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九章 枪杆子里出政权

第三百六十九章 枪杆子里出政权

        凌晨12:27分,梁逸和徐哲回到格雅酒店,野原一夫则带着美纱回了清水会。

        “叮咚,叮咚,叮咚……”12点过后,冯小艺的“信息轰炸”就没有停止过。梁逸只是掏出手机看看,一概没有回复。

        “你怎么不理人家啊?”徐哲在一旁问道。

        梁逸抱着手机,考虑了很久才回了冯小艺一句:“我今天可能要天亮才能回来,你先睡觉。”

        徐哲提示道:“你好歹也给人家发个(抱抱)(晚安)之类的表情包嘛,这样聊天太生硬了。”

        “你倒是提醒了我。”梁逸补上两张可爱的表情包,算作对自己晚归的补偿。

        冯小艺甩过来一张”晚安“的表情包也没有再多发消息。

        “怎么?今晚上还有其它的行动么?”徐哲问道。

        梁逸道:“一些私人问题。”

        徐哲挑眉道:“去找秋瑾小姐对不对?”

        梁逸没有说话,全当做是默认了。

        徐哲轻叹:“你也真是麻烦,见个面都要偷偷摸摸,找机会和她们坦白了吧,我觉得凭你的魅力,一箭双雕完全没问题,到时候左拥右抱,夜夜笙歌,那不好吗?”

        梁逸微微摇头,“你把这些事情想得太简单了……”他又想起了什么,提醒徐哲道:“对了,等下我会把一些消息通过联信发给你,你记得接收一下。”

        梁逸办事肯定有他的分寸,徐哲也没有多问,只做了个“ok”的手势。

        “还有,秋瑾她们住在哪个房间?”

        “9-8。”

        “好。”

        ……

        “哒哒哒!”

        梁逸敲响了9-8的门。过了一会儿,门被人打开,小艾穿着一套卡通睡衣出现在门后,仔细一瞧,那睡衣不就秋瑾的么?

        “你找谁?”

        还能找谁?

        梁逸笑道:“我找秋瑾,请问她睡了吗?”

        小艾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她自己睡在独立一间卧室。”

        “呃……能方便让我进去敲一敲卧室的门吗?”梁逸迟疑着问。

        小艾直接拒绝道:“不能的。”

        “那你可不可以帮我去转告她一声,就说——”

        “不能的。江小姐说了,只要是关于你的事情她都不想听。”

        小艾拒绝得面无表情。

        “唉……”

        “啪!”

        大门被无情地,重重地关上。

        梁逸又试着用联信给秋瑾发消息,但消息转了好久,最后跳出一个红色感叹号,“对不起,对方已经开启朋友验证……”

        梁逸的心里头一次有了失恋的感觉,他靠在走廊一连吸了几根烟,最后心里一狠,从走廊的窗户上翻了出去,利用夜战状态开始爬墙,今晚无论如何都要见到秋瑾,哪怕是翻窗户也要进去!

        9-8套房刚好就在角落,梁逸比户型攀爬,很快就来到了一间卧室的窗台上,卧室里亮着灯光,很符合秋瑾夜猫子的个性。

        梁逸利用比例撑起身体,眼睛刚好与窗台水平,偷偷摸摸地往卧室里打量——

        天气炎热,秋瑾穿得非常清爽,一条白色背心与粉红色热裤,胡乱扎着马尾,坐在电脑桌前,拖着脑袋望着屏幕发呆。

        “哒哒哒。”梁逸在窗户上轻敲了3下,保持一个完美的微笑,准备迎接见面。

        秋瑾回眸一瞥,相思人打断相思梦,一丝惊喜在她美丽的眼眸中转瞬即逝,她起身走到窗户边,紧张又冷漠地望着梁逸:“你这是在干嘛?”

        梁逸笑道:“要不让我进去说话?虽然我胆子大,但要是手一滑的话,很可能会被摔死的。”

        “你不是号称长生不死的吸血鬼么?谁会怕你死?”秋瑾没有打开窗户梁,但也没有离开窗边。

        “那你忍心看着我吊在这里?”梁逸想装可怜,但他的气质和性格完全不像个可怜人。

        秋瑾轻哼道:“这是你自找的,怪得了谁?”

        梁逸无奈道:“快把窗户打开让我进去吧,外面风好大,我的手心已经出汗了,力气也快要用尽,你看你看……手已经开始往下滑了!”

        梁逸慢慢松开自己的手,准备玩一波心跳,秀一波操作,来彻底揪住这个佯装无情的女人的心。

        秋瑾已有些紧张,但矜持的内心还是有些犹豫,她趴在窗户上,试着警告道:“我如果放你进来,你不准对我乱来,我们就当是普通朋友那样交谈,行不行?”

        女人不知,男人都已经爬上窗户,当然是偷情来了,还做普通朋友?

        梁逸把手微微一松,装作手滑了的模样,直接从窗台掉了下去,实则匍匐在墙壁上等待破窗而入的机会!

        秋瑾吓得目瞪口呆,赶紧打开窗户,开嗓子冲下面喊:“梁——”

        “嗖!”

