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一章 徐老湿恋爱了

第三百五十一章 徐老湿恋爱了

        梁逸开着跑车回到别墅,先把抽到的日用奖品全部装上直升飞机,随后把车停交给江户祖屋看管,顺便留下了野原一夫的联系方式。

        pm16:47分,直升飞机离开傍山别墅,仅仅一天不到的度假就此结束。

        梁逸即使把手机还给了秋瑾,秋瑾也不敢再多捣鼓,她戴上耳机,静静望着窗外固定的浮云,以及缥缈的富士山,眼里蓄满了悲伤与忧愁。

        “梁先生,我有一件事情要跟你说。”她像是考虑了很久才开口的。

        梁逸的嗅觉十分敏感,察觉出了某种情愫,说道:“煽情的话就不要说了,我也不会听。”

        秋瑾认真地看着梁逸:“可是你必须听,你必须做出选择。”

        梁逸想了想,点了点头,说道:“嗯……那我的选择就是你心里最想要我选的那个选项,不论你给出多少答案。”

        秋瑾生气了:“你这人怎么这样?!”

        梁逸斜眼一笑:“把问题抛给问问题的人,让她自己做选择,不挺好的么?”

        “可是……可是……”秋瑾咬着嘴唇,“可是”了半天也想不出该怎么反驳梁逸的话,索性轻哼一声,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开口道:“我不管你怎么无赖。但我要说的是:我们分手吧,从此不再保持那种关系了。”

        梁逸内心毫无波澜,平静问道:“你内心的想法呢?想分还是不想分?”

        “我内心当然是不——不对!”秋瑾脑筋急转弯,瞪向梁逸:“明明是我在问你好么,而且提出分手肯定是我想分了,这还用说?”

        梁逸淡然道:“那就遵循你的答案。”

        秋瑾强调道:“可是我想听你亲口同意!”

        梁逸对秋瑾眨了眨眼睛,“要不,你说个理由?”

        秋瑾当然希望梁逸说“给我一个理由”之类的话,这样她就能找回一点自尊心了。她轻哼道:“这件事情,本来想在度假结束后和你好聚好散,但现在度假提前结束,那我们也该提前结束……我想了很久,自从帮你发帖子求助开始,被痴汉骚扰,被吸血鬼追杀,还被人恐吓辱骂,还有昨晚被人投毒……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你而起,你太危险了,我不能跟你在一起了。”

        说完,她就把头偏向了窗外,撒谎不容易,特别是对于一个善良的女人而言。

        梁逸语气仍是那样平静:“还有没有其它理由。”

        秋瑾反问:“难道这些理由还不够?”

        梁逸沉默了一会儿,索要道:“那你这段时间吃我的,住我的,用我的,刚刚还花了57万美币……折算折算,我给你打个折,把它们还给我?”

        “你想得美呢!”一涉及到“主权”问题,秋瑾绝对不会退让,她态度坚决道:“这些东西本来就是我该得的,当做你……你欺负我的赔偿!”

        梁逸一挑眉梢:“你的意思是,我们之间的关系一直都是处于一种交易状态?”

        “你说什么呢!你把我当成援.交女郎了?!”秋瑾满脸悲愤。

        梁逸摇了摇头,露出一脸嫌弃:“援.交女郎可没有你这么胖,费用也没你要得多,况且人家的技术还比你强……总结一点,这钱花得不值。”

        “你……哼!那我可管不着,钱是不可能还给你的,而且不管你同不同意,从这一刻开始,我们以后就再也没有那种关系了!”秋瑾把话敞明了说。

        梁逸知道秋瑾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她担心冯小艺会回来取代自己的位置,与其和闺蜜闹翻,不如轰轰烈烈爱一场,再忍痛一刀两断!

