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六章 狂妄即是威慑

第三百三十六章 狂妄即是威慑

        pm20:19分,一行人抵达北道口。

        北道口背临海湾,相对于高楼大厦的市中心,这里的建筑普遍都不高,是东桑最大的轻工业园区,东桑北城的污水处理区域。

        野原一夫在繁华的步行街把车停下,遵循承诺请梁逸和徐哲吃饭。

        步行街古朴又繁华,吃喝玩乐应有尽有,来往的大多数都是“烧燃青春”的年轻人。

        梁逸一行三人中,年龄最小的应该是徐哲,但如果用四舍五入来计算,徐哲的年龄也将近有100岁。人的年龄越大,阅历就会自然增加,那种岁月沉淀的智慧与气质是年轻人怎么都装不出来的。

        3个生得高大俊朗的成熟老男人,走在步行街中是赚足了回头率,一些年轻小姑娘还主动上前索要联信。

        “对不起,我已经有女朋友了。”徐哲破天荒地拒绝了女孩子的搭讪,态度和语气都很坚决。

        梁逸面对索要联信的女孩子,微笑摇了摇头,他温文尔雅的态度,女孩子也不会觉得很尴尬。

        野原一夫的气质要孤僻冷峻一些,找他索要联信的女人多数是上了年纪的,也许他天生就有吸引富婆的魅力。

        “你不是提倡双修么?怎么不同意女性的搭讪?”梁逸斜眼望着野原一夫,笑问道。

        野原一夫微微摇头:“那是很多年前的我了,我现在的修行是禁欲,所以不会碰女人的。”

        梁逸拍了拍徐哲的肩膀,说道:“瞧瞧,你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别人要比你厉害的原因了吧?学会禁欲,学会忍耐。”

        徐哲摆了摆手道:“打住,打住,你们休想劝我做和尚,我徐某人不吃你们这一套。”

        “我们去吃拉面如何?”

        “可以,顺便打听打听消息。”

        ……

        三人随便找了家拉面馆,各自叫了一碗口味不同的拉面。

        现在已经快8点半了,吃晚餐有些晚,吃夜宵又太早,这个点儿拉面馆几乎没什么生意。

        梁逸专门挑了一张摆在门店外的、相对较偏僻的桌子,外面的空气清新,说话也不容易被旁桌听见。

        “让三位久等了,这是你们的拉面喔。”

        一个长相甜美、大概20岁出头的女服务员端着托盘慢步走来。托盘里有3大碗拉面,重量肯定不轻,女服务员身材娇小,细胳膊细腿不敢走快。

        “我说,你们东桑的服务员是不是都是漂亮的小姐姐?”徐哲站起身,很有绅士风度地夺过女服务员手中的托盘。

        “先生您不用这样的……啊,真是麻烦先生了。”女服务员弯腰行礼,笑得很甜很甜。

        东桑的服务员可以不是漂亮的,但一定是很有礼貌的。

        徐哲笑道:“你要感谢我的话就快点把碗搬下去。”

        “噢!不好意思!”女服务员赶紧把三碗拉面搁上桌:“这是鲜虾拉面,这时鱼丸拉面,这是‘海霸王’拉面。三位先生区分一下喔。”

        “哇塞塞,这就是‘海霸王’啊?果然面如其名!”徐哲瞧着眼前配料堆成了一座小山的拉面碗,忍不住竖起大拇指称赞。

        “嗯呢,这家拉面馆从我爷爷那一辈就开始在开了,到现在已经快40年了,拉面都是专业师傅手拉的,配料也很是最新鲜的,先生如果经常来我们店的话,还可以享受折扣优惠哟……”女服务员面含微笑,口齿伶俐,有她这样的服务员,店里不愁没有好生意。

        “那么就不打扰你们用餐啦,请三位慢用。”女服务员说完就要走,徐哲突然叫住她:“桥袋麻袋,桥袋麻袋……”

        “先生有什么事吗?”女服务员问道。

        徐哲很有礼貌地先问道:“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女服务员下意识撩了撩自己的头发,回答道:“我叫乔本冬香。”

        “哦……原来是乔本小姐,幸会幸会,在下梅川内酷,”徐哲自我介绍着,又问道:“不知道你忙不忙呢,如果不忙的话,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乔本冬香回头瞧了一眼门店和偶尔一两桌的客人,点了点头道:“嗯呢,这个时间段不是很忙,梅川先生有什么事情就问吧?”

