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九章 扇贝

第三百五十九章 扇贝

        pm14:27分,小野队长为梁逸、徐哲、宋音音,3个华夏人送来了极为丰盛的全肉套餐。

        “三位长官,这是隔壁小镇最大的餐厅里最美味、最出名的料理,你们也累了一天了,不如就坐下来休息一下吧?”

        梁逸倒不是很饿,但宋音音和徐哲都表示已经前胸贴后背。

        “那我们就不客气啦,哇……还有啤酒呢!”宋音音笑眯眯地接过装满菜肴的口袋,转身走向小树林,并招呼梁逸和徐哲:“这里到处都是腥臭味,吃不下饭的,咱们还是去小树林里野餐吧?”

        徐哲揉了揉干瘪的肚皮,欣然跟上宋音音。

        梁逸留在最后,指着河岸被解剖过的尸体,与小野队长交代道:“信田大雄的死肯定会引起不小轰动,who也一定还会派人来调查和取样,这些东西留着全都是祸害,你们抓紧把它们焚烧了,记住,一颗都不能留。”

        小野队长说道:“我们早就准备好焚烧的汽油了,一切都听梁长官的命令!”

        梁逸斜眼一笑:“就算你们局长来了,也听我的命令?”

        小野队长为难道:“这还真不好说啊,局长毕竟是顶头上司嘛,他如果不来我就能为所欲为,他要是来……唉,信田部长死在了我负责的案子里,局长肯定又要找我喝茶了。”

        梁逸道:“他找你喝茶是好事,说明他很器重你。”

        小野队长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主要局长他……是我的亲叔叔,不然我一个刑侦科长哪儿有调动其他部门的权利?”

        梁逸点了点头,又问:“你派人顺着下水道捕捞衣物,有什么发现吗?”

        小野队长道:“还是找到了几只皮夹和身份证,现在只知道他们的名字,背景和身份还在调查,但只要有身份证在,应该很快就能出结果的……到时候我会统计成资料,一并发给你的。”

        “好,那你们抓紧时间焚尸,我去吃饭了。”梁逸还是很满意小野队长的工作态度的。

        小野队长笑着提醒道:“那梁长官你们最好跑远一些吃,等下这些尸体和虫卵焚烧起来,肯定会恶心到让人窒息。”

        “多谢提醒。”

        梁逸笑着钻进小树林。

        ……

        树林其实并不不小,只是树木之间比较稀松,枝不繁,叶不茂,树干也不高,采光度不错,几乎没有什么落叶,地面非常干燥,大小不一的山石穿插在树林之间,矿泉水瓶,白色垃圾袋,用过的安全套……到处都能瞧见人们乱扔的生活垃圾。

        哪怕是原始森林也有人类的生活垃圾,想来东桑人的素质也并非传闻中的那么高。

        “梁长官,我们在这儿呢!”宋音音站在一块高约2m的大黑石上冲梁逸挥手。

        梁逸循声而去。

        “哇,这帮人还真舍得呢,大螃蟹,龙虾肉,扇贝,生蚝……”徐哲一样一样地从口袋里取出小食盒,依次排在大石头上,足足有8道菜!

        “可都不是我喜欢吃的呢,我不喜欢吃海鲜。”宋音音吮着筷子,面对丰富的菜肴叹气。

        “海鲜多好吃?特别是扇贝,你瞧……薄薄的两片多粉嫩,多精致?”徐哲一脸淫    笑,伸出舌头在鲜扇贝上舔了舔,下一刻皱起眉头:“有点腥……”

        梁逸盘腿坐下,瞧了一眼徐哲淫    贱的姿态,微微摇头:“吃的东西是荤的,说的话也是荤的,你真是没救了。”

        徐哲加了一只扇贝,递到梁逸眼前,斜眼坏笑道:“怎么样?是不是很神似?像不像你曾经吃过的某种东西?”

        梁逸心里一沉,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盯着眼前的扇贝,脑海里飞速回忆着某些不健康画面,又腥,又咸,又腻!

