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七十六章 虫灾(七)

第三百七十六章 虫灾(七)

        梁逸驾驶直升机悬停在东桑北城上空,拨通了小野队长的电话:

        “喂,梁长官?”

        “你们的情况如何了?”

        “重创!遭受了重创,嘶……我手臂上也扎了根刺,现在好多人都住进医院了。”

        “那几个亚美人呢?”

        “好像刚刚回来了,他们死了个同伴,正在入殓呢……”

        “哪个医院?”

        “吉美联合医院。”

        “好。”

        “滴!”

        梁逸挂断电话,左转飞往吉美联合医院。

        ……

        短短半夜的功夫,东桑街道上就看见了军队的影子,全副武装的士兵,迷彩喷绘的装甲车,接连不断的枪火,宣泄子弹的硝烟,与那喋喋不休的广播:

        “注意,注意,全城启动一级警戒,请广大市民待在家中锁好门窗,绝对不要外出……”

        不外出就没事了?觅食者不会守株待兔。

        梁逸心里有一半冷漠与一半同情,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因为是人祸所以冷漠,因为无辜所以同情。

        凌晨3:36分,直升机停在吉美联合医院的草坪上。

        上半夜的虫族袭击,医院已经“高朋满座”。

        “喂,先生,你是从哪儿来的?”一个身穿军服的少尉背着步枪,带着两个士兵朝梁逸赶了过来。

        谁大半夜开直升飞机来医院?不是有一定身份的人那也不会开直升机来医院。少尉和士兵的脸上起码是敬畏的。

        梁逸亮出自己的警.徽道:“国际探员,路上太堵就征用了一家直升飞机。”

        少尉和士兵肃然起敬,冲梁逸敬了个礼:“长官,我是千岛第3部队13步兵团少尉关谷重光,是上级指派来维护吉美联合医院秩序的。”

        “我是梁逸。”梁逸自我介绍着,快步走向门诊部,并问道:“先前在北道口西郊阻击的那群警察现在被安置在哪儿?”

        “啥?”少尉快步跟上梁逸,但没弄清楚梁逸的意思,“有很多警察都因为抵御那些怪物受了伤,梁长官你说的是哪一个?”

        梁逸尽量描述得详细些:“一个留着小胡子的警察队长,还有几个亚美人,穿花衬衫和白背心的,跟我一样的国际探员,有吗?”

        少尉陷入沉思,这时身旁一个士兵说道:“有的,有的,10分钟前才到的医院,那时候关谷长官你在4号楼,由我们几个兄弟在门口接待伤员……那几个亚美人好嚣张,直接就越过我们的警戒线,还插队进入医院。”

        另一个士兵也抱怨道:“我们试着拦他们,他们还骂我们,亚美人真是太没素质了……”

        少尉皱眉道:“你们确认过他们的身份了?”

        士兵回答道:“跟这位长官一样的警.徽。要不然我们早就把他们抓起来了。”

        少尉看向梁逸:“长官,你认识他们?”

        梁逸冷声道:“你看我的相貌也知道我跟他们不是一伙的,我正在找他们,你们知道他们在哪儿?”

        士兵说道:“好像是往太平间的方向去了。”

        “好。”

        梁逸点了点头,给小野队长发了一条联信消息。

        “那长官我们先忙去了,你如果有什么事就来医院的大门口找,那里有我的一支小队。”

        关谷重光与梁逸告别离开。

        ……

        3分钟后,小野队长从外科楼急忙跑了出来,左臂上还打着一层厚厚的石膏。

        “梁长官,你这么快就来了?上一通电话才没过去10分钟呢。”小野队长勉强挤出一个微笑。

        梁逸看着石膏手,问道:“伤口怎么样了?”

