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一十一章 病态

第四百一十一章 病态

        鲨鱼的鲜血格外腥臊,它染红了海域,也见证了学员们的胜利,短短十几分钟不到,鲨鱼群便消失在了海湾中。

        梁逸下海的目的有两个,第一,寻找叶秋和陈亮,但海域中的学员有7000余人,在经过鲨鱼袭击后,海水变得浑浊腥红,混乱之中找人,可能不太容易;第二,单纯地是想来活动活动筋骨,体验一下守夜组织中的“训练项目。”

        “也不过如此……”他抹了一把脸上腥臭的海水,3号岛礁就在前方不足千米处,学员们的这次“游泳训练”很快就要结束——

        “救命,救命……谁来救救我……”突然一个女人的呼救声从后方传来!

        梁逸为了不干扰学员们的训练进度,选择跟有在大部队后,保持了大概2-30m的距离,这一声呼救是从他右后方传来的,有人脱离了大部队,有人遭了难!

        狮子在草原上追逐猎物群,猎物会拼命奔跑,但总有力竭和腿慢的会脱离群众,猎物孤立无援,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沦为狮子们的口中餐。

        那片还未消失的红色海域中,一个短发女人正在大声呼救,她的左臂好像受了伤,只能依靠单手划水,在她周围半径30m内,大约徘徊着7-8条凶狠的,鲨鱼把背鳍露出水面,呈“s”形路线向中心的短发女人靠近。

        梁逸肯定不可能见死不救,何况还是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他快速游了过去,沿途还顺便宰杀了两条鲨鱼。

        “别怕,我来救你了。”

        梁逸轻轻按住女学员的胳膊,女学员的左臂有一套10cm左右的咬印,伤口处皮开肉绽,鲜血不断地从血管中涌出,失血过多与长期潜游,早已消耗了她的体力,她的体温和生命正在一点一点地流失。

        女学员偏头无神地瞥了梁逸一眼,哭诉道:“你们……你们为什么不帮我?”

        女人在守夜组织中非常稀有,她们脱下衣服,男人们会视如珍宝,但要是落了难,就像眼前这般见死不救。

        正如刚才讲得那个故事一样,猎物落单要被狮子吃了,奔跑的群众也不会停下来救援,自私是动物的本性。

        “你还能划得动么?”梁逸尝试着要去挽女学员的胳膊。

        “嘶……好疼!”女学员左臂受伤,侵染了海水疼痛更加,轻微的弧度都疼得她几乎晕厥,另一只手必须用来划水……所以挽胳膊并不可取,梁逸无法考虑太多,直接抱住女学员的腰,几乎用“扛”的方式搭在了肩上。

        “你……小心鲨鱼!”女学员突然惊呼!

        一只黑背大白鲨突然从正面侵袭而来!

        梁逸左手扛着女学员,右手用来划水保持浮力,两个人的重量需要更大的力气,倘若抽手对付大白鲨肯定会失去平衡,情急之下,他大喝:“憋气!”

        女学员虽不知为何,但也按照吩咐,深吸一口气憋在口中!

        梁逸直接将女学员摁下了水面,双手得空之后,对准那迎面袭来的大白鲨就是一刀!

        “噗呲!”

        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反反复复捅了几下,大白鲨彻底失去了生命力!

        鲨鱼血再次染红大片海域!

        梁逸赶紧拉起水下的女学员,来不及多问又是一句嘱咐:“再憋一口气!”

        “我的——”女学员正想说话,梁逸猛然将她再次摁回水下,背面一只白鲨几欲偷袭!

        梁逸反身一刀,直接削断那白鲨的鱼鳍,再一记右勾拳轰砸在鲨鱼的鼻子上,鲨鱼在海面上滑出了个4-5m远,最终潜入海底不知生死。

        梁逸赶紧把女学员从海底捞了起来,这时女学员已经翻了白眼儿,估计是刚刚那口气没喘过来所致,梁逸赶紧拍了拍她的脸蛋儿,大声呼唤道:“喂!你醒醒,你醒醒……”

        女学员浑身冰凉,脉搏几乎快要停止,如果再不及时救治,她的命就得搭在这里!