        “啧啧……看来你还真的吃过,不过看你厌恶的表情,那应该是个‘肥.美.多.汁’的咳咳,嗯?”徐哲用胳膊肘顶了顶梁逸,凑近他耳旁轻声问:“告诉我,是江小姐,还是冯小姐?还是她们两个都——”

        “滚蛋!”

        梁逸一把拍开眼前的扇贝,一种反胃的感觉直冲喉咙!

        “啊!”

        宋音音失声尖叫,哪儿知刚刚梁逸拍飞的扇贝竟然贴在了她小腹上,她害怕急了,双手乱抓,双腿乱蹬:“拿开,拿开,快把这个东西拿开……”

        “这又不是毛毛虫,你怕什么呀?”徐哲耸了耸肩膀,扣下扇贝沾了点酱油,一口吞进嘴里,神态飘飘欲仙:“鲜.美.多.汁,肥而不腻,好吃,好吃……”

        “徐长官你真恶心,吃个东西都这么……恶心!”宋音音厌恶地瞪了徐哲一眼。

        徐哲摊开双手,示意道:“没办法,风流倜傥与生俱来,宋小姐你不也一样么?吃饭的时候都在跟叶秋那小子撩骚。”

        宋音音俏脸儿一红,急忙解释道:“人家明明就是聊个天,怎么到你嘴里就变成撩骚了?……哦,我忘记了,你们都是渣男,嫉妒人家好男人的温柔对吧?”

        “等等!”徐哲做了个“停止”的手势,认真地望着宋音音:“你口中的‘好男人’指的是叶秋么?”

        谈及叶秋,那可是救过宋音音性命的人,她浮想翩翩,渐入佳境:“当然了,叶警官幽默风趣,高大帅气……他不是好男人,这世上就没有好男人了。”

        梁逸和徐哲对了个眼神,各自摇了摇头,还是不要打破人家对美好的念想,残忍的真相也需要她自己去发现,这样才能更添一层保护色。

        “好了,说正事吧,”梁逸看向徐哲,问:“我先前叫你去追查虫子的踪迹,有结果么?”

        徐哲摇了摇头,“虫子的气味儿很浓,在警犬的带领下我们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地洞。”

        “地洞?虫子会打洞……”梁逸眉头微皱,“虫子打洞、钻洞倒也不稀奇。”

        徐哲说道:“但它们打的洞很深很深;我为了验证,专门找了一些湿润的树叶,用浓烟想把它们熏出来,但效果并不明显,烟雾大部分都往回流了;然后我又找了根7、8m长的木棍,整根没入都捅不到底;然后又找了些石子儿听声音,但效果都不是很明显。”

        宋音音晃了晃手中的易拉罐,问道:“你怎么不想着灌水试试?”

        徐哲摇头道:“那个洞穴距离河边起码有几百米远呢,附近没有水源,我们也没有水管……相比灌水我觉得最有效的办法还是依靠现代科技,放一个探测机器人进去,那么就能测出洞口的深度和里面到底藏着什么东西了。”

        梁逸听完沉思了片刻,问向宋音音:“宋小姐,据你观察的,虫子一般的挖洞能力有多强?”

        宋音音遗憾地叹了口气:“这个简单的问题倒是问住我了,因为wto生物公司的实验基地是人造的,所以地表只有30m深的土壤;一般挖洞的虫子都是那些‘工兵’,就像蚁群中的工蚁一样,它们能打到地下30m,甚至更深根深,并在地下挖出一个巨大区域,为虫母产卵提供优质环境;工兵还负责掠食,把食物拖回到洞穴喂养虫母。”

        “那些掠食者呢?就是背上长得有斧子的那个。”徐哲问道。

        宋音音说道:“其实呢,每一个虫子都有义务喂养虫母的,那些掠食者的食量并不大,一般吃几口肉就满足了,然后由工兵拖运到虫穴中……emmm,当初在科研大楼看见的那些纵横交错的血迹,就是这么拖出来的。然后掠食者比较喜欢吃内脏,所以说你们看到的受害者尸体基本都是‘开膛破肚’……emmm,其实虫子还有好多行为我没来得及观察,毕竟这个项目研究还没到半年,很多事情都处于假说状态。”

