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三章 深入敌后(十六)

第三百三十三章 深入敌后(十六)

        pm20:43分,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袭击,打乱了梁逸的所有计划,并且……让他受到了人生当中第一次没齿难忘的羞辱。

        然而,

        即便如此,

        他还是只能把那个侮辱他的人捧在怀里,小心翼翼地呵护着。

        “梁先生,对不起嘛,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平常尿意来了都会事先有感觉的,我想肯定是吗.啡和疼痛神经错乱导致的,对不起,对不起,拜托,拜托,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彩花妩媚妖艳的凤眼变成了一双天真无邪的水汪汪杏花大眼睛,她就像一只撒娇的小猫,在梁逸的怀里又蹭又亲,她一点也不觉得腻人!

        梁逸的脸就像是一块融化的大冰山——为什么说是“融化”的大冰山呢?只因他的头发上还有没擦干的水渍,冰冷的眼神与绝情的态度,任由彩花怎么撒娇乱拱都不会动容。

        “你真是个小气鬼,人家又不是故意的……”彩花见梁逸软硬不吃,只能乖乖靠在胸膛上,碎碎念念叨叨绕绕嘀嘀咕咕,像蚊子一样。

        梁逸实在受不了耳旁有苍蝇“嗡嗡嗡”,轻叹道:“我没有怪你,我怪我自己行了吧?”

        “你肯理我了?”彩花又攀上梁逸脖颈,嘟起嘴巴就要kiss。

        梁逸用额头狠狠地把彩花的脑袋给顶了回去,压着一腔怒火,询问道:“野原彩花,梁某究竟何德何能,能让你一个千金小姐这般投怀送抱?”

        彩花揉了揉脑袋瓜,当着梁逸的面搬起手指来,“我算算啊……你长得又高又帅,武功好,能力强,有高贵的夜族血统,华夏守夜者的老大哥,顶级学府的名誉教授,你又是我哥哥的朋友,更重要的是你救过我三次命,你还碰了我的身体……”她越说脸上的敬佩之情就越浓,恨不得要钻进梁逸的心里去。

        “可是我已经有喜欢的女人了,你的出现只会破坏我和她们的关系。”

        “啧啧,她们?你的情人还不少嘛,那多我一个又有什么关系?”

        “你是东桑的女人,那就是不行,我不喜欢东桑的女人。”

        “你是种族歧视主义者?”

        “实事论事,我只是一个狂热的爱国分子罢了,你们东桑曾经欺负过华夏,这是国恨,没齿难忘!”

        野原一夫已经有100多岁,彩花的年龄肯定也不小了,他们二人都曾历经过侵略战争,是军国主义时代的产物……一想到这儿,梁逸横竖都觉得不舒服,想把怀中的女人就此给扔了。

        彩花轻哼道:“想不到你还有这种偏见,真是对你看走眼了。”

        梁逸冷声道:“最好是这样,出去之后两不相见。”

        “你——”

        “闭嘴!再吵老子把你扔了!”梁逸的怒容一丝不苟!

        彩花内咬嘴唇,低头不敢再出声。

        ……

        pm21:00,梁逸抱着彩花回到廊口。

        宋音音学着徐哲的模样,躲在墙壁后手持步枪瞄准前线,来一个就杀一个,来两个就杀一双,熟能生巧。

        “梁长官他们回来了!”

        宋音音急忙跑过来查看彩花的伤势:“彩花,你没事了吧?”

        彩花惨淡一笑:“暂时死不了啦……不过还是希望能快点出去,伤口太深了,需要去大医院动手术才行。”

        宋音音目泛泪光,握住彩花的手感激道:“谢谢你彩花,如果不是你,我可能早就死掉了。”

        彩花摇了摇头,对梁逸说:“把我放下来吧。”

        梁逸放下彩花,让宋音音帮扶,自己则拿过步枪朝廊口处坚守的徐哲走去。

        廊口外堆积了20多具虫尸,全都被一枪爆头。

        徐哲见梁逸归来,主动把位置腾出来让给梁逸。

        梁逸标准蹲姿持枪,一眼不眨地望着前方,一边戒备一边问:“我走后一共消灭了多少只?”

