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二章 黎明未至,任务结束

第三百四十二章 黎明未至,任务结束

        “阿巴,阿巴阿巴……”真龙队长拼命地摇头挣扎,想阻止野原一夫接下来的行为。

        彩花背过身去,暗骂一声:“活该被阉,真恶心!”

        梁逸皱眉站在一旁,提醒道:“野原兄,我留他还有用,你不要玩得太过火。”

        “这人的生命力很强,少了一样东西不会死的,”野原一夫摩拳擦掌着,又对梁逸道:“你帮我把彩花送到医院去,这里的残局由我来收拾。”

        “正有此意。”

        梁逸抱起彩花,找了一辆吉普车,招呼徐哲、宋音音、小艾相继上车。这时,拦路的两辆大货车也被人开走,警察拉起警戒线开始清扫案发现场。

        “呼……终于结束了。”徐哲惆怅地趴在车窗上,默默地吞吐着香烟。

        “徐长官,怎么看起来不高兴呀?”坐在一旁的宋音音看出了徐哲神色中的忧伤。

        徐哲苦涩地笑了笑,说道:“不知道呢,别人都是劫后余生的喜悦,可我们死里逃生后却觉得更加不安……我想可能是这样的事情经历得太多,嗯,经历了太多生死后就会越加眷念美好的生活,就会越来越害怕再经历这样的劫难,呵呵……干我们这行的,都挺复杂的。”

        宋音音投来了崇拜的目光,赞美道:“徐长官和梁长官都是超级大英雄,是咱们华夏的骄傲,是咱们华夏的骄傲!”

        徐哲弹了弹烟灰,笑道:“这顶高帽子我接受,每当国家有难的时候,总有人要站出来做点事情不是么?呵呵。”

        “恩呐,我也要努力为咱们国家做贡献!不过……唉……”宋音音刚起的一腔热血又随一声哀叹给沉了下去,“可惜我只不过是个培育师,对生物基因领域一知半解,要不然我也能配出疫苗了。”

        梁逸安慰道:“你不用觉得沮丧,疫苗我暗中留了一份。”

        宋音音惊喜道:“梁长官偷偷拿了一份嘛?什么时候的事啊!”

        梁逸先卖了个关子:“在说这个之前,我是不是还承诺过出来后要告诉你一件好事?”

        宋音音“嗯嗯嗯”点头。

        梁逸笑道:“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叶秋’?”

        宋音音脱口而出:“当然记得了,帅帅的叶警官,他救过我的命呢!我怎么能不记得,可是……可是,咦?”她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期待地望着梁逸:“梁长官为什么要提及他呢?难道……”

        “没错,他没死,”梁逸点点头,又说:“他当时被感染了,你给他注射了一只抗体疫苗。疫苗成功起作用了,他现在可牛逼着呢,身体各项机能都提高了不少,就跟你那只黑猩猩康康一样。”

        “哇!”宋音音高兴得眼泪都快掉出来了,“叶警官没死,哈哈……叶警官还活着……”

        梁逸笑道:“现在叶秋正在北美深造,等东桑的一切结束后,我也会把你送到北美深造,到时候你们俩就可以见面了。”

        徐哲这时开口道:“梁老大,你把宋小姐介绍给叶秋岂不是把她往火坑里推么?”说完,他又郑重地看着宋音音,提醒道:“宋小姐,叶秋那小子可是大色狼一个,你要注意啊!”

        宋音音嘟着嘴巴,不由自主地就往小艾身边靠了靠,嫌弃道:“我觉得徐先生才是大色狼吧……”

        一旁的小艾也露出一种厌恶的神情:“何止是大色狼,从他的语言、行为、动作、神态、作风上可以观察出,他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大流氓。”

        徐哲揉着鼻子不服道:“宋小姐质疑我就算了,你一个没见过世面的机器婆娘也好质疑我?”

        小艾不屑道:“在我数据库里,你的渣男指数能排到前3名!”

        “嗤!娘们儿!”