        “好。”

        一个好字,似乎敲出了秋瑾心里的“咯噔”声,她吸了吸鼻子,朦胧的泪眼模糊了整个富士山,短暂的旅行结束,短暂的爱情也跟着结束……?……

        pm18:00,直升飞机准时降落在格雅酒店楼顶的垂直机场。

        梁逸打了个电话,叫徐哲上来帮忙搬奖品。小艾和宋音音也都闻声赶来帮忙。

        “哇,好浪漫啊,开直升飞机去富士山玩儿,真羡慕呢。”

        宋音音的惊讶,让秋瑾嘴角露出了微笑,但很快又被遗憾所代替,她低着头搬东西,一句话也没说。

        东西全部搬进套房后,秋瑾借口一句:“我累了,先休息了。”接着把自己反锁在卧室里,没了声音。

        “咋回事儿啊?怎么才去了一个晚上就回来了?”徐哲靠在阳台栏杆上,随手递给梁逸一支香烟。

        梁逸就一根烟的功夫,把昨晚的事大致叙述了一遍。

        徐哲摇头直呼残忍:“杀不了你就去祸害你的女人,然后给你造成永远的心里伤害,啧啧……真是蛇蝎心肠!”

        梁逸把所有的怒气全部沉淀在心里,挤出一句话:“没事,他蹦跶不了多久了,我看他几时被我逮住,再让他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对了,真龙那边你们有问出什么线索么?”他突然问道。

        徐哲摇了摇头,说道:“这小子一开始还是个硬骨头,非要我把他玩儿残才肯开口——他就是一条被利用的鹰犬,收取了千叶玲奈的巨额报酬,帮助千叶玲奈在前天晚上执行夜族转移计划,实际上知道的事情并不多。”

        梁逸点了点头,又问:“wto生物公司那边有什么情况吗?”

        徐哲道:“东桑政府已经把整个wto园区全部封锁,包括一旁的who世界卫生组织和东桑疾控中心,所有人员全部撤离……今天下午,小野队长发来了一条联信消息,他们联合疾控中心的生化小队搜查了wot-b1-1至b1-3三个楼层,研究资料被一扫而空,显然是夜族人盗取的。”

        梁逸猜测道:“这应该就是默克伯爵的目的了,借助wto的科研人才,剖析关于夜族的秘密,然后计划完成后通过内应往外转移,最后在转移途中逃离控制……如果我们没出现,这真将是一出‘偷天换日’的完美计谋。”

        徐哲道:“可是这些夜族人好像学乖了,昨天清水会和警察加派人手,在各大夜市蹲点,但一个欧罗面孔的夜族人都没发现。”

        梁逸冷声道:“夜族人一开始想来个‘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自己跳进渔网里面,然后吃光了渔网里的虾米,再由默克伯爵和潜伏者一起发力咬破渔网随而溜之大吉,但现在的局面是,默克伯爵这条领头的大鱼已经死掉了,剩下的杂鱼没有利齿可以咬破渔网,它们现在只能蜷缩在渔网的某个角落,寻找渔网本身存在的漏洞,再以牺牲一部分族人为代价,把得到了情报送出去。”

        “漏洞?”徐哲看向梁逸,轻吐这两个字,似乎在隐喻什么。

        梁逸掏出手机,打开锁屏界面,意味深长地望着壁纸中的冯小艺,威胁也许就是最大的漏洞。

        “好了好了,不用担心,冯小姐吉人自有天相,哈哈哈,她那么好的姑娘,不会有事的……”徐哲笑着拍了拍梁逸的肩膀,又递过来一只香烟,说道:“聊点开心的,你想不想听?”

        梁逸把香烟点燃,这个时候他的确需要听点儿开心的事情来释放一下心情,“废话我可不听。”

        “绝对不是废话!”徐哲比了个“发誓”的手势,郑重道:

        “我恋爱了。”

        “咳咳!咳咳咳……”梁逸刚吸进去的烟全都冲鼻子里抢了出来,“你……你再说一遍?我耳朵背,可能没听清楚。”

        徐哲认真道:“我说我要恋爱了。”

        梁逸不得不信,点头道:“嗯……你好像每天都在谈恋爱,而且恋爱的对象多种多样,只进入身体,不进入生活。”徐哲摇头道:“不对,不对,这次我是认真的,就喜欢一个人,以后也只有她一个人!”

