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章 生命不应该如此凋零

第三百六十章 生命不应该如此凋零

        “唔!好臭啊……”宋音音捂着鼻子,再也无法吞下任何一口美食。

        尸体焚烧,黑烟滚滚,臭气熏天!

        “这里刚好顺风,我们就不要在这里遭罪了。”

        梁逸刚要动身,徐哲和宋音音抢先一步跳下大石头,徐哲捂着嘴说道:“梁老大,这臭气简直就是生化武器啊,你反正不怕臭,就留下来收拾残局吧……我们先溜了!”说完,和宋音音一起往逆风方向狂奔而去。

        梁逸也怕臭,但是他能忍!他憋了一口气,快速把残羹冷饭收拾干净,跳下大石头往河岸边快步走去。

        ……

        除了早上就搬上岸的24具浮尸之外,下午又有两具浮尸从下水道里飘出,一共26具尸体被泼上汽油,集体焚毁。

        “噼里啪啦……”虫卵加热膨胀,一颗颗“爆浆”炸裂,本就令人作呕的气味再添恶臭!

        所有人都带着口罩站在公路上“隔岸观火”。

        pm17:21分,烈火焚烧逐渐停止。

        “呼……终于结束了。”徐哲摘下口罩,赶紧点一根香烟过过肺,压压惊。

        “那么……今天就太感谢梁长官你们了,”小野队长吁一口气,转身主动和梁逸、徐哲、宋音音相继握手,又不好意思地说:“因为案件还没有结束,所以我不能替几位长官请功,这……就是请你们吃饭我也没空啊,不过不过,等这一切案子结束后,我一定会想办法好好感谢诸位长官的!”

        结束?

        几时结束?

        梁逸微微摇头,说道:“我们焚烧的不过只是其中一部分,加入源头没找道,祸根没清除,还会有很多受害者被当成器皿。等一下我会把我总结的资料和要求通过联信下发给你,至于你们怎么执行,有没有权限执行,我都管不着,也不想管。”

        小野队长紧握住梁逸的手不肯放,感激道:“梁长官能无条件帮我们这么多,我们已经非常感谢了……尾田他们调查的死者身份也已经统计,我马上就能发给您。”

        梁逸笑了笑,说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做的这些是为了保护地球,呵呵……当然你以后可能就会信了,不过我也希望不会有以后。”

        小野队长笑道:“现在梁长官说什么我都信,要不是我身穿了这身皮,我还真就跟着你混了!”

        “好了,你我也别客套了,”

        梁逸瞥了一眼腕表,

        “现在已经5点半了,那我就等你把资料发过来,今晚再试着去调查一下失踪人口,这么大规模的失踪案件肯定有共同点,找到这个共同点就可以找到突破口,找到突破口就可以大概确认虫子繁衍的下水道区域,嗯……你要时刻保持手机畅通,等我把下水道的区域圈出来,再进行搜捕计划——绝对不能让虫子泄露到都市,一定要把它们扼杀在下水道,一颗虫卵也不留!”

        “明白!”

        “嗯,具体事宜联信上说,我得赶着回家了。”

        梁逸的手机从下午3点开始就一直响个不停,联信消息,视频通话,未接电话,全都来自于同一个人——江秋瑾。

        “梁先生,你在干嘛呀?你什么时候回来?”

        “梁先生你吃饭了没有?你怎么不回我消息啊。”

        “我是冯小艺,用的是秋瑾的联信给你发消息。”

        “快接电话!(生气)(生气)”

        “梁逸,要天黑了!(抓狂)”

        “嘤嘤嘤,人家想你了!(哭泣)”

        ……

        梁逸早就看到了这些信息,只是故意不回复罢了,利用秋瑾的联信和冯小艺暧昧,那秋瑾拿回手机后万一看到聊天记录又想着吃安眠药怎么办?

