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六章 深入敌后(九)

第三百二十六章 深入敌后(九)

        梁逸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正和冯小艺彻夜缠绵,可就在交响曲即将进行到最后一步时,身上的冯小艺突然甩手就来了一记热辣的耳光——他吓得猛然睁开眼,却发现彩花正骑在自己身上,一边怒骂,一边抹着嘴角的血迹。

        “我这是……”梁逸砸了咂舌,口中不仅有一股血腥味儿,还有一种难以分辨的清香。

        “啧啧啧……梁老大啊梁老大,你说你,唉……”徐哲苦涩地笑了笑,随手丢过来一支香烟。

        梁逸揉了揉太阳穴,却发现手上黏糊糊的,举于鼻间轻轻一嗅,一股又腥又香的味道直冲大脑……他抻着地面勉强坐直身体,神态显尽了疲惫:“大概是太疼了,我晕倒过后的事情全忘记了……不好意思。”

        彩花偏过头,一边绑头发,一边小声抱怨:“得了便宜还装失忆,真是个混蛋……”

        徐哲替梁逸点燃香烟,问道:“现在感觉如何?身体机能恢复了么?”

        梁逸猛吸了一口香烟,身体的疲软瞬间消失了大半,苦笑道:“这批血色药丸是我从货船上带出来的,用少女的鲜血制作而成,非常非常的精纯……咦,对了,我的附身符呢!”他开始惊慌地寻找。

        彩花把福袋砸进梁逸手中,没好气道:“一个破袋子而已,至于那么紧张么?”

        梁逸痴痴地抚摸着福袋上的“佛”字,感叹道:“还好秋瑾临行前为我缝制了这个护身符,不然我今天就要交代在这里了,”他欣然一笑,把福袋小心翼翼地藏回内置口袋,从地上站了起来:“希望这枚护身符会一直保护我们的平安。”

        彩花不屑道:“求神拜佛最肤浅。”

        梁逸疑惑地望向彩花,“你难道没有信仰?”

        彩花轻哼:“我爷爷是大法师,我哥哥是阴阳师……我们一家子都是神棍,内行人都懂,仙人神佛都是迷行信,不过这世上妖魔鬼怪倒是不少!”

        梁逸发现彩花突然变得有些反常,皱眉问,“彩花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彩花偏头轻哼,“我被人强.奸了。”

        梁逸眯了眯眼睛,试问:“你是不是还扇了他一巴掌?”

        “是啊,那家伙现在脸上还有五指印呢!”彩花又瞪了梁逸一眼,大步往前走去。

        梁逸摸了摸自己发热发烫的脸颊,正想追上去问个明白,一旁的徐哲却拦住他,笑道:“都是一场误会,我是旁观者,我可以证明你的清白,你没有强.奸彩花小姐。”

        梁逸又举起了左手指尖那还没有干涸的粘液,一种深深地罪恶感萦绕心头,我究竟摸哪儿了?

        “喂,你们两个瞎聊什么呢?还不赶快走,人工智能已经重新被唤醒,指不定还会干出什么疯狂的事呢。”彩花见徐哲和梁逸走得太慢,转过身来招呼道。

        梁逸和徐哲赶紧跟上。

        “不过说起来,彩花小姐还真是厉害啊,连‘毒蛇’机械臂都能控制。”徐哲笑着拍起了马屁。

        彩花说:“我哪有资格控制人工智能?只不过是安保队长的一个小权限罢了,整个公司只有wto的ceo才具备更该人工智能参数的资格……正是因为这个,我才敢直面毒蛇的眼睛。就算wto渗入了内奸,那也绝不可能是ceo对吧?”

        梁逸道:“你们ceo也不是个好东西。”

        彩花回头说:“那你们守夜组织的老大也不是个好东西。”

        梁逸问徐哲:“我们守夜组织也有老大的?”

        徐哲点了点头:“一群乌合之众还有街霸,咱那么大一个组织怎么可能没有老大?就是平常比较神秘,我也没见过他长啥样。但听说能力很强,会他妈特异功能。”

        梁逸质疑道:“华夏文明数千年,只见过相士演算朝夕祸福,天朝运势,却没见过真正的崂山道士飞月穿墙……特异功能,会不会有点玄乎了?”

        徐哲冲梁逸眨了眨眼睛,“梁老大,我可是亲眼见过你10m开外以气控剑的!你明明自己就是个挂逼,还质疑人家不会开挂?”

        梁逸想反驳,可转念又想了想,倒也是这么个理儿。人身上本来就拥有一种真气,只是需要岁月的沉淀和无尽的钻研才能驾驭这股气息;但现代人的身体都不好,活到80岁就基本上坐轮椅,哪儿能领略“气”的概念……那些个100多岁还能活蹦乱跳的修炼之人,身上就有一种低略的气息,没有杀伤力,但能抗衰老,就是人们口中的“精气神”!如果一个人能活到200岁,那他一定能够领略另外一种更高级的气息……以此类推,如果有人能活上1000年,那估计就真的成了古代神话中的仙人了吧?

