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章 无声无息

第三百九十章 无声无息

        跑车4个座位,老黑开车,徐哲坐在副驾,梁逸和宋音音则坐在后面,小白和两个女朋友只不过是老黑叫出来玩耍的“姘头”,并不知道车里面藏有违禁品的事,它们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帮派成员,被徐哲训斥几声后便赶回了家去。

        “警察先生,强尼他真的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人,我亲眼见过他杀人……”老黑边开车边阐述,眼睛时不时地瞟向副座的徐哲,期望从他眼中挖掘出什么东西。

        徐哲只是淡淡道:“专心开你的车。”

        老黑又问:“那我把你们送到silo酒馆是不是就能离开了?”

        徐哲道:“不好说,到时候看情况,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们也许会找你们老大谈一谈。”

        “谈一谈?可……可警察和黑帮有什么好谈的?强尼出门多少都会带上几个保镖,身上都有背枪,他们说不定会和你们火拼的……”老黑越说越紧张。

        徐哲有些不耐烦,加重语气轻呵:“废话那么多干什么,专心开你的车,只要你好好配合,我保你今晚相安无事!”

        老黑不再说话,嘴皮子微微颤动,眼睛时不时通过后照镜观察梁逸的动向——

        梁逸在后座一直都没有吭声,不紧不慢地为手枪装填着子弹和消.音器,枪是凶器,杀人而用,装上消.音则是为了能在黑夜中无声无息地杀人。

        今夜,注定有人要死。

        ……

        凌晨1:37分,跑车在一家复古式的小洋楼前熄了火。

        silo酒馆犹如一个颇带风尘气息的女郎,站在左街边等待夜深后客访。招牌是粉红色的霓虹,闪烁着扎人眼睛的光芒。面对这样一家酒馆儿,谁都愿意不醉不归,何况这家酒馆中还有一位美丽丰腴的老板娘。

        酒馆前有一块人形广告牌,形象是一个30出头的女人,金发碧眼,前凸后翘,她手中托着一个餐盘,餐盘上有一瓶威士忌和一只玻璃杯,酒瓶和杯子上写着欢迎标语:“silo里总有一样东西会让你沉醉。”

        “啧啧,想必这就是酒馆里的老板娘了吧?”徐哲双手叉腰站在酒馆门口,眼睛里绽放着异样的光彩。

        宋音音张开双臂拦在徐哲跟前,带着责备的口吻道:“你千万不要有什么想法,我会替小艾监督你的。”

        徐哲揉着鼻子笑道:“哟?你们还形成‘姐妹正义联盟’了?我就只是看看而已,又没有其它的想法。”

        宋音音轻哼道:“这种女人一看就知道是换男朋友如换衣服的那种,我觉得咱们就应该远离,看都不要看她一眼最好。”

        “你可没见过她真人,怎么知道人家沦落了风尘?我倒觉得能在这种地方开酒馆的女人,应该好好认识认识。”

        徐哲绕过宋音音,随梁逸和老黑一起走进silo酒馆。

        ……

        酒馆的格局很大,从进门开始便铺的有红地毯,墙上漆刷成了淡粉色,各种挂件和灯饰都是粉红主题,看样子这个酒馆的老板娘很喜欢粉色。众所周知,少女才会喜欢粉色,可少妇又凭什么不能也喜欢粉色?

        酒馆前台与大门正对,这个时间点,这个情节下,馆内并没有太多的生意,看守前台的迎宾小姐正趴在桌上昏睡。

        “哆哆哆。”徐哲在前台轻轻敲了3下,并出声呼唤道:“一克斯扣死米?”

        迎宾小姐有很好的职业素养,在听见呼唤后急忙抬起头,站起身,眨了几下眼睛,把困意全部冲散,并面带礼仪地微笑道:“你好,欢迎光临silo酒馆,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您?”

        徐哲直接了当道:“开房。”

        迎宾小姐飞快扫视了一边服务前台的4个人,指着背后挂着的“今日房价”标牌说道:“我们旅馆暂时推出这几个套间,请问几位要哪一间?”

