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七十八章 虫灾(八)

第三百七十八章 虫灾(八)

        北城和西城相交处恰好有一个体育场,军队以体育场为中心,用卡车和装甲车当做围墙,建造了出一个“临时避难所”;

        pm19:03分,历经半个小时的飞行,直升机抵达北城避难所,俯瞰而去,密密麻麻的人群,拖着大包小包的行礼,在军队的看护下,不断地进入避难所。

        够容纳几百万人的避难所绝不可能在一天就建造完成;现在的避难所只是个落脚地,人均分配的位置只够席地而坐,体育场的设施要相对好一些,却也早已是高朋满座;

        体育场的楼顶有专门停靠直升飞机的机场,梁逸选中一个“h”目标就要下降,但这时,一个身穿迷彩服的军官突然冲他招手喊道:“喂!你不能停靠在这儿,快离开!”

        如果这个地方不能停靠,那就只能停靠在隔离圈外,等排队再进入隔离区那也太费时间……梁逸把直升飞机悬停在半空中,回头望了一眼身后的那些服务员,各个都紧绷着脸。

        年轻的女人叫做晴子,她轻叹着对梁逸说:“梁先生,我们还是不要插队了,另外找地方停靠吧?”

        梁逸虽然不喜欢做插队这种事,但插队的权利却还是有的,既然来都来了,放几个人又有什么关系呢?他还是把飞机给停在了机场上。

        “喂!不是叫你离开了么?这个机场被军队征用了,待会儿要用来停靠武装直升机的。”穿迷彩服的军官跑过来训斥道。

        梁逸将飞机熄火,开门跳下飞机,说道:“我最多在这里停留半个小时,如果有武直过来立马就会开走,”说着他取出警.徽冲那军官示明身份:“我是icpo,送几个人过来,顺便看看这里的情况。”

        “icpo?”军官挠了挠头,显然不太理解这4个字母带来的含义,他也不敢乱下定论,便取出对讲机给上级回报了一番情况,上级的请示很快就传达下来:“这是你的长官,你要好好接待。”

        年轻的军官这才收回严肃态度,轻声致歉:“不好意思长官,我先前并没有注意到你的身份……”

        梁逸和善道:“没关系,我不会妨碍的你们的工作,如果需要腾地方,我马上就会把飞机开走。”

        这时,晴子和其他几个服务员也相继跳下飞机。梁逸指着他们道:“这些都是北城的市民,该走什么流程就走什么流程,只是进来了就别让他们再出去了吧。”

        年轻军官说道:“这是当然的,这里本来就是给市民避难的地方,”他又招呼众人往楼下走去:“几位跟我去楼下统计一下信息,然后就可以自由安排了。”

        体育场的天台是可以瞧见场内大概的,不论是看台还是场地上,全都挤满了避难的人,除了刻意留出来的几条过道,几乎没有其他位置可以让人站稳脚跟。

        “这个体育场里一共容纳了多少人?”梁逸边下楼梯边问。

        军官摇头道:“这个我不太清楚,得问统计人数的战友,但我估计也有个3-40万人吧,足球场都坐满了不是。”

        “体育场里只接收不输出么?那整个北城的人又怎么装得下?”梁逸又问。

        军官无奈道:“我们也想把人给送出去,这么多人,上个厕所都很困难,只是……”说到原因,他又回头看了一眼梁逸身旁的几个服务员,微微摇头:“这里面有一些原因,群众们尽量不要知道得好,总之军队会保护他们安危的。”

        原来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我爸妈和妹妹就体育场的c区,我能留在这个体育场吗?”晴子用眼睛期盼着梁逸。

        梁逸看向军官:“有问题么?”

        年轻军官“嘿嘿”笑道:“按理说体育场是不能再装人的,不过长官你发话了,再容纳几个人也是没问题的。”

        梁逸对晴子露出一个微笑,就当做是自己给的答案。

        晴子咬了咬唇,感激到面颊发红,低声道:“世界上怎么会有梁先生这么好的男人……”

        梁逸自然是听了这句话,没办法,这可能就是个人魅力吧?他问道:“晴子小姐,难道齐英社就没有给你们发一些通往某个地方的通知么?”

