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九章 是骡子是马?

第三百八十九章 是骡子是马?

        在外漂泊的人,又有谁不思乡呢?

        梁逸跳进旋转木马,先摁住一根竖杆推了推,发现有轻微的晃动,再慢慢加大力度,开始顺时针推动木马,轴承发出“邦邦邦……”的声音,木马开始旋转!

        “转了,它转了……”宋音音兴奋着,看向梁逸,却也有些不好意思:“梁长官,你这样很费力气吧?”

        梁逸微微摇头,轴承本来就有惯性,只要能动起来便用不了多大的力气,“你开心就好,但很可惜这里没有背景音乐和灯光。”

        宋音音兴奋地红了脸:“我也不过是说说而已……没想到竟然它真的能转,这样就足够啦。”

        于是木马旋转起来后,梁逸每隔几秒就加一把力,宋音音天真烂漫的笑容,相继了一个大女孩儿。

        “叮咚!”

        徐哲赶紧点开手机,阅读柳良发来的联信消息:

        “不好意思,今天晚上临时有事,明天早上八点钟来接你们。”

        “特么的……铁定又是被富婆叫去暖床了!”徐哲骂骂咧咧着,想回复几句抱怨的话,但最后还是放下了手机,轻叹道:“算了,毕竟伺候富婆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梁逸缓缓降下旋转木马,说道:“现在已经快12点半,夜已经很深,坐了一天的飞机是该休息一下,我们出去找个旅馆住下吧。”

        “暂时只能这样安排了,但我对这一带也不是很熟,只能先找找看。”徐哲说完,便领着梁逸和宋音音寻着远处楼房林立的街区走去。

        梁逸跟在徐哲身后,疑惑道:“你不是回过守夜组织总部么?柳良不来接你,你难道就不能自己找过去?”

        徐哲摇头道:“我虽然回过守夜组织总部,却没从这里回去过啊,以往都是直接到指定机场,然后再联系岛上的飞机来回接送。”

        宋音音努力跟上两个男人的快步,“那刚刚为啥不让山姆把我们直接送上那个什么总部小岛去?”

        徐哲又摇了摇头,“哪有你想的那么容易,黑岛对普通民众是完全隐秘的,就连fbi也不知道‘黑岛’的存在。岛上对出入人员有着非常严厉的把控,这也是为啥我们以前回来时有专门飞机搭载的原因。”

        宋音音“哦”了一声,又兴奋道:“是不是跟国家安全局是一样的道理,而你们就是无国界特工?”

        徐哲道:“守夜组织比安全局要隐秘得多,权利也要大得多得多。”

        “昔年我听邓韵他们说过,‘黑岛’就是黎明海岸边的一座岛屿,但刚刚山姆开飞机有掠过海岸,我并没有发现有岛礁的痕迹,这是怎么一回事?”梁逸问向徐哲。

        徐哲说道:“‘黑岛’要是能被人看见那还会有‘沉积于黑夜,消失于黎明’这句话吗?‘黑岛’就藏‘黎明海域’之上,只不过它外部笼罩了一层高科技气罩……通俗而言叫它作‘结界’也不是不可以,反正就是保持神秘,隐藏位置的。天上的卫星都侦测不到,就别提你用眼睛啦。”

        宋音音惊呼道:“哇塞,还有这种高科技啊,我还以为只能在电影里面看见呢!”

        徐哲笑道:“也不算什么高科技,这种技术早在很久以前就有了,只是没有公开而已,你想想啊,亚美这个国家早在上个世纪都登月了,那可是50年前啊,而且还是送人登月,然而那只是政府层面的科学成果,守夜组织中的科学成果,起码要超出现代起码半个世纪,所以呢,你进入守夜组织一定会学到很多新东西的。”

        宋音音暗自庆幸道:“幸亏坐拥高科技的是你们这个非盈利组织,要不然交给亚美政府的话,那它们的全球霸主地位就更加难以撼动了。”

