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四章 朋友与恋人

第三百五十四章 朋友与恋人

        “呼……有惊无险。”

        梁逸长呼一口气,身下压着的是冯小艺,他一点儿也不急着起来,而是兴奋地刨弄着冯小艺的秀发,直到露出那张久违的脸蛋儿,万千感慨化作一句轻声:“瘦了。”

        冯小艺抽了抽发酸的鼻子,要哭了:“整天被关在小黑屋里,一日三餐都不管饱,怎么会不瘦嘛?”

        “心疼你。”梁逸在冯小艺的脸颊上亲了一口,随后将她扶了起来,掏出手机给徐哲打电话。

        “哇,我这款老人机你还留着!”冯小艺扑进梁逸的怀抱,一刻也不愿离开。

        梁逸打通徐哲的电话,嘱咐道:“他会在33层4-2带走真龙,你们可以试着上来了,3部电梯都被卡主,只能走楼梯,小心有诈。”

        “冯小姐救到了吗?”

        “嗯。”

        “听听她的声音呀?”

        梁逸把手机凑近冯小艺嘴边,笑道:“徐哲你还记得吧?他也在。”

        冯小艺抱住手机,呼唤道:“徐先生,我在呢!”

        电话那头传来徐哲的大笑:“哈哈哈……那就好啊!你不要害怕哈,我和梁老大与你同在。”

        “嗯嗯,谢谢你们来救我!谢谢……”冯小艺流了感激眼泪。

        “好了,你们小心上来,但不要抱太大的希望,这个人很狡猾。”梁逸最后叮嘱一声,挂断了电话。他转手又把手机递还给冯小艺:“诺,现在物归原主。”

        冯小艺摇头道:“为了报答救命之恩,我就把它送给你好了,嘿嘿……我要买最新款的。”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梁逸笑着把手机收好,又问:“还能走得动么?”

        冯小艺锤了锤大腿,噘着嘴巴摇头道:“腿好像麻麻的……”

        梁逸二话不说,直接就把冯小艺捧进怀里,大步走出办公司:“嗯,我们回来。”

        ……

        凌晨3:48分,梁逸抱着冯小艺刚走出协信大厦——

        “轰隆!”

        一声巨响,33层发生了猛烈的爆炸!

        炸碎的玻璃与办公桌具从天而降,几个避之不及的警察直接就给砸了脑袋开花!

        “散开!散开!”

        “队长,这里有人受伤了!”

        “救护车,快叫救护车!……尾田,尾田,听到请回话!”

        “队长,33楼炸了!b小组的人全在上面……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大厦里的所有小组全部取消行动!”

        “操.他.妈.的!那是个陷阱!”

        ……

        一场爆炸,喧嚣了整个黑夜!

        梁逸把冯小艺放进轿车,安慰了几句下车忙碌。

        爆炸引发了大规模的火灾,摇摇欲坠的协信大厦烧起了一片火海,救护,消防,警笛,来来往往,接连不断。

        这座繁华的城市里,又多了一道创伤。

        “怎么样了?”梁逸来到徐哲身旁。

        徐哲遗憾道:“b小组5个人全部挂了,掉下来的玻璃砸死了2个,重伤了4个,轻伤也有8个……”

        梁逸咬着牙,“那有发现嫌疑人的行踪么?”

        徐哲摇了摇头:“没有,连个鸟毛都没有,你进去最多也才15分钟,这15分钟内我们甚至动用了无人机,但是没有观察到一个从协信大厦出来的人,除了……呃……算了,那不可能的。”

        “有没有从下水道离开的这种可能?”梁逸又问。

        “很有可能,东桑排水系统非常发达,下水道也很宽敞,小野队长已经亲自牵着警犬去追踪了,希望能出结果,”徐哲说着,又问徐哲:“冯小姐那边怎么样了?她是唯一一个接触过凶手的受害者,她的口供应该很重要。”

        梁逸回望了一眼车内睡得安详的冯小艺,叹气道:“明天吧,她刚受了惊吓也问不出什么,明天我会把口供分享给你们。”

        徐哲笑着递过一支烟,“呵呵,不容易吧?”

        梁逸将香烟点燃,“这世上又有什么东西是容易的呢?有了她,我该怎么去面对秋瑾?”他苦涩地看向徐哲:“要不你支个招儿?”