        小野队长苦笑道:“中了一根飞刺,tmd,真是很……很疼呢,鬼知道那飞刺上还有倒刺,为了节省治疗时间还没打麻药,疼得我难受啊,不过现在好多了。”

        梁逸递过一支香烟,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小野队长轻叹一口气:“都怪我们太盲目了,以为火力充足就可以抵御虫子的攻击,但虫子要比我们想想的疯狂得多,它们也有远程攻击的射手,还有喷吐毒液的变异成虫,它们甚至懂得‘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从地下打洞来偷袭我们……在陷入被动之后,卢修斯长官果断叫我们撤退,但升降梯最多承载40人,所以还有50多个弟兄留在下面,”说到这儿,他浑身都在发颤:“尾田和山崎把我们先送上了电梯,他们却留在了底下,我们在外面等了半个多小时,心想第二波电梯可能见到他们的身影,但是……但是!”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小野猛吸一口烟,把心中的泪意强压下去,颤声道:“但是等来的却是一群贪婪的大虫子……”

        梁逸面色沉重:“那群亚美人呢?就没有一点担当么?”

        小野队长摇了摇头:“亚美小组中的那个女队员死在了虫子的飞刺下,肌肉男控制声呐抵御了几分钟虫潮,这也使得我们能坐上第一波电梯,但他们并没有留下为先人断后,反倒是我们这些警察,明知道那是九死一生的事……”他抹了抹眼泪,真挚地看向梁逸:“他们赶不上梁长官你们一半勇气,如果是梁长官您,肯定会毅然决然地留下,可是……谁不是一条命呢?谁又不怕死呢?我也怕死,不然我就留下来与平尾他们并肩作战了。”

        梁逸轻叹一声,以示惋惜:“英雄与狗熊只在一念之间。”

        小野队长再也忍不住男儿泪水,捂脸哽咽:“我就是那只狗熊,都怪我做得不够好才让他们牺牲,平尾的孩子才3岁,山崎后天就要订婚了……天啊梁长官,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抽泣已然变成了痛哭!

        如果小野队长是个女人,梁逸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把他搂进怀里,但很可惜他是个高大的男人,只能拍拍肩膀,聊以安慰:“他们的死是一种遗憾,但千万不要让遗憾蔓延到亲人身上,因此接下来你要做的事情很重要——把这些因为拯救而牺牲自我的英雄的家属和亲人全部转移到南港的白鸥小岛,那里将成为东桑最后的净土。”

        小野队长抹去眼泪,惊愕地望着梁逸:“梁长官在说什么?”

        梁逸递给小野队长一张名片,说道:“这是齐英社助理的名片,你把烈士们的家属集中起来之后,给他打电话,他会安排渡船或者直升飞机来把你们接走。”

        小野队长犹豫着接过名片。

        梁逸强调并催促道:“记住,时间就是生命,一定要赶在沦陷之前把他们接走,特殊待遇只有一次,请加倍珍惜!”

        小野队长思绪了几秒钟,郑重地冲梁逸鞠了一躬:“谢谢你梁长官!”说罢,往医院外狂奔!

        梁逸含着香烟,走向太平间。

        ……

        医院不会有专门的大楼来停放尸体,而为了能让尸体方便运出,太平间一般都设置在与停车场持平的地下室。

        梁逸站在电梯口,静静等待着从-3f上升的电梯。哪怕今晚死伤者无数,通往太平间的路依旧空旷无人,死亡永远是人类最忌讳的东西。

        “叮!”

        电梯到达1f,电梯门缓缓打开。

        电梯里站着的正是卢修斯等人,他们掌扶着一张病床,床上躺着一具用白布盖住的尸体,曾记得那个亚美女人很高,以至于白布无法遮盖她的脚,女人的脚还是和男人的脚不一样,不论多么虎背熊腰的女人,她的脚也要比男人细腻和白皙一些;

        不论女人美或丑,她们都应该被保护得更好一些。很可惜,亚美小队中唯一一个女人死了。

        “华夏人,让开!”哈尔终于没了嘻哈风格,严肃又愤怒地指点着梁逸。

        梁逸按着即将关闭的电梯门,冷声道:“我是来找你们算账的。”

        “谢特!上半夜你不在,少了一顿揍是运气好,现在你自己找上门来,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肌肉男一拳吹在电梯壁上,“啪!”整个电梯都颤了几颤,他大步走出电梯,伸手就要去抓梁逸的脖子——

        梁逸后撤两步,把肌肉男放出电梯,再飞身一脚神龙摆尾,直接踢向肌肉男!

        肌肉男竟然不躲!

        他直面梁逸的踢击,完全不虚!他一位自己可以接下梁逸这一觉横侧踢,于是仅仅抬起左臂,挡在了耳朵旁!

        “啪!”