        徐哲“呵呵”一笑:“这‘非盈利’3个字实在是太抬举守夜组织了,你想想,高科技研发不需要资金么?比如你曾经待过的wto生物公司,还有制造武器的snk科技公司,还有很多很多‘外包业务’,都是守夜组织的合作伙伴,我出钱,你出力,或者你出钱,我出力。”

        “那那那……我们不就成了雇佣兵啦!”宋音音秀眉微蹙。

        徐哲摆了摆手:“千万不要这么想自己啊,我们虽然拿着守夜组织的补贴,但最终的目的还是为人类服务,消灭一切威胁人类存亡的坏蛋,呵呵……”

        梁逸冷哼道:“那还不是资本主义的走够么?”

        “梁老大,你这么理解就不对了,我们可不是为了钱的!”

        徐哲话才出口,就露出了心虚的模样,见他又摆了摆手,“哎呀,你管它是个什么东西,哪怕现在它们也已经资本化,但总有志同道合的人站出来为世界做贡献的啊,而且它们还提供很多资源和补贴,何乐而不为呢?”

        梁逸不屑道:“嗤,我可不稀罕。”

        徐哲嘀咕道:“你个老怪物懂什么?我要不接受组织里的强化,没准儿现在已经入土为安了……”

        宋音音挠了挠头,看向徐哲:“徐长官你在说什么呀?什么入土为安的?你很老了吗?”

        “这……”徐哲一时也不想解释太多,笑了笑说:“呵呵,这个等你到了组织之后都会懂的,整容,丰胸,提臀,减脂,那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宋音音双手聚在胸口,对着天空轻声许愿:“希望我到50岁也能保持现在的身材和容貌……”

        ……

        凌晨1:03分,大街上空旷冷清。

        如果不是这次全球危机,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应该有通宵达旦的烧烤派对,但现在什么也没有,连路灯都关了好几盏,富饶的度假小镇全然失去了它该有的活力。

        3人走街串巷,几乎逛遍了整个小镇,最终还是没能找到住宿的旅店。

        “梁长官,徐长官,我走不动了……”宋音音坐在街边的长椅上,轻轻地敲打着自己的小腿,女人难免要娇气一些。

        梁逸和徐哲两个男人倒无所谓风餐露宿,但宋音音一个柔弱的女人,还是得找个温暖的地方落脚才行,海风那个吹,气温骤降至12、3℃,有点寂寞,有点冷。

        “这个时候有辆车也好啊。”

        徐哲着脑袋,正想着掏一支烟出来解解闷乏——突然一阵“嗡嗡……”的跑车引擎声从街头处传来。

        街道寂静,跑车轰鸣,实属炸街!

        徐哲的眼睛要比跑车的大灯还要亮,他往街中央走了几步,招手做出拦车的姿势。

        跑车的速度很快,刹车也踩得非常急,“吱……”的一声差点没撞上徐哲。会大晚上开车出来炸街扰民的人,十有八九都不会是善茬儿,何况车还开得这么毛躁。

        徐哲心里有点儿不安逸了。

        跑车的4扇车窗同时摇下,2男2女,2黑2白,都是20出头的年轻人,穿着非常前卫和潮流,用华夏的通俗语言来说,这群人都是“精神小伙儿”。哪个国家都有精神小伙儿。

        “喔,天呐,竟然是个华夏人!”

        “说不定是东桑人呢!”

        “管他是谁,快把窗户摇起来!”

        “我们别理他们了,乔治,快开车吧!”

        ……

        徐哲本来打算好生上前问个路,没想到这群精神小伙儿上来就是一顿地域黑,他心里更加不爽,伸手掰住跑车上摇的窗户,冷声问道:“华夏人怎么了?你们的老师和父母难道没有教过你们要尊重别人?”

        “谢特!这家伙疯了吧!”坐在副驾驶的老黑睁大眼睛怒瞪着徐哲,狠声告诫:“别来我们这儿找不愉快,把你的手给我拿开!”

        徐哲冷声道:“你们都是成年人,应该为自己刚刚说的话负责,现在我要你们道歉,道歉!”