        徐哲摇头:“这我可帮不了你。”

        梁逸道:“你不是对付女人最有一套了么?帮帮我都不肯?”

        徐哲轻叹:“唉……你这是自讨苦吃,我以前那是进入身体不进入生活,而你,不仅进入别人身体还要进入生活,而且还想面面俱到,雨露均沾,咋个可能啊?玫瑰喜欢软土,薰衣草喜欢黑土,兰花生长在山谷中,彼岸花开奈河边……你想全部滋润啊,老子外号浪里白条,都自认没这个本事,你还行?”

        梁逸觉得徐哲话很有道理,低头抽着烟:“难道鱼和熊掌真的不可兼得么?”

        徐哲笑着拍了拍梁逸的肩膀,开导道:“这种事情就没必要苦恼了,闺蜜姐妹花,一炮双响,那叫什么?那叫本事!”

        梁逸扪心自问:我有这本事么?

        徐哲竖起大拇指,好像猜透了梁逸的心思,淫.笑道:“我要是有你们夜族人天生的雄伟,别说一炮双响,就是一箭三雕大四喜,五行并下六六顺,来个七进七出,战个七天七夜,呈我八面威风,绝那九九归一,岂不十全十美的好逍遥啊?”

        “行了行了,要是给你段曲儿,你能唱起来,”梁逸的心里大概是有了一把尺子,他又对徐哲说:“马上就要天亮了,我先把小艺送回去,一切都等个结果出来再做打算。”

        徐哲点了点头。

        梁逸驾车离开案发现场。

        ……

        凌晨4点整,梁逸回到格雅酒店。

        冯小艺还在沉睡,梁逸抱着她,步子放得很轻很慢;如果可以,他甚至想就这么一直走下去,不去面对那即将到来的狗血。

        可,

        逃避又有什么用呢?该来的总会来,该走的也抓不住。

        “哒哒哒!”

        他站在房门前犹豫了很久,终于鼓起勇气轻轻地敲了3下。

        “如果不开门的话,我们就重新开个房睡觉,等明天再起来想这个问题。”梁逸心里敲定了主意,但就当他要转身离开时——

        “咯吱!”门开了。

        小艾站在门口,上下打量了几眼梁逸,冷冷吐出一句话:“渣男回来了。”

        梁逸满脸的问号,“小艾小姐,你……是不是把我当成徐哲了?”

        小艾很无情地说道:“徐哲是种.马,你是渣男,他的等级要比你高一些,但都是臭男人。”

        梁逸勉强挤出一个微笑,“能先让我进去吗?”

        小艾侧身让路,满眼都是对梁逸的偏见。

        梁逸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他刚走进房门,宋音音就扶着秋瑾走出卧室——宋音音看着梁逸,梁逸看着秋瑾,秋瑾看着梁逸怀中的冯小艺,一个是责备,一个是愧疚,一个是震惊!

        “小艺!”秋瑾失声惊呼,语气中充满了喜悦,她这么善良的一个女人,又怎么会和好闺蜜争风吃醋?

        冯小艺被惊呼声吵醒,揉了揉发涨的眼睛,第一声问候却是:“梁先生,我们到家了么……”

        梁逸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一屋子的微妙关系,轻轻“嗯”了一声,把冯小艺从怀中放了下来。

        “冯小艺!你个大傻瓜!老娘叫你没听见呢?!”秋瑾走到冯小艺跟前,双手捏了捏冯小艺的脸颊,“是我!秋瑾,江秋瑾!”

        “秋瑾……”冯小艺连续眨巴了几下眼睛,看清楚了面前的女人,嘴巴张得能塞下鸭蛋:“秋瑾,是秋瑾……你…哈哈!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me    to    to    to!”秋瑾与冯小艺热情相拥。

        梁逸越来越后悔自己的存在了,如果自己不曾和这两个女人的其中一方发生关系,也不会尴尬地晾在一旁不知所措。

        “冯小艺吗?你认不认得我呢?”宋音音叉着腰,摆了个成熟的pos,期待地望着冯小艺。

        冯小艺仔细想了想,眼睛一亮:“是宋音音宋学姐吗?你可是华夏大学新青年名列前茅的人!”

