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七章 恐惧在咆哮!

第三百五十七章 恐惧在咆哮!

        “梁长官,你能不能给我找一块肥皂来?我都洗了几百遍了,手上还是这个味儿……”宋音音蹲在河边,一遍又一遍地揉搓着自己的玉手,虫涎混杂尸体的血腥味儿,就算用了香皂也不一定能洗干净。

        “和点泥巴和沙土试试?沙土里面有某些物质,似乎可以起到‘以毒攻毒’的作用。”梁逸笑着提议道。

        “哼!”宋音音抓起一坨泥巴,在掌心和手背间来回摩擦,没好气道:“刚刚不小心绊倒了,所以没把的话说完,现在继续批斗你——梁长官你这个渣男,纵使你有一身本事,但你故意伤害女人就是不行!”

        梁逸苦涩道:“我如果喊一声‘冤枉’,你会同情我么?”

        宋音音轻哼:“那你给我一个同情你的理由?”

        “那我算算……”梁逸扪心细算着,说道:“我救了她三次命,还给她买了几十万的礼物——”

        “生命曾可贵,爱情价更高!你怎么能把爱情这么崇高的东西用生命和金钱来衡量呢?”宋音音眼睛都瞪圆了,爱情在女人心中的地位比天都还要高。

        梁逸妥协道:“得得得……我是渣男行了吧?全都是我的错,我回去就去跟她道歉……”

        “那还差不多。”

        “宋博士,梁长官,我们已经把虫卵取出来了,你们快快过来瞧瞧啊?”山本冲河岸边的梁逸和宋音音招手。

        宋音音赶紧把手上的泥土洗净,举在鼻子边闻了闻,欣然道:“嘿!好像味道真的淡了很多呢。”

        “我毕竟活了有一定岁数,还是懂得一点偏招的,”梁逸笑着,招呼宋音音往山本走去:“去看看这些虫卵有什么区别。”

        山本用黑色签字笔为每一颗虫卵都编上了号码,并排放在阳光下,大小和剔透以及色调程度都不相同。

        “宋博士,难道这些虫子的种类都不同?”山本好奇问道。

        宋音音摇头道:“不会的,东桑的虫子一共只有12大类,这里有24颗虫卵,其中肯定有重复的,我先看看啊……先初步的把它们分出来,就比如这个,”她根据虫卵的大小和软硬程度开始划分:

        “大虫子是多足虫,虫卵就跟胶囊一样,所以这3个肯定是一类的;带有攻击性的虫子虫卵肯定是白色的,而且壳儿相对较硬,所以着12颗肯定是一起的,然后是工种类的虫子,虫卵的色调偏小,所以这7颗是异类的……咦,剩下这两颗真奇怪,怎么会颜色偏紫?”

        宋音音表示惊讶。

        梁逸问道:“有什么意外吗?”

        宋音音揉着下巴,语气还有些兴奋:“没错呢,从一开始运来的30只虫母,到最后繁衍到156只,每一只虫母产的每一颗卵我们都有仔细观察过,但从来就没发现这种紫色的……会发生这种情况的一般有两种可能:第一,虫母并不是我们所控制的种类,第二,虫母发生了变异,开始产出异样的虫卵。”

        山本指着两颗偏紫色的虫卵问道:“那宋博士你觉得,这两颗虫卵会有什么不一样呢?”

        宋音音摇了摇头,“这个我暂时不清楚,不过我们可以把它带回去,将它孵化出来,然后再观察特性和dna,那就可以判断它到底有什么不一样啦,”她说完,转头看向梁逸:“梁长官?能不能把这两颗虫卵送给我呀?”

        梁逸微微点头:“如果有科学价值的话,可以带走。”

        山本明显有些不乐意,说道:“可这是属于我们政府的吧?……宋博士如果研究出了什么东西会分享给我们东桑政府吗?”

        宋音音轻哼道:“谁说是你们东桑人的了?这当然是我们华夏人的了。你们东桑的心思都不单纯,给你们怕弄出什么坏名堂来……当然了,我们华夏人是大度的,如果真研究出什么东西,会很乐意跟你们分享的。”

        山本看向梁逸,委屈巴巴道:“梁长官,你给个保证啊,不然我很难写档案的……”

        梁逸冷声道:“有什么好争辩的?这两颗变异的虫卵既不属于华夏也不属于东桑,他是属于全人类的!”

        “嘻嘻,梁长官说得对,他是属于全人类的,但也只有我这个华夏人才能研究出它的价值,所以……我就不客气啦!”宋音音脱下白大褂,小心翼翼地捧起虫卵——

        “停下,停下!”

