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五章 深入敌后(八)

第三百二十五章 深入敌后(八)

        “小艺,小艺……”即使被烧得体无完肤,梁逸心心念念的还是最初相识的那个女人。

        北舱出口链接了一条长长的地下通道,走出这条通道就装卸物资的b1-7(p)地下停车场。由于梁逸的伤势实在太重,彩花和徐哲不得不停下来找办法。

        彩花手捧着鲜血淋漓的梁逸,用自己的大腿做枕头,怀中人,也不是相遇多久的人,甚至还成为过讨厌的人,但现在她整颗心都在替这个人悬着,美丽的凤眼第一次凝结了晶莹的泪花儿。

        “徐先生,我们该怎么办?……”她只有把希望转移到徐哲身上。

        徐哲叉着腰,瞧着好兄弟这副模样心里也急,来回在走廊里踱步:“救他的办法也不是没有,但我又去哪儿找鲜血给他喝呢……”

        “他……喝血的?”彩花目光闪烁,低声自语:“他是吸血鬼,当然要吸血了……”

        徐哲重重叹下一口气:“所以我从来不羡慕夜族人,寿命长有什么用?鸡儿大有什么?”

        “他要喝血的话,我给他喝!”

        彩花拔出一柄军刺,比对着自己左手腕——徐哲见了,赶紧上前阻止,附之责备:“你在找死么?他比卫生巾都能吸!”

        “那有什么关系?反正没有他我早就死了!”

        彩花执意要割腕放血,徐哲三两下便从她手中夺过军刺,“你大概不知道梁老大的性格,他要是吸错了血,会愧疚一辈子的。”

        “那怎么办,我心疼他!”彩花鼻子一酸,眼泪吧嗒吧嗒就往下流。泪水划过她美丽的侧脸,刚好就滴入了梁逸的嘴唇。

        “徐……徐哲……”梁逸的嘴唇微微有了颤动。

        “梁先生在说话!”彩花惊呼。

        “嘘……别吵!”

        徐哲把耳朵凑近梁逸的嘴唇,轻声问:“怎么了梁老大,还有什么遗愿未了吗?”

        梁逸细如蚊声:“口……口袋,护……护身符……”

        “护身符?什么玩意儿?”徐哲有点懵逼。

        “他说护身符,在口袋里的护身符!”彩花在梁逸身上仔细翻找了一遍,最后在外套的内置口袋里摸出一只金黄色的“佛”字福袋,“是不是这个?”

        徐哲一眼便看出了蹊跷,抓过福袋试着捏了两把,有东西在里头!他赶紧拉开锁紧带,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扑鼻而来!

        福袋里除了有一张秋瑾妈妈去寺庙里取来的护身符之外,其它全部都是血色药丸!

        “唉……我还想说等你挂了之后帮你照顾江小姐呢,谁知道你他娘竟然留了一手!”

        徐哲摇头苦笑,把福袋丢给彩花,笑道:“彩花小姐来喂他吃吧?”

        彩花瞧了一眼袋子里的药丸,皱眉道:“这么大一颗颗的药丸他能吞下去么?”

        徐哲在一旁坐下,抽出一只香烟点上,笑着道:“他咬肌都烧坏了,肯定没办法咀嚼东西……我个人建议呢,你把药丸嚼碎然后在嘴对嘴,么么哒,就像这样,”他双手比了个亲嘴的手势,斜眼笑道:“如果你想让他吞得更顺利的话,记得要嚼碎一点哟……”

        彩花低头瞧着怀中那个被烧得血肉模糊的男人,咽了咽口水,神情中多少有些反感:“这样……不好吧?”

        “这样比你割腕喂他喝血来得值不是?”徐哲叼着香烟背过身去,笑道:“你放心,我不会看的,这是细腻活儿,你们得慢慢来。”

        含冰化雪,相濡以沫,古往今来不少这样的爱情桥段。彩花咬了咬嘴唇,最后做了几秒钟的思想挣扎,抓起几颗红色药丸放进嘴里,用牙齿碾成粉末,用涎液融成血水,嘴对嘴喂入梁逸的口中。

        “唔!”

        “怎么了?”

        “他舔、我舌头……”

        “呃,呵呵呵……估计是想吮吸干净,哎呀,你别大惊小怪了……你瞧瞧,他喝了血就开始长肉了,加把劲儿哈……”

        “那你不准看!”

        “打个波儿有什么好看的?你们打.炮我都不感兴趣……”徐哲说笑着,屁股又往外挪了挪。

        梁逸机体复原的速度快到了肉眼可见,彩花每次咀嚼5颗药丸,每喂一次梁逸的体温就会更高一些,心脏跳得更快一些,烧焦的皮肉全部结痂脱落,白皙的皮肤重新生长。

        “天呐,真神奇……”彩花惊讶又欣喜。

        徐哲在一旁吹嘘道:“我们梁老大呢,就算是夜族人,那也是夜族中的顶级血统,贵族中的贵族,王者中的王者……”

        “这个我倒是看得出来,梁先生变成夜鬼的时候眼睛是另外一种红,就像一个娇滴滴的思春少女的脸上那种绯红,美丽极了,”彩花一边咀嚼着血色药丸,一边兴奋地夸赞,她大概不知,现在她脸上的颜色就是那般绯红。

        三番五次地喂送,彩花渐渐习惯了梁逸口中的温度与舌尖的湿热,她每喂一次血液都要与梁逸口齿缠绵个好几分钟,直到把自己口中的血迹全部清理干净才会依依不舍地分离;

        她扪着自己的胸口,心脏“扑通扑通”跳得好快好快,是心动的感觉,是爱情的感觉。她把福袋中最后一把药丸全部倒进嘴里,嚼成粉末,化成汁水,干脆就直接骑在了梁逸的身上,低头轻轻地吻上了那对柔软的嘴唇。

        梁逸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如初,他同样眷恋着嘴里的湿热,并且已经不满足于亲吻,他潜意识地搂住了彩花的腰,由被动变成主动,由相濡以沫进阶到相拥缠绵!

        徐哲瞥了一眼身后激情缠绵的男女,如果他现在出手阻止,岂不是棒打鸳鸯了?他摇头笑了笑,点燃一支香烟,默默地等待缠绵结束。

        彩花完全沉沦在狂热的邂逅中,主动揭开头上的马尾,褪去身上的外套……可正当她要迎合梁逸的每一个动作时,突然听见一声轻唤:

        “小艺,小艺……”

        吃在碗里,看在锅里!

        仅仅这么两声不对口的呼唤,就如一盆冷水直接浇熄了彩花心中刚被点燃的激情……彩花生气了,拨开梁逸不安分的手,一个巴掌扇在梁逸的脸上,羞怒道:

        “呸!渣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