        “27,不算上跑了的,”徐哲则靠在墙边,掏出烟盒正要打开,但瞧见里头的存货,忍不住骂道:“操,最后2根精神食粮了,这可咋办啊!”

        梁逸沉声道:“虫子还会逃跑,证明它们还有点智商。”

        徐哲把烟梁逸点上并递了过去,说道:“不仅会逃跑,还会制作进攻计划嘞,侧面佯攻,正面突击,绕后突袭,远程射击……宋小姐说的没错,嗯……这群虫子有自己的文明体系。”

        宋音音扶着彩花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紧张道:“梁长官,彩花的腿有点儿渗血了,这点纱布完全包不住她的伤口,而且……而且……”

        “而且我饿了,又渴又饿。”彩花润了润发干发白的嘴唇,用沙哑的喉咙说道。

        宋音音咬牙低声道:“我也快被饿死了,中午那顿都没吃呢……”

        梁逸差点忘了还有新陈代谢和生理循环这件事,不吃饭就会腿软,腿软了怎么和死神赛跑?他想了想,问宋音音:“宋小姐知道在哪儿能找到食品和药物?”

        “过了这片花园就是生活区,有餐厅和卖烟酒的食品店;药物的话我宿舍里有医疗箱,”宋音音说到这儿,表情有些为难:“可是外面好危险,梁长官要去的话就得冒险了……”

        冒险这种事对于梁逸而言实属家常便饭,他起身道:“反正都要去你的宿舍,顺道带点物资回来。”

        徐哲叼着香烟,不忘提醒道:“多带几盒儿烟回来,我就不陪你去了。”

        梁逸点点头,彩花受伤,宋音音又柔弱,必须留个人下来保护她们,“那还有什么东西要交代的么?”她看向宋音音和彩花。

        宋音音想了想,“emmm……我住的套间是g1楼2-1,医疗箱在卫生间梳妆台的柜子里,那些资料装着的u盘藏在抽水马桶的水缸里,用锡箔纸包裹着——哦对了,还有件事想麻烦梁长官走一趟的。”

        梁逸轻吐三个字:“别客气。”

        宋音音摆手道:“不是为我客气啦,是唐天……梁长官还记得他吧?他被软禁在g1楼3-2号房,梁长官如果路过的话,能不能顺带去看看他?呃……唐天这个人虽然懦弱胆小,但也不是坏人,而且他在病理学的专业领域非常强,如果梁长官选择把他救出来的话,以后的作用肯定比我大得多……”她忽然又想起了什么,赶紧补充道:

        “还有还有!我们私下都备份了研究资料,就算他人不在房间里,梁长官也可以去找一找看……嗯,就这些吧!”

        梁逸欣然道:“救他是当然的,华夏需要这样的人才,但你不要对他的生还抱有太多希望。”

        宋音音轻叹道:“梁长官尽量吧,但还是安全第一……”

        “好。”梁逸点了点头,转身就要走出廊口。彩花这时叫住了他的名字:

        “梁逸!”

        梁逸眯着眼睛,突然被人叫了姓名,横竖都有些不自在:“干嘛?”

        彩花颤抖道:“能帮我带几件衣服么?我……好冷……”

        “好,”梁逸点头,又问:“还有其它需要吗?”

        彩花伸出手,掌掴着宋音音胸前的丰满,轻轻掂捏了两下,说道:“她的罩杯比我小一点,但也差不了多少,你能再帮我带一套内衣么?”

        宋音音一声娇嗔,拍开彩花的玉手,脸红道:“那可是我穿过的……”

        彩花捏着宋音音下巴,“你难道有性.病?”

