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六章 你想睡我对不对?

第三百九十六章 你想睡我对不对?

        “你们男人果然都一个样,说好只给一个吻的……”老板娘轻轻推开梁逸,抹去唇间余迹,语气虽然有些责备,眼中却充满了遗憾。

        梁逸暗自笑了笑,任何意外都不会平白无故发生,刚刚那对情侣的突然出现,也许是老天爷故意派来阻止这场邂逅的……和女人在外面厮混总不太好,况且他身上没有任何安全工具,要是太沉沦与情爱之中,又犯了一些技术性的错误,无缘无故多了个情人,再无生无息地多了个孩子,那岂不是要走父亲的老路?

        一想到这些事情,梁逸就觉得眼前的事情太过荒唐,他转身穿好衣服,不再和老板娘有太多的目光,孤男寡女,干柴烈火,第一次没点燃,第二次那可就说不准了。

        “我不会对你负责的,这个吻只是我的战利品,它只关风月,无关爱情。”

        “噗呲!”老板娘忍不住笑出了声,拿起梁逸放在洗手台上的烟盒儿,抽出一支香烟点燃,轻吐了两小口,才缓缓说道:“或许是你们华夏男人太重感情了,别说是一个吻,哪怕是彻夜缠绵,在我们亚美而言也是常见的事情……爱情?呵呵……去TM的爱情。”

        一个30出头的女人,能在富饶的海边开这么大一家酒馆儿,想必也是个有故事的人。

        “对了,问你一件事,你知道刚刚和我扳手腕的那个男人的来历么?”梁逸突然想起问道。

        老板娘坐在洗手台上,翘起丰腴的大腿,掂了掂脚尖,挑逗梁逸:“你再吻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那我自己去问他。”梁逸抓起烟盒就要离开。老板娘赶紧招呼:“哎哎哎,你别走啊……”她轻吐一口香烟:“你真是个奇怪的男人,送到怀里的女人都舍得推开。”

        梁逸在门口停下脚步,背身说道:“你可以直接回答我的问题。”

        老板娘跳下洗手台,“Soli酒馆成立了5年,那个酒鬼就在这里喝了5年的酒,一开始还是人模狗样,长得挺英俊的,酒钱也丝毫不在乎,大把大把地给,同时酗酒如命,你也看到了,人家一口就能喝掉一瓶伏特加……这样的喝法不死人也会破财,他几乎每天都烂在酒馆儿里,睡醒了就喝,喝醉了就睡,也不出去上班赚钱,好像是才过了半年,他就拿不出酒钱了,”说到这儿,她轻声叹了口气:“然后就开始在我酒馆儿赊账了,最多的一次赊了将近1万美币呢,但他总会想办法还上,就这么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直到近段时间,酒馆的生意不错,我就把它重新翻修和扩建了一遍,来往的客人也渐渐变得高贵起来,那个酒鬼实在太脏了,会影响店里的形象,我就只能把他赶出去了呗……不过他有钱的话,我还是会很乐意卖酒给他的,但不会让他进酒馆来喝。”

        梁逸越发对那个乞丐感了兴趣,接着又问老板娘:“你知道他为什么堕落么?”

        老板娘摇头说道:“不知道呢,这5年来我和他交流不会超过5句话,可能凯瑟和他交流得比较多,但也只是局限于在买酒时的问答。”

        一个人如果不是伤得很深,又怎会对往事绝口不提?

        老板娘自行猜想道:“我觉得应该是死了女人吧,毕竟女人是男人堕落的根源嘛。”

        梁逸点了点头,心里暗暗下决定:有机会,一定要和这人聊几句。

        “好了,现在已经5点多了,酒馆天亮后就会打烊,你最好把为全场买单的钱准备好,”老板娘风情地笑了笑,加快脚步往楼上走去,并嘱咐着:“我现在去帮你找一件干净的衬衫,你不介意的话就在这里等我几分钟。”

        梁逸无奈道:“好。”

        囊中羞涩,该怎么办?

        5分钟后,老板娘抱着一件还未拆封的粉红色衬衫下了楼。她把衬衫递给梁逸:“不好意思啊梁先生,我忘了跟你说,我们这个月的主题是浪漫粉,所以只有粉红色的衬衫了,你不会介意吧?”

        梁逸心中苦涩,老板娘如果要是不介意赊账的话,那他肯定不会介意穿粉衬衫。他摇了摇头,“粉红色衬衫总比鲜红色的血衬衫来得好看一些。”便接过衬衫换上。

        老板娘含笑欣赏着梁逸,“还挺合身得嘛。”

        梁逸挤了挤嘴角,还之一抹勉强的微笑。

        “那走吧,酒吧里好像熄火了,我去清点清点今晚的消费……梁先生,咱们现在虽然是朋友了,但你们华夏还有一句古话叫做‘亲兄弟也要明算账’,钱还是要赚的,对么?”

        老板娘很从容地就要往酒吧方向走——

        “老板娘!”梁逸突然喊住了老板娘。

        老板娘回眸疑惑:“怎么了?”

        “有件事情我想跟你商量一下,也就是……这……我……我……”梁逸支支吾吾,老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机敏的老板娘察觉到了事情不对,眯着眼睛凑近梁逸的脸颊:“你想说什么?”

        梁逸咬着嘴唇,他光明磊落数千年,如今却连一家小酒馆儿的酒水都付不起,真是有够丢人的!

        “我……其实我——”

        “你想睡我对不对?”老板娘突然狐媚,用嘴唇在梁逸的脸颊上蹭了蹭,最后游走到梁逸耳边,娇柔轻语:“在打烊之前,你的任何要求我都答应。”

        梁逸深吸一口气,突然心生一计——他直接对老板娘来了个“公主抱”!转身快步往楼上走去,假装暧昧道:“你真是个狡猾的小妖精,我的心思全都被你看透了。”

        老板娘可不是矜持的女人,直接就在梁逸怀中撒娇卖骚:“哼,你们这些男人哪个不是口是心非?这还用猜么……”她又撑起脑袋,在梁逸的脖子上狠狠地嘬了一口,巧手指向二楼通道的最深处:“通道右转2-1就是我的房间,你不要走错了喔。”

        梁逸咬着嘴唇,脸上的无奈老板娘根本看不到,这要是真的陪老板娘睡上一觉,那不就成欠债肉.偿了?

        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