        徐哲再点一只香烟,趴在窗口笑着吞吐起来。

        ……

        am1:31分,梁逸将彩花送到了急诊手术室。

        “这里有我就我守着就行了,你们也回去休息吧。”梁逸把车钥匙递给徐哲,让他先带着宋音音和小艾回去休息。

        “记得帮我替秋瑾报个平安,还有背包里的东西很重要,一定看好了。”

        “没问题。”

        徐哲留下一盒香烟,带着宋音音与小艾走出医院。

        医院的走廊空荡荡,梁逸点燃一只香烟,用联信给野原一夫发送定位。手机修好后,电池的待机时间要比原来长太多,一天一夜不用还有百分之80的电量……“一天一夜,原来才过了一天一夜……”

        2020年5月14日,凌晨1:49分,再次度日如年。

        梁逸呆呆地望着手机锁屏上的壁纸,很近了……很近了,他能感觉到冯小艺离自己很近很近了,从北欧到华夏,从华夏到东欧,再从东欧到东桑,他几乎饶了半个世界,就是为了找到照片中的女人。

        爱情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能让人废寝忘食,奋不顾身。

        梁逸背靠着桌椅,随着飘动的烟丝,缓缓地,静静地,渐入梦乡。

        ……

        也不知过了多久。

        “咳咳!”

        两声轻咳,将他从沉睡中唤醒。

        野原一夫替梁逸取下手中早已燃尽的烟屁股,轻声劝道:“你也累了,回去休息吧。”

        梁逸抽出两支香烟,递给野原一夫一支,默默地点燃。

        “你要知道,手术室外是不允许抽烟的。”野原一夫猛吸了一口香烟,隔着手术室大门往里探,问道:“她进去多久了?”

        梁逸瞥了一眼腕表,am2:47分,说道:“进去了69分钟。”

        野原一夫道:“问题不大。”

        梁逸深吸一口香烟,轻吐道:“她差点丢了命。”

        野原一夫淡然道:“我如果没亲眼见过你的实力,绝对不会放心把她托付给你。”

        梁逸苦笑道:“你不怪我,那就好。”

        野原一夫道:“说说你们这次的经历吧。”

        野原一夫是一个值得深交和信赖的朋友,梁逸愿意把一切信息与他共享。

        几只香烟,梁逸把那一天一夜却度日如年的经过全部转述了出来。

        ……

        “那么,你可以肯定幕后黑手就是千叶玲奈了?”野原一夫问道。

        梁逸皱眉:“她叫千叶玲奈?她是个女人?多大岁数?你怎么认识的?”

        野原一夫说道:“wto生物公司每个实验楼里都有3-5个项目部长,千叶玲奈就是负责研究夜族的项目负责人。她的信息你可以通过so度就能查到,40多岁快50了,挺漂亮的一个老女人;我记得先前和你说过,我曾经想过办法约wto生物公司的高层出来谈判,其中就有千叶玲奈,但她婉拒了我,”说到这里,他问梁逸:“你问这些做什么?”

        梁逸深沉道:“我只是在怀疑她的真实身份。”

        王颖是女人,千叶玲奈也是女人,她们都是默克伯爵的爪牙,是不是同一个人呢?

        这是第一个疑点。

        野原一夫摇头道:“这么说来,东桑市还存在了3-400只b级以上的欧罗夜鬼。要在这么大个是城市找出它们,有点难度;它们要在这个大城市搞破坏,轻而易举。”

        梁逸掐了掐长酸痛的眉头,担忧道:“相比夜族带来的麻烦,我更害怕实验基地里的虫子,它们在不断地繁衍,而且拥有很高的智商和文明。夜鬼在白天无所遁形,但虫子无惧阳光;夜鬼至少还有人性,但虫子凶戾残暴。如果它们从地底爬了出来,对整个东桑而言必然是一场毁灭性的灾难。”

        野原一夫问道:“那些虫子有弱点么?”