        突然一声厉呵从几人背后传来。

        只见一辆黑色suv从公路猛冲向河岸,“吱——”一个紧急刹车,suv来了个甩尾漂移,河岸全是砂砾和尘土,被轮胎这么一扫,激荡得漫天飞舞。

        “咳咳……咳咳!”

        “谁啊,这么没素质?公路旁那么大块停车区域,非要开下来!”

        山本干咳着,气冲冲就要上去找麻烦,警察的威严绝不容许被践踏,哪怕他是个法医!

        车门打开,6个身穿白大褂的男人走下suv,其中3个人配得有冲锋枪,戴着墨镜一丝不苟,应是保镖了,剩下三个都带着厚实的眼镜,一个28、9的年轻,一个35、6的中年人,还有个满脸煞气的五旬老汉。

        山本看见对面有枪,心里也有点儿虚了,小野队长带走了大批警员,现在就只剩下3个配枪警员和3个手无寸铁的法医……实力不均匀,只能装孙子!

        “你们……什么的干活?”山本假若镇定地问。

        五旬老汉冲身后的保镖偏了偏头,保镖从兜儿里掏出一纸文件,正对着山本的面门。

        五旬老汉高傲地说:“具体是什么内容你就不用看了,最重要的是文件下面的公章,大声念出来?”

        山本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当真是大声地念了出来:“东桑市政局公章!”

        五旬老汉轻哼道:“那你应该就知道,只有北城的市长才有资格盖下这个红印……然后你是不是该让道了?”

        山本脸上的躁气立马变成了服气,让开一条道路,赔笑道:“原来是市政府派来的领导,你们请……”

        “要不是市政府下令,你们这里早就被记者围得水泄不通了,还有机会在这里不紧不慢地调查么?”

        五旬老汉背着手,趾高气扬地走在前头,背后两个相对年轻的男人各提着一只大箱子,胸前佩戴了工作证,年轻人叫做“坂田良”,中年人叫做“图山九京”,二人的工作排上都印得有“who”字样。

        世界卫生组织来人了。

        宋音音赶紧用白大褂把紫色虫卵包裹好,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小声紧张道:“梁长官,来者不善……”

        梁逸横身拦在宋音音前面,管他是那面来的神仙妖魔,休得在他身上占到一点儿便宜!

        五旬老汉完全不理会梁逸,直接走到宋音音面前,一把抢过白大褂,带着官腔责备道:“你知道盗窃国家机密,要做多少年牢么?”

        “我……我……”宋音音恨得牙痒痒,可她再这么也抵不过几个保镖的冲锋枪不是?只能忍气吞声扯了扯梁逸的外套,示意让梁逸出面解决。

        梁逸也一点儿都不给五旬老汉面子,直接把白大褂给抢了回来,低声问道:“光天化日之下,从一个弱女子手中抢东西?你真的是市政府派来的?”

        五旬老汉脸皮抽搐,可能是横行霸道惯了,培养出了官架子,他叉着腰,仰面望着高出他将近一个头的梁逸,问道:“你知道我是谁么?”

        梁逸斜了五旬老汉一眼,平静道:“我不知道你是谁,但也不想知道你是谁。”

        “梁长官,他是……市政府来的领导,你这……”山本想过来打圆场,但3个黑衣保镖横身将他拦下,不给过。

        梁逸从容道:“市政府的领导就能从别人手中抢东西了?市政府的领导更不应该光天化日之下抢东西的。”

        “你把东西拿给我,不然你会很难过!”五旬老汉直接上手就要抢。

        梁逸把白大褂举高,含笑望着跟前的“武大郎”,仿佛在挑衅:你来抓呀,抓到了就把它让给你。

        五旬老汉肯定是抓不到的,他用手指着梁逸的鼻子,怒喝道:“你是哪个部门的?我要降你的职!”

        “啧啧……想不到东桑当官儿的也这么凶啊?”梁逸摇了摇头,从裤兜里掏出一枚警.徽,照着五旬老汉的面说道:“我是h-icpo,不归你们东桑政府管,你非要找个上级的话,s-icpo我可能会给他一个小小的面子。但是你不行。”

        “你是国际刑警?”五旬老汉推了推厚厚的老花眼镜,重新打量了一遍梁逸,态度稍微谦虚了那么一丢丢,问道:“那这样更好了,既然大家都是来办案的,你们就当帮个忙,把东西交给我们政府吧?”