        “法克鱿!你以为你是——”

        “啪!”

        徐哲一拳就把车窗打了个稀巴烂,抓住副驾驶口吐芬芳的老黑的领口,狠声道:“黑娃儿,我再警告你一次,要学会尊重每一个人,不然我会把你的牙给打碎!”

        然而就在这时,开车的小白突然从裤兜里掏出一把手枪,不是那么坚定地指向徐哲,怒声呵斥道:“你tm的快把哈伦放了!”

        “乔治你快点把枪放下,你想杀人么?”

        “偶买噶,乔治你冷静一点!”

        坐在车后的两个女人赶忙出声劝阻小白。

        小白哪儿能丢了面子,晃了晃手里的手枪,大声对徐哲道:“瞧见没,这可是真家伙,如果你把哈伦放了这事儿就算完!”

        老黑也被这阵仗吓得不清,赶紧劝说小白:“orge    on    man!快把枪放下,没必要这样的,乔治!”

        小白心里也发虚,咽了咽口水,强装镇定:“可这家伙正扣着你呢!”

        白人女友抢先夺过小白手中的枪,怒喝道:“该死的,你才20岁,你想一辈子在监狱里度过么!”

        黑人女友赶紧对徐哲道歉:“先生对不起,我们不是故意的,请你放了哈伦吧……”

        老黑也矜持不住徐哲的强硬,当场服了软,放低语气:“老哥,没必要这样的,一切都是误会……”

        “误会?”徐哲冷声一笑,“我看这可不是误会!”他打开车门,把老黑从车里拖了出来,呵道:“你们非法持枪,现在全部给下车接受检查!”

        老黑大惊失色,拼命地要挣脱徐哲的束缚,但很显然他和徐哲的力量并不在同一个等级上。徐哲单手就把他摁在了地上,大呵道:“你tm给我老实点!”

        “疼!疼!好疼,你轻点儿……”老黑拍地大喊。

        “法克!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小白夺过女友手中的枪,怒气冲冲地、摔门就要下车,但他才刚刚把身体站直,一只手枪就已经抵在了他额头上,并附之一句阴冷刺骨的告诫:

        “如果我是你,绝对不会把枪拿出来。”

        梁逸当然不会在一旁看戏了,他也比较热衷于教训精神小伙儿。

        宋音音配合着缴下小白手里的枪,协助梁逸和徐哲一起把几个精神小伙儿控制在车外。

        “双手抱头,蹲下!”

        “你们凭什么?你们又不是警察——”

        不等小白把话说完,梁逸直接一个“扫腿”,侧踢在小白的后膝盖上,小白“扑腾”一声就给跪了下来!

        小白还想再骄傲,但刚刚把头抬起,一个刻印着“icpo”的警.徽赫然出现在眼前。

        梁逸无情宣读道:“我们是国际警察,现在发现你非法携带枪支,有权将你扣留。”

        小白顿时没了傲气,抱着脑袋蹲在街边,低声酝酿着什么。

        两个女朋友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带着哭腔求饶:“对不起警察先生,这件事情跟我们没有关系,请你不要抓我们去警察局……”

        “是不是吸食过违禁品?”徐哲问老黑。

        老黑眼中闪过一丝惊恐,赶紧把头疯狂摇摆:“没有,没有,我没有吸哪些东西!”

        “还tm狡辩!从看你的第一眼起我就知道你吸了东西!”徐哲又偏头嘱咐梁逸:“梁老大,你把他们看好,我去车上搜搜看。”

        “不能搜,不……不,哦不,没有!警察先生,我的确吸了那些东西,但也只是提神醒脑而已,你可能还不知道吧,在我们国家,吸食少量是不犯法的……”