        徐哲张口吞下一只生蚝,一边咀嚼一边说:“照这个情况下去,东桑很快就会沦为‘天然养殖场’,到那时你就可以尽情的研究啦。”

        “啊?那样不好吧?”宋音音坚决摇头:“这里可有好几亿的人口,要是当成虫族的养殖场……我的天呐,不敢想,不敢想!”

        梁逸摇头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梁逸个人认为,虫子的事情要比夜鬼和感染者更值得关注,如果虫子泛滥成灾,那么问题的层面就不在于地球上的种族战争,而是外来生物的星际战争!

        “对了梁长官,那个什么信田部长究竟发生了啥事儿啊,一开始还看他很得意呢,怎么突然就翻车了?”宋音音问道。

        徐哲忍不住笑道:“哈哈……你一说到这个我就想笑,大概是乐极生悲呗!”

        梁逸表情严肃道:“可以确定是,虫卵在他们手中孵化,然后咬死了司机导致方向失衡,从而发生了车祸。”

        “虫子孵化了?!”宋音音惊呼,激动道:“那……那梁长官你看见它们的模样了吗?和我们在科研大楼遇到的那些虫子一样吗?”

        梁逸摇头道:“不一样的,它们的身体发黑,口内有像毒蛇一样的獠牙,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它们的血液,呈暗绿色,带有极强的腐蚀性。”

        “有腐蚀性!”

        宋音音震惊地站起身,“那就是说……它们有毒了?它们……它们变异进化了!”

        徐哲挑了挑眉,“我说……变异成了有毒的虫子,好像是个坏消息吧?你怎么看起来这么兴奋?”

        经徐哲这么一说,宋音音才恍然醒悟,又坐了下来,“不好意思,这是职业习惯了,变异和进化是进步嘛,你看人类不就是进化来的嘛?我要是能发现虫子进化的规律,说不定……说不定会成为第二个‘达尔文’呢!”

        宋音音把慷慨陈词说完后,立马又吐了吐舌头,自我反驳:“嘿嘿,我开玩笑的,我哪儿能比得上‘达尔文’,但要是掌握了虫子的进化规律,说不定能透析很多作用呢。这就好比形成抗体之前要利用抗原进行免疫反应一样,顺其道而行就是创新,反其道而行就是遏制。”

        梁逸抿唇沉思了一会儿,又问宋音音:“这种变异性的虫子在wto的实验基地中是没有的对么?”

        宋音音点头道:“据我观察的没有,但那也说不定呀,还有许多虫子是在营养舱里饲养的,为唐天他们那些基因专家提供实验实验对象,从-26f到-8f还是有很多虫子实验体存在的。”

        梁逸点了点头,确认道:“那么综上所述,我大概能猜测性地得出两种结果——”

        “梁老大,啥叫猜测性的结果啊?你这有语病啊,假设就是假设呗。”徐哲打断梁逸的话。

        “你别吵!我的猜测一向很准,而且基本上可以说就是结果!”梁逸强调着,继续讲述自己的“猜测”:

        “我认为在wto实验基地已经有变异性虫族的存在,它们携带着强烈腐蚀性的毒囊或血液,这种血液可以腐蚀高纤维玻璃;然后由‘工兵’挖地洞逃出实验基地。工兵的挖洞能力很强,很有可能已经挖通了连接地面的通道;虫族喜欢阴暗,所以选择在下水道中筑巢扎窝,并且通过掠食者诱捕食物和器皿,也就是我们今天发现的浮尸了,来供养虫穴中的虫母,繁衍生息。”说完,他又补充了一句至关重要的话:

        “虫子拥有自己的文明,这才是最可怕的那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