        徐哲也不再卖关子,直接问道:“北道近段时间有发生过什么失踪案件么?而且是那种密集的,连贯性的失踪案。”

        乔本冬香摇了摇头:“没听说过有这种事,而且如果有人失踪的话,应该会有新闻的啊。”

        徐哲又问道:“北道的流浪汉是不是很多呢?”

        乔本冬香想了想,说道:“那是在西郊才有吧,西郊很多废弃的厂房,无家可归的人都在那里生活,”她又压低了声音说:“我听人家说,那里很混乱的,北道口的警察都管不了,还有人在哪里干非法的勾当……”

        徐哲又问:“西郊那个地方是不是有很多下水道?”

        乔本冬香点了点头:“是呢,我们这个地方下水道很发达的,毕竟有个污水处理厂嘛,而且西郊原本是工业基地,很多工业废水都要从那里排出的。”

        梁逸,徐哲,野原一夫相互确认了眼神,心里大概已经有了行动目标。

        “呃……三位先生,你们的面好像都还没吃,如果泡久了劲道会流失的……”乔本冬香指着三人碗里一口都没动的拉面提醒道。

        “谢谢乔本小姐的配合,我这边呢也没有什么奖励,就拿最俗套的东西给你吧。”徐哲从兜儿里掏出一张绿色大钞递给乔本冬香。

        乔本冬香急忙摆手拒绝:“不用了不用了,先生请你把钱收回去,这些问题随便是个本地人都能回答上来的。”

        “哎呀,别客气别客气,就当是小费嘛!”徐哲把钞票硬塞进乔本东香手里。

        乔本冬香为难道:“哎哟,先生你真的太客气了,就算是小费也不用给这么多啊……”

        “才100块钱怎么就多了呢,拿着吧,别再说了。”徐哲坐回位置上,不再理会乔本冬香的推辞。

        “那就真的太谢谢梅川先生的慷慨了!”

        乔本冬香红着脸对梁逸、徐哲、野原一夫各鞠了一躬,然后紧张地问向徐哲:“梅……梅川先生,能……能冒昧的要您一个电话吗?”

        徐哲眼睛笑成了弯弯的月牙儿,他撩了撩额前的短发,从怀中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乔本冬香:“如果有空的话,可以来听我的讲座。”

        徐哲和梁逸当大学老师的时候,每个人都印了一盒名片。

        梅川内酷,公共安全研究骨干,东桑大学特邀教授,牛逼puls!

        “哇……没想到你还是东桑大学的教授啊,斯库伊~”乔本冬香捏着名片,一双大眼睛里全都是崇拜。

        徐哲大“呼”了一口拉面,笑道:“乔本小姐这个年纪应该也在读大学吧?”

        乔本冬香“嗯嗯”了两声,说道:“我今年大学三年级了,但不是在东桑大学啦……当初分数线不过关呢,只能退而求其次,现在就读于西京大学。”

        久未吭声的野原一夫突然开口道:“西京大学和东桑大学都是一流学府,前者的理工专业甚至要比后者还要高,用‘退而求其次’这几个字就有些贬低母校了。”

        徐哲看向野原一夫:“你刚刚说‘母校’,难道你也读过书?”

        野原一夫皱眉道:“什么叫我也读过书?学习是每个人必备的修养,我在燕京大学有3个博士学位。”

        徐哲猛吸一口气:“嘶……你这学历搞得比我还多啊。”

        野原一夫轻哼道:“我和你不同,我这是真材实料。”

        “哇,看来我遇到了一群了不起的大神啊!”

        乔本冬香满脸都是兴奋,想找个桌位坐下来与几人长谈,可她的屁股还没挨着板凳门店里传来一个温柔的中年女人声:

        “冬香,你在外面干嘛呢,有客人要走了哟!”

        “来了来了!”

        冬香只好起了身来,对梁逸等人又行了个弯腰大礼,留下一句:“非常感谢几位先生的小费,你们请慢用,我去忙咯,有需要的话随时传唤哦。”

        说完便急匆匆地往门店里跑去,可不知她是太兴奋还是跑太快的原因,在进门时不小心撞到了出门的客人!

        “哎哟!”

        一个穿着白色背心、身材高大的男人被两个人左右抱着手臂架在门口,红通通的面颊上一脸横肉,显然是喝醉了酒,他拥有两条大花臂,这足以证明他的社会身份。

        “怎么走路的,没长眼睛么?”扶住背心男的一个小弟凶狠地训斥乔本冬香。

        乔本冬香赶紧低头道歉:“不好意思,是我太冒失了,对不起对不起……”

        不过一次小小的碰撞,对于常人而言,道个歉,赔个礼也就完事了,可偏偏那背心男喝了酒,平日里肯定也十分豪横,再见到这么个可爱又年轻的女服务员,不出意外地动了歪心思。

        背心男冲乔本冬香招了招手:“过来,过来让我看看,这家店里什么时候来了个这么漂亮的小姑娘了?”