        老黑紧张地解释着,并尝试要起身阻止徐哲;梁逸把枪口抵在他额头上,压住他焦躁不安的身躯。很显然这些都是狡辩中所产生的谎言,车上肯定还藏着某些违禁品。

        徐哲还是钻进了跑车,大肆搜刮了一遍,最后在副座驾的软垫下取出几块用黄色胶纸缠绕的长方形不明物体。他先把这“不明物体”举在鼻间嗅了嗅,然后用手掂了掂重量,摇头赞叹道:“现在的年轻人果然厉害,年纪轻轻胆儿就这么肥,这批货的重量要是放在华夏够枪毙好几回了。”

        老黑那张黑脸立马就吓得变成了白色,支支吾吾地解释道:“这……这不关我的事,我……我只是个帮忙拉货的,我……我……”

        徐哲怒呵道:“谁管你是骡子是马,这么多违禁品要是流了出去,那得害死多少人?”

        老黑哭诉着求饶:“对不起警察先生,我不是故意的,你放过我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哦,妈妈,我如果进了监狱就再也见不到我妈妈了……”

        “那你还特么出来搞这个?真替你父母感到寒心,臭小子!”徐哲一巴掌趴在老黑的脸上,算是出了今晚心中的怒气。

        小白抱着头一直不敢吭声,两个女朋友相互拥抱痛哭,都是一群20出头的年轻人,说大不大,说小也实在不小了。

        徐哲问向梁逸:“咋办?”

        梁逸摇了摇头,这件事情本就是歪打正着才管来的闲事,往自己身上揣就等于找麻烦,他想了想,决定道:“人可以放了,但货肯定不能带走。”

        徐哲担心道:“我一猜这些年轻人背后都是有帮派的,如果我们就这么把骡子放了,他们回去铁定要把今晚的事情说出来,而且丢了这么多货,说不定——”

        “是的警察先生!我们老大非常凶狠,如果让他知道我把货弄丢了,肯定会杀了我的!”

        老黑跪着用膝盖走到梁逸脚下,抱住梁逸的腿就开始求饶:“梁老大,你救救我吧,我不想死,我可以做你的卧底,还可以给你提供强尼他们的活动线索!强尼是整个城市中最让你们警察头疼的老大,如果你能把他抓起来,一定能升职加薪的,我……我甚至还可以在法庭上为你们作证!”

        这老黑真是颗墙头草,这么快就把自家老大给卖得一干二净!

        梁逸抖了抖腿,轻轻踹开老黑,问:“你口中的‘强尼’老大现在在哪儿?”

        老黑指着大前方道:“强尼这几天每晚都会在前面的‘silo’酒馆喝酒,因为哪里有个非常漂亮的女老板娘……”

        徐哲眼睛突然一亮:“非常漂亮的女老板娘?”

        老黑赶紧点头道:“对!‘silo’酒馆的老板娘是个年轻的寡妇,长得可漂亮了,特别是她的屁股和——”

        “咳咳!”宋音音干咳了两声,瞪向徐哲:“徐长官,我觉得你的观察点很奇怪哎,小艾临走前特意嘱咐过我,要是你在外面拈花惹草的话,她对你仅存的那点好感可能就会荡然无存的哟!”

        徐哲苦涩道:“不用这样吧?我就只是重复了一句话而已,怎么就变成拈花惹草了?”

        宋音音眯了眯眼睛,“你能保证心里不期待吗?”

        “嗤!食色性也嘛,懒得和你说!”徐哲轻浮一句,不再多吭声。

        梁逸又问老黑:“那‘silo’酒馆里面有没有住宿的房间?”

        老黑点头道:“有啊,酒馆里有酒吧,桑拿室,台球室,旅馆也是有的,估计是镇上唯一一家营业的酒馆了。”

        “你这批货要送往哪里?是送给强尼的?”梁逸又问。

        老黑摇头道:“不是,这批货是送到东海岸去的,那里有专门接头的人,但具体是谁我不知道……交易的时间是凌晨5:30分,到时候我可以帮你们把他引出来,你们只要部署好警力,一定能把他给抓住的……”

        梁逸可没有时间去抓毒贩,他一把起地上的老黑搡向跑车,严肃道:

        “现在由你来开车,带我们去’silo’酒馆找你的老大强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