        高强度的踢击直接把肌肉男踢移了位,他万万没想到眼前这个消瘦的华夏人的力量能这么大,如果不是手臂护在脑袋上,这一击直接就能把他的头给踢爆!

        肌肉男往左踉跄了几步,惊讶梁逸的踢击时,心理也有些受挫,等他身体站直,脑袋摆正之后,梁逸已经反扼住他的喉咙!

        “放开我,你这个小杂碎!”肌肉男还不知道接下来要面对怎样一个人,死到临头仍口出狂言!

        梁逸仅用一只左手就把壮硕如牛的肌肉男举离了地面!

        “奥兰多!”

        哈尔冲出电梯,刚要拔出腰间的黄金双枪,谁料梁逸率先出腿,直接踹下他胸口!

        哈尔反应迅速,双手交叉护住自己的胸口,但他的力量和防御明显要比肌肉男差很多,哪怕是做了防御,也被梁逸这一觉踹飞了个3-4m远!

        “呛!”

        华夏之赞从梁逸袖口一闪而出!

        “你很喜欢靠暴力解决事情,那我就让你以后连筷子都拿不起来!”梁逸狠狠地瞪了一眼手中的肌肉男——

        “唰唰!”两道剑光,直接挑断肌肉男的手筋!

        “啊啊啊……”肌肉男疼得嘶声大叫,两个手腕都在滴血,左右手要握哪一只?

        “卢修斯救我,卢修斯救我……”

        惨叫变成了撕心裂肺的求救!

        梁逸不等卢修斯有所行动,把肌肉男当做肉球砸了过去!

        卢修斯如果不接,那肌肉男肯定会被摔伤,他只能靠力气接下这迎面飞来的200斤大肉球!

        卢修斯力量到也不小,直接把肌肉男抱在了怀里!可不等他马步扎得有多稳,梁逸蓄力一脚,猛踹在肌肉男的屁股上!届时!两个人被一起踹回了电梯里!

        梁逸快速按下电梯的“关门”的按钮,不等卢修斯站起身来,电梯门缓缓关闭,带着卢修斯和肌肉男往上楼层爬升——留脏辫的哈尔就成了孤立无援的俘虏!

        哈尔被梁逸刚刚的踢击踹脱了臼,此刻是双手颤巍巍,想去拔腰间的黄金双枪也没了力气。

        “你知道,我这辈子最恨什么人?”梁逸提着带血的剑,一步一步走向哈尔。

        哈尔连连后退,惊恐地望着梁逸:“你想干什么?!”

        梁逸飞身而上,扼住哈尔的咽喉,将他抵在墙壁上,狠声道:“我最恨就是那些嘴欠的人,华夏人是你随口就能贬低的,我兄弟就是你随便能打的?你怕不怕死?”

        哈尔闷声干咳,脸上仍带有轻蔑的笑:“咳……呵呵,我如果怕死,我就不会加入守夜者,你以为——”

        “啪啪!”

        不等哈尔说完,梁逸抬手就是两个耳刮子,打得哈尔瞠目咂舌,牙口尽碎,涎血直流!

        “华夏人,你别玩得太过分!”

        哈尔还在嘴硬!

        “几个巴掌就让你觉得过分了?”

        梁逸加大了扼喉的力度。

        哈尔无法呼吸,只能张口吐舌!

        梁逸举剑横在哈尔的嘴唇边,寒声道:“你的嘴巴很脏,你很喜欢说唱?那我就让你一辈子无法说话!”

        “唔唔唔……”哈尔惊恐地瞪着梁逸,一个劲儿地摇头闷声!

        梁逸缓缓摇头,一剑从哈尔舌根滑过,叫他再也无法说话!

        又是一阵杀猪般的叫声,哈尔蜷缩在地上,捧着满嘴的鲜血,痛不欲生!

        “叮!”

        电梯门缓缓打开。

        卢修斯执枪正要出门,一柄带着寒芒与鲜血的剑刃已经抵住了他的喉咙。梁逸犹如修罗杀神,阴冷地望着卢修斯:“你是最后一个。”

        卢修斯紧握着手枪一言不发。

        “你的枪没有我的剑快,你要是敢动我就挖了你的眼睛。”梁逸的告诫绝不是开玩笑!

