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一章 深入敌后(十四)

第三百三十一章 深入敌后(十四)

        “宋小姐,经你这段时间对虫子的培育,可有得出什么比较有价值的研究成果?”梁逸走在最前面,随时警惕着四周的情况,但又闲不住嘴,便开口问道。

        跟在后头的宋音音苦涩笑道:“如果我说一个有价值的研究成果都没有,梁长官会不会觉得我好笨?”

        梁逸摇头道:“你是学者,我是武夫,武夫评论学者愚钝,那叫做不是不自量力。”

        宋音音奇怪地盯着梁逸的背影,“梁长官真是谦虚呢……”

        徐哲在后头打趣道:“梁老大就是喜欢扮猪吃老虎,明明自己学识渊博,非要以武夫相称。”

        宋音音道:“我也相信梁长官是个大学士。”

        徐哲笑道:“是呢,东桑大学的教授可不是一般人能当的。”

        “哇?梁长官还是东桑大学的教授啊?世界排名前10的顶级学府!”宋音音对梁逸刮目相看。

        彩花突然叉起腰,扬起骄傲的小下巴:“巧了,我也在东桑大学拿到过博士学位,怎么就从来没听过有一个姓梁的教授?”

        “他啊,日本名字叫冈坂日川……”

        “噗呲!钢板日穿……哈哈哈……”宋音音捂嘴偷笑。

        彩花惊呼:“哦哟!原来你就是那个历史教授冈坂日川?斯库伊呐~”

        梁逸谦虚道:“谬赞,谬赞……”

        “你认为我是在夸奖你?”彩花满脸都是嫌弃和鄙夷,“你知不知道你上高校新闻了——历史教授冈坂日川,召,对外经贸大二女学生山岗惠子,援.助.交.际,曾多次与山岗惠子共进晚餐,更有多名学生称,在公交车站亲眼看见没穿胖次的山岗惠子坐上了冈坂日川的宾士豪车,您可真风流啊。”

        “简直是血口喷人!”

        梁逸激动得脸都红了,他在讲课期间的确有刻意抽惠子回答过问题,但这也是处于对惠子的承诺,再说朋友之间吃个晚饭就是援.助.交.际了?现在的人制造舆论怎就么厉害?

        彩花轻哼一声:“这当然无聊学生传出的舆论,梁先生这种肥肉送到嘴边都能亲自拨走的人,怎么会去玩那些把戏?”

        “梁长官一看就是正经人,肯定不会做那些事的,不过梁长官还是东桑大学的教授,可真是惊艳到我了……我想想,凭我的资历起码还得要个10年才能勉勉强强坐上讲座这种位置,”宋音音对梁逸的崇拜滔滔不绝,完了之后,又弱弱地问一句:“那梁教授还想听我的研究报告吗?就是那种没有价值的研究成果。”

        梁逸道:“你说我就听。”

        宋音音想了一会儿才开口道:“虽然都没有多大价值,但垃圾堆里还能找到几件看得过去的宝贝不是?”她说着从白大褂口袋里取出一小瓶绿色的喷雾剂,“滋滋滋……”对准空气喷了几下,买了个关子,问道:“你们闻闻这是什么东西?”

        徐哲脱口而出:“six    god!六神花露水!”

        彩花疑惑道:“驱蚊水么?有什么用?”

        宋音音傲然道:“它的作用可大了,假如有虫子要攻击你,你就可以用它来自保,我亲自做过实验,就算是2m高的成虫闻了它也会退避三舍……而且才1美币一瓶,贼便宜。”

        “真有这么神奇?那点盘蚊香管用不?”徐哲问道。

        宋音音摇头道:“蚊香我也做过实验,对虫子一点都不管用,包括各种香水和刺激性气体我都做过实验,就只有花露水对虫族有比较明显的作用,”所以她很骄傲,“这是我个人研究发现的,连病理专家都不知道这个秘密。”

        梁逸笑道:“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一叶知秋通晓四季,有些东西看似不起眼,但在某些层面上却有极大的作用。宋小姐这次发现非常好,等回到组织我会替你申请奖金的。”

        宋音音红着脸道:“梁长官过奖了啦,就是一个平常的小发现而已,这个给你防身吧?”她把“六神花露水”塞进梁逸手里,又说道:“其实通过观察虫族的习性也发现了不少数据上的东西,比如它们的数量和等级,外貌特征,口器的大小和坚硬程度,母体一次性的产卵数量,产卵方式,受精方式……这些资料我全部都备份在了一个u盘里,上交给王颖她的也只是我删删减减的一部分,哼,她那么对我,我还累死累活为服务,工资不给就算了还囚禁我,哼,凭什么呀?”