        先兵后礼,梁逸可不吃这套,他坚定摇了摇头:“这东西我要了,你们东桑政府管不着,”他又斜了一眼五旬老汉身后的两个who职员,说道:“你们世界卫生组织的也管不着。所以请回吧,不要自找麻烦。”

        who的那位叫做坂田良的年轻人,突然生气道:“这件事情已经涉及到‘生化泄露’严重事故,不是你们国际刑警所侦办的那些什么谋杀案,你们不专业的!”

        “少tm给我废话!”梁逸直接爆粗口,戳着那气盛的年轻人胸口道:“你们这些人总喜欢给自己戴帽子,泄露事件不是你们搞出来的?现在又打着政府旗号来装好人,怎么?又想抢夺资源拿回去继续搞你们的生物研究?”

        年轻人大声反驳道:“我们不搞生物研究,怎么应对这场灾难?怎么消灭这些害虫?!”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是……”梁逸坚决摇头道:“我不相信你们,我只相信自己。”

        “我们桑国的事,不需要你们这些外人来插手!”五旬老汉吼得脸红脖子粗,瞪着梁逸,威胁道:“我尊重你是国际刑警才不跟你翻脸,现在我要你把那两颗虫卵交出来,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话音刚落,“咔咔咔!”随行的保镖掏出冲锋枪,拉算上膛对准梁逸!

        “别别别……千万别冲动啊,大家都是想把事情做好的人,怎么还动起刀枪来了啊?”山本在一旁急得汗如雨下。

        气氛在保镖把枪举起来的瞬间变得紧张起来!

        性质肯定也发生了变化,梁逸沉下脸色,眼中蕴含杀机,冷声告诫着:“icpo的最高权利就是在受到威胁时拥有自由生杀大权,你现在拿枪指着我,已经对我照成了死亡的威胁,那么如果杀了你们,那也不会造成犯罪了,对不对?”

        五旬老汉被梁逸这一句“最高权利”给威慑住了,可如果放下枪的话他的面子和此行目的不就泡汤了?他只能退一步,商量道:“大家既然都是为了东桑好,不如这样吧,这里有两颗虫卵,你一颗,我一——”

        “不给,两颗都不给,两颗我都要,并且待会儿我就要把这些器皿和虫卵销毁,以后找到的所有器皿和虫卵都要销毁。”

        梁逸的话已经说得非常明白了,毫无谦让可言。

        五旬老汉恨得咬牙切齿,“好小子,算你有种……”他一连三退步,等到了一个按距离,突然一声令下:“把他给我按到!”

        3个保镖动手要抓梁逸!

        梁逸早就猜出了五旬老汉的几两,腾空一个大跨“一字马”,直接搭在两个保镖肩膀上,再利用腿部力量往中间一挤!两个保镖狠狠地撞在了一起,剩下的保镖见趁梁逸裆.下敞开无死角,伸手就是一记猴子.偷桃!

        “梁长官小心卵……呃,虫卵!”宋音音在一旁看得惊心动魄。

        梁逸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这地方可抓不得,要不然以后怎生得出小梁逸来?他突然一个后仰,凌空一记剪刀脚,直接夹住后面妄想偷桃的保镖的脖子,狠狠按在地上,大骂道:“你想让我断子绝孙,我就让你落地生根!”

        先前那两个被梁逸用腿踢倒的保镖清醒了意识,一人摸出一把蝴蝶.刀,见势就要往地上的梁逸扑去!

        突然!

        “啪啪!”

        两声枪响从树林里传来!

        两发子弹直接打在两个保镖的脚下!

        “你们他妈都活腻了?!”

        徐哲带着几个警员冲出树林,手中的左轮枪还冒着硝烟,他快步走到保镖和五旬老汉跟前,二话不说,“啪啪啪!”不分男女老少,直接就是3个耳刮子,两个保镖踉跄几步还能勉强站住,但五旬老汉毕竟年纪大了,徐哲也没有因为他是老头子就力用轻些。

        五旬老汉被打得眼冒金星,捂着老脸直接摔在地上:“哎哟哟,哎哟哟,打死人了,打死人了……”疼得直顾叫唤!

        “没一枪崩了你都算轻的了,你还在这儿跟我豪横?”徐哲怒斥了一声地上的五旬老汉,转身一脚踹开被梁逸锁在身下的另一个保镖,冲梁逸伸出手,责备道:“我说你也太客气了吧?这帮孙子都蹬鼻子上脸了!”

        梁逸搭了把手,借徐哲的拉力从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苦笑道:“我的脾气可没你那么火爆,要是杀了他们,我们就甭想在东桑待下去了。”

        徐哲怒声道:“我他妈稀罕帮他们呢?要不是心疼平民老百姓,老子早就带着资料离开了,还留在这儿帮他们收拾烂摊子?”