        乔本冬香把头埋得更低的,重复那一句“对不起”,她想通过道歉将事情不了了之?

        越蛮横的人就越吃软不吃硬,特别是这些所谓的“社会人士”。

        “我大哥叫你过来你就过来,又不会欺负你!”一旁的小弟才是真的凶狠,像是能把人吃了!

        乔本冬香吓坏了,只能用眼神求助于角落里吃面的徐哲。

        遇到这种情况,英雄必须救美!

        徐哲放下手中的筷子,走过去把乔本冬香护在身后,直面背心男和两个小弟,先把道理讲一讲:

        “你一个大男人和人家小姑娘计较什么?况且人家已经道过歉了,你也别找麻烦了,ok?”

        “小子,你很狂啊!你知道我老大是谁么?”小弟狐假虎威。

        徐哲眼睛一亮:“哦?听你的口气,你们大哥还在北道口有一定的社会地位了?”

        小弟很高傲地介绍起身旁大哥的光辉事迹:“那是,你也不问问,整个北道口有谁不认识我大哥龟田大翔,就是警察也要给我们老大一个面子!”

        徐哲拉长一个“哦”字,掏了掏耳朵,从容道:“那这么说来,大家都是道上的朋友了?我是西郊一带的扛把子梅川内酷,人送外号混世魔王,那里的所有厂房都是我照的。”

        背心男一听到“西郊”,脸上的醉意像是清醒了几分,他严肃地问:“你说你在西郊名气很大,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

        梁逸试问道:“这么说来,你也在西郊混过?”

        背心男傲然道:“西郊3号厂里的老大就是我的好兄弟,你说我没在西郊混过?”

        “原来如此。”

        徐哲回头与梁逸和野原一夫交换了个眼神:“怎么说?”

        “是条鱼的话当然就不能放过了。”

        梁逸和野原一夫相继放下筷子,与徐哲一起各自掏出手枪和icpo的警.徽,指对着背心男:

        “恭喜你们被捕了,把手举起来,别耍花招。”

        “警……警察!”

        背心男大惊失色,一见自己被三把枪同时指着,脸上的醉意和那股豪横劲儿瞬间消失无踪,与小弟一起老老实实地举高双手,积极配合道:“别别别……警察先生,有什么事情好商量,我们不会跑的……”

        “你不是在北道口一带有社会地位么?什么社会地位?来,你现在跟我说说到底是啥地位?”

        徐哲用枪口在背心男眼前画圈,    背心男东躲西藏,额头上的汗水一颗一颗往下滴。

        “没有地位,那都是小弟们喝了酒吹的,我就是一个无业游民……警官,你们大人有大量就放过我吧?”

        “如果道歉有用的话,那这个社会还需要法律干嘛?给老子站好别动!”徐哲收起枪,开始对背心男和两个跟班从头到尾搜身。

        背心男赔笑着说:“警官你们放心,我们身上干净得很,除了喜欢喝酒之外,从来不碰那些违禁乱法的东西!”

        徐哲把三个人兜儿里的东西全都搜刮了一遍,两盒香烟,两只打火机,3个避.孕套,一只皮夹,一张足浴中心的vip卡,3把弹.簧.刀,以及一只没有标识的小药瓶。

        “这里头装的是什么?”徐哲晃了晃小瓶子。

        背心男如实回答:“是保.健药丸,争强持久力和战斗力的……我绝对没有骗人,不信的话警官先生可以亲自试一试。”

        “嗤!我用得着你这个?”

        徐哲又把烟盒、烟头,皮夹,避.孕套,包括打火机全都仔细检查了一遍,并没有发现违禁品的痕迹。

        “警官,我也没犯什么罪吧?不过是调戏了一下女服务员而已,况且还是她先撞的我,大不了我跟他道个歉咯?”背心男瞪向畏缩在一旁的乔本冬香,人亏理不亏,当然理直气壮了。

        冬香赶紧摆手道:“不用了不用了,是我先冲撞龟田先生的,应该我跟他道歉才对……”

        “这样么?”徐哲看向梁逸:“怎么说?”