        “你有什么想法?”梁逸先反问。

        野原一夫说道:“wto生物公司搞出了这么多人命,肯定要接受正义的审判,这些事情我都会上报给东桑政府;等政府指派了军队,再集结清水会成员一起下去看看,消灭虫子,以绝后患。”

        “这倒是个可行的办法,”梁逸点了点头,也不再吝啬自己的东西,取出一只u盘递给野原一夫,说道:“这可是我冒了生命危险从地底下弄来的资料,是一位专家搜集到的有关于地下虫子的所有资料,你拿去研究研究……记得拷贝了要还给我。”

        野原一夫结果u盘攥紧在手中,笑道:“这么个小玩意儿,无价之宝啊。”

        梁逸吮吸了一口香烟,苦笑道:“有什么办法呢,无价之宝都是拿命去‘争’来的。”

        野原一夫笑问道:“你拼了命带出的东西绝对不止这一样吧?”

        梁逸摇头道:“是还有其它东西,但不在这里,你如果想要的话我也可以给你。”

        野原一夫扔掉手中没有燃尽的香烟,掏出自己的烟盒儿抽一根给梁逸,说道:“你这烟是便宜货,劲儿小又辣喉咙,尝尝我的?”

        梁逸接过香烟点燃,深吸了一口,直顾点头称赞:“你的香烟果然不错,”他又拿起自己的烟盒儿,在野原一夫面前晃了晃:“你看这烟盒的包装这么精美,龙飞凤舞的,怎么还便宜呢?”

        野原一夫笑道:“外表华丽的东西内在不一定美;就像有些女人外表光鲜亮丽,其实内部已经黑得不像样子了。”

        梁逸眯了眯眼睛,“哪里黑得不成样子?”

        野原一夫斜眼一笑:“你不要想歪,我说得是心。”

        梁逸淡笑一声:“是你不要把我这个正人君子想歪了才对。”

        两个男人都在默默地抽着烟,一个背靠着桌椅,一个被靠着墙,香烟一根接着一根,烟雾缭绕如人间仙境…要是果走廊里有烟雾报警器,此刻肯定已经宣泄了起来。

        沉默。

        短暂的沉默。

        “你觉得守夜组织怎么样?”野原一夫开口问。

        梁逸摇头道:“不知道,从来没去过,只知其名,不知其形。”

        野原一夫又问:“道听途说的观点也没有吗?”

        梁逸想了想,给出两个字:“一般。”

        “哪里一般?”野原一夫眼睛里有了光芒。

        梁逸道:“福利一般,态度一般,实力一般……还有,很多很多一般的地方。”

        野原一夫应和道:“不错,假如你找了一家三流公司,给的工资也是三流水准,老板对员工的态度还不好……这个时候,只要是个人都想着跳槽吧?”

        梁逸笑着看向野原一夫:“你有话就直说吧,何必拐弯抹角呢?”

        野原一夫沉默了两秒,难以启齿地开口道:“来我们清水会吧,福利态度都要比守夜组织好。”

        “但是实力不行对吗?”梁逸几乎是一语道破。

        野原一夫又沉默了,如果守夜组织是三流货色的话,那他们清水会可能连九流货色都不如。他咬了咬牙,沉声道:“我还可以给你个最大的福利。”

        梁逸含着香烟,笑道:“我听出了忍痛割爱的语气呢。”

        “没错!”野原一夫郑重地望着梁逸,认真道:“梁兄如果愿意加入清水会,我可以把彩花许配给你。”

        梁逸深吸了一口气,皱着眉头,不知该怎么答复野原一夫。

        野原一夫见梁逸陷入了抉择,加重筹码道:“你放心,我很尊重你们华夏的文化,彩花如果成了你的妻子,我绝不会占你半天便宜,我们还是以兄弟相称。而且你还可以行驶我野原家的一切权利……呃,还有彩花个人的条件,她的相貌就不用说了,脾气这边如果嫁为人妻也肯定会变得温柔。对于彩花的生活作风我抓得很严,迄今为止她并没有和哪个男人同过居,所以梁兄你可以放心——”

        “咳咳!”

