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七十七章 虫灾(八)

第三百七十七章 虫灾(八)

        直升机渐渐升空,医院草坪上开始了新一轮的屠杀,生命的胁迫激发了人们的斗志,大家开始攥紧拳头进行反击;

        虫子本身并不可怕,一只掠食者的战斗力不会高于一个成年男性;人与虫子最大差别就是心怀恐惧,恐惧者行动迟钝,面对虫子的敏捷攻击时无法做出判断和反应,最后只能被掠食者开膛破肚,死得不明不白。

        直升机上的梁逸将前方的景象看得一清二楚,东桑的步兵团开着装甲车队火速赶往医院,人类也知道,医院是重要的战略根据地,绝对不能失手!

        “天呐,这些都是什么东西……”飞机上唯一个年轻少妇,满含泪水地望着窗外,嗓音沙哑。

        在军队加入治理后,虫子已经大规模撤退,但这时街上私家车却猛然倍增,它们都有同一个目标,那就是出城。但由于虫子袭击后死伤太多,街上已是尸横遍野,市民都想加快速度逃离这座城市,以至于车祸频频发生,各大街道都堵成了长龙,鸣笛,叫骂,争执,哭喊……满身伤痕的城市本要睡下了,却又被这些嘈杂的声音所吵醒。

        pm4:37分,梁逸回到格雅酒店,却意外发现酒店天台的垂直机场已经被人占用。停靠的直升飞机上喷绘了“齐英社”的标志。应该是从白鸥小岛上飞来的。

        梁逸只能把直升飞机停在天台的另一侧。

        机舱里足足挤下了14个孩子和一个大人,孩子中最大的也不过才7、8岁,临近清晨5点,对于这些孩子而言,困意才是最大的敌人,哪怕蜷缩在一起,也睡得十分安详。

        生于这个年代的孩子,究竟是幸运还是悲惨?

        “先生,真的很感谢你们救下我们,真的感谢……”女人抱着孩子就要下跪。

        这可使不得!

        梁逸赶紧扶住少妇,说道:“你身体欠佳,就别这么客气了。”

        少妇抹了抹泪花儿,看了一眼襁褓中的婴儿,又看了一眼机舱里挤满的孩子,悲伤道:“我一个女人,这一群孩子,还有……还有这个城市,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

        梁逸轻声安慰道:“你先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很快就会找人把你们送往更安全的地方。”

        少妇完全信任并依赖梁逸,一句“谢谢”又开始低头抽泣。

        梁逸抓紧返回9-1套房,垂直机场停着“齐英社”的飞机,证明白鸥小岛已经来人。

        套房门大大敞开着,一进去便能瞧见端坐在沙发上从容抽烟喝茶的野原一夫。

        不知道为什么,梁逸瞧见这家伙,心里总要多踏实那么几分,或是能力者的惺惺相惜,或是朋友间的风雨同路。他轻嘘一口气:“你来了?”

        野原一夫点了点头:“来了。”

        “徐哲呢?”梁逸问。

        野原一夫道:“房间里。”

        梁逸轻轻推开卧室门,一条缝就足以把墙上男女的“苟且之事”看得一清二楚——小艾骑在徐哲身上,用非常暧昧的姿势帮徐哲擦跌打酒。

        “哎哟哟,姑奶奶你下手轻点儿,疼死我了。”

        “疼才有效果。”

        “啊~好舒服……”

        “你的叫声真恶心。”

        “你以后也会这么叫的,呵呵……小艾,我……我的那个地方好像也被人踹了一脚,现在都肿起来了,你要不要帮我消消肿?”

        “哪里?”

        “你坐到它了。”

        “这个?”

        “对,就是这个,现在好疼啊~你快点帮我——”

        “咳咳!”

        梁逸实在不忍心看到一个纯洁的机器妹子以这种方式被男人欺骗,于是他推门走了进去:“看样子恢复得不错,连小帐篷都能顶起来了。”

        小艾也知道羞耻,赶紧从徐哲的身上站了起来。

        “靠!梁老大,你坏我什么好事?”徐哲满脸不高兴。

        梁逸道:“时间紧迫,你又身受重伤,你就会白鸥小岛好好修养几天,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和野原一夫就行。”

        “我还能抗能打!”徐哲废了好大得劲儿,咬紧牙关才把身体绷直,或许是疼痛太明显了,他苦笑道:“好吧,我现在的确是废了,留下来也是给你们添麻烦。”

        梁逸点了点头,又问小艾:“艾小姐,你会开直升飞机吗?”

        小艾点头道:“天台的直升飞机就是我开过来的。”

        徐哲揉了揉鼻子,笑道:“嘿嘿,我把喷血的自拍照发给她,她就第一时间赶过来了,真幸福啊。”

        小艾轻哼道:“这是野原先生的要求,我并不想来。”

        徐哲得意道:“瞧瞧,瞧瞧,这机器婆娘越来越有女人味儿了,都学会撒谎了嘿。”

        小艾没有再理会徐哲的玩笑,看向梁逸:“梁先生有事情要交代给我?”

