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六章 舍得生病

第三百四十六章 舍得生病

        老管家是个不折不扣的夜族人,先前在监控里梁逸就已经对他产生怀疑,但凑近了瞧,闻了气味,才肯定下来。

        仆人都是夜鬼,那他家公子想必也不是人了。

        梁逸突然对这个“江户家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不如将计就计去探探虚实?

        别墅外还停着一辆宾利轿车,应该是老管家开来的。

        “先生,太太,您们好,”老管家平田龟兹笑盈盈地冲梁逸和秋瑾打招呼,接着指了指不远处的豪华轿车,说道:“因为江户家的祖屋比较远,步行可能要10几分钟,我开车带您们去吧?”

        梁逸也没说什么,带着秋瑾坐上宾利轿车。

        老管家当司机,启动轿车往别墅群深处开去,寂静之余,他闲话:“先生贵姓?”

        梁逸轻声道:“在下梁逸。”

        “哎哟,梁……老公,你不要说在下嘛,感觉好土!”秋瑾扯了扯梁逸的胳膊,那句“老公”叫得可真甜嘞!

        老管家赞声道:“看来梁先生是一个很谦虚的人,”他又问:“不过听口音你们好像不是东桑本地人吧?而且这个姓氏……”

        秋瑾甜甜一笑:“我们是华夏人,我们刚结婚,来富士山度假的。呵呵呵……”

        “原来是这样,”老管家回应一下,刻意打量了一眼秋瑾,又遗憾道:“华夏这次天灾,很让人心寒啊……”

        梁逸内心冷笑,此为天灾,并非人祸。天灾因为无可奈何让人心寒,人祸因为不折手段让人心恨!

        “老管家,为什么这么大个别墅群都没人住呢?是不是你们把价格定得太高了?”秋瑾望着窗外。

        傍山别墅十几来座,却没有一家亮起灯火,难免会有些奇怪,东桑的富人应该不少才对。

        老管家解释道:“5月中旬已是樱花凋零的时候,来富士山旅游的人会减少许多,而且民宿区价格实惠又热闹,别墅区比较清静,适合长久居住和养生……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这里的价格不是我们定的,而是政府开的价格,呵呵……”

        秋瑾点了点头:“也对,政府租了你们江户家的地,那他们在这里建设别墅收取租金也很正常了。”

        “你们江户家还没到么?”梁逸望着窗外落叶铺满的公路,昏黄的路灯几乎就是个摆设,街道旁的大树遮住了月光,缝隙飒飒,斑驳点点,仍旧无法驱散黑暗。

        寂静,黑暗,恐惧。

        “先生不要急,就在前面了,”老管家指了指前方一栋楼房的阴影,说:“我们家公子畏光,所以在公路两旁移栽了大树,原本公路没有这么狭隘和荫蔽的。”

        “你家公子得了白化病么?”秋瑾脱口而出一声问。

        老管家眼中闪过一丝不悦,夜族人非常忌讳“白化病”这三个字,因为它们皮肤本来就很白,而且畏惧阳光。

        梁逸揪了揪秋瑾的脸蛋儿,轻声劝道:“傻瓜,别乱说话。”

        秋瑾也意识到自己问候直白了些,吐了吐舌头,道歉道:“不好意思老管家,我只是随口问问的,不管令公子得了什么病,他一定会健康起来的。”

        老管家嘴角一抹神秘的微笑:“多谢梁太太的吉言。”

        江户家是一栋古式建筑,相比现代风格的别墅,它更具有桑国的文化特色。但年久失修,也融入了一些现代修补的痕迹,比如围墙和砖瓦。

        物是,人岂能无非?

        “哇,果然是大家族,你们这栋祖屋就是鹤立鸡群,夜空中最亮的星星!”秋瑾赶紧掏出手机来抓拍了几张照片。

        老管家邀请道:“梁先生和梁太太如果喜欢这里,也可以搬到这里来住,我们的客房干净又舒适。”

        秋瑾摸了摸鼻子,笑着看向梁逸:“老公,我觉得这里是挺适合居住的。”

        梁逸态度礼貌又坚决:“就不用麻烦了,我们已经订好别墅,不去住的话就有些浪费公司的钱了。”

        秋瑾想了想,“也是,这里的别墅住一天都不便宜呢……”

        老管家没有强求,把车停好之后,招呼梁逸和秋瑾往大宅门内走去。

        宅子里有光亮,但也是惨淡昏黄的,清风一吹还能“翩翩起舞”。

        “因为我们公子畏光,所以晚上我们一般都点蜡烛的,希望梁先生和梁太太不要介意。”

        桑式风格的古建筑并没有那么繁琐,高大的屋脊结构,结实的红木地板,古色古香的桌椅和字画。

        墙壁上挂满了燃烧的白色蜡烛。人的心境不同,看什么都会觉得诡异,即使是浪漫的烛光晚餐。

        “梁先生,梁太太,请你们入座,我这就去楼上叫公子下来。”老管家把梁逸和秋瑾带到餐厅,安置好座位,交代一句就转身上了楼。

        长方形餐桌的中央放置了一座巨大的蜡烛台,燃烧的蜡烛不仅散发了光和热,还有一种独特的清香,复古的氛围渲染得极其浓重。

        “哒哒哒……”脚步声。

        两个身穿和服的青年仆人,各端着一只餐盘走进餐厅,他们把餐盘轻搁在梁逸和秋瑾跟前,由其中一人出声道:“先生,太太,这是烘烤的牛排,您们先食用,主菜和甜点稍后为你们呈上。”

        秋瑾已有些迫不及待,但无奈主人家还没出现,她也不敢动筷子,只能捂着肚子咽口水。

        “饿了就吃,不用客气。”梁逸轻声道。

        秋瑾摇头道:“不行,你没看电视剧里么?这些贵族家的条条框框最多了,我们是客人,要讲礼的。”

        “麻烦。”梁逸点燃一支香烟,静静地期待主人家的到来。

        “哒哒哒……”一阵下楼的声音。

        楼梯就在餐厅的左边,一个瘦骨棱棱的年轻男子在老管家的搀扶下,一步一步地从楼梯走下。

        年轻男人二十八九绝不过三十,一双眼窝深陷,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头了,但他穿得非常正式,西装革履,行为举止病弱却也带着几分绅士风度。

        梁逸来东桑这么久,还是头一次遇到土生土长的东桑a级夜族人,哪怕这男人只剩半条命。

        a级夜鬼的个人素质不用解释太多,生病?如果不是有故事的男人,他绝对不舍得生病。

        舍得生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