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章 深入敌后(十三)

第三百三十章 深入敌后(十三)

        “我被抓上飞机之后,就随那个女人一起来到了东桑,他们带走了所有的研究资料和康康;因为我是一名还算优秀的培育师,他们就把我软禁在了这家公司里,每天做的事情就是研究虫族的生活特性,然后把研究报告第一时间交给他们。”

        宋音音被吓坏了,手捧一杯温水轻轻发颤,劫后余生并没有消除她内心的恐惧。

        “我是wto的安保人员,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公司还会干非法软禁人的这种事呢?”彩花在一旁问道。

        徐哲苦笑道:“话说,你们公司好像就没干过什么好事吧?哪件事情不非法?”

        彩花撇嘴道::“但至少是国家承认的。”

        宋音音抽了抽发酸的鼻子,“哼……我吃饭睡觉都只能在这栋大楼里,还特派了两个人高马大的男人寸步不离地守着我,我一个柔弱的女人能怎么办?割腕自杀都被救了回来!”

        话音刚落,她已泣不成声。

        彩花摇了摇头,神情中露出一丝心疼,上前替宋音音擦眼泪,安慰道:“小妹妹你别哭啊,现在我们不是来救你了么?你马上就要恢复自由了。”

        宋音音抬头以泪目瞧了一眼彩花,嘴巴一扁,投入彩花的怀抱,“呜呜呜……”哭得更大声了。

        “想不到你还挺有料的嘛。”彩花和宋音音一番“水.乳.交.融”后,不禁笑叹起来。

        “宋博士,王颖把你送进wto后还有没有和你见过面?”梁逸开口问道。

        宋音音把身体从彩花怀中抽离,抹了抹眼泪道:“没见过了,刚下东桑我就被一些戴墨镜的黑衣人抓到了这里来,从此以后就再也没见过他,上交资料也是由一些神秘人来取的。”

        梁逸又问:“我记得和你一起被抓上飞机的还有唐天和顾以诚,以及冯小艺……就是那个大眼睛的,黑色头发,发长大概肩部以下,身高160出头,侧脸耳垂下有一颗痣,然后还有——”

        “好了梁老大,飞机上就那么几个人,用排除法也该知道是谁了。”徐哲笑着打断梁逸的陈述。

        梁逸紧盯着宋音音,渴望得到一个好消息。

        宋音音想了想,说道:“唐天跟我一样被送到了这里,不过他是病理专家,应该在21楼研究虫子的基因结构;当晚在飞机上,我朦朦胧胧听见顾教授和那个女人交谈,女人让顾教授把康康和研究资料及疫苗送到欧罗去,顾教授应该不在东桑了吧……至于梁长官最关心的那个女人,因为哭声太大了,被打了一针就睡了过去,她和那个叫王颖的女人一起下的飞机,应该也在东桑。”

        梁逸咬牙攥拳,口中挤出一丝愤怒:“这些杂碎,为什么要去掳走一个什么都不懂又什么都不会的普通女人?!”

        徐哲递过来一支香烟,安慰道:“她是你的爱人就注定不是个普通的女人,也正因为如此,她会成为一个很有利用价值的筹码。夜族不会让自己的筹码受伤的,她很安全。”

        “真好奇这个叫做‘冯小艺’的女人长什么样呢,”彩花语气里有些嫉妒,试着问:“那如果夜族人用她来威胁你,或者当做筹码跟你交易一些东西,你会怎么选择?”

        徐哲抠了抠脑壳,替梁逸为难道:“这种狗血的剧情没想到竟会发生在梁老大的头上,唉……孽缘,真是一段孽缘!”

        梁逸深吸了一口香烟,沉声道:“如果她真的成为了筹码,我绝对不会自私到拿东西去交换她,哪怕是亲手杀了她。”

        壮士断腕,大义灭亲,非常人而所不及!

        彩花稍稍一愣,摆手道:“我开个玩笑的,你不必当真,爱人这世上只有一个,丢了可就永远没有了……呃,不对不对,b2科研楼就是研究基因克隆的,可以让她重新复活……呵呵,真是个很无聊的话题呢。”

        梁逸默默抽着烟,心中思绪万千。

        “梁长官,这个地方我一刻也不想多留,你们什么时候带我离开这里?我已经好久都没有见过自然阳光了……”宋音音放下手中的水杯,盼望着梁逸、徐哲和彩花。

        “虫族泄露是灾祸之源,我绝不能放置不理,”梁逸想了想,转身对徐哲说道:“事到如今也只能分头行动,徐哲,你带着彩花和宋博士找出口离开,我留下来把逃出来的虫子清理干净。”

        徐哲即刻反驳道:“这算个毛的分头行动,你这是想让我先溜?”

        梁逸皱眉道:“难不成你们要留下来和我们一起行动?”