        “没有!”宋音音捂着滚烫的脸颊,对梁逸道:“梁长官,彩花要的东西就晾在阳台上,你记得取……”

        “那是不是经常被偷?”徐哲笑问道。

        宋音音惊讶道:“你怎么知道?”

        徐哲只是笑笑没有说话。

        “那么,她们就拜托你了,我30分钟后回来。”

        梁逸不再浪费时间,对徐哲吩咐了一声,转身走向花园。

        ……

        b1-26修建的花园格局很大,山水树林,亭台楼阁,应有尽有。

        但此刻,大道小径布满了虫子的涎水与足迹,清香飘然的花园已变得臭气熏天;越往员工公寓走,残肢断臂、肝脑涂地,一条条被拖延的“血路”不知通往何处。

        梁逸很想顺着血迹去一探究竟,但此刻有任务在身,无法再分身调查。pm21:13分,他顺利穿过花园来到员工公寓,一路上并没有遇到阻扰的虫子。

        b1科研楼的建筑结构非常奇特,生活区域在左侧,研究区域在右侧,花园之类的休闲地带则建筑在大楼中间,这就好比一筒实心的木头,中间凿了个洞,修建一些花花草草,利用高科技模拟白昼黑夜。

        g1公寓2-1不难找,一路上还有关闭歇业的餐厅、酒吧、咖啡厅、24小时便利店、带游泳池的健身房,……如果电力系统恢复,情景模拟成功,以现在晚上9点多的时间,下班的研究员应该已经开始享受夜生活了。

        谁又知道一栋枯燥的科研大楼下竟还修得有这么一片繁华地带?

        梁逸进入g1楼时步态放轻了许多,满地的血污和残肢告诉他,虫子已经攻陷这里并进行了屠杀;每层楼中时不时就会有“沙沙沙……”的细微作响,显然还有一部分虫子在楼里滞留。

        虫子拥有一定智商,它们不会像感染者那样一听有声音就无脑蜂拥而去。徐哲也表示在射杀了二十几只虫子后它们有了撤退的倾向——g1楼是虫子的猎场,猎人在狩猎之后便不会在猎场逗留,它们会带着猎物去往某个地方。某个地方又是哪个地方?

        梁逸来到g1-2-1门口,试着扭了扭门把手,刚刚走得太急先是忘了让宋音音拿门钥匙。他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一脚踹门而入——“嘭!”声音颇大,也不知会不会惹来麻烦。

        梁逸抓紧时间,按照临走时宋音音的嘱咐,在卫生间洗脸台上的柜子里找到了一只医药箱,他打开医药箱检查了一遍,感冒药,消炎药,纱布,止血剂,蹦跶,抗生素……麻雀虽小五脏全;他又打开马桶水箱上的盖子,一团锡箔纸挂在水缸内部的水位线倒勾上,敞开锡箔纸,果不其然有一只黑色u盘;

        他在衣柜里找了一件轻薄的羽绒服,从阳台上取下一套性感透明的蕾丝边内衣——也难怪宋音音的内衣经常被人偷,公寓是男女混住形式,吃不到肉的狼只能靠歪门邪道来喝汤。

        梁逸摇头笑了笑,在衣柜里找了一只旅游背包,除了将u盘随身携带,其它搜集到的物资全部塞了进去。

        5分钟后,梁逸提着背包走出大门。

        可刚一走出大门,才把前脚刚迈出去——

        “咻!”

        一只“暗器”迎面袭来!

        梁逸何许人也?抬手轻轻一夹,一根细长的骨刺被定在双指间!

        右前方的走廊里,一只伸长60cm的虫族射手趴在地上,鼓吹着口器正想发射第二发!

        “还给你!”

        梁逸随手一发,指尖骨刺飞向虫子,骨刺从口器里钻入,从虫脑后飞出,狠狠地定在走廊墙壁上,嗡嗡作响!