        几位要哪一间,这话可就不对头了。宋音音俏脸不禁一红,轻拍着服务台道:“我们要3间豪华套房,分开住!”

        迎宾小姐挤出一个礼貌又不是尴尬的微笑,伸手索要道:“请诸位出示身份证件,我好为你们办理入住手续。”

        梁逸和徐哲面面相觑,各自掏出警.徽摆在前台,问道:“你们这里,支不支持icpo入住业务?”

        迎宾小姐看见警.徽丝毫不动声色,摇了摇头,直接吐出两个字:“不行。”

        徐哲挑眉道:“征用你们旅馆的房间也不行?”

        迎宾小姐摇头道:“是呢,我们silo酒馆是3星级会所,你们要进去搜查都必须有城里发的通知才行。”

        徐哲取出几张百元大钞,拍在前台上,问道:“那我有这个行不行?”

        迎宾小姐还是摇头:“先生,没有证件是不能办理入住手续的……”

        徐哲不高兴了:“嘿!我说你这——”

        “莎莉,发生了什么事?”一个女声突然从左侧通道里传来,偏头一瞧:

        那女人丰腴高挑,金发碧眼,30出头的年纪,浅红色长裙覆盖到了小腿,但裙摆上的岔子却开到了大腿根部,每走一步都能瞧见裙下那似有似无的春光,老板娘果然长得美丽动人。

        梁逸也忍不住放大了瞳孔,正所谓“食色性也”,哪个男人不贪恋美色?

        “诺拉姐,这里有几位客人没带身份证想要入住旅馆,我正在尝试着跟他们调节呢。”迎宾小姐赶紧走出前台迎接老板娘。

        一家三星级会所的老板娘,气质肯定不是盖的,她非常从容地点了点头,走到徐哲和梁逸跟前,很有礼貌地冲他们笑了笑,问道:“二位看样子好像不是本地人,是从外地来的?”

        徐哲从老板娘出场开始,目光就一直放在了人家丰满的大腿上,几乎看得有些发呆。

        梁逸用一口标准的美式英语回答道:“我们来自于华夏。”

        老板娘美眸中闪过一丝惊愕,但很快又恢复了那份礼貌,偏头责备一旁的迎宾小姐:“这几位是外宾,当然拿不出身份证了,你应该找他们要护照才对。”说完,她便看着梁逸、徐哲和宋音音,轻“嗯”一声,像是在说:“快点把护照拿出来吧?”

        梁逸瞥了一眼手表,am1:58分,仅仅开个房间就耽搁了将近20分钟,实在太浪费时间。他直接开门见山道:“我们是国际——”

        “嘘!”

        站在身后一直不吭声的老黑突然“嘘”了一声,并扯了扯梁逸的风衣,小声且紧张地提醒着:“强尼,是强尼……”

        梁逸赶紧闭了口,他是警察的身份还不宜暴露,免得让这黑老大察觉出来溜之大吉。

        徐哲也发现了从通道里走来的几个男人,赶紧把警.徽藏进口袋。

        “诺拉,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有人要找你的麻烦么?”男人的声音里夹杂着一丝丝姿态,喝醉了的疯狗,一般更喜欢咬人!

        强尼40岁出头,棕褐色的皮肤,下巴留着一撮小胡子,凌厉的眼神中还夹杂着一丝凶狠,他身后还跟着4个年龄在3、40岁不等的手下,一个个凶神恶煞,走起路来风风火火,别在腰间的手枪是他们最有利的资本!

        老板娘眼中闪过一丝担忧,回眸招呼道:“没事,正有几个要入住的客人,因为语言有些不通,我就过来看看了,”她又冲身旁的迎宾小姐使了个眼色,说道:“莎莉,你先带这几位客人上楼去吧?”