        晴子摇头道:“我们虽然在齐英社的产业下上班,但并不是齐英社的社员……我们是良好的公民,绝对不会涉黑的。”

        其实就现在看来,涉黑反而是一件好事,齐英社的社员只怕全都转移到白鸥小岛上去了吧?

        梁逸简简单单地提了一句:“其实你可以试着联系一下在齐英社的朋友,看看有没有机会能让他帮你争取一个通往某些地方的名额,那里才是你们最终的归宿。”

        晴子轻叹道:“前男友就是齐英社的社员呢,还没在一起几天他就被抓进牢房里了,唉……我可一点也不喜欢和黑社会打交道。”

        梁逸笑而不语,入住白鸥小岛的名额有限,也不能随便就安排人上去,提一提已经是最大的恩赐,至于听不听,做不做,他可真就管不着了。

        很快,年轻军官就领着一行人下到体育场底部;军队已把体育场所有出口封死,只留1号门设下关卡,登记和同济出入人员;

        晴子和其他几个服务员依照规定登记了身份信息,由年轻军官领着他们去寻找早已入住的亲人。

        “梁先生,谢谢你,真的很谢谢你。”晴子临走前,感激地给了梁逸一个大大的拥抱。梁逸笑了笑,提醒道:“记住我刚刚说过的话。”

        “记住了,嘿嘿,其实我舅舅就是齐英社的组长啦,不然我这么年轻哪而能当得了酒店主管啊。”晴子冲梁逸吐了吐舌头,笑着挥手告别,随行离开。

        体育场里虽然拥挤,但再怎么说也是室内,有提供热水和洗手间;户外就要凄凉得多,刮风下雨都得忍受着,不过好在5月底已步入蝉夏,凉爽却不至于挨冻。

        梁逸想去户外体察一下民情,可刚一转身,一声激动的呼唤传入耳朵:“梁长官!”

        寻声瞧去,可见入口外站着一个全副武装的少尉军官,能让梁逸一瞥惊鸿的人很少,这个叫做关谷重光的年轻军官却是其中一个,还记得昨夜他在吉美联合医院主动抱孩子上飞机的那份迫切和真挚,当之无愧的民族英雄。

        还好英雄没成为烈士。

        梁逸欣慰地笑了笑,能在那么多虫子的包围下杀出去,这小子的运气和素质看来还挺不错。

        “梁长官,真是有幸啊,我们又见面了。”关谷重光笑着上前,他不仅没死,而且还毫发未损。

        梁逸笑道:“见到你安然无恙,我也很高兴。”

        关谷重光挠了挠头,笑道:“我只不过是运气好,能安全脱险还是得靠步兵团的其他兄弟。”

        梁逸走出体育场,“我正想找个人来了解一下情况,”他取出两支香烟,递给关谷重光一支,问道:“你吸烟吗?”

        “哎哟,多谢,多谢,我挺喜欢的!”关谷重光笑着接过香烟,攥在手心里先不忙点燃,而是领着梁逸加快脚步:“我正在执勤呢,如果被长官发现偷闲吸烟的话要被批评的,我们先往后绕一绕。”

        一路上可见,户外避难的人席地而坐,目光呆滞,无精打采,灾难所带来的压力已经开始侵蚀他们的意志力和希望。

        “啪!”关谷重光先替梁逸把烟点上,然后再点燃自己的,深吮    了一口,畅快吐出:“啊呀,劫后余生的感觉真好啊。”

        关谷重光的性格让梁逸想起了乐天知命的叶秋。这样的人,一般都活得久。

        “为什么不把避难所里的人往西城转移呢?”梁逸问出了心中的困惑。

        关谷重光刻意压低了声音,说道:“这件事情是军事机密,梁长官你可不能告诉别人……啊不对,梁长官本来就有权利知道——”他顿了顿,才说道:

        “其实昨晚西城也发现了虫子入侵的迹象,所以暂时转移到西城的计划也搁置了,况且一下子迁移几百万人口实在不好管理,所以就只能先把市民安顿在临时避难所,等今晚上把西城下水道里的隐患解决之后,再开始转移市民。”

        梁逸皱起眉头,低声问:“那其它城市可有报道过虫子的活动迹象?