        “哦?”梁逸满心欣慰,问道:“你的u盘在哪儿?”

        宋音音道:“在员工宿舍呢,”她指着前方道:“穿过这条走廊,再经过一个花园,大概20分钟的路程就能到员工宿舍——wto这家公司里面的研究员全都是狂热分子,一天到晚除了吃饭睡觉之外其它时间全都花在了研究上,所以大多数人都会选择住在员工宿舍,也只有像我这样被囚禁的鸟儿才会渴望外界的阳光。”

        梁逸皱眉:“所以说员工宿舍全都是人?”

        宋音音点了点头。

        梁逸轻叹:“希望那里不要成为虫子们的猎场。”

        茹毛饮血的肉食动物,一般对美味都非常敏感。对于庞大的虫子而言,人类无非是最美味的食物。

        “音音,这层楼就你一个培育师么?”彩花突然问道。

        宋音音道:“培育专家总共有4个,虫族的栖息规律一般是在中午气候变暖,氧气浓度升高的时候才会苏醒活动,培育师基本都要午饭过后才会来工作。”彩花不忍同情道:“你真可怜啊,我在这里呆了几个小时都觉得快要压抑得喘不过气,何况脚下还有一个养着几千只嗜血的大虫子,你晚上不会做噩梦吗?”

        宋音音摇头道:“那倒不会,其实这里生活环境蛮不错的呢,你待会儿就知道了。”

        ……

        一行四人边走边聊,大约10分钟后,一道暗淡的光芒晃眼而过,走廊的尽头到了。

        “月光?”梁逸觉得有些新奇,同时也有些迫不及待。

        “沙沙沙……”一阵像是在拖运什么东西的声音从走廊外传来。

        “戒备,有情况。”梁逸抬手示意,拔出手枪,放慢脚步,紧盯着即将出现在走廊口的东西。

        不过一会儿,借着惨淡的暗光,一只双脚竖立、身高2m的大虫子拖着一句尸体出现在了走廊的尽头,它的眼睛呈莹绿色,明亮中带着凶戾;

        走廊笔直一条道,它发现了梁逸,梁逸也发现了它!

        “吼——”

        “咻!”

        怪物咆哮声才刚刚出口,一柄飞刀就已射进了它的喉咙!

        巨型虫子放下手中的尸体,双足变成四肢,嘴里不停地呕吐着秽.物,并发出“咳呲,咳呲……”的沙哑叫唤——它并没有死,而是转身爬出走廊!

        “啪!”

        徐哲锁定巨型虫子的脑袋扣动步枪扳机!

        “吧唧!”一枪爆头封路,虫子瘫倒在了走廊口。

        “这就是饕餮1号,身高2m的大虫子,能狗熊一样可以双脚站立,力气大得惊人。”

        徐哲又冲梁逸做了个手势,一前一后往巨虫尸体走去,彩花带着宋音音紧跟而上,宋音音说:

        “我们给它的学术名叫做taike,体重普遍在300公斤以上,咬合力约1000磅,脊椎非常地硬,简直和哺乳动物有的一拼,但它还是卵生虫类,iq在50左右,拥有非常出色的长时间记忆能力,能理解一些简单的动作并学习,更重要的是这种大型的食肉.虫子多数群居,懂得相互合作。”

        “行了行了,你就别在讲那些学术性的东西了,我们可不感兴趣。”彩花出声劝道。

        宋音音尴尬地挤了挤嘴,“其实这些虫子没有什么学术可言的,我甚至怀疑它们是外星物种,有自己的语言和沟通方式……它们的进化和繁衍完全不遵循地球上‘进化论’”的规律。”

        梁逸和徐哲走到虫尸旁,由徐哲站在廊口望风,梁逸则在虫尸旁蹲下,拔出飞刀开始切割虫子的脑袋。

        “梁先生,你这是在干什么?”彩花捂着嘴巴,不忍直视梁逸的做法。

        梁逸暂时不理会,专心地解剖虫脑,也不嫌弃闹钟的污秽,仔仔细细,里里外外地翻找了一遍,最后有些失望,抬头问徐哲:“结晶呢?”