        莎莉读懂了老板娘的意思,点了点头,取了3张房卡邀请梁逸等人道:“3位请跟我来。”

        梁逸当然不能走,老黑就在身旁,万事都得有个理由,不想浪费口舌那就用杀戮来解释。他轻轻地推了一把宋音音,嘱咐道:“宋小姐,你先跟着她上去,我们待会儿还想在酒馆下面喝几杯。”

        宋音音也是个明白人,梁逸和徐哲的本事根本就不用她操心,很自然地点头“嗯”了一声,随莎莉往楼上走去。

        老板娘没看懂梁逸和徐哲的意思,小跨一步上前,在梁逸耳旁轻声道:“你想找麻烦么?这个人是帮派的老大。”

        梁逸眯了眯眼睛:“这么说来,他是你请来看场子的?”

        老板娘皱眉道:“我这里是正规会所……”

        梁逸似笑非笑:“正规会所怎么会出现黑老大?”

        老板娘眉头更重,言语中似有不悦,瞪着梁逸道:“你是专门来惹麻烦的?”

        梁逸凑近老板娘的胸口,深吮.了一口体香,笑道:“你身上的薰衣草香味儿,让我想起了一个朋友,只不过她是自然香,而你用的是香水。”

        香水百合,体香如故。一个沾肤,一个入骨,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梁逸的微笑,非常动人,哪怕是在这样紧张的场合下,也让老板娘有点不知所措,她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你也是个疯子……”

        “喂!我说你怎么能凑老板娘这么近?你想动粗么?”

        强尼平时蛮横惯了,直接上前把梁逸顶开,语气和眼神都完全不善!

        “强尼你快瞧!该死的,他们竟然是外地人!”

        “老板娘,你怎么能让这些外地人进你的旅馆呢!”

        “这不是哈伦么?你不是去……你怎么会在这儿!”

        “哈伦!”强尼酒醒了大半,他很快便找到了畏缩在徐哲身后的老黑,眼睛瞪得像铜铃,他连老板娘都不照顾了,大步上前质问道:“该死的,你这么会出现在这里!”

        大个子老黑就像是个做了错事的孩子,抱住徐哲的胳膊,藏躲在徐哲的身后,颤声解释道:“我……我本来是要去的,但……但是路上遇到了他们——”

        “法克鱿,哈伦!你可千万别说你把事情搞砸了!”

        强尼是个暴脾气,想推开徐哲抓出老黑。

        徐哲眼疾手快,直接扼住强尼的手腕,狠狠地将他定在了跟前,冷声问道:“你就是这么对待自己的小弟的?”

        强尼和几个手下估计都没料到,在他们的地盘上竟然还有人敢还手!

        强尼尝试着将手腕从徐哲手中抽离,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他勃然大怒,骂了几句很难听的本地话,直接就要掏枪动手!

        4个手下也要掏枪。

        梁逸的手枪也已经打开保险,拔出来就可以直接杀人!

        “偶买噶,不!强尼,你们不能在我的店里乱来!”老板娘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奋不顾身推开强尼,将梁逸和徐哲以及老黑护在身后,转而警告强尼:“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么?”

        “诺拉,你给我让开,今晚的事情肯定不对!”强尼与几个手下,接连举起手枪对准老板娘及梁逸等人,没有退步和商量的余地。

        老板娘咬牙说道:“你们如果开枪,枪声一定会惊扰到酒店里的客人,到时候他们肯定会报警的!你难道想被抓进警察局么?!”

        强尼怒道:“谁会去管几个外地人的死活?你tm快点给我让开,哈伦这该死的,今晚要害我损失很多钱!”

        老板娘肯定清楚强尼的性格,一时间她也有些举棋不定,难道真要为这几个客人当挡箭牌不成?

        “不好好做你的生意,你来添什么乱?”梁逸极为镇定地说着,握住老板娘的胳膊,轻轻将她拽到身后。

        “你……”老板娘一脸茫然。

        梁逸从容面对强尼,平静说道:“你的那批货被我们截取下来了,具体藏在哪里,要不我们去外面说?别打扰美丽的老板娘做生意,可好?”

        强尼狠瞪着梁逸:“小子,你知道我是谁么?你敢在我的地盘截取我的货?”

        梁逸指了指大门的方向,淡然道:“出去说,可好?”

        强尼矜持了几秒,冲身后的手下偏了偏头:“走,小伙子们,让这两个外地人长长记性!”