        梁逸把枪收好,一把拽过背心男,硬生生把那背心拉成了“吊带”,往外拽:“拖出去打一顿,小鱼放跑,大鱼留着。”

        徐哲和野原一夫无条件动手,一人抓一只小鱼,拖到街上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啊!救命啊,警察.打人了,警察.打人了!打死人了……”背心男发出杀猪般的叫喊。

        整条步行街的人都被惨叫声吸引,围观群众纷纷拿起手机拍摄大人过程,并伴随着几句圣母评判:

        “就算是警察也不能无缘无故打人啊,这跟街头流氓有什么区别?”

        “难道犯人就没有人权的么?你们快住手吧!”

        “发到网上去,曝光他们!”

        ……

        “饶命啊,饶命啊,警官,我再也不敢了,你放过我们吧……”背心男终于扛不住重拳出击,抱着脑袋在地上哀声求饶。

        “差不多了,收手吧。”

        梁逸拖起地上的背心男就往停车场走去,徐哲和野原一夫放掉“小鱼”,快步跟上梁逸。

        不少群众还拿着手机跟在三人身后,一边拍摄一边配音:“现在的警察都这么无法无天了么?暴力执法还要强制扣留,简直就是——”

        “你拍你妈呢!”

        徐哲一巴掌拍飞那部手机,拔出手枪朝天“啪啪啪!”3声鸣枪示警,冲那些跟拍的群众呵道:“全部把手机放下,阻碍警察办公,轻则抓去坐牢,重则直接击毙!”

        狂妄即是威慑!

        围观群众全部放下手机,不敢再往前跟随!

        “别和他们计较了,威慑只对愚人有7秒钟的作用,等他们反应过来还是会拿手机上前跟拍。”

        梁逸先把背心男塞进轿车后座,自己坐在右侧,徐哲从左侧上车,野原一夫还是当司机。轿车加速驶出停车场。

        “安逸日子过多了,就装tmd圣母婊,还跟我讲人权!老子tm这一趟趟从鬼门关逛了又回是闹着玩儿的?”徐哲点燃一支香烟,大口吞吐着,发泄心里的气愤。

        野原一夫瞟了一眼后座昏迷的背心男,丢给梁逸一支香烟,问道:“你是不是下手太重,把他打死了?”

        梁逸点燃香烟,轻哼道:“我每一下都完美避开了他的要害,他只能感觉到疼,不会背气的,”说着,他用发烫的烟头狠狠地在背心男胳膊上搐了搐——

        “啊!”

        背心男一声尖叫,猛然睁开眼睛,精神百倍!

        梁逸冷笑道:“没有哪一条翻白肚皮的鱼会被渔夫重新丢进河里。”

        背心男被揍得鼻青脸肿,双手又别梁逸和徐哲扣住,只能龇牙咧嘴、挤眉弄眼,哀苦连天:“警官,你们要带我回警察局也认了,我求求你们别打我了……”

        “你放心,这不是回警察局的路。”梁逸抬手指了指公路上的指示牌——直行,5km,西郊。

        背心男惊讶道:“你们把我带到西郊去干嘛?我不去西郊!”

        徐哲冷声道:“你不是说西郊3号厂的老大是你的好兄弟么?麻烦你帮我们引荐引荐,我们找他有点事情。”

        背心男转惊为恐,赶紧解释道:“我那都是吹牛逼的,西郊的厂头我一个都不认识,我只是在哪里混过一段时间而已……”

        徐哲道:“他不认识你没关系,只要你认识他就可以了,待会儿到了那个什么西厂,东厂的,你把他指给我们看任务就算完成,你就可以回家找妈妈了,知道不?”

        “我妈早就死了,她就是死在西郊里的!住在那里的人不是违禁品贩子就是一些得了传染病的人,你们要是进去的话,他们会诱导你吸违禁品,还会趁你不注意给你打毒针,到时候你就会变成他们的同类!”

        背心男越说越激动,一边挣扎一边发狂大叫,手脚不能动就张嘴咬人:“放开我,我不去,我不去!我要告你们非法软禁我,我要请律师……”

        徐哲取出手枪,拉算上膛关保险,顶住背心男的脑袋!

        “md,你别得寸进尺!”

        背心男秒怂!

        “别……别开枪,警官别开枪,我虽然有案底,但也很久都没犯过事了,你们讲点道理行么?”

        背心男竟开始抽泣!

        徐哲一巴掌削在背心男的大光头上,怒斥道:“跟你这种人讲道理还有用么?老油条一只,你在西郊混的时候怎么没考虑这些安全隐患?你tm肯定卖过违禁品,枪毙你10次都不嫌多!”

        ……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