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二章 后半夜

第三百八十二章 后半夜

        pm21:51分,直升飞机抵达白鸥小岛。

        野原一夫在岛上最早建设的就是医疗场所,并且用手段笼络了许多有资历的名医。冯小艺很快便被转移到了医院进行急救。

        “医生,她后颈有一块芯片,你动手术的时候千万千万要小心……”梁逸拉着主治医生的手,紧张强调道。

        “先生你放心,从这位小姐的伤势来看她应该是属于脑震荡,生命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但是……唉……一切都不好说,等手术完之后再给你一个稍微准确的答复。”

        医生和护士匆匆忙忙地将小艺推进手术室。

        梁逸在医院走廊里来回踱步,着急,很着急!

        秋瑾端坐在走廊长椅上,等到梁逸再次路过身旁,一把拽住梁逸的手劝道:“哎呀,梁先生,你就坐下行不行?刚刚医生不是说过了么?小艺没有生命危险,她要是变成植物人了,那……那就由我来照顾她一辈子好了!”

        “不错,高田医生是东桑北城最有名的外科医生,经他手起死回生的病人都不计其数,冯小姐只是被子弹震伤而已,不会有事的,”野原一夫安慰着,递过来一支香烟,又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语气略显几分焦急:“刚刚接到消息,避难所那边的情况不容乐观,我准备带些夜族人和忍者过去支援,待一下我会派彩花过来帮忙,就先走了。”说完,也不等梁逸回复,转身快步走出了医院。

        “彩花?”梁逸揉了揉自己的脑袋,提及这个名字,他的脑袋就会莫名地疼痛。风流债太多果真是要遭报应的。

        “梁先生,你身上的枪伤怎么样了?还疼不疼?”秋瑾泪眼朦胧地望着梁逸,刚刚是有外人在,她才没有表露自己的真挚情感,此时此刻再也收不住眼眶中的泪水。

        梁逸应该是温柔的,轻轻地告诉秋瑾:“我没事。”

        “我知道你疼!”秋瑾一头栽入梁逸的怀中,放肆嚎啕起来:“你就算是铜墙铁壁也会疼!”

        梁逸苦笑道:“可是我真的不疼啊。”

        秋瑾扬起哭花了的脸蛋儿,望着梁逸,哽咽着说:“那……那我心疼!”于是又倒进梁逸怀中放声痛哭起来。

        梁逸只能任由女人在怀中哭泣,等过了10分钟,他才轻抚着女人的发端,以温柔的声音安抚道:“一切都过去了,从下一个黎明开始,生活就会开始变得幸福起来。”

        秋瑾咬着嘴唇,抹着眼泪:“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小艺如果醒来的话,我是不是又成为第三者了?”

        梁逸笑道:“她是个bad    girl,现在只能做个小老婆。”

        “啊?你你你……你的意思是,要娶很多个老婆了?”秋瑾反感地推了推梁逸,惊讶之后又低声,抬头之后又低头,细语喃喃:“你这样不好,是触犯华夏的法律法规的……”梁逸用大拇指,指着自己的鼻子,大言不惭道:“老子就是王法,老子要娶多少个女人就娶多少个女人,天王老子来了都管不着。”

        “真是个十足的渣男,哼!不理你了!”秋瑾一把搡开梁逸,脸红得就像是一颗苹果,她背过身沉吟道:“如果他开了后宫,那我岂不就成了皇后娘娘?以后端茶倒水都有人伺候着,呃呃……好像很不赖的样子噢?”

        梁逸悄悄凑近秋瑾耳旁,轻声道:“就你还想当皇后娘娘?”

        秋瑾浑身一哆嗦:“你都听见了?”

        梁逸笑道:“皇后娘娘可不好当,特别是像你这样个子娇小没心计的,做个最小的老婆还差不多。”

        秋瑾小脸一横,回眸瞪着梁逸:“凭什么?你凭什么看不起我?那些宫斗剧我一部都没落下过,俗话说得好,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做诗也会吟,我才不怕嘞!”她又露出了一丝阴狠,冷冷地盯着手术室,揪着梁逸的大腿,冷笑道:“就比如眼前的小艺,趁她病要她命!她如果成为植物人了,是不是就没机会和我争宠了?要是这样的话,呵呵呵——”

        梁逸可不喜欢听到这些言论,哪怕是开个玩笑也不行,于是他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地在秋瑾的腰窝上戳了戳——

        “哎哟!”