        关谷重光摇头道:“暂时还没有接到这方面的通知。”

        想要消除虫灾,并不是堵住下水道就能了事的,虫子除了不会飞之外,钻地潜水样样精通,西城如果有了虫子的活动迹象,也许很有可能会成为下一个沦陷的城市。

        “真搞不懂今年是怎么了,华夏的瘟疫已经蔓延到中亚和东欧了,东桑这边又爆发了虫灾,唉……难道真的要世界末日了么?”关谷重光狠狠地碾着脚下的烟头,唉声叹气。

        “叮叮咚咚……”电话铃音突然响起。

        梁逸取出手机,冷冷地盯着屏幕上“陌生人”3个大字。会是谁?

        “梁长官你怎么不接啊?”关谷重光出声问道。

        梁逸带着沉重的心情,按下了接听的按钮。

        “喂?”一个熟悉的女人声音。

        “你是谁?”梁逸沉声问道。

        “梁长官,你这么快就把我忘了么?我是王颖,你就算不记得我的人,也应该记恨我做过的事情才对,呵呵……”

        王颖尖锐的笑声!

        “是你!”梁逸故作震惊,随而冷声问道:“你想怎么样?”

        那头王颖笑着说:“我想你了,所以跟你打电话叙叙旧难道不行?我可真是感到意外呢,你的生命力竟然这么强……”

        梁逸冷声道:“如果你非要说这些废话,我会把电话挂了。”

        那头传来王颖的轻笑:“呵……真是无情,嗯……好吧,我想跟你做个交易,”她又顿了顿,说道:“我听说你有3瓶变异的虫母原液,我想要那个东西。”

        梁逸道:“你听谁说的,我没有那种东西。”

        王颖轻哼:“你就别跟我撒谎了,你的事情与行踪我掌握的一清二楚。现在我就要那些东西,你把它送来给我,然后我再给你个天大的惊喜!”

        梁逸冷笑道:“用惊喜来做筹码,你不觉可笑么?”

        王颖冷声道:“那你最好竖起耳朵听听,这是谁的声音——”

        “唔……你们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救命……救……唔唔!”

        秋瑾的声音!

        梁逸深吸一口气,恨得咬牙切齿!

        “你再听听这是谁的声音——”

        “梁先生救我,梁先生救我……”

        冯小艺的声音!

        梁逸拳头攥得“咯咯”作响,浑身上下每一寸肌肉都在颤抖!他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你到底想怎么样?”

        王颖说道:“我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带上那3瓶虫族原液,驾驶直升飞机到wto-b2实验大楼的天台,一手交货,一手交人,就是这么简单。”

        梁逸愤怒地对着电话咆哮道:“你如果敢伤害她们,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那你抓紧时间咯,不然晚一分钟我就剁她们一根手指!”

        “梁先生,梁先生救命……”

        “唔!小艺你在哪儿……小艺……”

        “记住,只能你一个人来,要是让我看见你带了帮手,呵呵呵,我保证会让她们生不如死!”

        “你等着,我马上就到!”

        “滴!”

        梁逸挂断电话,转身冲向天台!

        “梁长官,发生什么事了?需不需要我的帮忙啊?”关谷重光见梁逸这么紧张,陪在一旁边奔跑边问。

        “不用了,你就留在这里,虫子可能会趁夜偷袭,你们一定要做好防御措施!”