        虫脑里有一种结晶,用来作为高科技武器的能源,梁逸记得这是徐哲亲口所说的。

        徐哲摇头道:“有的虫子有,有的虫子没有,没有的可能是因为等级太低的原因,这个我也不太清楚。”

        梁逸又看向宋音音:“宋小姐有关注这个问题吗?”

        “这些虫子还能凝结晶体啊?”宋音音疑惑又震惊,显然她并不知道这些事情。

        徐哲笑道:“不奇怪嘛,蚌壳凝聚珍珠,人体凝肾结石,这些虫子也会在脑子里凝聚一种充满能量的水晶。以前我们在黑色森林抓捕这些虫子时,有遇到过一只身长3m的‘飞龙在天’虫子,废了好大的劲儿才把它弄死,它的骨刺又硬又锋利,它的毒囊能瞬间将肉体融化,还有它脑子里闪闪发亮的奇异结晶,好像蕴藏着无穷无尽的力量!”

        宋音音兴奋道:“哇塞,如果真有这种东西存在的话,那……那我可以绝对肯定它们是外星生物!哇……好想好想研究一下那种‘飞龙在天’啊!如果能把它们驯服,那我岂不是可以‘御龙飞行’了?”

        徐哲摇头道:“它们背上全都是有毒的倒刺,你确定敢坐上去?”

        宋音音拍着她那极有弹性的胸脯道:“你相信我,我一定能给它培育成听话的乖宝宝。比方说它一生下来就动手术切除毒囊,以无机产品喂养,让它把白天鹅当成自己的母亲……这些虫子的思想都很简单,从小培养生活习惯,消磨野性和戾气,长大了就能为人类服务了。”

        “这种事情以后再说,我看这具尸体不像是基因战士的,他很有可能来员工宿舍。”

        地上的尸体已经面目全非,喉咙被扣了个大窟窿,梁逸探了探尸体的温度,“他的体温还很高,死亡时间不会超过20分钟,这说明前方有虫子正在猎杀活人。”

        “嘘……别说话!”

        站在廊口的徐哲突然闪了进来,低声道:“又有虫子过来了。”

        4人全部贴着墙壁站好,不敢发出一丝声响。由最前端的徐哲探出脑袋瞧看详细,汇报道:“6只掠食者,身高80cm,正在往这边移动,距离30m左右,应该是被刚才的枪声吸引而来的。”

        “彩花你留下来保护宋小姐,徐哲和我一起出去解决。”

        “可是——”

        彩花才刚说两个字,徐哲和梁逸就已经跳出走廊!

        故技重施,先一柄飞刀干掉两只,再上前用拳脚肉搏!整场杀戮一气呵成,10秒钟不到就结束了战斗!

        梁逸又观察了一遍四周,确认没了危险才冲廊口的彩花和宋音音招手,示意可以出来了——

        彩花护着宋音音刚走出廊口一步,只听“嗖”的一声,一只快到无法闪躲的“暗器”射向彩花和宋音音!

        彩花快速反应,第一时间拦在宋音音身前,以自身肉体挡住了那一道“暗器”!

        两根细长的骨刺分别刺在了彩花的左胸和大腿上!

        “彩花!”

        “彩花小姐!”

        “9点钟方向!”

        “妈.的!”

        廊口出来就是一片人造花园,有花有草有树木,9点钟方向正好有两颗大树,谁能猜到树上竟然藏着两只“虫族射手”?

        梁逸当机立断,掏出手枪就是两次连发!

        “啪啪!”

        直接命中树干上的虫族射手!

        彩花表情痛苦,用力把宋音音推进了廊口,自己踉踉跄跄地扶住墙,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嗖嗖嗖……”

        虫族射手远远不止一只,它们成群结队地钻出花丛,形如弓弩般,从口中喷射骨刺!

