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五章 兔子压倒窝边草

第三百八十五章 兔子压倒窝边草

        日子很淡,时间很慢,不知不觉就已经过了一个多月。

        这一个月以来,梁逸没有再出过白鸥小岛,每天做的事情就是守候冯小艺,晒太阳,听海潮,期盼着冯小艺早点康复,快快醒来……心中有如此牵挂,也不觉得时间过得无趣,更何况还有一个娇美动人的女朋友在身边陪伴。

        “叮铃铃……”

        阳台上挂着的贝壳做的风铃被海风吹得清脆作响,今儿个天气不错,阳光正好,微风不燥。

        “梁先生,听说今天运来了一船时蔬,真是难得啊,我去买一点回来,小艺的话就拜托你看着咯……”秋瑾在院子里冲梁逸招呼了一声,转身便相约住在隔壁别墅的几个闺蜜往海口码头走去。

        梁逸慵懒地睡在阳台的太师椅上,闭着眼睛悠闲打盹儿。他并没有睡着,因为手机的联信消息总会响个不停,他是个好奇的人,来一条就读一条,久而久之也就没了瞌睡。

        “叮咚!”

        手机新闻推送:

        “今晨9:43分,西城北部发现大量虫族涎液,who专家与军队正在火速前往调查……”

        互联网真的是个好东西,哪怕足不出户也能知道外边发生了什么事。

        梁逸并没有点进推送的消息查看内详,这一个月以来,几乎每天都有百八十条这样的紧急消息;

        东桑军队与虫族大军以避难所为战场,前前后后一共打了7场仗,军队毫不吝啬开始使用大规模杀伤武器,现代科技与远古氏族的碰并却没有产生倾倒式的胜利,虫子数量庞大,不在乎牺牲,即便7次都被打退,但仍就没有认输的意思,每一次都会酝酿势力卷土从来;

        除了7次大规模的战斗之外,虫族还不定时会来偷袭,虽然结果都以东桑军方获胜,但这种骚扰的方式已大大地消磨了士兵的精力;

        人的素质再强,精力也是有限的,何况东桑因为某些政治原因只能拥有自卫队,面对大规模的战争与消耗,贮备不足,兵力不足,斗志流失……胜利不会持续太久的。

        近段时间,野原一夫和江户真一就白鸥小岛的建设可谓是绞尽了脑汁,防御措施,生活措施,信号措施,拦截措施……

        加快围墙建设进度的同时,开始在附近5km的海域建设电网,甚至投放鲨鱼鱼苗,想以水族的力量试着对抗虫族的入侵;

        白鸥小岛隶属于北城管辖,如今北城的电力和信号已经完全瘫痪,便开始计划在岛上建设信号塔;由齐英社和江户家族斥巨资,费尽手段购买了一颗小型卫星,为以后的信号联络和能源探索提供精准定位;

        白鸥小岛上的资源非是常有限的,施工所需要的电力和汽油全都需要依靠海运进口,假设东桑沦陷,全球恶化,能源便成了最紧缺的东西;怎样寻找到能源并长期为小岛提供,是当前最紧要也是最困难的问题。

        一个人身在末世,有足够的水和食物以及安静的环境便可以安然无恙的生存下去;但如果有一群人身在末世,就必须建立一个家园,创造光与热,制定法律与秩序——人很容易因为世界毁灭而变得茹毛饮血,温暖与法律是维持秩序的最好约束,正因如此才诞生了文明。

        如果有一天文明倒退了,人类的时代也就走到头了。

        ……

        梁逸放下手机,掐了掐眉头,翻了个身好让自己睡得更舒服,这时,突然一声微弱的问候从他耳旁响起:“你……你好?有人能帮帮我吗?”

        梁逸愣了几秒,猛然睁开眼睛从太师椅上跳了起来!

        冯小艺咬着嘴唇,扶住床头柜想要把身体撑起来,昏迷了一个月,显然不能有太多力气。

        “小艺!”

        梁逸一阵惊喜,赶紧跑到床边搭手,可他才刚刚搂住冯小艺的腰,还没有发力,冯小艺就不自在地躺了下去,用手搡开他的胳膊,惊疑道:“你是谁啊?”

        难道她失忆了?

        梁逸微微一愣,记得医生也说过,冯小艺头部有创伤,醒来后会有很大的可能失去部分记忆。

        人能够安然无恙地醒来已是最好的结果,记忆可以慢慢拾回,哪怕她记不得自己,大不了重新再爱一次。

        “我是梁逸,梁逸你还记得么?”梁逸欣喜地握住冯小艺的手,期待一个答案。

        冯小艺把手从梁逸掌心抽离,微微撅起嘴巴,摇了摇头:“我不记得了,可又好像有些熟悉……这里是哪儿?我怎么会在这里?”

        “这里是东桑的一座小岛,期间发生了一些事情,你的脑部受了一些创伤,所以短暂性的失忆了,”梁逸又试问:“那你还记得自己叫什么吗?你住在哪里?”

        冯小艺望着天花板,边想边说:“我叫……我叫冯小艺,家住华南市白杨小区,我……我明明在北欧上班的,怎么会突然跑到东桑了?还有……一些事情,一些事情……究竟是什么事情呢!”

        她突然变得焦躁,捧着脑袋轻微挣扎:“我的头好疼,好疼!”