        卢修斯镇定自若:“你没必要把关系闹得这么僵,我们都是守夜者,以后还会再见面的。”

        梁逸冷声道:“我看你是队长,在跟你算账之前就多聊几句——在我面前,你什么都不是,甚至说你们整个亚美守夜者我都看不上眼,给脸不要脸,你还打伤我兄弟,更可笑的是和强盗一样翻箱倒柜,很难想象守夜组织里都是些什么样的人。”

        卢修斯指着病床上的尸体,大声责备道:“如果不是你们隐瞒了虫族的秘密,奥劳拉她怎么会死!?你们这些自私的混蛋!”

        梁逸破口怒骂:“你放你妈.的屁,强盗抢了东西还要颠倒黑白?狗眼看人低还要人把你供着?你有什么资格?你有什么本事?告诉我今天就放过你,你说不出来我就要挖你眼睛!”

        卢修斯异常冷静地瞪着梁逸手中利剑,枪还是握得那么紧!

        “你想比一比速度?可是你兄弟还在流血。”

        “那就要比你更快了!”

        卢修斯意念一出,手上才刚要动作,梁逸的剑已经从他双目前划过!

        “啊!”

        “我的眼睛!”

        卢修斯捧着双眼,鲜血很快便淌满了整个面颊!

        梁逸弹了弹剑刃上的血珠儿,冷眼环顾四周,断去手筋的肌肉男奥兰多,任务死去的奥劳拉,没了舌头的哈尔,双眼被削的卢修斯——这,就是膨胀的代价!

        梁逸点燃一支香烟,转身离开。

        ……

        ……

        凌晨4:07分,医院陷入恐慌。

        “哒哒哒……”

        重机枪的子弹宣泄!

        “快,快往后撤,它们要攻进来了!”

        “吉美联合医院遭到大片不明生物袭击,请求支援,请求支援……”

        ……

        一片混乱!

        人山人海的医院,全是跑不动的病人,对于那些不挑食的虫子而言,是最佳的狩猎场所。

        医院的下水道已经被虫子所占领,大批“掠食者”深入敌后,从医院内部往外扩散,又有其它虫子正面攻击驻扎在医院门口的军队。在前后夹击的攻势下,仅仅一个武装小队,完全没有招架能力!

        梁逸真的没办法去拯救所有病人,也无法凭一人之力去抵抗成千上万的大虫子,他只能自私地冲向停靠在草坪的直升机,徐哲受了很重的伤,必须回去照顾,这个理由至少能让他心里好过一些。

        “梁长官,梁长官……”

        关谷重光与3个士兵,带着一群病人等候在直升机旁,一边用枪击杀靠近的虫子,一边冲梁逸招手。

        整个医院就只有这么一架直升飞机,大家都知道虫子不会飞天,坐上直升飞机就能离开这个地狱!

        大家都想活,于是往草坪上聚拢的人就越来越多,虫子也跟着从四面八方涌入草坪!

        梁逸争分夺秒,穿过人群爬上驾驶座,对关谷重光说道:“飞机上空间有限,我只给你1分钟的时间把人筛选出来,快!”

        “孩子孩子,快!先把孩子送进去!”

        “军官先生,救救我的孩子,她才3岁……”

        “带我一个吧,我不想死在这里,你只要能把我带出去,我给你100万美币!”

        “孩子,只要孩子,你一个大人的位置能塞两个孩子了,先生,麻烦你有点素质!”

        “我可是东桑的杰出企业家!你知道我的公司养活了多少人么?凭什么就不能有我的一席之地?”

        “你tm的,再不下来老子突突了你!”

        “队长,快点!那些虫子冲过来了!”

        “还有没有孩子?还有没有孩子没上来的?”

        “我……我的孩子才刚刚满月,我……我不想失去她……”

        “嘤嘤嘤……(婴儿的哭声)”

        “那夫人你就带着孩子跟他们挤一挤,快上去吧!”

        “谢谢你军官先生,谢谢你……”

        “再塞一个吧?塞一个吧!”

        “塞不下了,全部后退,飞机要起飞了!”

        “爬升!”

        “该死的!别让它们靠近飞机了!”

        ……

        军人的责任,母爱的伟大,孩子的天真,财阀的自私……人间冷暖,形形色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