        两头大白鲨的灭亡,并没有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剩余的几头鲨鱼仍徘徊在附近,只要寻找到一个契机,它们必然会再次发动攻势。

        “也该出来救人了吧?”

        再不出来,我可要开启夜战状态了!

        梁逸心里正想着,突然一阵枪声从耳旁传来——

        “突突突……”

        “咻咻咻……”

        机枪狂.泄在海面上,炸起一束束水柱!

        顷刻间,徘徊的鲨鱼被撕成碎片。

        海洋霸主又如何?在现代武器面前一样不堪一击。

        “嗡嗡嗡……”一艘救生艇驶至梁逸身旁,接着一个救生圈儿被丢了下来:

        “她怎么样了?先把她放上来!”

        南希站在救生艇上,背面朝天与太阳相映,她就像是一个下凡的女菩萨,她催促道:“你愣着干嘛?还不快点!”

        梁逸赶紧把女学员装上救生圈,推着救生圈抵拢救生艇,南希在上面拉,他在下面送,很快便将女学员送上了救生艇,随后他攀住船舷,双臂轻轻一抻,跟着翻上救生艇。

        救生艇上总有4个人,一个开船的教官,一个机枪手,南希和派克特是随船的医务人员。

        “快快快,她没呼吸了,强心剂,一针就见效!”

        南希熟练地帮助女学员做心脏复苏,派克特赶紧从医药箱里取出一只注射器,二话不说直接从女学员左胸插进心脏!

        “嘶……”女学员像是回光返照一般,张口深吸了一大口气,“咳咳咳……”大量的海水从鼻腔和嘴巴里咳出,翻白的眼珠子也被拉回正轨,她眨了眨眼睛,迟疑了几秒钟,开始咬着牙齿哀嚎:“天呐,好痛,好痛……”

        “痛就对了,痛是好事,这说明你还活着。”南希安慰着,从白大褂里掏出一颗牛皮糖,轻轻塞进女学员嘴里,笑道:“这糖又甜又耐嚼,小心别咬到舌头了。”

        女学员咀嚼着软糖,脸上的表情也不再那么痛苦了。

        南希拍了拍手,嘱咐一旁的派克特:“好了,你来帮这位女搜查官包扎一下左臂伤口吧,看样子并不是很严重,不用截肢。”

        派克特欣然道:“愿意效劳。”接着,便开始利用医药工具替女学员处理起伤口。

        救生艇原路返回,速度明显放慢了许多。

        梁逸坐在船尾清理头发上的水渍,“没想到我的头发竟然有这么长……”

        “你难道不照镜子的么?头发长短还看不到了。”南希笑着走至梁逸跟前,从白大褂兜儿里掏出一个白色烟盒,女士香烟的包装,她自己含了一根,递给梁逸一根,“来试试我的煊赫门,华夏烟,有点甜,还象征爱情,呵呵呵……”说到最后连她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梁逸接过香烟点燃,吮吸了一口,本以为劲儿小,但没想到还挺过瘾,齿舌不经意间触碰到烟头,还真有一丝丝的甜味儿。

        “你可真是个勇敢的男人……”南希紧盯着梁逸矫健的身躯,目光中夹带着一丝痴迷的微笑。

        梁逸身上的水渍还没有完全干涸,水珠反射阳光,给原本苍白的皮肤多添了一丝光泽。他有些不好意思了,便问:“我的衣服呢?”

