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八章 可怜之人不一定有可恨之处

第三百六十八章 可怜之人不一定有可恨之处

        3分钟后,梁逸毫发无损地跳上钢架走廊,20几具虫尸相继浮出水面。

        “梁老大,这小子好像翻白眼了……”徐哲在走廊上招呼道。

        梁逸赶紧取出口袋里配备的小瓶子,倒出一颗血色药丸捏成粉末,利用少年鼻息吸入肺中。他扒开少年胸前仅有的衣衫,下一秒的景象惊呆了众人——

        苹果虽然不大,但上面的葡萄却已经很成熟了。

        “我去,她竟然是个姑娘!”徐哲瞪直了眼睛,野原一夫却拉着他背过身去,催促梁逸道:“赶紧救人。”

        梁逸也管不了那么多,摁住“少年”的胸口就开始做心脏复苏与人工呼吸。

        血色药丸在一定情况下能起到“回光返照”的作用,再加上梁逸的及时救治,少年猛然大吸一口气,接着便开始猛烈地咳水!

        “噗噗噗……”肺部的积水被呛出,胸口也渐渐恢复了跌宕。梁逸又取出一颗红色药丸送入少年口中,并试着拍打“少年”的脸颊,呼唤道:“小子,快醒醒?……”

        “少年”浑身打哆嗦,嘴里念叨着:“好冷,好冷……”

        梁逸赶紧脱掉“少年”的湿衣服,把自己的外套披了上去,野原一夫和徐哲也纷纷脱下外套替“少年”加温。

        “她要是早点说自己是个姑娘,我肯定不会丢下她不管的。”徐哲又找来先前“少年”脱掉的旧棉袄,轻轻替她裹了上去。

        梁逸把少女递给野原一夫,笑问道:“要不,再给你找个妹妹?”

        野原一夫却没有拒绝,欣然接过少女,淡然道:“她已经证明了自己的能力和勇气,她是个幸运的孩子。”

        徐哲递给梁逸一支香烟,问道:“你在下面    发现了什么?”

        梁逸点燃香烟深吸一口,缓缓说道:“这下面被虫子凿了个洞,具体通往哪里我也不清楚,还是打电话给小野队长,加派人手查一查。”

        徐哲疑惑道:“wto生物公司的实验基地在南边,却在北郊河道口发现了虫卵和尸体,然后这边西郊也发现了虫子的足迹……这天南地北的,感觉到处都有虫子,怎么解释?”

        野原一夫道:“东桑的下水道系统四通八达,跨区域发现虫子的足迹也并不奇怪。”

        “我们在这里猜测也无济于事,具体还得等警方搜查才能知晓答案,”梁逸瞥了一眼腕表,pm23:11分,夜已经深了,他招呼着:“走吧,按原路返回。”

        三个男人一起走向分流管道。

        有了三件外套与一件大棉袄的加持,勇敢的少女很快便停止了颤抖,蓄水池洗去了她脸上的污垢,一张白皙的脸蛋显露出来,虽然是不健康的白;她如果能吃饱饭,长得胖一点,那肯定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她额头上已经渗出丝丝汗水,双脚不自觉地往外踢,嘴里念叨:“救命,救命……”

        “野原老哥,你是不是吃她豆腐了?弄得人家喊救命!”徐哲偏头用监视的目光看向野原一夫。

        野原一夫紧张地望着怀中的少女,目光中有一丝温柔:“是她自己喊的,也许是做了噩梦……小时候彩花也经常这么做噩梦,不好照顾的。”

        徐哲笑道:“看不出你这么严肃的人还是个妹控。”

        野原一夫倒也不否认:“有妹妹的这种感觉还是不错的,特别是她们撒娇要零花钱的时候,呵呵,虽然很让人头疼……”他又变得有些惆怅:“随着彩花年纪增长,她已经从听话的小天使变成了调皮的小恶魔,说不定以后还要变成别人的妻子,唉……”

        “嘶!”

        少女突然深吸一口气,猛然睁开眼,看着这个熟悉的世界,几张熟悉的脸庞,支吾着:“我……我没死?”

        徐哲用食指在少女额头轻轻地戳了戳:“疼不疼呢?”

