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五章 虫灾(六)

第三百八十五章 虫灾(六)

        “白鸥”小岛位于南海中间地带,总面积约为12万平米,海口朝南,背面是岛礁和悬崖,修得有一座豪华的迎宾码头,可供小型游轮停泊。

        东桑是个多岛屿的国家,许多开发商都会从政府的手中购买小岛用以商业;齐英社作为北城最大的黑社会,挑选的岛屿自然是最好的,岛上有淡水和完整的生态系统,再加上这座岛的用途是建设豪华赌场,不论是旅游,度假,补给,避风,各种设施都几乎达到了完美。

        凌晨1:31分,海潮起落,海风呼啸,直升飞机驶入“白鸥”小岛上空。海岸边拉起了一道通明的施工线,清一色的机械设备以码头为中心往两边延伸,修建起一道类似于堤坝的防御措施。

        “没想到才仅仅半个月就达到了这种进度。”梁逸瞧着岛边矗立的30m高的“人造堤坝”,心中甚是欣慰,民族自救,应当如此!

        “这些人难道要把小岛封闭起来吗?”宋音音趴在窗口上,赞叹底下的鬼斧神工:“不过,东桑的工业还真的很发达啊。”

        梁逸说道:“画地为牢,修建高墙,是最简单的防御设施,并没有什么可以值得感叹的。”

        虫子能钻地,也可以潜水,但就目前来看,虫子还没有上天的本事,修建高墙可以完美抵挡虫子的几面进攻。

        10分钟后,直升飞机在定位系统的引导下安全停靠在小岛的垂直机场。

        机场上还停着十几架民用直升飞机,机身上的喷绘不是“齐英社”就是“江户家”。

        “小艺,下飞机了。”

        梁逸试着将蜷缩在副座驾昏睡的冯小艺叫醒,她还是那样,睡觉的时候把腿并得跟老虎钳一样拢。这般可怜的女人,还能怎么去怪罪她呢?

        “梁先生,梁先生……”冯小艺像个孩子一样伸出双手索要怀抱。

        梁逸瞟了一眼后座红着眼眶的秋瑾,一抹愧疚浮上脸颊,他暗自轻叹,脱下自己的外套搭在冯小艺身上,抱起冯小艺轻轻地跳下了飞机。

        “嗨!彩花,你的腿好了呀?”

        彩花大步走向直升机,今天穿了一套迷彩军服,高高的马尾不落一缕青丝,宋音音瞧见了这个救命恩人,兴奋地上前打招呼。

        “一点小伤而已,我可是超级战士。”彩花叉着腰,突出的丰满比岛外的海潮还要汹涌。

        “你哥哥呢?”梁逸问道。

        “不知道,他嘱咐我来接你们,咦……这是谁啊?”彩花眼睛一亮,打量着梁逸怀中的冯小艺,稍加思索后,惊呼道:“哦!她就是你手机上的锁屏壁纸,冯小艺对么?!”

        梁逸点了点头,刚要说话,彩花又绕到秋瑾身旁,脸上笑嘻嘻,眼睛色眯眯:“她又是谁呢?眼睛都哭红了,好可怜的美人儿。”她说着,伸手毫不客气地在秋瑾脸蛋儿上掐了掐,“啧啧……果然嫩出水来了!”

        “你干嘛?!”秋瑾捂着脸蛋,下意识退后了几步,警惕地望着一脸坏笑的彩花。

        彩花耸了耸肩膀,轻叹道:“一看就是华夏女孩儿,碰一下就会缩起来的玉女,不过,”她的凤眼妖媚无间,“在某些情况下会完全蜕变成欲女,呵呵呵……”

        秋瑾厌恶道:“呸!原来你是个同性恋!”

        彩花叉腰仰天大笑:“哈哈哈……华夏的女人果然有意思了!”

        “梁先生,你和她是朋友么?真恶心……”秋瑾躲在梁逸身后说。

        几个女人就是一台戏,这么唱下去起码要到天亮去。

        梁逸轻叹着,对彩花道:“彩花小姐,这几位对我而言都是很重要的人,现在把她托付给你们了。”

        彩花坏坏地搡了一下梁逸,“梁长官果然不愧是夜族后裔,一箭四雕!”

        梁逸没心思开玩笑,直接问道:“你哥哥在哪儿?抽不开身还是没在小岛上?机场有江户家和齐英社的直升飞机,江户真一亲自造访了么?”

