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四百零七章 征服

第四百零七章 征服

        “这头野猪是我先发现的,它是我的猎物,你打死了它,还踢飞了我的猎犬,我宽恕你并让你离开,这得是多大的仁慈?”阿加莎紧握着鞭子,态度坚决瞪向梁逸,略带威胁的口吻:“如果你还要带走野猪,那就是得寸进尺。”

        梁逸微微皱眉,提议道:“这头野猪少有300斤,不如你我各退一步,一人一半怎么样?”

        “哦天呐,你在想什么呢?”阿加莎表示惊讶,“你竟然想吃这种又脏又臭的野猪?难道你不怕生病么……啊,我倒是忘了,你们华夏人什么东西都能吃,真是可怕的民族!”

        野生的猪肉往往比家养的猪肉更肥给软,要是烹饪手段得当,必然是一道令人垂涎的美食。

        梁逸沉声道:“你既然嫌弃它又臭又脏,为什么不把它让给我?”

        阿加莎有理有据,“因为它是我看中的猎物,不管生死都是属于我的,我在丛林里追逐这头野猪,目的就是为了享受猎杀的快感,要不然还能轮到你把它击毙?哼……我一鞭子就能把它拍死!”

        很奇怪的逻辑,但也好像没什么不对。梁逸轻叹了一口气,妥协道:“这样吧……我就要一条野猪腿怎么样?反正你也不屑于吃它。”

        阿加莎一口回绝:“当然不行!我可不会因为你是稀缺动物就邀请你一起分享猎物,”她傲然一笑,颇显女王风范,“除非……我们是朋友,猎人之间总是大方的。”

        梁逸再忍了一手,要不是看这女人长得挺水灵,他早就发脾气了。他勉强笑道:“那我们做个朋友怎么样?”

        阿加莎满脸轻蔑与不屑,“呵……你想得美呢?你是华夏人,你应该知道‘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这句话,”她睥睨着梁逸,“你是什么品种的癞蛤蟆?能有资格和我做朋友?”

        梁逸心中隐怒,活了这么久还从来没人会把他比作癞蛤蟆!他阴沉着脸,与阿加莎对视了几秒钟,阿加莎也完全不虚,瞪大眼睛与之对视:“你看什么看?”

        梁逸轻嗤了一声,用普通话吐出3个字:“母老虎。”

        “你敢骂我!”阿加莎竟听得懂普通话,她扬起鞭子就朝着梁逸的脖子上甩了过去!

        好狠毒的一个女人,上来就要杀人?!

        梁逸眉头一紧,看准鞭子路数,抬起右手精准一抓,鞭子还未打过来就已被他抓在了手中!

        “啪!”

        即使是用手去接,那也得吃一道疼痛!

        梁逸闷哼一声,顺势将鞭子绞了几圈,狠狠裹在右手上,寒声道:“你想杀我?”

        “你胆子大就不容易死!”阿加莎脸色狰狞,狠狠地将梁逸往身边拽!

        这个女人别看有着杨柳细腰,但力气着实不小,梁逸横腰立马,靴子也入土几分,这才稳住了身体,紧绷了整条鞭子!

        “你敢接我的鞭子!”

        “我凭什么不敢接你的鞭子?”

        “放手!”“当然不会放。”

        “我只数3声!”

        “尽管数。”

        “3!”

        “3。”

        “2!”

        “2。”

        “1!”

        “1——”

        阿加莎直接从腰间取出一只军刺,一点儿也没有犹豫,直接就朝梁逸扔了过来!

        “嗖!”

        破空急速,数米距离,眨眼将至!

        梁逸眼睛一红,暗中借助夜战之力,不躲也不闪,抬起左手轻轻一夹,“嗡嗡嗡……”飞刀被直接夹于双指之间!寒声带着杀气:

        “你真的要杀我。”

        “是你自找的!”

        “还给你!”

        梁逸暗劲儿一使,飞刀脱手而出,直指阿加莎眉心!

        阿加莎的反应相当快,几乎在梁逸射出飞刀的瞬间便挪动了身体,但她远远低估了飞刀的速度——“嗖!”飞刀化作一道气流,切割斑驳林荫,从她耳旁急速掠过!

        一缕金发,垂髫而下。

        “嘣!”

        “嘣!”

        “嘣!”

        飞刀连续穿透3棵树干,嵌于第4棵树上,“嗡嗡嗡……”作响,橡树列出一条大缝,树上绿叶飘然而落,惊雀一片“咕咕”作鸣!

