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五章 来自老板娘的香吻

第三百九十五章 来自老板娘的香吻

        孤男寡女,夜深相会于公共厕所,很难预料会不会擦枪走火。

        梁逸没有应声,抓紧穿衬衫,赤裸的模样更容易犯错。

        老板娘很自然地推开厕所门,她站在门口上下打量了几眼梁逸的身材,随后背靠门框露出一抹微笑,道:“你果然是那种脱衣有肉穿衣显瘦的男人。”

        梁逸被老板娘的目光瞧得好不自在,“这里是男厕所,你一个女人怎么好意思近来?”

        “我来给你送医药箱的呀?”原来老板娘的受伤还提着一只标注着红十字模样的小箱子。

        梁逸稍有惊讶:“你怎么知道我受了伤?”

        老板娘扯了扯自己胸口的衣襟,仔细瞧看的话可以发现衣襟上沾染了一块褐色污渍,干涸的血迹,她看着梁逸说:“看你的样子应该流了很多血吧?要不然怎么会连外套都浸透了?”

        梁逸抓起风衣外套,翻过肩部的位置瞧了瞧,黑色风衣不如白色衬衫那么显颜色,但它上面也已被血液侵湿,他沉声道歉:“不好意思。”

        “虽然你们华夏人都很保守,但这种情况下也没必要遮遮掩掩吧?”老板娘浅浅一笑,走进男厕所,将医药箱放在洗手台上,主动帮梁逸还没来得及扣上扣子的白衬衫脱了下去。

        “你——”

        “别动……天呐,你身上怎么会这么多伤痕?”老板娘咬了咬嘴唇,瞧着梁逸身后纵横交错的伤痕,有震惊,有疑惑,还有一丝丝的敬畏。

        梁逸通过镜子把老板娘的神情全都看在了眼里,他轻声道:“如果你觉得恐怖就不要看了,谢谢你送来的医药箱,我会自己处理伤口的。”

        “你不疼么?”老板娘从医药箱里取出酒精,双氧水,纱布,止疼药……非常小心地替梁逸处理着撕裂的伤口。

        梁逸当然不会推辞一个女人的温柔,他点燃一支香烟,吞吐着,回答:“你如果能再轻点儿的话,也许就不会那么疼了。”

        老板娘赶紧放轻擦拭伤口的力度并致歉:“噢,不好意思……我也是第一次给别人清理伤口,平常我只给我家的宝贝处理过。”

        “宝贝?”梁逸又问,“你儿子么?”

        “怎么可能……”老板娘不觉手中有加重了几分。

        “嘶……”梁逸深吸一口香烟,“你轻点。”

        “啊,唉……我真是个粗糙的女人,”老板娘懊恼自责,又说道:“我口中的宝贝儿,是我家的狗,我只给我家的狗包扎过伤口。”

        梁逸暗叹:“你家的狗可真倒霉……”

        “你说什么?!”

        “嘶……你……再轻一点……”

        “哎呀,算了,我看还是送你去医院吧?你伤得挺严重的……可是这个时间段医院好像又没看门……”

        老板娘是个精致的女人,一般这样的女人动手能力都不强,或许她不会做饭呢?梁逸通过镜子把老板娘焦急的作态尽收眼底,一个过了30岁的女人,没想到也能有这么可爱的一面。

        老板娘可不可爱先不说,但她真的很漂亮很漂亮。

        梁逸笑着催促道:“好了,你继续吧,这点疼痛我还是能忍受的。”

        老板娘犹豫了一会儿才继续拿起纱布清洗淤血,并告知:“如果很疼的话你要说,不然出了什么意外我可管不着……”她声音越来越小,直至成了嘟囔与抱怨:“你们华夏男人是不是都很好面子,明明知道身上有伤还要坚持比赛?”

        “这是体育精神不是么?”

        “别逗了,你就是不想买单吧?”

        “呵呵,有一部分原因,但不是绝大部分的原因,”梁逸笑了笑,“疼不疼其实并不重要,更重要的是取决于对疼痛的忍受程度。我也会疼,但是我比其他人会忍。”

        “难怪你背部这么多伤口,这些是刀伤,好深一条,这个是什么?钝器伤的么?”老板娘细数着梁逸背后的伤疤,每一条都叫她触目惊心。

        梁逸闲着也是无聊,便问:“你说的是哪边的?”

        “左下肋这条,就是这里。”老板娘用手指戳了戳梁逸的腋窝部位。

        梁逸想了想,说道:“这是以前和敌人在战场上厮杀时留下的,是华夏北境的鲜卑人,就是如今的朝鲜族,他们喜欢用弯刀和钝器,当时不留神就被砸了一下,肋骨断了3根。”

        梁逸身上的每一条疤痕都有一段故事,这是真男人的光辉岁月里的最好证明。

        “你为什么要去做杀手呢?浑身都是伤痕,你现在年轻或许没事,可一旦步入老年,浑身的毛病就来了,就跟我父亲一样,他参加过中亚战争,也是死里逃生很多次,结果50岁就因为痛风撒手人寰了……”

        老板娘神色有些伤感,为梁逸处理伤口的手也更加仔细温柔了一些,她又缓声道:“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你这样的男人……你在射杀强尼时,甚至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对么?究竟是怎样的杀手才能做到这么冷漠?”