        “冯小艺你这个笨蛋,非要逼死你闺蜜才罢休么?”梁逸对着手机屏幕,责骂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

        “梁长官,要不我开警车送你们吧?你的轿车玻璃全都碎了,容易出安全事故的。”山本提议道。

        “不用了,我刚刚检查过,车还能开的,”梁逸婉拒着,又提醒道:“你们今晚要在这里守夜,必须留几辆警车在;退一万步讲,这些虫子的孵化速度很快,万一下水道口里飘出来的不是腐尸而是虫子,你们也要注意防范。”

        山本也不好强求,只能一起目送梁逸等人上车。

        “徐哲你开车,我把资料整理一下。”

        “ok。”

        “那么梁长官,徐长官,宋博士,你们开车慢点啊。”

        “好的,晚上你们也多注意。”

        ……

        徐哲驾驶奔驰,梁逸坐在副座,在小野和山本等人的目送下离开河口。

        梁逸在手机上建立了一个资料文档,用输入法敲敲打打:

        北郊虽然比较偏僻,但东桑是个发达国家,哪怕是小镇上的人口也非常密集;人越多,被伤害的几率就越大,疏散起来也非常麻烦,但反过来想,人多力量大,假设大家都重视这个问题,就算有虫子泄露也可以自我防卫——增强人民群众的危机意识和妨害意识重中之重。

        据目前所知,泄露在地面的虫子有两类:

        第一类为挖洞的“工兵”,从草丛发现的那具尸体可以看出,“工兵”同样拥有极强的攻击性,普通成年人也不是对手,危险不容小觑;可以往虫洞里放置机器人追踪“工兵”的足迹;

        第二类就是在信田大雄手中孵出的幼虫,目前只知道它存在极强的腐蚀性,不确定是否存在传染性,是否能无性繁殖,这些都是未知数,而且它体积小,搜寻面积非常广;

        “你可以这样跟他们说:幼虫的大脑还很单纯,对食物的摄入量很高,特别是含蛋白质丰富的东西,它既然钻进了树林里,可以通过‘诱导’的方式来引诱它出现,用蛋类,奶制品、豆制品等蛋白质含量高的东西充当诱饵。”

        宋音音在后座辅助梁逸整理资料,提供一些专业性的帮助。

        徐哲也开口提出自己的观点:“要我说,一片林子全特么给扫光,斩草就要除根,犹豫就会败北!宁可杀错,也不放过!”

        宋音音反驳道:“那么大一片树林,等你把它烧完了,虫子早就逃出去了,这些虫子可是很聪明的。”

        徐哲轻哼道:“那就把树林围起来烧。”

        宋音音白了徐哲一眼:“暴力分子。”

        徐哲不以为然,反之理所当然:“是咯,我们这些卖命的粗人就是比较暴力,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嘛。”

        “徐哲‘宁可杀错,也不放过’的观点可以作为最后的办法,加入虫子控制不住了,再大的‘圈’也要画出来。如同华南市的隔离圈一样,就算还有幸存者,也是一颗核弹直接引爆。”梁逸敲敲打打,把这最后的办法也写进了资料里。

        宋音音紧攥着拳头,深深地自责道:“想不到我们的研究会给华夏造成这么大的损失,我真是太蠢了,太蠢了!”

        梁逸轻声安慰道:“所谓,往事不计,后事不提。你如果真的心中有愧,那以后就跟我重返华夏,并肩作战,一起抗疫。”

        宋音音坚定道:“那是当然了,我就算死,也要死在华夏的土地上!”

        “哎对了,梁老大,话说回来,咱什么时候回华夏啊,我去年还承诺过要给西凉山的小朋友带奥特曼手办回去的……”徐哲问着,低声回忆道:“也不知道那群毛头小屁孩儿长高了没,去年我去看他们的时候,一个个连裤衩子都没穿呢。”

        梁逸摇头道:“这个我还真说不准,东桑的势态会发展到那一步我还无法确定。”

        徐哲又问:“东桑的麻烦解决以后,返回华夏的日子你又是怎么打算的?”

        梁逸想了想,说道:“我要亲自回亚美总部一趟,物色几个值得深交的朋友,把搜集到的资料交给他们,再根据局势拟定一个拯救的华夏的计划,然后带着我的精英小队重返华夏……嗯,不出意外大概就是这么个计划。”

        当然,还有苏菲的安全,阿娜斯塔等人的安全问题,但这些都是情感问题,得排在祖国复兴之后。

        并且,还要眼观今朝,东桑的局势已经被资本主义和默克伯爵玩儿成了烂摊子,收拾这个烂摊子要花费多长时间还真是个未知数。

        梁逸把最后一些安全隐患做了个简单的总结,再从头到尾把资料通读了一遍,修修改改一些地方后,群发给小野队长和几个新添加的警察队长。

        资料发送没多久,小野队长也把死者的身份信息和背景等资料发了过来。

        从资料上可以看出:

        死者绝大多数都是流浪汉、乞丐、无业游民,出生地分部在东桑各个地区,天南地北都有,想想这种没有家庭和事业的流浪汉,肯定不会是北城本地人,即便是有那也少得可怜。

        东桑是资本主义国家,收容所只提供24小时赞助,因此有绝大一部分流浪汉是没有家的,每当寒夜来临,他们必须寻找一个遮风挡雨又保暖的地方——天桥和下水道无疑成了他们最大的收容所。

        北道,径流污水,jg3471号入口,有大批流浪和无业游民汉聚集于此,数量在200-300人不等;

        根据死者的行径收集,他们都曾在北道13号街活动过、消费过、虽然资料中并没有直接证明他们曾在jg3471下水道出入过,但根据他们的背景和生活状态,大致可以判断出他们就是下水道的“原住民”。

        浮尸的身份判断为下水道“原住民”,在小树林里发现的那具成年男性尸体是附近一个小镇的清洁工,经常在河边拾荒和分拣人们在小树林里留下的生活垃圾,十有八九是点儿背,刚好遇上出来挖洞的虫子,他的死并没有太多的价值;

        梁逸看完资料,转手就把他发给了徐哲和野原一夫,并附上一句:“今晚我们去看看。”

        徐哲开车途中,还不忘掏出手机看了几眼。

        “专心开你的车,资料回去看也不迟。”

        虽然北郊的外环公路上没有来往车辆,但边开车边看手机是很危险的事,梁逸在一旁替徐哲掌住方向盘。

        徐哲快速浏览了几眼资料,把手机揣回口袋,重新掌握方向盘,笑道:“其实我早就猜出来,这群倒霉蛋是住在下水道里的人。”

        宋音音搓了搓胳膊,嫌弃道:“咦……下水道那么脏,平时拉的便便啊什么的全都往里面排,那地方怎么住人?不怕被臭死么?”

        徐哲笑道:“哈哈,宋大博士你这就不懂了吧?所以嘛,你就只会闷头搞研究,不出去走走,哪儿有见识啊?”

        宋音音轻哼道:“那能怎么办嘛,我也想出看看的,到结果唯一一次出国还是被人抓来的……”

        徐哲解释道:“我们的华夏排水系统的确是非常窄的,而且经常出毛病,所以你可以经常看到这样的新闻,华夏某某小城市迎来受暴风雨影响,街道堵塞得能撑船……但东桑的排水系统就不同了,不得不承认啊,人家的排水系统是世界上最先进的,甚至还专门有颁布《下水道法》来维护排水系统在城市建设中的地位;”

        “东桑的下水道是有完善分工的,比如污水有专门的一根管子,雨水有专门的一根管子,排便用的脏水会经过高科技处理,工业污水也有专门的净化系统……一般的径流下水道,高度都在50m以上,冬暖夏凉,是那些无家可归的流浪汉打地铺的好地方。”

        宋音音嘟了嘟嘴,“你吹得这么神,说的你好像去住过似的。”

        徐哲道:“不瞒你说,我还真去下水道里住过,但不是在东桑,而是在北欧的大都市里。”

        梁逸道:“不论怎么说,下水道里流淌的都是‘死水’,有各种病菌和携带脏病的老鼠,它的定义和性质就是为了排泄废水,根本就不是拿来给人类居住的场所。”

        徐哲“呵呵”一声笑:“住在这种地方的人活得又跟老鼠有什么区别?……东桑这边的下水道‘原住民’我不太清楚他们的本性。但在欧罗的某些大都市里,下水道里居住的都似乎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弃婴,艾滋病患者,传染病患者,毒贩……等等杂七杂八的人,他们几乎放弃了自己的生命,有一天没一天的生活着,追求堕落和狂欢,带着虚伪和欺骗走完自己这一生。”

        宋音音道:“挺可怜的。”

        “可怜?”徐哲摇了摇头:“自作孽不可活罢了,放弃生命的人都不值得可怜,如果勤快一点,有手有脚,哪怕生活拮据一些也不至于沦落到无家可归;如果生活健康一些,那也不至于得什么传染病、艾滋病……恐怕睡在下水道里的人,只有弃婴是最值得同情,他们从一生下来就没有选择生活的权利,或许连父母都不知道是谁,或者一生下来就带有传染病。”

        “生命不应该如此凋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