        “徐长官你消消气,这些都是误会啊,大家都是为了东桑嘛!”山本过来好言相劝。

        “我今天扇他们耳刮子是看在你们东桑警察这几天忙于奔波、不辞辛苦的份儿上,”徐哲又顺了顺身旁警犬的毛发,瞪着地上的五旬老汉,不屑道:“特么的连警犬都比某些人的作用强!某些人仗着有几分权利搞特殊,怎么?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你想当那只黄雀啊?就凭你,你配吗?”

        五旬老汉捂着发烫的脸颊,憎恨地瞪着徐哲,嘴里念念叨叨不知在说些什么。两个who的研究员赶紧上前把他搀扶起来,问一声:“信田部长,你不要紧吧?”

        五旬老汉耸开两个搀扶的研究员,怒瞪徐哲和梁逸,狠声道:“算你们狠!但你们别得意太早,今天的羞辱我信田大雄会时刻记在心里!”说完他又招呼了一声:“我们走!”带着保镖和研究员走向suv。

        “嘿,真他妈是个老不死的,还跟我放狠话?我这暴脾气!”徐哲刚压下的火气“蹭蹭蹭”往上冒,撸起袖子就要上前捶打!山本见势赶紧把他拦下,苦言相劝:“徐长官别冲动啊,人家都叫他部长了,肯定在东桑市呼风唤雨的,你们是国际刑警不用怕,可我们东桑警察不一样啊……”

        “好了徐长官,咱们也别跟这些人一般计较了,反正虫卵也没丢,是吧?梁长官?”宋音音劝完徐哲,偏头看向梁逸手中的白大褂。

        徐哲疑惑地望着梁逸:“虫卵?”

        “嗯,就是我们发现的一种变异的——”梁逸轻轻打开白大褂,但越剥开越觉得不对头,直至完全敞开才发现两颗虫卵不翼而飞!

        “虫卵呢!”

        梁逸仔细回想起打斗时的细节,那保镖想用“猴子.偷桃”对付他时,他太过在意自己胯.下的卵,却忽略了手中还有两颗虫卵……可就算是打斗,他也全程抓紧了白大褂,虫卵肯定不会自己溜儿出来,难道——

        他猛然回头!

        信田大雄和2个who研究员,以及3个保镖快速钻进suv,明显是在做贼心虚!

        “虫卵被他们偷了!”

        “滋滋滋……”suv甩尾掉头,飞速驶离河岸边,等suv开上公路之后,信田大雄摇下车窗,左右手各抓着两只虫卵,冲梁逸和徐哲耀武扬威:“跟我斗,你们还嫩了,哈哈哈……”

        “md,这个老不死的!”徐哲拔出左轮就要射击!

        梁逸把徐哲手臂摁下,动身往公路跑去:“别冲动,他们如果翻车会给我们带来很多麻烦,我们现在追上去还来得及!”

        梁逸有十足的把握能追上信田大雄,因为suv没有他的奔驰轿车贵,也没有奔驰轿车速度快!

        “哼,还特么市政局部长呢,学人家当小偷,东桑这是没人了么?”

        徐哲紧跟在梁逸身后。

        可二人才跑上公路,还没来得及打开车门,前面狂奔了3-400m的suv突然“左拐右拐”,像是控制不住方向盘,速度却一点儿没减下来。

        “爆胎了?”徐哲喜闻乐见。

        “不,那些保镖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就算是爆胎也不可能不减速……赶紧跟上去看看。”

        梁逸和徐哲才刚刚坐上进轿车,前面的suv彻底失去平衡,装载公路旁的护栏上,凌空翻转了好几圈,“啪!”最后是重重地砸在了地面上,四分五裂!

        “啧啧……十有八九是没活路了。”徐哲幸灾乐祸,甚至还点了一根香烟庆祝,并提议道:“看这个情况他们的车子很快就会爆炸了,要不我们等他们葬身祸海后再去收尸?”

        梁逸没有理会徐哲的玩笑话,猛然加速朝出车祸的suv驶去,心里的感觉告诉他,这绝对不是一场普通的意外!

        suv被摔得四分五裂,汽油搅拌着鲜血不断往外流,很快便侵了一方土地,还未及时熄火的发动机发出“唰唰唰……”细微声,“滋滋滋……”电火花一次又一次的亮起,黑烟袅袅升起,逐渐变得浓烈,死亡正在发酵!

        “吱吱吱……”

        蟋蟀在啼鸣。

        恐惧在咆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