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二十三章 不过一纸婚约而已

第四百二十三章 不过一纸婚约而已

        梁逸刚出电梯,就瞧见了在门口吸烟等待的徐哲和柳良。

        “哟,我还以为你今天晚上双宿双飞嘞。”徐哲笑着打招呼。

        梁逸心里清楚,如果今晚他真有心留在南希身边,那肯定要湿透一张床单。

        “进屋吧。”他用指纹打开13-6房间,招呼徐折和柳良走了进去。

        “啊……还是在家的感觉好,沙发都好像要舒服一些。”徐哲枕着脑袋躺在沙发上,吞吐香烟,好不自在。

        “没想到你竟然把这里当成家了。”梁逸拿起茶壶接了一壶水,上半夜喝了不少酒,这时议事难免口干舌燥,喝茶静坐,绸缪天下之事。

        徐哲言语中有些遗憾:“徘徊过多少橱窗,住过多少旅馆,才会知道伤感是爱的驿站……我早就疲倦了四海为家的生活啦,本来想说这一次任务完成,拿到奖金后回华夏买一套房子,过几年正常人的日子,谁料到遇见这样的事儿?”

        柳良往烟灰缸里弹了弹烟灰,笑道:“你咋还唱起来了呢?现在华夏的房价可不便宜,你这次任务的奖金顶在市区里顶多就只能买个卧室,哈哈哈……”

        徐哲抠了抠脑袋,烦躁道:“唉,早知道多存点钱了,从一无所有到现在身无分文,你说咱打了一辈子工,意义何在呢?”

        柳良说道:“至少我们从夜鬼手下救了不少人,干这行你就不要老想着钱,那得多俗套?嗯,我们是黑夜守护者,我们是世界的正义之光。”

        “咦……我可不敢跟你比,你又不为钱发愁,何况你的女人又那么漂亮,”徐哲坐起身,好奇地问柳良:“话说老柳,你和那富婆是怎么勾搭上的?我听人说,她好像是个有夫之妇啊……”

        柳良听到“有夫之妇”这4个字,明显眉头皱了一下,深邃的目光多了一丝杂糅,他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道:“任何一种相遇都是缘分下的偶然,我并没有主动勾搭他,只是相互欣赏再到了解,最后才确定了现在这种关系。她是有过一纸婚约,但也是在和我同床共枕之后,当时我还在外执行任务,归来后才知道她和别人登记结婚的消息。”梁逸难得在这种场合下露出了笑容,开水已经烧得翻滚,他慢慢地倒水沏茶,打趣道:“人说花红柳绿,柳条果然与绿色很般配……但这件事情,绝对没那么简单对么?”

        柳良苦笑,再燃一支香烟,缓缓讲述道:“关于个人情感,我其实很少跟别人说起——得知她结婚后,我有过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和她联系,因为我尊重她的选择,有政治背景的女人,本来就活得很无奈,我也理解她的选择。但后来她找到了我,解释了这一切,一场无关紧要的政治婚姻,没有婚礼,没有酒席,也没有一刻春宵。得知她还是个干净的女人,我的心结就解开了,愿意和她继续保持这种情人的关系。”

        梁逸为柳良和徐哲各添了一杯茶:“我以前认为,我的感情经历已经够复杂,够狗血,没想到你们也差不多。”

        柳良笑道:“因为你是这个故事的男主角,任何事情都要以你的角度出发去诠释,如果我是男主角的话,感情肯定能浓稠到极致。但很可惜,我不是,我也没那个能力是。”

        徐哲问道:“艾瑞贝拉这个女人是不错的,她今天为了能帮我们解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承认和你的关系。你要知道,一个身背婚姻的女人还亲口承认和其他男人有染,她的清白以及她丈夫和你的名誉都会受损。”

        柳良沉声道:“所以一开始我在生气,全部都是关于她,贞洁和清白是女人这辈子最重要的事情,她在那一刻丢了,我心疼。”

        梁逸担忧道:“既然她背负的是政治婚姻,那旁人也不足多道也,顶多是那些见风起浪的小人会乱传留言——但她的丈夫,是谁?会不会恼怒?这才是你应该担忧的地方。”

        柳良深吸一口香烟,叹气道:“说起她的丈夫,你们还记不记得,我们从东欧飞往东桑时所搭乘的私人飞机,遇见的拉曼斯科特一家人?”

        梁逸点点头:“如果我没记错,拉曼斯科特是‘snk’科技公司的董事会成员。”

        柳良轻“嗯”了一声,说道:“贝拉的丈夫就是‘snk’科技公司的另一位董事会成员,马杰·若夫。你们也知道snk与守夜组织是合作伙伴的关系,很多高科技武器都是与这家公司合作研发。每一个合作公司都有一位与守夜组织‘搭桥’的负责人,马杰·若夫正是snk科技公司和守夜组织的‘搭桥人’。贝拉的长兄是守夜组织的仲裁者之一,为了巩固与合作公司的关系,贝拉就成了政治婚姻的牺牲品,唉……”她又是一声轻叹,又点一支香烟:“虽然贝拉与马杰若夫是一纸婚约,但中间存在的关系链却非常复杂,现在贝拉承认了和我的关系,无疑是给马杰若夫扣上了一顶‘大大的绿帽子’,snk和守夜组织好不容易巩固的友谊,也会受到严重的影响。”

        梁逸抿了口清茶,提醒道:“你救过拉曼斯科特的命,这个人情必要的时候可以拿来用一用。”

        柳良惆怅道:“我正有此意,但仅仅是一个人情,在庞大的政治风暴下,也许起不了太大的作用。”

        梁逸说道:“试一试也不会少一块肉,这个你倒不用担心,snk毕竟是资本公司,第二大经济体华夏,和第三大经济体东桑都已经崩溃,亚美这边的资本金融肯定会受到毁灭性的打击。当灾难全球恶化时,snk也会变得一文不值,到时候它就得反过来依附守夜组织,这样咱们守夜者就和snk成了上下级关系。下属是没有权利和上级谈条件的,”

        他又抿了一口茶,继续分析:

        “守夜组织无疑是一座高山,在和平世界或许还可以与skn或wto这样高科技公司并进合作,但如果灾难真的来临,它一定会挺直腰板儿,凭自己的实力融贯八方……‘沉寂于黑夜,消失于黎明’,从黑岛上空笼罩了高科技‘结界’就可以看房,黑岛根本就不屑与外界‘同流合污’。把危险的事情交给合作伙伴,自己再通过某些手段获取研究成果,这就是一个先驱者的高瞻远瞩,”

        他再喝口茶,润了润喉咙,总结道:“说了这么多,总之一句话,守夜组织的战略远超于资本公司,资本公司以后根本就没资格与守夜组织发脾气,等我们华夏守夜者有了自己的势力,一切都会从被别人左右,变成左右别人,到那时,你们可以光明正大地把自己心爱的女人搂在怀里,旁人不敢再说流言蜚语。”

        梁逸何尝不是一位高瞻远瞩的领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