        梁逸把直升机钥匙丢给小艾,说道:“那就麻烦你开这架直升飞机带徐哲离开,上面还有一飞机的孩子,但副驾驶没有人,机油的话刚好有够你们飞回白鸥小岛的。”

        小艾也取出一把钥匙交给梁逸:“这个是我开来的直升飞机钥匙,留给你做交通工具。”

        徐哲艰难的翻下床,搂着小艾的细腰,把人家胸前的丰满看得明明白白,“那梁老大,我们可就走了啊。”

        梁逸点了点头,把徐哲和小艾送出套房,叮嘱一声:“好好养伤。”关上房门。

        “他是你出生入死的兄弟,被人打成这样,我很好奇你是怎么为他报仇的。”野原一夫轻声问道。

        梁逸背靠墙壁,默默点燃一支香烟,轻吐两个字:“伤,残。”

        野原一夫道:“如果是亚美人的话,你应该去补个刀,他们在守夜组织中有很强大的势力以及势利,斩草不除根,后患无穷。”

        梁逸笑道:“你不是守夜者了,你当然可以这么洒脱,我杀了他们,就更有理由加入你的清水会了对么?”

        野原一夫瞥了一眼梁逸,冷声道:“你也势利。”

        “白鸥小岛建设得怎么样?”梁逸聊以正事。

        野原一夫道:“防御措施只在初步阶段,还有很长一条路要走。”

        梁逸又问:“防御系统是一方面,你需要为你制造防御系统和守卫小岛的人。”

        野原一夫起身走出阳台,梁逸也跟着走了出去。

        野原一夫指着街道上拥堵的车辆,说道:“东桑的人才很多,只有精英中的精英我才会吸纳进清水会,整个东桑主城区有超过将近1个亿的人口,我的小岛暂时能容纳10万人,那么被我挑中的概率就千分之一。就是从这群人当中挑。”

        梁逸道:“东桑政府不会让你这么肆无忌惮的。”

        野原一夫轻哼道:“如果今晚不是我清水会在暗中协助,虫子挨家挨户大开杀戒了,政府靠得住,母猪都能上树,”他又补充道:“不过,东桑军队还是有点作用,他至少能让东桑再苟延残喘几年。在这几年中,我会想尽办法规划我的小岛。”

        梁逸笑了笑,打趣道:“行啊,这么说来,你还能在末世中当个土皇帝了。”

        “皇帝?”野原一夫摇了摇头,“我上半夜和江户真一、宫本岸龙正在讨论这个问题,建设的小岛谁来做主人?”

        梁逸吸了一口香烟,说道:“‘主人’这个词,本来就不该拿来争论,说归说,笑归笑,如果文明秩序不能被延续,那你这小岛不被建设也罢。”

        野原一夫淡笑道:“当然了,我们大家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只是在协商该怎么去更加有效地管理小岛,可能会有主席,但绝对不会存在什么土皇帝。”

        梁逸惆怅道:“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也不是什么值得让人高兴的事。”

        野原一夫却道:“我倒觉得这样很有趣,它就像是一场游戏,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只不过是神灵对地球的重新涮洗而已,就跟环保科幻片里面的世界末日一样,人类最终都将毁在自己手里。但总有善良的主角能把善良和文明延续下去。”

        梁逸笑道:“主角好像是我,不是你。”

        野原一夫摇头道:“你错了,主角不属于我们,而是属于那些生存在末世里的孩子们,我们只是个缔造者,创造生存王国,但无法改变这个世界。”

        是啊,如果他们真的有能力改变,也不至于让东桑沦落成现在这幅模样。谁又能凭一己之力改变这个世界呢?这又不是一本奇幻小说。

        “夜族人的消息,你还有在调查么?”梁逸问道。

        野原一夫道:“这是我的本职工作,一直都在全程搜集信息,”他顿了顿,详细分析道:“清水会结合齐英社,对几乎整个北城都展开了搜索和调查,却没有发现夜族人的一丝踪迹;唯独wto生物公司我们没有权限进去,你们华夏有一句古话‘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我想了想,夜族人十有八九没有离开生物公司。”

        梁逸点了点头,又问:“你有尝试过进去探索么?”

        野原一夫摇头道:“有进去过,但效果很不理想,卫生组织对wto看守得很严很严;生物公司里也有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深入调查需要大费周章,如果得不到军队的支持,清水会没有义务和精力再去探索那么大几栋科研楼。”

        梁逸道:“没关系,这一切都在我的计划之中。”

        “你下一步怎么打算?”野原一夫看向梁逸。

        梁逸道:“等她的电话。”

        野原一夫质疑道:“你确定她会打给你?”