        “我留在岸上了,”南希在梁逸身旁坐下,很不客气地摸了摸梁逸结实的臂膀,笑道:“梁长官难道是在害羞么?你穿着衣服我还看不出来,脱掉衣服后才发现你这么健壮。这么完美的身材,藏着不拿出来看,真是好可惜。”

        梁逸感觉有些古怪,下意思地往船边挪了挪,南希也跟着挪屁股逼了上去。梁逸再挪,南希再跟,“哎,我不就是摸了摸你的肩膀,至于这样么?你再挪就要掉海里去了。”

        梁逸苦笑道:“你如果再这样,我真的会跳下去,慢慢游回岸边。”

        “呵呵呵……你们这些华夏人呀都有同一个特点,那就是害羞,”南希捂嘴偷笑,放过了梁逸,“但害羞呢又不会害臊,有色心却没有色胆。记得以前我给他们打针的时候,脱个裤子都要矜持好久,但我要是做出这个姿势,他们的目光立马就要聚拢过来了,”她说着,高高地弯下腰,翘起屁股来,“我就像这样……对,他们的目光就像你现在这样,脑子里想的东西也一样。”

        “呃……”梁逸赶紧收回目光,他当然猜不到南希会突然做出这么诱惑的姿势,不过有一说一,这个女人虽然看起来清瘦,但女性该有的丰满她都有。白大褂很宽松,它能盖住女人大部分的魅力。

        “哈哈哈……”南希放声大笑。

        “喂!南希医生,能不能再来一遍刚刚的动作?我已经打开手机的摄像功能了。”一旁的机枪手笑着举起手机,做出要拍摄的姿势。

        南希含着香烟,缓缓褪去自己的白大褂,她内穿了一件透明的黑色蕾丝小短袖,左肩上纹了一朵血红色的玫瑰花,好风情,好妩媚,好妖娆,她回眸一笑,对那机枪手说道:“你想得美……”

        机枪手还是“咔咔咔……”连拍了几张照片,开玩笑道:“南希医生,你如果不是对我有意思,绝对不会脱去外套的。”

        南希轻哼,把外套重新耸回肩膀,也不回复那机枪手,而是问向一旁的梁逸:“怎么样?我肩上的那朵玫瑰花漂亮么?”

        梁逸是个极具传统观念的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爱惜自己的身体是最根本的底线,南希风情得有些过了头,他也只能浅浅一笑,点头说道:“如果能把它洗掉,你身上就不会有瑕疵了。”

        南希愣了一会儿,轻叹道:“我差点儿忘了,你们华夏人都不喜欢纹身,在你们华夏有纹身的人都会被人另眼看待呢。”

        梁逸点头承认道:“的确,华夏的政府机关和军队都不欢迎有纹身的人,这可能是一种风气,也可能是一种无法跳出的传统观念。”

        南希撇了撇嘴:“可真没意思。”

        ……

        救生艇靠岸时,军舰也在深水港口停泊,跨海游泳的学员通过沙滩登上3号岛礁,按遭各队列依次站好,等待教官上前检阅。

        女学员的伤势并不严重,经过派克特一番包扎后,又吃了些组织内秘制的能量药丸,活蹦乱跳。

        “你的伤势虽然没什么大碍,但是不能再训练了,起码要康复一个月。”南希叮嘱女学员。

        女学员眼中闪过一丝欣喜,赶紧问南希:“那您到时候会给我开一条病假证明吧?”

        南希点点头,“是的呢。”

        “耶!”女学员终于压抑不住内心的喜悦,欢呼着跳了起来。南希赶紧把她摁了下来,嘘声提醒道:“你这傻瓜,用受伤换来的假期你认为很值得么?你知不知道,如果没有梁长官你连命都可能没了。”

        “梁长官?”短发女学员这才想起了,真正把她救出鲨鱼堆的人是梁逸。

        梁逸与女学员刻意保持着距离,并且绝口不提救人的事,要是被女人缠上了,那才是一件麻烦事。

        “梁长官!”女学员冲他打招呼了。

        他也不能不回,便点了点头:“嗯。”

        “梁……长官,你不是教官么?”女学员跑到梁逸身边,她还年轻,她还拥有单纯。

        梁逸如实说道:“不是。”

        女学员疑惑道:“那你怎么出现在海面上的?”

        南希笑道:“你完全想不到,他是从缆车上跳下去的……这家伙,简直是不要命了。”

        “偶买噶,梁长官你竟然——”

        “好好养伤。”梁逸对女学员眨了眨眼,打断了她接下来要说的奉承话。

        女学员大概是懂了梁逸的意思,改口自我介绍道:“我叫克里斯汀,”接着她又问:“梁长官……是个华夏人名吧?”