        虫子当即暴毙在自己的骨刺下!

        梁逸轻哼一声,转身顺着楼梯走上3楼。

        g1-3-2,门敞开了一条缝,门上有碰撞和切割的痕迹,门后还发出一阵“吧唧吧唧……”的细微声响。

        梁逸提刀,推门而入——

        两只身长100cm的大虫子正趴在地上大口朵颐着一具男性尸体,它们前肢像是长了两把刀斧,后肢粗壮,肌肉线条异常明显,仿佛拥有十足的爆发力!

        掠食者1号!

        梁逸的出现,惊扰了虫子的用餐,它们转身与梁逸对峙了几秒,由一只先发起进攻——后退蹬地岂非,一跃3-4m飞向门口的梁逸!

        梁逸若要杀它们只跟捏死两只蚂蚁没差别,他迟迟不肯动手是想看看这些虫子到底有什么招数。虫子跳跃攻击,速度非常快,但也不过如此!他猛然一抬脚,对准虫子迎面一踹!虫子飞出去的速度要比弹跳还要快出好几倍,“吧唧!”一声贴在墙上成了肉泥!

        另一只虫子想要发动攻击,梁逸随手一记飞刀,精准削断了它的脊椎!

        梁逸走进客厅,低头看了看死者的相貌,30岁出头,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死前受了极大的惊吓,以至于死不瞑目,眼珠被虫子啄了去……死相颇为惨烈,但也无法掩盖他就是唐天的事实。

        梁逸找了一张毛巾,替唐天盖住狰狞的面颊,随后便开始在套房中仔细地寻找起线索来。

        唐天的研究项目要比宋音音复杂得多,哪怕是找到一篇相关的随手记也是一个不小的收获……柜子,抽屉,马桶水缸,床底下,皮鞋里,灯饰上,书本页,相框后……只要是能藏东西的地方梁逸全都找了一遍,就连每一块地板砖他都用心敲了敲,没有,什么都没有。

        “怎么会没有呢?”

        梁逸坐在沙发上,仔细地打量整个房间,唐天是个很没有情调的人,房间几乎没有可以藏东西的地方,整个套房也不大,一眼就能平铺看完。他细语喃喃:“究竟还有哪个地方没找呢?”

        梁逸上看下看,左看右看,最终把目光定在了倒在血泊中的唐天身上——唐天呈现扑趴的姿势倒在客厅里,双手掩于胸口像是在保护什么。

        梁逸眼睛一亮,赶紧上前翻开唐天尸体,果不其然,唐天双手紧紧抱着一本厚实的皮质笔记本。

        梁逸从唐天手中夺下笔记本还是用了一些力气,可见,死了都不愿放手的东西,一定非常重要。

        梁逸轻轻打开笔记本,第一眉页上写着“工作日记”四个秀气的大字,往后翻则是第一篇日记,“于2020年2月28日,被囚禁在东桑的第一天……”

        梁逸又往后翻了几篇,全都是唐天工作后的总结以及对暗无天日生活的感慨、对老师罗光成的缅怀,对祖国家乡的思念。想不到的是,这个胆小懦弱的研究者,竟然还有这么浓烈的爱国情怀。

        “华夏之风骨也。”

        梁逸冲唐天的尸体比了个赞,合上日记本就想离开,但日记本里突然传来了一声细微的碰撞声,他犹豫了几秒,从中央骑缝打开日记本——日记本的内部被挖了个空,3小瓶的绿色浊液安安静静地躺在凹槽里!

        难怪唐天死了都不放手,原来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就藏在书里!

        梁逸粗略地浏览了一遍旁边的小字,关于研究论文他看不太懂,但大致可以确定,这3只小药瓶里装着的是3种虫族母体的培养原液……反正价值很高就对了!

        “唐天同志,我代表祖国感谢你。”

        梁逸最后对唐天敬了个礼,收好日记本,转身走出房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