        “那我岂不就是仙人了?”梁逸颇有些自嘲意味,但自己身上的内力的确是2000多年沉淀下来产物——做个最通俗的假设,如果连续做100000次挥剑的动作,速度就能快到斩破空气,发出“呛”的一声龙吟,在杀人时,也能见血封喉!

        “没错,我哥哥也会这种操作,但没有10m那么夸张,他的长刀挂在腰间,只要一发力就能隔空出鞘,就像在刀鞘里装了个弹簧一样。”彩花虽然和野原一夫经常拌嘴,但一提及哥哥,脸上总能洋溢起一丝幸福和自豪,“说起哥哥……现在电力已经恢复,wifi也应该重新覆盖了吧?”她掏出手机,满怀期待地盯着wifi链接logo,转圈圈,转圈圈,最后跳出一派警告小字:

        “对不起,wifi连接失败,请检查网络设置。”

        “怎么会连wifi信号都没有了?”彩花秀眉微蹙。

        梁逸沉声道:“如果不出意外,wto生物公司已经没有多少活人了。”

        “你凭什么这么判定?”彩花满脸不信。

        徐哲分析道:“这还用判定?灯都关了,当然要办一些见不得人的事了,然后wto出手阻止,双方发生火.拼,你原先不是说那个什么真龙科长就在停车场里么?可你瞧瞧这四周哪儿有一个安保队员和基因战士的影子?”

        彩花坚定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不一会儿,三人已经走到了地下通道的尽头,通道外便是b1-7的停车场,停车场内静悄悄,除了一排排准备就绪的卡车头,瞧不见任何人的影子。

        “宫田他们就应该在停车场里等待的……对了,无线电,我怎么忘了这个!”

        彩花急忙取下腰间的无线电话,调至小队频道,呼唤道:“这里是野原彩花,宫本,宫田,山崎,玲子……听到请回话!”

        “滋滋滋……”嘈杂的电流声!

        彩花又连续呼唤了几次,她多么希望能听到队友的回复,却没有,就连一声惨叫也没有。她咬了咬牙,“不行,我一定要去找他们!”

        “且慢。”梁逸拽住彩花的胳膊,目视着空挡漆黑的停车场,微微摇头:“我觉得前面的停车场里有蹊跷。”

        潜伏着危险的地方都有同一个特性——静得渗人!

        彩花不敢不听梁逸的忠告,跨出去的步子又缩了回来,紧声问:“蹊跷在哪儿?”

        梁逸沉声道:“你别忘了,关押夜族的还有一个牢舱。”

        经梁逸这么一说,彩花眉头皱得更紧了,“b1-7(p)是连接南北牢舱的,南舱的夜族有将近500只,但等级普遍都是在b1……宫本副队长应该就在那边执行任务,他们……”她极不情愿地吐出一口气:“他们只怕是都遭遇不测了。”

        梁逸点头道:“嗯,十有八九是死了。”

        彩花生气道:“不许你乱说,我的小队成员才没死呢!”

        原来在女人的心里,遭遇不测和死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

        “刚刚出北舱时为了消减武力值扔掉了大部分的热武器,现在我们都只剩下一把军刺和手电筒……梁老大,我们该怎么办?”徐哲看向梁逸。

        梁逸沉思片刻,指了指停车场,轻声道:“先过去看看情况,如果停车场里是安全的,我们就找一辆车先离开科研楼。”

        徐哲和彩花点头同意,与梁逸一起组成三角形阵容缓步朝b1-7(p)进发。

        “人工智能只有千叶部长才有权限关闭……难道千叶部长就是默克伯爵的内应么?”彩花一边走,一边小声猜测。

        徐哲道:“我早就说过,你们这个部长搞临时转移就是有阴谋,现在应验了吧?”

        梁逸突然问:“如果人工智能关闭,科研大楼下的虫子会受到影响么?”

        彩花摇头:“我不知道,但人工智能系统是整个科研大楼的防御命脉,它如果被关闭,一定会引起一些列的连锁反应,”说到这里,她双手合十,低声祈祷:“爷爷保佑,下面的虫子千万不要出状况啊,不然整个公司就完了……”

        ……

        停车场内灯光昏暗,死寂的氛围中充满了压抑和恐惧。

        原先排列整齐的重型卡车挡住了梁逸等人的视线,然而当他们深入停车场,绕过了卡车才发现那尸横遍野的惨相——5-60具身穿特勤防化服的尸体散乱在地,全身血液被汲取而空,变成了一具具瞠目瞪眼的皮包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