        梁逸的身体像个弹簧,直接窜进了窗户,顺势搂过秋瑾的细腰,来了个双人华尔兹,转圈,转圈圈,转圈圈圈,最后转到了床上,他上,她下。

        秋瑾有些懵,睁大眼睛盯着身上的男人,等她反应过来要叫喊的时候,两片柔唇已经堵住了她的嘴巴!

        “唔唔……你放开我!”

        “不要叫!再叫的话,我的子弹可要上膛了!”

        枪杆子里出政权!

        梁逸用枪抵住秋瑾的最后防线,一脸腹黑的瞪着身下的小猫咪,赤裸裸的威胁!

        “不要……”秋瑾面若红霞,双眸秋水,楚楚可怜地哀求着梁逸。

        “真的不要?”梁逸眯了眯眼睛。

        “真的不要……”秋瑾娇羞地偏过头去。

        “那就给我老实点,你要相信,我的枪可比你的声音要快,懂了吗?”梁逸放下狠话。

        秋瑾微微点头,只用鼻息轻“嗯”了一声。

        “说话!问你懂了没,你不说话就是不懂,不懂的话就要——”

        “我懂了!我又不是聋子!”秋瑾咬牙瞪着梁逸,干脆直接摊了牌:“那你想干嘛,大坏蛋!”

        梁逸翻身睡在一旁,笑望着天花板,缓缓道:“失去一个人的滋味儿并不好受,我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就在思考这个问题,很久很久才得出结论,”他扭头看向秋瑾,真挚告白:“我还是不能和你相忘于江湖,我要把你留在身边,这样才会不留遗憾。”

        秋瑾背过身去,虽然心里很高兴听到这番话,但她还是倔强地轻哼了一声:“拜托,你有没有搞错,我又不你买的东西,你想要我就跟你了?我才不会跟好闺蜜抢男人,那都是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狗血剧情。”

        梁逸笑问:“那……那些狗血电视剧里的结局是怎么样的?到底哪个女人最后得到了男人?”

        秋瑾说道:“那得看剧本上谁是女主角了,如果闺蜜是女主角,那男人就是闺蜜的,很可惜……大部分闺蜜都是女配角,都是悲剧人物,就像我一样。”

        梁逸道:“电视剧其实也有双女主的。”

        秋瑾道:“可我从来就没见过那部电视剧里,男主会把两个女人都娶回家的,这是绝对不可能的,违背伦理和婚姻法……不,这种电视剧连审核都过不了!”

        梁逸凑近秋瑾的耳旁,轻声道:“可这里不是电视剧而是现实世界,在古代三妻四妾也很平常……”

        秋瑾长“哦”了一声,恍然大悟,转身怒瞧着梁逸:“你……你想脚踏两条船?!”

        梁逸傲然:“事实上我的脚下已经不止两条船了,这脚下的船多了,再大的浪打过来都翻不了……”

        “渣男!不折不扣的渣男,我真是把你看走眼了!你走开,滚下我的床——”

        “别动!再动?”梁逸轻声呵斥,枪杆子再次上膛!

        “你……”秋瑾咬着嘴唇,只能默默忍受这种威胁与屈辱,“就算你制服了我,那你有办法制服小艺么?她从小到大就很倔强,绝对不会答应你这种条件的。”

        梁逸搂紧了秋瑾的腰,车已经开到了家门口,暧昧地威胁着:“她那里我自有办法解决,最重要的是你这里答不答应?嗯?答不答应?”

        秋瑾有气无力地用胳膊肘反顶着梁逸,抱怨道:“都已经这样了,答不答应又有什么区别了?”

        梁逸轻咬着秋瑾的耳朵,轻声酥麻道:“我要亲口听你说出‘答应’两个字。”

        “你不要这样,我不是那样的女人……”

        “那就变成那样的女人。”

        “会被我爸妈打断腿的!”

        “我见他们就不会被打断腿了。”

        “我一定要见他们!”秋瑾翻过身来,郑重地望着梁逸:“你说过,就算不把我带去华夏,也要把我爸妈从华夏带出来,你可千万不要说话不算数!”

        梁逸挤出一个微笑:“那答不答应?”

        秋瑾一拳砸在梁逸的胸口,没好气道:“服了你了,我答应你就是了!”她平直躺好,摆出一个“大”字形,闭上眼睛催促道:“来吧!”

        梁逸挑眉:“来什么?”

        秋瑾眼皮微微跳动:“来那个啊,你爬窗户都要来找我,不就是为了那个那个么?”

        “今晚我好像不是来那个那个的。”

        梁逸翻身下床,走到窗户边,默默地点燃了一只香烟。

        秋瑾睁开眼睛看向梁逸,目光中充满了失落,问道:“那你是来干嘛的?”

        梁逸说道:“谈一些很重要的事情。”

        秋瑾不信:“重要的事情你不应该找那些什么黑社会老大啊,忍者啊,警察啊之类谈么?”

        梁逸摇了摇头:“因为这件事情关系到你和冯小艺的生死,所以我必须亲自来找你谈。”

        他转身望向窗外凌晨1点钟的东桑,好像是,死寂的黑夜酝酿阴谋,俏丽的容颜暗藏杀机。

        他丢掉烟头,关上窗户。

        “高空丢烟头,真没素质。”

        “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接下来的事,你竖起耳朵听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