        彩花坚定道:“我肯定是要留下来的……还有,什么叫让徐先生带我离开?我需要他带么?你这分明是看不起我。”

        梁逸当然希望徐哲能留下来陪自己行动,彩花的个人能力还马马虎虎,必要时也能帮上不少的忙,倒是娇弱的宋音音……这个情况下,再聪明的脑子也顶不了什么用。

        徐哲和彩花也都直勾勾地盯着一旁文静柔弱的女人。

        宋音音脸红道:“我……我当然一切听你们的了,现在还有得选择嘛!”

        梁逸展颜一笑,承诺道:“宋博士你放心,我一定会将你毫发无损地带出去。等出去之后,我还会给你一个惊喜。”

        宋音音撩了撩额间散落的几根青丝,低声道:“你们叫我音音就可以了,不需要那么客气的。”

        “音音。”彩花随口便呼唤了一声。

        “啊?怎么了……”宋音音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

        彩花凑近宋音音耳边,轻轻地吹了口气,自我介绍道:“我叫野原彩花啦。”

        宋音音浑身酥麻,打了个哆嗦道:“彩花小姐你好……”

        彩花大笑道:“哈哈哈……都说你们华夏的女人脾气火爆,我看她也不过如此嘛!”

        ……

        “好了,时间不等人,早点发现问题就早点解决,”梁逸瞥了一眼腕表,pm17;49分,外面的世界也应该快天黑了,他又看向宋音音,说道:“宋小姐在这里做了这么久的研究,应该很熟悉这里的格局了,你能带我们去关押虫族的牢舱里看看么?”

        “牢舱?”宋音音有些疑惑,摇头说道:“虫族不是关押在牢舱里的。”

        “那是关押在哪儿?”梁逸问道。

        宋音音跺了跺地板,说道:“在下面还有一层专门为虫族建设的模拟饲养基地,有花草树木和土壤,人造阳光,氧气浓度,空气湿度……就像自然公园一样。”

        徐哲讽笑道:“wto公司还真是有够下本儿的啊。”

        彩花表示:“这些神秘的操作真是让人惊叹,我在公司里当了这么多年安保都没发现最底层还有秘密基地。”

        宋音音点了点头,“嗯呢,虫子哪儿能关在牢舱里面啊,它们的情绪非常不稳定,根本就摸不出规律来,如果饿了的话就会吃自己同类的,千万不能这么做。”

        彩花挑眉:“那这么说来,你们还会喂它们吃东西咯?”

        宋音音点头道:“可以这么理解,但也不完全是喂养,因为这里是自然饲养场,不是动物园。饲养场内很多生物的,分解者,生产者,捕食者……一切生态环境都有,建设这个饲养场的目的就是为了观察被研究生物的生活习性,比如说它们怎么捕食,又以什么为食,怎么繁衍后代,怎么划分领域,是否在自然界中存在天敌……太多太多研究项目了。”

        彩花说道:“这么听起来好像很有趣的样子,就跟动物世界里的纪录片一样,你们是不是还会再每个虫子的身上安装一个小型摄像头和定位器什么的。”

        宋音音赞赏道:“彩花你懂得还不少嘛!”

        彩花暗自翻了个白眼,说道:“小孩子都懂得这些的好不好?”

        宋音音笑道:“这些都是一个培育专家最基本的操作啊,像我每隔3天就要坐上装甲车去饲养场里采集虫子们的分泌物,然后转交给化验科做数据比对,总之一系列的事情,每天都累得半死呢……还有一次差点被虫子伏击了,好在每次出去都有人持枪保护,要不然你们今天可能就见不到我了。”

        梁逸问道:“这么说来,下面的饲养场非常大了?”

        宋音音展开双臂比了个扩大的姿势,神色惊讶:“超级大,做环线电车都要绕60分钟!”

        彩花惊呼道:“电车速度就按40km/h的话,那你这个饲养场的直径就有13-4km了!?”

        宋音音摆手道:“虽然饲养场很大,但也不可能全部都留给虫族,我们最多划分个半径3km的区域来提供观察……这些虫子都是外来物种,往往一只就能破坏整片地区的生态平衡,我们不能把这些杀手随便乱放的。”

        徐哲说道:“看来你们的安全措施非常粗糙,才让虫子有缝可钻。”

        宋音音无奈叹气:“唉……我也不知道这些虫子究竟是怎么跑出来的,饲养圈的隔离材质都是高纤维玻璃,炸弹都轰不烂,而且还有人24小时监控和巡逻……”

        梁逸问道:“刚刚你说这下面还有电车,是怎么个情况?你坐过么?它的终点和起点分别是哪里?”

        宋音音摇头道:“我是被监禁的人,没有资格坐电车,况且电车也只是为一些高级研究员提供服务。轨道上只有1节车厢,10几个座位的样子。”

        梁逸分析道:“饲养区域肯定就在wto正片园区的下方;b1研究虫族划分一块去,b2研究其它生物再划分一块去,以此类推下去,各大实验楼都有研究区域,且用轨道电车连接……我们如果能坐上轨道电车,就可以从b1科研大楼到b2,再从b2回到地面。”

        “这是个好办法,可是b1和b2相通,b1的虫子泄露,万一跑到b2去,再从b2往外扩散……”徐哲摇了摇头,“这是一个非常不幸的假设。”

        梁逸突然又问宋音音:“宋小姐,你被虫子围困是几时间?”