        梁逸和徐哲一边闪躲一边后退。

        梁逸几步退至彩花跟前,拦腰抱起就往廊口里退去。徐哲也一个滚地式战术闪避退到廊口,拔出一颗碎皮手雷扔向草丛中虫族射手!

        虫族射手被这突如其来的圆球所吸引,扎了堆地哄抢这么个稀奇玩意儿——“轰!”手雷砸开,碎片四溅,一瞬间便将虫族射手炸了个血肉横飞!

        梁逸把彩花靠墙放下,紧张地望着她胸口的倒刺,问:“彩花小姐,你……怎么样?”

        彩花面色苍白,咬牙忍着疼痛,无奈道:“也许是快死了吧……”

        “不!你不会死的!”梁逸就要动手撕开彩花的衣襟。

        “不!别动,你越动我就越疼了……我怕疼……”彩花颓然地望着梁逸,眼中闪烁着泪光与期盼,问:“梁先生,在我临死之前你能不能满足我一个愿望?”

        “你不会死的傻瓜!”

        “究竟能不能……咳,咳!”

        “能!能!你坚持住,我什么愿望都答应你!”

        彩花艰难地笑了笑,微微扬起自己的脑袋,嘟着嘴巴轻声道:“我想让梁先生最后吻我一次……”

        梁逸愣了几秒钟,轻责道:“你都呼吸不过来了你还要这个,你……你坚持住,我替你把刺拔出来,你不会有事的!”

        彩花催促道:“快点!趁我还能感觉到你的温度!”

        梁逸偏头看向宋音音和徐哲——徐哲目不转睛地警戒着廊口外的情况,宋音音则背过身去,抹着眼泪催促道:“梁长官你快点满足彩花嘛!这是人家最后一个愿望了……不!彩花一定不会死的,呼呼……”她使劲儿地吸了吸鼻子。

        梁逸也不是为难,只是心里非常愧疚,他真挚地望着彩花,一声致歉:“对不起彩花,我让你受伤害了,对不起……”说完他低头亲吻了下去,他不敢太用力地接触,生怕一个吻就让彩花死在了自己怀中。

        可谁知他的嘴才碰上彩花的唇,一席温柔和湿.软突然钻进了嘴里,紧接着放肆地吮吸和搅拌……他猛然睁开眼,想推开彩花可又不敢用力,彩花双手捧住他的脖子将他套牢!

        梁逸以为这是彩花最后的疯狂,也就闭眼妥协了……可连续搅拌了将近5分钟他才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

        “彩花……唔……彩花小姐,你——”

        “哇!舒服了!”

        彩花终于肯松开对梁逸的束缚,高高扬起的脸蛋儿和微微翘起的嘴角,哪里还有将死之人的颓色?

        “你骗我!”梁逸一把抹去嘴角的口水,睁大眼睛怒瞪彩花!

        彩花缓缓剥开胸口的衣襟,露出一席黑色的防弹衣,笑道:“是你自己笨嘛,我有防弹衣的……不过并没有防住这根刺,它还是插进了我胸口,只不过我运气好,没刺进心脏而已。”

        梁逸能生气么?他只能怪自己心太软!他咬了咬唇,口齿间全都是眼前这个女人的味道,他活了这么久,第一次有了被人强.奸的滋味儿,心里又恼又苦!起身就想离开。

        彩花拉住他的手,噘着嘴巴道:“你别生气嘛,我叫你吻我只是一种转移痛苦的方式……你瞧我大腿上就知道了。”

        彩花的大腿内侧恰好中了一根骨刺,伤口溢出的鲜血侵染了大半条裤子!

        “你要是不贪恋那五分钟,也不会流着么多血,你真是个……蠢女人!”

        梁逸斥责着,立即抱起彩花,对宋音音和徐哲吩咐道:“我去找个地方替她处理伤口,你们两个守在这里,如果有情况随时喊我!”

        “我也去——”

        “你去什么?打扰了别人的二人世界。”

        徐哲一把拉住蠢蠢欲动的宋音音,又冲梁逸比了个“ok”的手势,说道:“放心吧,这里有我看着,你们慢慢。”

        “我会尽快回来的。”

        梁逸抱着彩花回身寻找实验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