        “她是贪婪地女人,一定会打给我,”梁逸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里的东西,沉声道:“因为我手上还有她想要得到的东西。她手上也有东西没全部还给我……”

        野原一夫点了点头,“行,如果行动开始了,通知我一声即可。”他又瞥了一眼手表,am5:03分,时间像是不早了。

        “你还有什么其它的事?”梁逸问道。

        野原一夫掐灭烟头,说道:“昨天我通知很多东桑夜族人来帮助清水会消除虫灾,给予的承诺就是能在白鸥小岛上留给他们一席之地,现在已经凌晨5点多,他们该睡觉了,我也该履行承诺了。”

        梁逸欣慰地笑了笑:“这个时候,夜族人恰恰成了最值得拥有的群体,江户真一肯定也是这么想的。”

        野原一夫点头道:“不错,我们在上半夜就曾经商讨过这个问题,以后东桑的夜族人都由江户家族管制。”

        梁逸道:“就该如此。”

        野原一夫轻哼:“他本是个光杆司令,无缘无故就得到了这么多夜族力量,我还是很忌惮他们夜族人的野心,不得不防。”

        梁逸道:“你应该大度一些。”

        “你如果站在我这个位置,就不会张口闭口说什么大度了,”野原一夫摆了摆手,“先走了。”走出阳台,走出套房。

        梁逸做回沙发上,呆呆地盯着手机屏幕上冯小艺的照片,担忧,焦虑,失望,愤怒……一切复杂的情绪他都不愿再去多想,这一刻只有等,等待一个即将到来的结果。

        渐渐。

        屋外的嘈杂变得模糊,凄凉的黑夜渐渐消散,黎明曙光在天边破晓,如一双温柔的手,安抚着他进入梦乡。

        ……

        不知过了多久。

        “哒哒哒!”

        敲门声。

        “您好,先生,客房服务。”

        梁逸猛然睁开眼睛,第一眼便是望向窗外,阴沉的天空缓缓落下黑幕,一天又到头了?他瞥了一眼腕表,pm18:03分,他睡了整整一个白天。

        “梁先生在里面吗?您好,我们是客房服务。”门外那甜美的女声又加大了音量。

        梁逸揉了揉发昏的脑袋,饮一杯凉茶,说道:“我在,门没关,你可以进来。”

        门缓缓被人打开,一个身穿制服的年轻女人站在门口,说道:“梁先生,我是格雅酒店的客房主管,因为突发事件的原因,格雅酒店马上就要关闭;酒店关闭之后就不会再有安保服务和客房服务,水电也会停止供应;基于先生是最尊贵的客人,所以我特来通知您一声,如果要留下的话,先生请做好准备。”

        梁逸点了点头,问道:“酒店马上就要关闭了么?”

        年轻女人说道:“是的,6点30分关闭所有服务,包括电梯和停车场。”

        梁逸掐了掐自己的眉头,低声道:“我睡了一天的了,能耽搁小姐一会儿时间,我问几个问题吗?”

        年轻女人犹豫了几秒钟,看了一眼手表的时间,点头道:“请先生尽量把问题控制在10分钟之内,我已是最后一批留守在酒店里的服务人员,在6:20分之前必须离开的。”

        “好,”梁逸点了一支香烟,看向窗外问:“今天,东桑发生了什么事?”

        年轻女人说道:“昨夜的不平静之后,东桑全城都进入了一级戒备,现在市民正在全方面往西城转移,东桑军队已在北城驻扎,正在展开清理行动。”

        “也就是说现在城里已经没人了?”梁逸又问。

        年轻女人摇头叹气:“我们不是人嘛?整个北城有将近一千万人口,哪儿能在一天之内就疏散光?不过军队已经在北城通往西城的路口建立了临时避难所,市民到了哪里就能得到军队的保护了。我的家人已经抵达避难所,所以我也要快点赶过去才行。”

        梁逸低头沉思着,数百万的市民集中在避难所,贪婪的虫子肯定会有所行动。今夜,怕是要战火连天了。

        “梁先生,你……还有问题吗?”年轻女人的目光在手表和梁逸身上来回切换着,神情十分紧张。

        梁逸起身问道:“你们要怎么赶去避难所呢?”

        年轻女人道:“我有私家车的,刚好载着最后一批服务员离开。”

        梁逸瞟了一眼窗外昏黑的天色,“太晚了,开车的话会很危险,我开直升机送你们吧。”

        年轻女人眼睛一辆:“直升机?”

        梁逸瞧着手表,说道:“现在是6:15分,给你们15分钟的时间把内务整理一下,6:30分在天台集合,我开直升飞机去避难所。”

        谁会客气这种绝佳的逃生机会呢?

        “谢谢梁先生,我去通知服务员啦!”

        年轻女人冲梁逸真挚道了一声谢,脱掉脚下的高跟鞋,再也顾不得礼仪和淑女的形象,抓紧时间开始收尾工作。

        ……

        梁逸不紧不慢地走上天台,放眼望去,昔日繁华的大都市已完全沉默在黑夜中,是沉睡了,还是死去了?无人能知。

        梁逸刚把飞机预热好,年轻女人就带着其他4个服务员跑上天台,3女2男,全都换上了便装。梁逸冲他们做了个登机的手势,一行5人带着兴奋爬上直升飞机。

        飞机爬升,一路向西。

        繁华城市的生机正在流逝,高楼大厦的光芒不断消失,希望随着黑暗逐渐泯灭,恐惧随着死寂不断蔓延——居高临下望去,整个空城就像是一副单色油画,灰,黑,腻。

        一夜之间,人去楼空。

        一念之间,生死疲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