        8个人对峙着,一步一步地往大门外挪去。老板娘当然是最心急的那一个,这出去还得了?肯定要死几个人!纵使她有成熟的经验,但面对这样的阵仗,也只能和小女人那样咬咬唇,跺跺脚!

        老板娘再三犹豫后,还是选择跟了出去。

        ……

        梁逸和徐哲拉着老黑走到大街中央,强尼和手下站在5m开外的街道另一边,对峙!

        “现在有5把枪对准你们,如果你们敢乱动一下的话,我绝对会毫不犹豫地开枪,到时候进了殡仪馆都没有人愿意帮你们入殓!”

        强尼把鼻孔对准梁逸和徐哲,可见姿态不是一般的高傲,他又骂向老黑:“噢,哈伦,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这两个家伙是不是抢了你的货?!”

        老黑抱着脑袋,蹲在徐哲和梁逸身后,身体发颤,冷汗直流!

        老板娘站在门口,高举着手机冲街道中央对峙的双方大喊道:“你们别乱来!我已经拨好了911,如果——”

        “咻咻咻咻咻!”

        老板娘话还没说完,5声枪响骤然而出,枪火消失之际,硝烟缭绕之时,强尼与4个手下眉心全都被子弹开了个血口,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快到他们连眼睛都没来得及眨下便倒地而亡!

        “啪!”老板娘的手机从手中滑落,摔在地上屏幕碎裂,“911”号码却始终没有拨打出去。

        老黑被吓得蜷缩在了地上,无声嘶吼着:“妈妈呀,妈妈呀……”

        梁逸将手枪别回腰间,徐哲刚好递过来一直香烟,两人就在大街上这么若无其事地吞吐起来。

        “这些尸体怎么办?就让他们倒在大街上?”徐哲指了指强尼等人的尸体,问梁逸的意见。

        梁逸含着香烟,沉思了几秒钟,摇头说道:“不好,他们虽然死有余辜,但亚美的警方可不这么想,要是惊动了联邦警探,也许会惹什么麻烦……嗯,反正在我们离开这里之前,他们的尸体不能被发现。”

        “那么……”徐哲看向身后痛哭的老黑,用脚尖轻轻地试探了两下,呼唤道:“喂,你毒瘾发作了?”

        老黑摇了摇头,继续低声哭泣。

        “那你帮我们做几件事,我们就将你无罪释放,这样你就可以回到你妈妈身边了,怎样?”徐哲笑着问。

        老黑顿时清醒了,即刻从地上爬了起来,站得跟松树一样直,嘴里也没有了哭腔,感激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太好了,我愿意替二位警官做任何事!”

        徐哲很爽快地指向不远处强尼等人的尸体,说道:“你帮我们把尸体处理一下,最好不要让人发现了,也不要把今晚的事情说出去,很简单吧?”

        老黑深呼吸一口气,郑重地点了点头:“很简单!”

        “行!那就这么爽快的决定了,以后不要在做坏事了,好好孝顺生你养你的妈妈,因为这个世界本来就时日无多了……”

        徐哲一番批评教育后,跟梁逸一起帮老黑将强尼等人的尸体搬上跑车。

        3人的手脚都非常利索,没几分钟的功夫便把街上的垃圾一扫而空。

        老黑开着跑车离开,今晚的杀戮也落下帷幕。

        “门口那个妞儿怎么办?”徐哲用眼角余光瞥了门口的老板娘。

        老板娘抱着手机蹲在门口,紧身的长裙绷紧了她丰满的躯体,裙摆的叉子开得太高,完全遮不住她走光的颜色。当然,都这个时候了,她也没必要在意自己的形象。

        她触点了几下失灵的屏幕,有意地瞟了一眼徐哲和梁逸,咬唇暗骂了一句脏话,转身便冲进了酒馆。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要进去喝两杯威士忌,也算是为自己接风洗尘。”

        “何必去为难人家呢?我看就在外面等黎明好了?”

        “瞧你这话说的,你又不是去强.奸她。咱这是去照顾她的生意,变向消费去安慰……走走走!”

        徐哲笑了笑,拉着梁逸走进往酒馆里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