        “嗯哼?你看来还没忘记我嘛,”宋音音“噗嗤”一笑,拉过冯小艺的手:“我也认得你呢,每年的特等奖学金得主,嘻嘻,很厉害哟?”

        冯小艺露出一副不敢相信的神情:“想不到在异国他乡还能见到你们,我真是太高兴了,太高兴了……”她抹了抹眼角的泪花儿,转身拉过门口的梁逸,扬起骄傲的小脸儿,冲众人介绍道:“给你们隆重介绍一下,我的未婚夫梁逸,他就是个super    man,能一脚踹翻火车头!”

        宋音音的表情凝固了,秋瑾却笑得还是那样灿烂,尽管眼中有难以抹去的悲伤,他口是心非的祝福道:“其实我们和梁先生都认识呢,呵呵……有情人终成眷属嘛!”

        “你们认识啊?”梁逸来回在秋瑾和梁逸之间打量着。

        “呃……”梁逸不敢看任何一个女人,“我们其实……我们是……”

        “我们是好朋友!”秋瑾眼眶里饱含泪水,依旧那样笑着说:“梁先生用你的手机嘛,然后他又来东桑了,你也知道我在东桑留学,所以误打误撞就认识了,然后……然后……呵呵……”

        她实在兜不住泪水了,也说不出那种口是心非的话,捂着脸颊跑出套房:“我肚子好疼,我先回去上个厕所,小艺,明天我再来找你唠嗑……”

        冯小艺挠了挠头:“这个秋瑾,23岁了还是怪怪的,肚子疼捂着脸干嘛……”

        “那么小艺,我们也先回去了,现在都这么晚了,你也早点休息。”宋音音瞪了梁逸一眼,拉着小艾朝秋瑾追了过去。

        梁逸暗自叹气,感谢秋瑾的退出才没让闹剧继续发酵,可瞧见秋瑾那副悲痛的模样,他的心也似刀绞针扎。

        “她们不会有事吧?怎么看起来怪怪的?”冯小艺疑惑道。

        梁逸微微摇头,问:“累不累,饿不饿,倦不倦,困不困?”

        “我现在只想洗个澡,然后一觉睡到自然醒,再起来吃到撑!”冯小艺扳手指打算着,忽然发现了套房的内饰,惊呼道:“哇……我这才发现这套房子好漂亮,梁先生,你就住在这儿吗?”

        梁逸迟疑道:“呃……暂住。”

        “奥……”冯小艺也没有多虑,“那我洗澡去啦,梁先生可不要偷看喔。”说完便走进了浴室。不过一会儿,浴室里想起了喷洒的水流声。

        凌晨4:34分,夜终于安静了下来,梁逸走出阳台,刚想点一根烟燃烧今夜的疲倦——

        “啊!”

        一声尖叫从浴室里传来!

        梁逸扔掉手中的香烟,撒腿就往浴室里跑:“怎么了?”

        冯小艺一丝不挂地站在花洒下,手指着坐便器旁的厕纸筒:“这……这里面怎么会有姨妈巾!”

        尖叫声与冯小艺的诱惑,外加厕纸筒里的姨妈巾,一时搞得梁逸猝不及防。他愣在门口,眼睛里全是冯小艺的一览无余,有这种春光,哪儿还顾得上回答问题?

        冯小艺赶紧捂住自己暴露的“两点一线”,娇羞道:“又不是第一见了,干嘛那么色眯眯的……”

        “是啊,又不是第一次见了,你干嘛那么害羞?遮遮掩掩的。”梁逸反手关上浴室的门,一边脱衣服,一边说道:“正好我也累了,一起洗个澡睡觉吧。”

        “可……”冯小艺羞红了脸颊,却也没有拒绝,夹紧双腿背过身去:“可是你不能乱来喔。”

        “正儿八经的来,那就不叫乱来了。”梁逸从身后搂住冯小艺的细腰,共同沐浴在温热的花洒下。

        冯小艺浑身酥麻,仍然指着厕纸筒里的姨妈巾:“你还没告诉我,这又是哪个女人的,还带血……肯定住在你房间里有段时间了,你在和女人同居么……”

        梁逸枕着冯小艺的肩膀,随口撒谎道:“当然不是,这间套房原本是秋瑾和宋小姐的,也许是她们留下的血迹呢?”