        阿加莎一脸茫然,生与死原来真的只在一念之间。

        梁逸趁机狠狠一扯,把阿加莎的长鞭捞进了手中,冷声道:“这个东西现在我没收了。”

        阿加莎呆愣地望着空空如也的双手,茫然之后是无尽怒火,“你这个混蛋!”她怒骂着,掏出腰间的手枪,冷兵器不行就上热武器!

        可还没等她把手枪举高,梁逸一鞭子就打了过去——“啪!”手枪直接被鞭子抽飞,但阿加莎嫩白的手却毫毛未损!

        梁逸撩回长鞭,这次换做他用冷傲的姿态睥睨阿加莎:“我玩九节鞭的时候,你或许还有十世轮回没走完呢。”

        阿加莎狠狠地瞪着梁逸,有惊有怒却没有恐惧,还出声威胁:“你这个蠢货,你——”

        “啪!”

        不等阿加莎把话说完,梁逸直接一鞭子甩在她左脚边,激起一阵稀碎!

        阿加莎身体一抽,咬牙切齿:“我要让你——”

        “啪!”

        梁逸又一鞭子抽在她右脚边,冷声告诫:“你如果跟我好好的道个歉,我就把鞭子还给你,但如果你还是这份不知悔改的态度,我保证下一鞭子会打在你身上!”

        阿加莎打了个哆嗦,身上的佩刀与手枪都已不再,她已没有武器可以与梁逸对抗,但身为女王怎能轻易低头?她一动不动与梁逸对峙,心思却放在了右侧地面遗落的手枪上,手枪距离她有个3-4m的距离,只要一个飞扑就能握住,然后再反击射击……

        “啪!”

        不等阿加莎把点子想透,梁逸抬手就是一鞭子,这回赤裸裸地抽在了阿加莎的娇躯上。

        “啊~”

        阿加莎发出一声酥软的娇喊,大概是身体过于紧绷的原因,突如其来的鞭策让她反应过激,整个人都软了下去……痛苦的神情中竟还有一丝丝享受!?

        梁逸心里“咯噔”一声,鞭子的力度他很有把握,可以让人感到皮肉之苦,但要说能把人打得娇.喘,还真是在他意料之外。

        阿加莎埋怨地望着梁逸,两片嘴唇上下发颤,也不知是在嘀咕什么,但眼中的恶毒却是没有了,难不成是被刚刚的那一记鞭策打散了?

        瞧见阿加莎态度的变化,梁逸的内心莫名间也有了一丝‘形容不出的快感’,他不由自主地扬起鞭子——“啪!”对准阿加莎又轻轻地来了一下!

        阿加莎几乎跳了起来,她没有去捂身上被鞭策之处,反而是抱着胳膊,骂声中带着娇气:“你干什么,你……你……别乱来!”

        “啪!”

        梁逸又给了她一鞭子,冷声道:“这就是你侮辱人的下场!”

        “你知道我父亲是谁么,你敢用鞭子打我——”

        “啪!”

        “啊!”

        “啪!”

        “啊!”

        “啪!”

        仅仅三次鞭策,彻底攻破了阿加莎的心理防线,她一屁股摔倒在地上,四肢蜷缩,身体颤抖,痛苦的神情夹杂着一丝兴奋,白皙的脸颊烧起了一片红霞,她几乎要在地上打滚儿,嘴里轻声细念:“别打……别打了……”

        梁逸心中那“说不出的快感”越来越浓郁,嘴角翘起一抹邪魅的微笑,他不由自主地再次举起长鞭!

        人有七大宗罪,欲望即是罪魁祸首!

        “汪汪汪!”

        猎犬的嚎叫声突然传进梁逸的耳朵。

        梁逸晃了晃脑袋,带偏了的意识得以摆正,他先瞥了一眼地上打滚儿求饶的阿加莎,又把目光转移到了手中的鞭子上,在自我沉思了几秒,深深地意识到了欲望的罪孽:“我怎么还能好这口?……”

        他把长鞭丢还给了阿加莎,苦涩道:“如果你不先动手,我绝不会这么教训你,鞭子还给你,野猪我带走了,希望你不要……呃……不要记得我,把今天的事情忘记吧……”

        说罢,扛起野猪,灰溜溜儿地往公寓的方向跑去。

        “梁……梁逸!我记住你了,你这个混蛋!”

        阿加莎把鞭子抱进怀中,梁逸人都跑没了影儿,她发颤的身体却还是没能平静,蓝色眼眸中是憎恨,是抱怨,是兴奋,是情欲,是望也不穿,是罢也不能。她深深地吸了吸鼻子,释然一笑:“终于让我遇到一个大坏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