        秋瑾敏感得像个弹簧,从长椅上崩了起来,刚好就骑在了梁逸的大腿上,脸上哪里还有什么阴狠,羞怒得就像一朵烈火红花,攥起拳头对准梁逸的胸口就是一阵锤击:“你讨厌,你讨厌……”

        “你讨厌我哪里?”

        “你哪里我都讨厌!”

        “那哪里是最讨厌的?”

        “当然是那里了!”

        “那里是哪里?”

        “那里是……啊,你好讨厌!”

        ……

        “啧啧啧……这里虽然不是什么正规的医院,但人家医生在里面动手术,也请你们安静的配合一下行不行?”

        一声带着玩味的话语突然响起,一个高挑的女人出现在走廊尽头,白色体恤超短裙女,低跟凉鞋“哒哒哒”,那双妖媚的凤眼在黑夜中能发光,动人心魂,勾人心魄!

        害羞的秋瑾赶紧从梁逸的腿上跳了下来,低声道:“这朵百合花怎么来了……”

        “怎么?你对我这朵百合花有意见吗?”彩花就像是一个高傲的模特,猫着步伐走至长椅边上,插着腰,摆了个pos,用自身的丰满和傲人a4腰,给秋瑾来了个无形重击!

        秋瑾瞪着彩花胸口的丰满,眼睛里既有嫉妒又有恨,胸大有什么了不起的?!

        两个女人正在进行无声对抗!

        梁逸起身横在两个女人中间,面向彩花,很客气地慰问了一句:“彩花小姐,你的腿伤彻底好了么?”

        彩花把腿搭在长椅的扶手上,故意撩了撩短裙子,冲梁逸抛了个暧昧的媚眼,笑道:“不然你以为我专门换上超短裙是为了什么?你看,完美无瑕。”

        的确是白花花的一条大腿,完全看不到受伤过后的瑕疵。

        “这个女人好不要脸,梁先生,你是怎么认识她的?”秋瑾赶紧拉过梁逸,用普通话问道。

        梁逸非常自觉地过滤了彩花裙底的风光,并不是那里不吸引人,而是每当他看见某些东西时,脑中就会不自觉地闪过自己被浇得满头大汗的画面,奇耻大辱,当然毕生难忘!

        “她是野原一夫的亲妹妹。”

        “天啊!”秋瑾大跌眼镜,“野原先生这么矜持的一个人,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妹妹,只有那些失足女才会穿这么短的裙子来勾引男人,她……她甚至还穿的是透明色的!”

        梁逸眯了眯眼睛:“你倒是看得比我还仔细。”

        彩花风情一笑,撩了撩黝黑的长发,笑眯眯地看着秋瑾,用一口极为标准的普通话问道:“坏女孩,你好像在背后说我坏话喔。”

        秋瑾却有些怕了,闪身躲进梁逸身后,只露出两只眼睛半张脸。

        梁逸聊以正事:“彩花小姐,你哥哥临走时带走了多少夜族人和清水会成员?”

        彩花一边按摩着大腿,一边说道:“把河岸边施工的所有夜族人都带了出去,忍者的话也带了4-50人走,全副武装呢。”

        梁逸低声道:“如此看来,避难所的那场防御战,人类是落了下风了。”

        彩花耸了耸肩膀:“好像是呢,听哥哥临走前说,避难所临时搭建的防御外围已经被虫子攻破了……这些虫子会钻地挖洞,除非人开了外挂悬在空中,不然再坚固的地面也会被打通。”

        “那……那灵珑和芳子她们会不会有危险?”秋瑾担忧道。

        彩花叹气道:“哥哥那么厉害我还担心他有危险呢,何况你的什么芳子灵珑了,”说到这儿,她突然灵机一动,征求梁逸的意见:“梁先生,要不我们一起去避难所看看吧?”

        梁逸一直都有这个想法,但无奈冯小艺还在手术室——

        “叮咚!”

        手术室红灯突然变成绿灯,不一会儿,护士们把病床从手术室里推了出来。

        “医生,小艺她怎么样了?”秋瑾第一个上前问。

        高田医生摘下口罩,神情严肃道:“这位女士的脑部受到了严重的震荡伤害,颅内伴有出血的症状,有耳膜穿孔,需要及时修复。不过你们可以放心,她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不过什么时候醒来,醒来之后是否记忆力还在,是否双耳失聪,一切都要再做进一步的诊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