        宋音音想了想,回答道:“因为研究项目比较紧,我今早6点就来了办公室,9点钟左右突然停电,大概停了半个小时,电力又重新恢复,然后我又继续工作到了中午12点,正当我要放下手头工作去吃饭时突然又停电了,我清晰记得那个时候是12:37分,我想出去看看情况,一只看着我的那两男人却把我关在了办公室里,说是出现了什么紧急情况;其中一个男人去查看情况,一个多小时都不见回来,另一个男人用对讲机呼叫也没有回音,另一个男人就把我锁在了办公室里……我当时肚子都快饿死了,生气地冲着那个男人大骂:‘你去死吧’!”

        说到这儿,她咽了咽口水,颤声道:“我的话音还没落下,就听见那个男人的惨叫声,然后响起了一串枪声,再后来就一直没动静了,他应该真的死了吧?……当时我也意识到出大事了,就开始搬桌椅堵门。因为工作本来就很累了,还没吃饭,就慢吞吞地弄到了将近3点,这个时候那些大虫子也从通道内钻了出来,一开始只有一只,然后两只、三只……我没办法了,只能向菩萨求救,没想到菩萨真的大发慈悲把你们排了过来……”

        她话说完时,已经感激涕零。

        梁逸面色凝重地看着手表,“这么说来虫子泄露已经超过了6小时,b1与b2之间的路程肯定不会超过6小时。如果让600多只虫子分散到整个wto生物公司,然后在流入整座东桑……后果不堪设想!”

        宋音音咬了咬唇,低声道:“事实上已经不止600多只了,我们为了观察每种虫子的繁殖做了很多实验,现在虫子的数量起码在5000只以上……”

        听到这个数字,几个人面面相觑,惊讶似乎都已经没了必要。

        徐哲掐了掐眉头:“这么多,杀也杀不光啊。”

        彩花颤声提议道:“还是逃吧……你们华夏不是有一句古话么?‘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个数量的虫子单靠我们几个人是无法解决的。”

        梁逸沉思了片刻,开口问道:“彩花小姐,我记得你先前说过,wto生物公司有自动毁灭系统是么?”

        彩花惊讶后释然,沉声道:“如果公司存在着一级戒备都阻碍不了的危险,人工智能将会启动毁灭程序,”她又摇了摇头,“不过说是这样说,从来就没有人会相信wto会有这么高的防控危险存在;然而就算真的有这个程序,那肯定也需要董事会和ceo的执行命令……人工智能毕竟只是个机器人,各大财阀怎会让它来主宰公司的生死呢?”

        徐哲点头表示同意,说道:“彩花小姐说很对,梁老大你可能还不知道这些财阀的手段,就算整个公司的人死光他们也不会启动自毁程序的……以我多年的经验判断,财阀为了最大化避免损失,肯定会把wto园区当成一个新的‘饲养圈’,对于他们而言,这场不幸的灾难只不过是把圈子扩建了一点,仅此而已。”

        梁逸好生气,张口怒骂道:“他们如果真的这么做,那东桑这个国家就等着完蛋吧!”

        彩花也急了,语如连珠:“哎呀!你到底想怎么办嘛,我们现在正处于困境,等摆脱了这个困境再找去找哥哥帮忙,找国家和政府帮忙,找你们伟大的守夜组织帮忙,这样难道不好么?你非要一个人逞英雄?千疮百孔的堤坝,你一个人能堵得住么!”

        执拗的梁逸突然就被这一番话说得没了脾气,他叹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你是不是这个意思没人在乎,那些大财阀也不会在乎,你死了都没有人在乎,这些事情明明都是那些利益熏心的财阀搞出来的,那为什么你还要冒着生命危险去替他们擦屁股?”彩花抱着胳膊,最后来了一句:“你的冯小艺现在还在坏人手里呢,你能不能自私一点?”

        “我……”梁逸一时不知所言,“冯小艺”这三个字的确是现在他最大的软肋,她就在东桑,很近了,很近了……最终她轻叹了一口气,点头承认:“你说得对,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事需得从长计议,我们现在开始逃离吧。”

        彩花见梁逸开窍,欣然一笑如桃花盛开,推着梁逸走出办公室,笑着说:“那就出发吧?……逃离的话也是超级厉害的梁先生打头阵不是?”

        梁逸傲然道:“那是自然。”

        徐哲冲宋音音做了个“请”的姿势,笑道:“徐先生永远是垫后的,宋小姐先请。”

        彩花说道:“这个就叫做‘汉堡包’队形,上面一层面包,下面一层面包,把最美味的肉类保护在中间。”

        徐哲笑道:“与其叫做‘汉堡包’不如叫做‘热狗’队形更贴切些。”

        彩花疑惑道:“为什么?”

        一丝淫光在徐哲眼中转瞬即逝,他淡然道:“因为两片面包之间能塞下一整根火腿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