        梁逸没有太多解释的话,只是淡淡一句:“你应该感受得到,我的身体和鲜血都是有温度的。”

        “呃……”老板娘一时语塞,“好吧,你是冷酷,不是冷漠,这个形容可能更贴切一些。”

        梁逸轻声道:“强尼他做了很多坏事,我相信有很多人都在心里诅咒他不得好死,于是我出现了,我是个正义的使者不是么?你既然可以把我当成冷血杀手,又为什么不能把我当成惩恶扬善、有血有肉的伸冤人?”

        老板娘轻声叹气:“好吧,对不起,你是个正义的使者,你是上帝派来拯救我们的大天使,”她替梁逸贴好最后一块医药胶带,然后开始把散落的药物装回医药箱里,并说道:“其实呢,我比谁都要期盼强尼受到惩罚,这个王八蛋总是喜欢占我便宜,还经常赊账不给钱……我来找你,也是特意来跟你说一声谢谢的。”

        梁逸道一句:“不用谢。”便开始穿起衣服来。

        老板娘招呼道:“你的衣服沾了这么多血,不如换一件?反正我那边还有为男服务员准备的白衬衫。”

        梁逸停顿了一下,还是把白衬衫给穿在了身上:“等你拿过来我再换。”

        “呵呵……你这种矫健的身材,只要是女人看了都会青睐的,何况刚刚你在酒吧里那么有气势,如果你需要的话,很容易就能收获一段很美妙的邂逅。”

        老板娘靠在洗手台,微笑地望着梁逸的背,眼神中保留着一丝暧昧和期待。有能力的男人谁不爱?

        梁逸平淡道:“我不喜欢一夜情。”

        “啧啧……想不到还是个好男人,”老板娘笑说着,又问:“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我叫梁逸。”

        “那么,梁逸。”

        “那么梁逸?”

        梁逸穿好白衬衫,正准备套上风衣,谁知老板娘却快他一步抢了过去,随手就丢在洗手台上,大步上前搂住梁逸的腰,暧昧地望着梁逸的眼睛,把自己内心的想法通过这扇心灵之窗传递给对方。

        “你忘记先前的赌注了么?获胜的人会得到我的一个吻。”

        梁逸在心里很想拒绝这个女人,但身体与双手却像是被人施了魔法一样,不仅不抵触,反而还想反拥这个女人,他迟疑道:“我好像并没有赢。”

        老板娘凑近梁逸的嘴唇,低声道:“那是因为你受了伤,不然你绝对可以赢他。”

        梁逸心脏怦怦跳,嗓子有些发干,他喉咙有些沙哑:“你不该这么主动。”

        “我们亚美的女人都是这样,敢做敢爱……还是你不喜欢我?”老板娘高挺的鼻尖已经触碰到了梁逸的柔唇,她只需再轻轻仰一仰头就能把香吻给送出去,“你不喜欢我的话,早就已经推开我了不是么?你内心还是想要这个吻的,对么?”

        梁逸闭上眼睛,“我有喜欢的女人了。”

        “可你的无名指上并没有结婚戒指,干嘛要欺骗自己?”老板娘主动拽过梁逸的手放在自己腰上,随后微微扬起头,轻轻地吻了下去。

        “诺拉小姐,我刚刚吸了烟的。”梁逸口头还在拒绝,但大手已经顺着老板娘的腰窝往下移动。

        “小姐?呵呵呵……你不如叫我一声姐姐!”或许是因为这个称谓,彻底剥开了老板娘内心的狂热,她含住梁逸的嘴唇,放肆地轻吻与吸吮起来。

        梁逸心中的野性与火气一发而不可收拾,在老板娘的热情挑逗下反客为主,抱起老板娘就架在了洗手台上,他根本不会在考虑后果,他也不想再搭理老板娘的挣扎,矫揉造作,直捣黄龙!

        “梁先生,你别急,楼上还有很多房间,我们可以——”

        “啪!”

        厕所大门突然被人推开,一对年轻男女边吻边退边脱,姿势和行为要比梁逸和老板娘还要疯狂!

        厕所果然是偷尝禁果的好去处。

        冲进来的男女起先并不知道厕所里也有人在“偷腥”,当他们看清楚是老板娘和梁逸后,急忙停止了手里的动作,男人拉着女人赶紧往外退去,并赔笑道:

        “不好意思,这里留给你们吧,我们去隔壁女厕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