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一章 连老子的妹妹也敢打?

第三百四十一章 连老子的妹妹也敢打?

        “滴滴滴!”

        行驶在队伍最前的一辆军用吉普猛按喇叭,随后整个车队都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一旁基因战士问司机。

        司机探出脑袋去看:“好像前面发生了重大车祸,两辆大货车追尾了。”

        “小心有诈,注意警戒。”

        隔了一会儿,对讲机传来真龙的命令:“每车下来2个人,跟我一起去前面看看情况。”

        真龙队长下了车,召集后面上来的基因战士一起往车祸现场进发。留在车内的基因战士全部摇上车窗,几乎把枪口杵拢在了梁逸的身上。

        梁逸和彩花眼神交汇,相视一笑依偎得更紧。

        车祸现场,两辆大货车迎面相撞,巨大的货车箱几乎封死了整条公路,在军用吉普前还堵了七八辆私家车与出租车,所有司机全部扎推讨论事情的解决办法:

        “麻烦你们快点把这东西挪开!我还要赶着回家呢,真是的,今天真倒霉,出个夜差遇到这种事情!”

        “这赔偿可得由你们垫付啊!”

        “行了行了,等交警过来吧,这件事情交给交警解决好么?”

        “哎哎,你们快瞧,怎么有一群军人过来了?还带着枪呢……”

        争吵的司机看见有人扛着硬家伙过来,纷纷停止了口舌,规规矩矩地站在一旁等待着。

        真龙队长上前便用严厉的语气斥责:“你们怎么回事?!竟敢在这里堵路!”

        一个红脸司机胆大向前,扬起脑袋瞪着高他几乎半个头的真龙队长,不屑道:“怎么?别以为你有枪就可以为所欲为,就算要过去也得排在我们车后边!”

        真龙队长直接拉栓上膛,枪口抵住红脸司机的额头,骂道:“混蛋!赶紧给老子把车挪开,不然我一枪崩了你!”

        红脸司机握住枪管,要不是身后的几个司机拉着他,他高低也得再杠两句。

        其中一个布衣司机出来说情:“这位队长,不是我们不想让开,你看这两辆大货车横在马路中间了,我们也没办法啊……唉……都怪这群人开夜车捞黑钱,这都半个小时了,还不见交警过来解决,真真真……急人呢!要不您先回车里等等?我看交警也马上就快要来了吧?”

        几个司机的穿着都很朴素。

        真龙队长把所有人都打量了一遍,也没有多怀疑,收起步枪,冲身后的基因战士招了招手,命令道:“回车内等。”

        谁知真龙队长与基因战士刚一转身——

        聚集在车前的司机就像变魔术一样,人手一把手枪,对准基因战士就是一阵射击!

        “啪啪啪……”

        枪声划破黑夜!

        基因战士全副武装,又有精良的防弹衣和头盔,在被动的情况下快速反应,转身举枪与司机们对射!

        朴素的司机秒变冷血杀手,以车身做掩体与基因战士展开激烈的交火!但手枪的火力难以抵挡步枪的扫射,很快司机们就被基因战士结成的火力网打得不敢露头!

        基因战士被先发制人的司机打死3个,剩下9人一边射击一边往军用吉普撤退!

        “留5个压制他们,剩下的跟我回车队!”

        真龙队长敏感地察觉到情况不对,招呼3个基因战士就要往回冲,这时公路四面八方涌出一群手持冲锋枪的黑衣忍者,用更强大的火力逼得基因战士无路可退!

        “是清水会的忍者!”彩花惊呼,梁逸却把她的脑抬起的袋使劲儿往下按,叮嘱道:“小心子弹。”

        “咻咻咻……”

        几枚发光的子弹从公路旁的几座民宿楼顶射出,打破车窗玻璃,准确无误地将车内看守的基因战士狙杀!

        ……

        压制性的火力,压倒性的人数,阻截计划很快便取得了完美的成功。

        基因战士全部被埋伏在制高点的狙击手击杀,只留一个弹尽粮绝的真龙队长。别看这家伙一个人,硬是要7-8个忍者才能将他压制住!

        这时,一辆轿车从民宿区里开了过来,下车的人有野原一夫,小野队长,以及几位扛着狙击枪的特警。

        “老哥!”

        彩花喜出望外,推开车门就要往外冲,她忘了自己腿上还有伤,差点儿就要摔下去,还好梁逸眼疾手快,拽住了她的后衣领,笑道:“不要乐极生悲。”

        野原一夫见到满身伤痕的彩花,瞬间皱起眉头,满脸都是心疼,赶紧上前搀扶道:“彩花,你这是怎么了?”

        彩花撅起小嘴儿,忍不住的眼泪夺眶而出,嚎啕大哭:“老哥,我差点儿就再也见不到你了,呜呜呜……”

        “没事了,没事了,不哭不哭……”野原一夫安慰着彩花,疑惑地望向梁逸,“怎么回事?”

        梁逸满脸都是愧疚,却也没说什么话,只是催促道:“赶快去带她看医生吧,一些事情以后会告诉你的。”

        “老哥,你看我这里,你看!”彩花昂起脸蛋儿,露出那一道鲜红的掌印,哭成了委屈巴巴的花脸猫。

        野原一夫怒得眼睛都要瞪出来了,咬牙切齿地问:“谁……干的?!”

        彩花抬手指向车队前被七八个人压制在地的真龙队长,状告道:“就是他,他打我的,现在牙好疼……”

        “混账东西!老子的妹妹也敢打!”野原一夫怒骂着,抱起彩花走向真龙队长!

        梁逸赶紧下车跟上。

        “把他给我架起来!”野原一夫发令。

        真龙的双手双脚全都由两个忍者使劲儿扼住,腰部和脖子全都用绳子勒正,可尽管如此,他仍有大肆躁动的力量,就像一头发怒的疯牛,张牙舞爪,大呼大叫!

        “放开我,有种出来单挑!”

        野原一夫轻轻放下彩花,指着跟前被束缚的真龙队长问道:“彩花,你要怎么惩罚他?”

        “我们做了十多年的同事,没想到你就是一只白眼狼,我呸!”彩花冲真龙吐了口唾沫,偏过头去:“我看都不想再看他,哥哥你替我惩罚他吧!”

        谁知真龙队长张口就来了一句淫.语:“野原彩花你这个叛徒,我要把你先.奸.后.杀,把你的——”

        “啪!”

        野原一夫甩手一巴掌就给真龙下巴打歪了去!

        真龙疼得合不拢嘴!

        野原一夫从腰间取出一把匕首,冷声道:

        “把他裤子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