        梁逸轻咳两声打断了野原一夫的话,尴尬又不失礼貌地笑了笑,说道:“野原兄你太客气了。难道我的关系就真要靠嫁妹妹才能变得更牢固么?我愿意加入你们清水会,可是你要我改名字,纹个纹身,切割小拇指之类的我就介绍不了了。”

        野原一夫老脸微微一红,赶紧解释道:“不用不用,梁兄你不要把我们想成黑社会了,加入清水会只是个形式而已,没有那么多无聊的形式。”

        梁逸耸了耸肩膀:“既然如此,那就加入呗……不过事先我说好了,华夏是我的祖国,不论我加入了守夜组织还是你们清水会,最先帮助的还是华夏。”

        野原一夫点头道:“这个是当然的,我完全不会拘束梁兄的自由。你在清水的职务就跟在东桑大学当客座教授一样,假设清水会实在遇到了解决不了的困难,梁兄拔刀相助即可。”

        梁逸点了点头,起身与野原一夫伸出右手,说道:“那么野原会长,合作愉快了?”

        野原一夫眉眼含笑,伸出右手与梁逸紧紧握在一起,自谦道:“真是受宠若惊呢,没想到你会这么爽快。”

        梁逸一语双关,笑道:“这个世界需要两种爽快,一种是和正义之师结盟,另一种则是杀敌如麻!”

        “那……我彩花你还要不要了?咱们结成亲家,亲上加亲?”野原一夫很真挚地问梁逸。

        梁逸婉言拒绝:“说句实在话,我已经有很多女人了,就不祸害你妹妹了吧。”

        野原一夫黯然一笑:“女人多也不是一件坏事,和我双修过的女人,如果算上老去和死去的话,真是一个很大的数字。”

        梁逸还是摇了摇头。

        野原一夫挑了挑眉,暧昧地望着梁逸:“你真的没碰过她?”

        梁逸惊讶道:“这才一天而已,我哪儿能碰她了?你可千万不要想歪了。”

        野原一夫坐上座椅,苦涩道:“是该给彩花找个男人了,不然禁.欲太久,她的脾气会变得越来越奇怪,到最后所有男人都会被吓跑的。”

        梁逸道:“所以你才允许她和女人逢场作戏?”

        野原一夫说道:“我是个阴阳师,我知道阴阳交.合的含义,女人和女人在一起并不会造成某些东西流失,就由她放纵吧。”

        梁逸道:“你们东桑家族的风俗很奇怪,男人身旁妻妾成群,女人则要保守元阴,待闺阁中。”

        野原一夫笑道:“我想你们华夏也差不多。”

        梁逸想了想,就算华夏不是,拿自己难道就不是了么?万一自己以后有了孩子,男孩儿巴不得多霍霍几个女孩,女孩儿一个也不准被别人霍霍……

        “叮咚!”

        手术室大门亮起了绿灯。彩花被护士推了出来。

        “唔……好大的烟雾啊!咳咳咳……”

        “天呐!好多烟头!”

        “你们怎么这样?这里可不是吸烟区!”

        ……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们等得太着急了,就情不自禁了,待会儿我们会把烟头扫除,然后给予医院赔偿金的。”野原一夫很有礼貌地对医生和护士道歉,一点儿也没有“一会之长”的架子。

        “医生,她的手术怎么样了?”梁逸拉着医生问。

        医生说道:“患者失血过多,腿部和胸口的伤我们已经进行了缝合,你们放心吧,总体是没什么大碍的……不过我很想问一句,究竟是什么东西让这位患者受了这样奇特的伤?整条腿都差点没了!”

        病床上的彩花睡得非常香甜,看来还是现代医学有作用。

        “你们谁是家属啊,来结算一下手术费用。”护士看向梁逸和野原一夫。

        野原一夫从兜儿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护士,微笑道:“我是上合社团的副社长野原一夫,名片上有我秘书的电话号码,你们结算一下医疗费与过道内吸烟的罚款,打电话汇报给秘书,明天一早就会有财务送来手术费。”

        “野原一夫,您就是大阴阳师野原一夫?”几个护士全都兴奋地绕着野原一夫转悠。

        “野原大人好帅啊,今天终于见到本人了。”

        “原来野原大人这么年轻啊!”

        “野原大人一定要加个联信喔。”

        ……

        梁逸终于明白,为什么野原一夫会有这么多双修对象了,原来有多数为自愿献身的女孩子。

        “那么梁兄,你就赶快休息吧,车就停在医院外。”野原一夫把车钥匙丢给梁逸。

        梁逸接过车钥匙,比了个“ok”的手势,朝医院大门口走去。

        am4:07分,黎明还未到来,任务已经结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