        梁逸赶紧把冯小艺抱进怀中,温柔安抚道:“不想不想了,不是坏事,都是好事。”

        即便失去记忆,但避风港的安全感同样铭记在了心里,失忆并不会丢掉记忆,只是那段惨痛的时光被埋在脑海深处而已。

        冯小艺莫名其妙地就抱住梁逸的腰,像一只小猫一样在梁逸怀中蹭啊蹭,下意识便吐出了一声娇嗔:“梁先生……啊!不对!”她不知所以然,猛然抬起头,脸红着推开梁逸,惊讶望着自己的双手:“我这是怎么了……我……我怎么能突然抱着你,还有……那种感觉……我……”她的表情又痛苦了。

        “停!”

        梁逸出声呵断了冯小艺的胡思乱想,双手捧着女人消瘦且白皙的脸颊,温柔道:“窗外就是蓝天大海,以后我们慢慢去沙滩拾忆好吗?”

        冯小艺轻喃:“蓝天大海……”

        “对,你喜欢大海吗?或者你听呢……是不是有潮起潮落的声音?”梁逸说完,连呼吸也屏住了,让窗外的潮起潮落与海鸥互答更加清楚。

        冯小艺静静地听了一会儿,掏了掏自己的左耳,神情开始变得紧张,她焦急中带着哭腔:“我……我的左耳……听不见了?”她又堵住自己的右耳朵,仔细识别着四周的功能,再确认左耳听不见声音时,哭意和悲伤彻底爆发:“我的左耳听不见了,我听不见了!”

        “小艺,小艺……”梁逸再想用温暖的怀抱去安抚这只受惊的小猫,可显然那场无声的风暴已经席卷到了避风港,温柔与关怀失去了作用。

        冯小艺捧着脑袋大声痛哭,挣扎着不让梁逸靠近:“我究竟怎么了,头好疼,要炸开了……”

        “小艺……小艺你看着我!”

        “我不要!你走开,你……我——”

        “吧唧!”梁逸一口吻了上去,狠狠地堵住了冯小艺的小嘴儿!

        “唔……唔……”冯小艺使劲地拍打,抓挠着梁逸的肩膀!可眼前的男人岂是她一个大病初醒的女人能撼动得了的?她挣扎未果,渐渐地开始妥协,并尝试着张开嘴迎接那一份温柔……很快,她放下了防备和姿态,双手搂住梁逸的胳膊,与他放肆地亲吻起来。

        梁逸知道自己“以暴制暴”的计划成功了,要不是身前这个女人身体羸弱,他早就掀被子爬上床,来一场爱的缠绵。

        5分钟过后,二人难舍难分地从彼此唇间抽离。梁逸深情地望着冯小艺,轻声问道:“小艺,你现在还在乎你是谁,我是谁么?”

        冯小艺咬了咬嘴唇,抱紧被子偏过头,娇羞道:“你一定是个坏蛋,你一定欺负过我。”

        “回答正确,再奖励一个吻。”

        梁逸摆正冯小艺的脑袋,深深地在她额头上碰了一下,笑如夏花般灿烂:“冯小艺,我是你的爱人。”

        梁逸这么帅,还这么温柔,哪怕不是爱人冯小艺也不会有过多的抵触了。冯小艺轻哼道:“如果我记忆恢复了,发现你不是我的爱人,那你就等着去警察局吧!”

        “可以啊,不过现在你还得去医院看看。”梁逸浅浅一笑,慢慢把冯小艺从床上捧起,往楼下走去。

        “你干什么……你放开我……”冯小艺的小拳头并没有太多力气,她越砸越慢,越砸越羞,最后还是老老实实地把头靠进了梁逸怀里:“哎,梁……什么的?你——”

        梁逸笑道:“梁逸,栋梁的梁,飘逸的逸。”

        “哦……梁逸,梁逸……你好像不在我的相亲列表里,你……是后来认识我的?”冯小艺轻声问着。

        梁逸点头道:“嗯……后来居上嘛,你的那些相亲对象都没我帅不是么?”

        冯小艺想了想,“的确要差你很远……不过,可是他们家境挺好的呀……”

        梁逸语气带有一丝骄傲,“实不相瞒我是个超级富二代,亿万富翁,集团公司ceo,”他又动了动左手,故意把腕表露出来给冯小艺看:“瞧见没,这块表价值50万美币。”

        冯小艺暗自“哇”了一声,两颗眼珠子像是塞满了“¥¥”的模样,她又道:“可……可他们的学历高呀,好多都是硕博学位呢。”

        梁逸摇头笑了笑:“你非要逼我说出,我是东桑大学客座教授的身份才开心?”

        冯小艺挑着眉毛,心里大概在想:这么一个优秀的男人怎么会看上我?难道我活在梦里不成?

        “可你又不是我妈钦点的对象,你再优秀也是要过我爸妈那一关的,还有……你还有一个小舅子,我弟弟可是明确的,以后的姐夫如果打不过他,就甭想把他老姐取走!”

        梁逸眯着眼睛望着怀中的冯小艺,问:“你是不是非要让我给出一个让你心服口服的答案?”

        冯小艺扬起小脸儿,理所当然道:“不然呢?你亲都亲了,抱都抱了,我当然要问清楚了!”

        梁逸低头凑近冯小艺的右耳朵,轻声告知:“事实上,我们不止亲亲和抱抱,还羞羞过……你满意了?”

        都生米煮成熟饭了,你还能不满意?

        “啊!你……你……”

        冯小艺彻底地软在了梁逸怀中,兔子压倒窝边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