        少女摇头道:“一点也不疼。”

        “这样啊?”徐哲加大力度,在少女脑门上弹了弹:“现在呢——”

        “哎哟!好疼!”少女浑身一哆嗦,疼,那就不是梦了?疼着疼着就笑了,笑着笑着就哭了:“我还活着,我没死,我没死……呜呜呜……”

        劫后余生,放声大哭。

        大概10分钟后,她才仰起头,看的却是走在最前面的梁逸,带着哭腔试问道:“那……那你们答应带我混黑社会了?”

        梁逸伸出大拇指,指了指背后的野原一夫,说道:“事实上,他才是真正的黑社会老大,你不妨问问他的意见?”

        少女看了一眼野原一夫,又赶紧低下头,嘟囔道:“难怪动不动就挖人眼睛,原来你才是黑社会老大……”

        野原一夫好笑道:“你为什么要加入黑社会?难道做一个遵纪守法的良好市民不行吗?”

        少女低声道:“我没机会了……”

        野原一夫低头问道:“你有案底?你杀过人?”

        “没有没有,我没有杀过人,他应该没死吧……”少女咬着嘴唇,最后那个“吧”字,已经暴露了她犯罪的过往。

        “嘿,你说巧不巧,我们好像是警察喂。”徐哲拿出自己的警.徽,在少女面前晃了晃。

        少女大声惊呼:“警察!你们竟然是警察……你们……你们,我没杀人,我没杀人!”她开始拼命地挣扎起来。

        野原一夫抱紧怀怀中的少女,以非常温柔的语气说:“你放心,我们不是来抓你的。”

        温柔似清风,安抚了少女的焦躁和不安,她眼巴巴地望着徐哲和梁逸:“你们真的不是来抓我的?”

        徐哲笑道:“我们是来拯救世界的。”

        少女低头庆幸。

        “你叫什么名字?”野原一夫轻声问道。

        少女随口道:“我叫木村一郎。”

        野原一夫故作疑惑:“这好像是个男孩子的名字。”

        “我本来就是个……男孩儿。”少女撒谎没了底气。

        梁逸笑道:“我们都知道你是女孩儿。”

        徐哲搭腔道:“因为你没有小鸡.鸡……不过没关系,你还在发育,说不定它还会长出来。”

        “啊?”少女这才意思到自己身上覆盖的衣服,一抹腮红爬上脸颊,咬唇娇羞:“好过分……”

        “所以说你叫什么名字?真正的名字。”野原一夫问道。

        少女也没什么好隐瞒,轻轻吐出四个字:“木村美纱。”

        徐哲竖起大拇指,称赞道:“这名字还不错嘛。”

        美纱脸红道:“是我母亲给我取的。”

        “你既没有传染病又有手有脚,为什么要这个地方谋生呢?难道就是因为你杀了人?”梁逸出声问道。

        “我没有杀人!”美纱郑重强调道:“是他先伤害我的,我才失手……失手伤害了他!”

        梁逸,徐哲,野原一夫都没有再说话,静静地等待美纱把故事讲完。

        美纱整理好心情才缓缓讲述道:“我父母在我12岁那年就出车祸死了,后来我寄居在了叔父家里,随着我年龄越来越大,叔父对我的行为越来越古怪,直到我15岁生日的那一天,他借口为我过生日,想把我灌醉然后欺负我,当时我还很清晰,就跟他起了争执……在反抗之中我用钢叉刺进了他的眼睛,他疼得在床上尖叫,但我绝对保证他没死,一只眼睛也应该不会致死……然后我就跑出了家门,可我也害怕失手杀了他,那样警察会来把我抓走的,所以我就躲在了这里,再也没有出去过,直到快被饿死才遇到了你们……”

        可怜之人并不一定会有可恨之处,她什么也没做错,又凭什么要饱受痛苦?

        “你今年几岁了?”野原一夫问道。

        美纱说道:“还有一个月就16岁了。”

        “先前有读书吗?”野原一夫又问。

        美纱说道:“国中三年级,但跑出来后就没进过学校了。”

        “好。”

        一个“好”字,足以改变她一生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