        “可是……”

        关谷重光已经追不上了梁逸,只能停下陪跑,暗自思量梁逸的告诫。

        ……

        梁逸驾驶直升飞机争分夺秒,同时拨打了野原一夫的电话:

        “就位了么?”

        “就位了……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句,整个wto生物公司的情况并不乐观,有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从里面跑了出来,虫子好像也有卷土重来的意思……这个火坑你得认真想一想该怎么去跳。”

        “多谢提醒。”

        ……

        pm19:59分,直升机飞过北城上空,繁华的都市彻底沉寂,连军队都完全放弃了这个地方,城市供电并没有完全断去,一些街道上的路灯还迟暮地敞亮着,虫子肆无忌惮地穿梭在大街小巷中,哪怕是一只宠物猫狗或者一块烂肉也能成为它们“捡漏”的对象。

        虫子一边“扫荡”一边朝着西边的临时避难所集合,虫族与人类的战争早有预谋,并且一触即发!

        “啊……救命啊,救命啊……”

        城市空旷寂静,惨叫声便听得格外清晰——那是一条昏黄的巷子里,一个不知道什么原因而选择留下来的男人被几只掠食者拖出家门,他的哀嚎声引来了更多大虫子——茹毛饮血的怪物都喜欢诱惑力、有弹性的血肉,于是没过多久,那个男人就被涌来的几十只大虫子吃得只剩下骸骨。

        梁逸亲眼目睹了这一场嗜血盛宴,他心中不由自主地就开始把感染者和大虫子进行了对比;论嗜血程度,虫子更疯狂;论变异程度,虫子变异得更快;论速度和力量,虫子更快更强;论智力高低,虫子拥有自己的文明——

        生物入侵远比生化危机还要令人恐惧!

        “嗖嗖嗖……”

        “哒哒哒……”

        一根根骨刺从直升机旁快速飞过,并有不少骨刺已击中了直升机!

        一群“虫族射手”发现了飞驰而过的直升机,它们就像安插在地上的弓弩,仰头喷射骨刺,妄想把直升机打下来。

        梁逸为了看清楚虫族的轨迹,刻意把直升机压低在距地200m的高度,然而虫族射手喷出的骨刺在摆脱地球重力的情况下还能射得这么准,这么快,威力几乎能赶上一把小口径的手枪!

        梁逸驾驶飞机往上爬升了100m,却仍在虫族射手的射击范围内,骨刺还能触及机身!他只好再往上爬升100m,骨刺仍有余威!再爬升100m,足足距离地面500m,虫族射手才“望机兴叹”,彻底熄火!

        子弹打中肉体还能通过手术取出,但骨刺穿入身体,细小的倒刺还能对器官造成附加伤害……如此看来,今夜的人虫大战势必非常焦灼!

        pm20:21分,直升机驶入wto生物公司所在的园区,梁逸下意识摸了摸口袋里的3瓶原液,马上就要进行交易,即将就要面临生死!

        飞机逐渐下降,随着视野的开阔,终于能看清楚野原一夫口中所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身材高大的“清道夫”,红色独眼的畸形体,形似c级夜鬼的四脚蛇……几乎都是根据夜鬼细胞培育出来的失败实验体!

        直升飞机的引擎声实在太大,园区里的怪物听到了动静,蠢蠢欲动地跟了过来。

        梁逸心里明白,这场交易决不能持续太久,他抓紧时间把直升飞机停在b2楼顶,才刚刚把飞机熄火,王颖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梁长官,你还挺准时的嘛。”

        “废话少说,出来交易吧。”

        “真是个直接的男人呢……好,你下了飞机,径直走到东南去,你的飞机我也咬了。”

        梁逸挂断电话,按遭吩咐往天台的东南方走去,等到了楼边停下脚步,刚转过身——

        “咵!”

        连接天台的楼梯大门被人一脚踹开,一个身穿黑色皮衣的蛇蝎美人走出楼梯间,身后还跟着3个夜族保镖。她笑咪咪地冲梁逸打招呼:

        “嗨!梁长官,我们又见面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