        梁逸点了点头:“嗯,梁逸。”

        克里斯汀兴奋道:“原本我还以为这个地方没有华夏人呢,谁知道一下就碰见了3个,可真是够幸运的。”

        梁逸挑眉,“3个华夏人?”

        克里斯汀点头道:“嗯,3个,我们大队中也有两个华夏人,一个叫叶秋,一个叫陈亮。”

        梁逸眼睛发光,不曾想,误打误撞救了个懂行的人,便问道:“他们在哪儿?你能带我去找他们?”

        克里斯汀指了指远处的海滩上正在等待检阅的列队,说道:“他们就在12大队,教官是奥兰夫……呃,说起来我也得过去跟教官报告一下情况,南希医生和派克医生要去帮我做个证啊。”

        南希把目光瞧向沙滩上的学员,说道:“这群小伙子虽然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大碍,但我们还是得过去看看情况,巴金斯医生应该早就已经在那边了,”她又笑眯眯地望着梁逸赤裸的上半身:“梁长官的衣服和装备也在哪里。”

        派克特这时突然发问:“据我所知,奥兰夫教官是个暴脾气,你们跟在他那一队,肯定少吃苦头吧?”

        “奥兰多教官……”克里斯汀眼中的厌恶转瞬即逝,叹气道:“是这样的吧,不过现在我受伤了,他严不严格跟我没有太大的关系。”

        教官们陆陆续续从军舰走下来,大概有七八十人,像是散步一样从深水港口走向沙滩,颇显不良之风气。

        克里斯汀低头只顾走路,梁逸虽然察觉出了异样,但也不知该怎么开口问。

        沉默。

        沉默了一会儿,直到从码头踏上松软的沙滩,一旁的南希才开口克里斯汀:“他是不是性.侵过你?”

        克里斯汀恍然,赶紧摇头道:“没有没有……”

        意志非常地坚定,神色中却包含了太多情愫。

        “真的没有?”南希盯着克里斯汀的眼睛,郑重地再问了一遍。

        克里斯汀重重地“嗯”了一声,“南希医生,真的没有,奥兰夫教官他……没有性.侵过我。”

        南希肯定道:“那他肯定骚扰过你,或者暗示过你,但是被你拒绝了,对不对?”

        克里斯汀低头咬着嘴唇,不说话,当然就是默认了。

        南希轻哼道:“md,王八蛋,难怪见死不救,肯定是因为你反抗过他,这个卑鄙肮脏的家伙!”

        学员们在搏斗时,教官肯定会在军舰上监视,凭这些教官的身手和素质,远处狙杀几条鲨鱼绝对不是难事,奥兰夫肯定瞧见了溺水的克里斯汀,但并没有选择搭救,这应该也算是一种罪恶,罪大恶极。

        克里斯汀低声道:“至少我现在拜托他的魔抓了,他不救我也是好事……”

        梁逸声音渐冷:“生命不该如此苟且,你也不能就此妥协。”

        克里斯汀无奈道:“那我们能怎么办?不止是奥兰夫,很多教官和学员之间都有这种潜规则……原本我还带着憧憬,以为来到了一个神圣的地方,可谁知道这里根本就不是天堂。”

        守夜组织以前或许是个好地方,但现在它已被利益渗透,连上级和下属之间的关系都要依靠交易来维持,很悲哀,很病态。

        南希大怒道:“你不要害怕,把这些卑鄙的家伙列出一份名单,我亲自去找委员会投诉!”

        派克特在一旁小声道:“如果投诉有用的话,上次我被约翰胖揍的事也不会不了了之了,奥顿部长可是很护短的,要不然这些亚美的教官也不敢这么明目张胆……”

        南希懊恼道:“该死的,谁能来管一管这些无法无天的混蛋!”

        梁逸抿了抿嘴唇,沉声道:“奥兰夫?等一下我去会会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