        梁逸凑近徐哲的眼睛,左看右看,上看下看,还真就看到了他眼睛里的那一份真诚:

        “哈哈哈哈……不得了,不得了,真是普天同庆的好消息,浪子回头妙事多……你快给我讲讲,是谁把你给降住了?”

        徐哲老脸一红,作出一抹娇羞状:“那我跟你说,你不许跟别人说哟……”

        梁逸的白眼几乎翻上了天,难道这就是爱情的魔力?他保证道:“好,我绝对不会跟别人说的。”

        徐哲望着远方,想入非非,眼神痴迷,“就是那个机器人小艾咯,她可爱又迷人,冰冷又有温度……”

        “你就是馋人家的身子,图人家新鲜,上几回床你就会匿了。”

        梁逸一针见血!

        “我馋个毛……况且她也没毛,呵呵……”徐哲憨厚地笑了两声,又陷入了那思春状态,“我从看见她第一眼起,就认定她是我想要的女人,绝不是因为新鲜感,而是一种冥冥中注定的缘分,就好比你和冯小姐一样,冥冥之中注定在幽灵列车上相遇,然后谱写一场盛世恋歌。”

        梁逸眯着眼睛问:“你跟她……上过床了?”

        徐哲摇了摇头,带着遗憾的语气:“没有,她太聪明了,她可以在你面前把衣服脱光,坦荡介绍起自己的生理结构,但你要是敢碰她一根毫毛,少不了一顿毒打猛揍……”说到这儿,他下意识地摸了摸隐隐浮肿的脸颊,露出一副贱兮兮的表情:“正是因为这样,我才会无法自拔地爱上她,或许这就是爱情的魔力吧,痛并快乐着!”

        对于好兄弟的爱情,梁逸当然是祝福的,但是……“但是她一个克隆人,你确定会产生感情吗?”

        “啪!”徐哲拍了个巴掌,兴奋道:“我就知道你会问这个问题——这个问题我已经专门咨询过宋博士了,她是这方面的专家嘛!她说,小艾之所以会看似无情,是因为才刚刚激活大脑,等她慢慢适应了这个世界,就会变得和正常女人一样了。”

        梁逸思索道:“可是我好像听说,克隆人是没办法生育的,你这个也忍得了?”

        徐哲欣然道:“这感情好,连套套钱都省了不是?还能天天把牛奶送到家。”

        梁逸忍不住笑:“你小子真是……呵呵,很会苦中作乐嘛!”

        徐哲摆了摆手:“说归说,笑归笑,关于这一点我也问过宋博士,她也没说克隆人不能生育啊……她叫我留意小艾这个月会不会来大姨妈,如果会来的话,那就证明生理结构完全正常,可以生儿子的……但是她又说克隆人的基因和人不一样,以后怀的孩子可能有缺陷,不过现代科技这么发达,孩子有没有缺陷可以通过孕检检测出来,这些都不是事吧?啊……这么说起来,我突然好想当爸爸了,也难怪邓韵和顾以诚他们会耐不住寂寞,原来就是这种感觉,家的感觉,太美妙了!”

        打打杀杀了七八十年,想安个家,享个福,那也不过分吧?

        看来,徐老湿真的要找到个归宿了。

        梁逸心里是欣慰的,但同时又觉得遗憾,并且伴有一丝丝的担忧——原本华夏30多个同事,好像有女朋友的都死了,最后只剩下风流倜傥的徐哲,高度自律的柳良,还有一个不问世事的千年老怪物。

        有了爱就会犹豫,犹豫就会失败,失败就要付出代价……守夜者的一次代价,往往就是生命。

        梁逸又打开了手机锁屏,望着壁纸上的女人,心口隐隐作痛——以后在面对她的时候,自己会犹豫么?

        “好了,不和你吹牛了,我点的外卖要到了,像小艾这种在营养舱里长大的女人,绝对没吃过美食,追一个女人得从抓住她的胃开始……”

        徐哲哼着小调,带着期许离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