前,“在介绍这个东西之前,我先给诸位放一段曾经拍摄过的视频。”

        会议室里有多媒体映射功能,在南希的帮助下,梁逸的手机画面很快便以投影的行驶呈现在大屏幕前,当然还包括了手机屏幕上那张锁屏壁纸……

        “啧啧,梁长官,这就是你的妻子么?胸前的沟壑挤得很明显嘛……”南希捂着嘴巴取笑道。

        众研究员也是看足了乐子,纷纷低声浅笑。

        “笑什么笑!梁长官的隐私,自动过滤!”老乔冲研究员们威呵道。

        梁逸赶紧切断了投影的画面,“呃……等我把视频调出来之后再给你们看吧,请耐心等会儿……”

        相册里有他和冯小艺的床照,琳娜的合拍,阿娜斯塔洗澡的小视频,和苏菲撩骚时的羞羞照片……这些东西他都没舍得删除,要是被投影出来,那可就太丢脸了。

        “噢……原来你也这么闷骚,相册里竟然有这么多‘不雅照’。”南希伸长脖颈,凑过来偷看梁逸的手机屏幕。

        梁逸不动声色,问道:“难道你也想在我的相册里留下点东西?”

        南希坏坏一笑,“听起来好像很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