        冯小艺转过身,瞪大眼睛望着梁逸:“我怎么就不信呢?”

        梁逸眯着眼睛:“要不,你把它们捡起来,找个医院做个dna验证?”

        “恶心!”

        “顶~你。”

        ……

        30分钟后,梁逸抱着滑溜溜儿的女人走出浴室。

        冯小艺的脸红得像猴子屁股,梁逸的脸色却苍白的像一张纸。

        梁逸搂着冯小艺睡在床边,万事皆休后点燃一支香烟,默默地吞吐着,回忆着今晚发生的一切。

        “梁先生,有你真好……”冯小艺枕着梁逸的肩膀,手指在梁逸的怀中画圈圈。

        梁逸轻声道:“或许梁先生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好呢,他也有很多不为人知的陋习和缺点,以及……一些不负责任的表现。”说到最后,他的语气显然充满了愧疚,在冯小艺之后,他又多了好多个女人,哪怕是有“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这种冠冕堂皇的理由,他也觉得自己很对不起眼前这个女人,无法做到忠贞不渝,那遭受痛苦折磨也就理所应当了。

        该,这一切都活该。

        冯小艺大方说道:“没事的,我会原谅你的啦,嘻嘻……”

        梁逸惊喜:“这可是你的说的。”

        冯小艺撅起嘴巴:“那你也不能滥用职权,我的容忍度可是有极限的。”

        梁逸试问:“比如呢?”

        冯小艺狠声道:“比如你在外面拈花惹草,我见一棵就拔一颗,斩草除根绝不留情!”

        她的狠色,从来都不与性格相当。

        梁逸隐隐有些担忧了。

        冯小艺见梁逸不说话了,赶紧献上一记香吻,撒娇道:“哎哟,人家开玩笑的嘛,梁先生专一又深情,一辈子都只会爱我一个的。对不对?”

        “对。”

        梁逸点了点头,又试着问:“小艺,王颖把你抓走后,对你做了些什么你都还得吗?”

        谈及此事,冯小艺抱着脑袋拼命摇头:“我不知道……我全都忘记了……我只记得她把我关在一个小黑屋里,就像坐牢一样……不行,我的头好痛,梁先生你别问了……”

        梁逸赶紧把冯小艺抱紧怀里,轻柔地吻了吻额头,安抚道:“好好好,我不问了,不问了,一切都过去了,谁也不会再伤害你。”

        冯小艺很快又平静了下来,贴着梁逸的胸口,喃喃低语道:“她是个很恐怖的女人,她心狠手辣,蛇蝎心肠,她杀人不眨眼,我只要说错一句话她就会打我……”

        梁逸揉搓着冯小艺发颤的小手,轻声问:“你记得她的样子吗?”

        冯小艺微微摇头:“不记得了,她带着黑色的面纱,永远都生活在黑暗里,不论我怎么逃,怎么躲避,她都能跟着我……梁先生,我好怕她就在这附近,我好怕……”她蜷缩着身体,拼了命地往梁逸的怀里钻。

        梁逸紧紧拥抱着冯小艺,脸颊贴近她的发端,柔声安慰道:“没关系,有我在,她绝对不敢再来骚扰你,我会把她打跑……”

        “梁先生,你永远都不会离开我的对吗?”冯小艺目光楚楚地望着梁逸。

        梁逸深情地吐出一英文:“my    love    forever    only    you。”

        “你也听过《my    love》呀?”

        “好像是我的手机铃音。”

        “嘻嘻……我唱的好不好?全民唱歌3个s哟。”

        “一般般,没有戴安娜唱得好。”

        “我哪儿比得上戴安娜啊?人家可是国际歌星呢!”

        “不瞒你说,我好像还有她的联信。”

        “吹牛吧你。”

        “完全没有吹牛。”

        “那你给我看看。”

        “看看可以,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让我吻遍你的全身。”

        “唔——”

        不等冯小艺同意,梁逸已经翻身将她束缚在了怀中,唇,鼻子,额头,眼睛,耳朵,后颈……从头到尾,由外而内,哪怕是舌尖才能深入的地方,他也勇敢地做了尝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