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四百零八章 南希医生

第四百零八章 南希医生

        梁逸扛着野猪回到公寓时,时间已来到下午3点半,为提防阿加莎找上门来,他放下野猪就赶紧出了门,在楼底叫了一辆摆渡车,绕到公寓后方的缆车站台,打算坐缆车前往岛边海岸。

        缆车站台修建在一座距地7-80m高的山丘上,山丘的坡度与高度并不适合修建公路。摆渡车能将梁逸送到山脚下就熄了火。山丘上是缆车站台,山丘脚底下是连接站台的一部电梯。

        电缆车来来往往,也不知道多久一趟。

        梁逸来到电梯门口等待,数码屏上显示着‘电梯上行’的符号,也就是说在他到来之前还有人乘坐了电梯。

        就整个黑岛的大环境而言,用“荒无人烟”这四个字来形容也还算贴切。梁逸从下了电梯,登上黑岛,除了遇见学员通道里的看守员、电梯里的黑人男性和白人女性,再者就是树林打猎的阿加莎,前前后后总共只有4个陌生人。黑岛就仿佛一座城市,空荡荡的城市。

        “叮!”

        3分钟后,电梯门敞开,电梯里空无一人,却残留着一丝医用酒精的气味。

        梁逸抓紧坐上电梯,缆车的班次不同于地铁,错过了再要等下一班,那就得花点时间了。人生的旅途本就短暂,能早些上车就尽量不要拖延,等待,亦是对生命的一种亵渎方式。

        1分钟后,电梯抵达山顶。

        缆车站台非常简陋,仅仅一个巨大的钢铁架子,有的地方还已锈迹斑斑,两根索道又粗又长,电缆车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站台靠拢。

        梁逸走出电梯时,上一批乘坐电梯的人也才刚刚抵达缆车站台,3个身穿白大褂的亚美人,两男一女——如果不是他们手里各提着一只标注着“红十字”医药箱,梁逸还真以为他们是黑岛上的科研人员。

        医生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梁逸带着疑惑往站台走去。

        3个医师正在交谈着什么,突然有一人发现了梁逸的到来,其余两个人也跟着偏头过来打量。他们的目光非常平静,态度也显得比较随和,不像先前所遇到的黑大个和阿加莎那样目藏锋芒。

        梁逸进入站台,简单地打量了一番眼前的3个医师——一个40岁左右,带着老花镜的中年人;一个20岁出头的年轻小伙子,个头比较矮,165左右的样子,神情略显憨厚;一个不到30岁的知性女青年,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脸色苍白有些清瘦,面对梁逸的态度,相比于中年人和小伙子要冷漠一些。

        人若敬我,我便敬人。梁逸虽没有主动打招呼,嘴角却是带着微笑的。

        缆车的位置好像并没有发生太多的变化,索道架空在海岸线与山麓之间,缓慢的爬行容易引起视觉落差,看似很近,其实还很遥远。距离缆车到站也许还要一段时间。

        站台的登车口是一条钢架走廊,从走廊上往前眺望,依次是公寓宅区,茂密树林,沙滩浅湾,蓝天碧海……走廊上的海风都要比山脚下来得大上一些,梁逸点燃一支香烟,靠在走廊尾部,默默地吞吐起来。

        “方便给我一只香烟么?”女医生走了过来,很不客气地伸手索要。白大褂上有他的工号牌与名字:nancy·charles。南希·切尔西。

        梁逸犹豫了一会儿,取出一支香烟递给女医生,“吸烟有害健康,尽早戒烟。”

        南希轻嗤了一声,接过香烟继续索要:“不如给我一只打火机?”

        梁逸把打火机递了过去,南希将香烟点燃,吮吸了一口,娇容立马失色,干咳道:“你这是……什么香烟?太呛人!”

        梁逸笑而不语,指了指打火机,伸手比了个“拿来”的手势。

        南希把火机还给梁逸,手中的香烟却并没有丢,只是每次吮吸时都非常小口,“你是华夏人吗?”

        梁逸点了点头。

        “可真是少见呢,现在组织里的华夏人就像你们华夏的大熊猫一样稀有,呵呵……”南希笑着打趣着,她脸颊消瘦,笑起来眼角有一些鱼尾纹,海风拂过她的卷发,女人该有的魅力她都有,包括汹涌的波涛。

        梁逸轻吐一口烟,笑道:“大熊猫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可我们华夏人不是。”

        “呃……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希望你不要介意,”南希又偏过头来瞧了一眼梁逸,问道:“我也算得上是一名医生,你们华夏的每一个人我都认识,他们来我这里看过病……嗯,从他们身上的伤痕就可以看出,执行任务时一定很拼命……你们华夏的队长是叫柳……柳……柳——”

        梁逸见这个女人半天也“柳”不出个所以然,便主动开口帮腔:“柳良。”

        “对对对!就是叫柳良,那可真是个温柔英俊的男人……我挺欣赏你们华夏男人的,真的挺欣赏,”南希的目光里充满了真挚,她应该没有说假话,她又疑惑:“可是我不认得你,我即便记不得你们的名字,但也肯定认得出你们的容貌。在我的记忆中,诊断记录里,并没有你的档案……当然也很有可能是你没受过伤,但身为守夜者不受伤又显得不切实际了,啊……”她轻吸了一口香烟,苦笑自嘲:“我真是个好奇的人,希望你不要反感。”

        自问自答的女人,其实挺可爱的。梁逸笑着解释道:“我第一次来这座岛,所以你们不认得我也很正常。”

        南希惊讶道:“你是新晋的搜查官么?”

        梁逸摇了摇头:“梁某是个旧人。”

        “梁某……”南希扯了扯胸口的工号牌,“我叫南希·切尔西,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梁逸告诉南希:“我叫梁逸。”

        南希抿嘴沉思了片刻,才缓缓道:“我的问诊记录里还真的没有‘梁逸’这个名字,”她说着又问:“那你的职别是什么呢?”

        梁逸如实回答;“h-icpo。”

        南希惊讶中带有尊敬:“想不到你还是个高级搜查官,真是少见呢。”

        原本华夏的守夜者有37人,高级搜查官只有8个,组织里的华夏人本就是“稀有动物”,至于“高级稀有动物”那就更少。

        “2000年的时候,我曾有幸援助过华夏的‘sas’甲级传染病的疾控,那真是个美丽的地方,就连工作餐也好吃到让人流口水……”南希咽了咽口水,就连记忆里的味道都让她垂涎欲滴。

        “哦?”梁逸眼睛一亮,2000年的华夏科技与经济并不算太发达,国际援助实在是用心了,他真挚道:“我代表华夏谢谢你。”

        南希笑着撩了撩卷发,“没有没有,帮助人类对抗病毒,是我们医者的仁慈心,这可是你们华夏的古言,我说得对么?”

        “对,”梁逸笑着点了点头,又问:“那这么说来,南希医生的医术很高明了?”

        南希笑道:“这个我可一点都不谦虚,在传染病毒方面,我还是有一些心得和小小地位的。”

        梁逸眼前一亮,想开口再问:“那——”

        “缆车来了,缆车来了,错过了这班可就麻烦了……”

        南希把手里的半截烟头塞给梁逸,熟识地笑了笑,转身往登车口小跑而去。

        梁逸低头瞧着手里燃烧未尽的香烟,浅浅一笑,掐灭烟丝随手一丢,跟了上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