        彩花微微摇头:“你说的这些我都不知道,还有谁是江户真一?哥哥也没和我提起过,他只跟我说,如果你到了小岛后就来接待并安置你们,该来找你的时候他自然会来的。”

        白鸥小岛的工程巨大,建设起来本身就要耗费很多人力物力,再加上野原一夫和江户真一是真正的本地“自救人士”,他们之间该有秘密,梁逸作为一个旁观者也没有资格去多问。

        “好,如果你见到你哥哥了,就叫他尽快过来找我,”他又将怀中沉睡的冯小艺递给小艾,嘱咐道:“小艺麻烦你们照顾了,我现在要抓紧时间回去。”

        宋音音担忧道:“梁长官你干嘛不去把徐长官接过来呢?反正……反正这又不是我们的国家,他们自己都不引起重视,还要我们去操心……”

        “还有一些人要除,还有一些账要算。”

        梁子再次爬上直升机,尖峰时刻,争分夺秒。

        彩花还没来得及和梁逸叙旧,自然舍不得梁逸离去,她跑至机门前紧张地望着梁逸,“喂,你别急着走啊……要不我派几个忍者给你?”

        梁逸道:“不要。”

        “那……我跟你一起去怎么样?”彩花问得一点儿也没有底气。

        梁逸关上机门,“我走了。”

        彩花咬了咬唇,“那你也要多联系,如果遇到困难了就打我电话!……”

        梁逸比了个“ok”的手势,螺旋桨高速旋转产生的飓风,吹得飞机外5个女人的头发翩翩起舞。

        “梁长官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宋音音大声叮嘱道。

        “梁先生……”秋瑾泪光闪闪,依依不舍地望向梁逸。

        “梁先生你注意安全,叫徐哲也休息安全。”小艾还是那副僵硬的姿态,但很明显她的心里已经多有了一个人。

        唯独冯小艺还在昏睡,一句离别的祝福也没能送上。

        “又不是生离死别,何必这么煽情?”梁逸无奈地笑了笑,冲众人挥手告别,开着直升飞机再次返回格雅酒店。

        ……

        在没有女乘客的情况下,梁逸不自觉地就把油门给踩到了底,凌晨2:21分,直升飞机划过喧闹的城市。

        和谐宁静的黑夜已经被外星族人的到来彻底打破,东桑的下水道太繁华了,在不知不觉中就成了虫子的战壕,四通八达,全面扩散。

        惨叫声,呼救声,喇叭声,咆哮声,各种刺耳的声音融合成一柄利刃,剖开地狱的大门,迎接虫族恶魔的吞噬!

        凌晨2:41分,梁逸驾驶直升飞机回到格雅酒店,可当他来到9-1徐哲的套房时却发现门没关,天生的警惕让他拔出了枪,缓缓推开大门——

        徐哲光着膀子,满身是血地坐在沙发上,一边喝酒一边吸烟,拿烟的手微微颤抖,饮酒的口鲜血直流!

        梁逸沉下脸色,什么声音也没出,开始对卫生间和卧室进行检查。

        “你来晚了,他们刚走。”徐哲每吐出一口血痰都会喝下一杯白酒。

        梁逸沉声问:“会不会死?”

        徐哲举起手机,龇牙咧嘴地来了个自拍:“牙龈出血而已,没什么大碍……如果把我这幅模样拍下来,然后再发给小艾的话,不知道她愿不愿意跟我上床——”

        “噗!”

        “咔嚓!”

        快门按下的同时,一口鲜血从徐哲的嘴里喷了出来!他苦涩地丢掉手机,无力地摊在沙发上,苦笑道:“看来这次我得躺上几天了……”

        梁逸赶紧上前扶起徐哲,喂下几颗血色药丸,掌间蓄起一道内力,从背部缓缓渡入徐哲体内,以气疗养受伤的内脏!

        “强心剂打过了没有?”

        “打过了。”

        “绿丸吃了没有?”

        “tm吃了3颗。”

        “那你还喝酒抽烟?!”

        “因为这最有用,呵呵……”

        梁逸牙齿咬得“邦邦”作响,声音反而非常平静:“谁干的?”

        徐哲呵呵一笑:“你猜?”

        梁逸从牙缝中挤出3个字:“亚美人?”

        即使虚弱也无法掩盖徐哲脸上的惊讶:“你怎么知道的?”

        “如果你败给了夜族人,他们不会让你活,如果你赢了夜族人,这地上就应该有他们的尸体,你房间中被人翻找过,他们肯定是在寻找一些东西,我都分析对了?”

        梁逸气沉丹田,收回内力,燃烧怒火,一柄流光剑刃自袖口缓缓滑出,狠劲中带着坚定:“这笔账会在黎明之前算清。”

        经过内力治疗,徐哲脸上的红润有了渐渐回暖,他偷摸着点燃一只香烟,笑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让你猜?”

        梁逸斜视徐哲:“你忌惮他们?”

        徐着摆了摆手:“你打伤了他们就是与亚美的守夜者结仇,你杀了他们就是与整个守夜组织结仇……你放心,真正的原液我藏得好好的,他们带走的不过洁厕剂罢了,哈哈哈……咳,咳咳……”他又咳出两口鲜血。

        “我不会让他们死,但我会让他们后悔一辈子。”

        梁逸提剑走出门外,管它东桑破碎或沦陷,欺我手足这笔账,必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