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二章 深入敌后(五)

第三百二十二章 深入敌后(五)

        梁逸的嗜血疯狂,吓坏了牢舱前站着的彩花,“你……原来你是……”

        “突突突……”

        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阵步枪宣泄的声音,徐哲飞扑而入,躲在大门后,焦急道:“外面的基因战士全都杀过来了,tmd……能不能抓这小子谈判?”他指着地上昏迷不醒的藤原翔太说道。

        梁逸从默克伯爵的心脏内汲取了几口鲜血,暂时压制住内心的疯狂,拾起散落在地上的纤维玻璃,说道:“谈判肯定行不通,你们跟在我身后,冲出去!”

        “这玩意儿,能挡得住子弹么?”徐哲也从地上挑了一块较大的纤维玻璃。

        “玻璃挡不住,我顶!”梁逸又冲一旁的彩花使了个眼色,呵斥道:“愣着干什么?你已经没有退路可言了。”

        “你为什么一开始不——”

        “小心手雷!”

        一只银色的高爆手雷滚进门缝!

        徐哲以纤维玻璃结成盾牌,蹲身蜷缩在角落,梁逸第一时间扑向毫无防备的彩花,竖起纤维玻璃已来不及——“轰隆!”高爆手雷的瞬间炸裂,巨大的能量充盈整个狭隘的牢舱!

        “嗖嗖嗖……”弹片四处纷飞!

        10秒钟后,硝烟飘散,尘埃纷飞,爆炸后的牢舱一片狼藉!

        “咳咳……”徐哲轻咳两声,扔掉身前的纤维玻璃,持枪躲在铝合金大门后,并没有去关心梁逸的安危,而是直接问:“梁老大,接下来咋搞?要不要关门?”

        梁逸迷迷糊糊地从撑起脑袋,再没有防御的情况下,硬抗1枚高爆手雷,神仙都不敢轻易尝试,脑袋里嗡嗡作响,背部如火烤般疼痛,但即便如此,他脱口而出的第一句仍是关心:“彩花小姐,你怎么样了?”

        彩花呆愣地望着身上“七窍流血”的梁逸,再坚强的心也难以支撑伤痛,“梁……梁先生,你的眼睛在流血……”

        “没关系,死不了。”梁逸的声音很平静,只要是死不了的伤都不用去在意。

        彩花偏过头去,低声道:“那……你能不能把手从我胸上拿开?”

        梁逸这才发现自己的右手正压在彩花的左胸,难怪这么软趴趴的……他绝不是故意的,因为地上有玻璃渣。

        “梁老大,还搞暧昧呢?脚步声!咱要不要把门关上?……这门看起来还挺结实的。”徐哲用沙哑的喉咙问。

        “彩花小姐,你乖乖地躺在地上,我一定会保护你的,”梁逸从身下的彩花嘱咐一声,即刻从地上弹起,捞一把步枪躲在铝合金后,轻声告诉徐哲:“把门关上就真的成瓮中之鳖了……先不要出声,他们肯定以为我们被炸死了,会进来观察。”

        “沙沙沙……”脚步声非常轻,非常近!

        “哗哗哗……”一只浅绿色的烟幕弹从门缝中丢了近来。

        梁逸0.01秒思考,现在这个局势,他们已经成为了瓮中之鳖!他拾起烟幕弹又丢了出去,顺势关好铝合金大门!

        “不行,待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我们得想办法杀出去。”

        “这个牢舱四周全部都是铝合金材质,除了这扇大门根本就没有其它出路,我们最终还是要面对门外的那些家伙。”

        徐哲拉开自己的防化服,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右胸上倒插这一块三角玻璃,暗骂道:“妈.的,早知道看看日子出门了,这要是换个方向,我tm估计已经歇菜了。”

        “伤到肺部了?”梁逸赶紧上前查看。

        徐哲咬着牙,狠狠地拔下三角玻璃,沾血的刺尖只有2cm的深度,他释然一笑:“还好我有胸肌,要不然真的该在肺上戳个窟窿了,呵呵……”即便没有伤到内脏,玻璃凿开的血窟窿也在一个劲儿地往外流血。

        “我这里有止血药剂,”彩花也赶紧爬过来帮忙,她的武装带上背了个拳头般大的医药包,纱布、创可贴,止血剂、和一只细小的吗啡注射剂。她一边帮徐哲包扎,一边抒发内心压抑的情绪:“你们真是太疯狂了,难道在决定下手之前就没考虑后果么?”

        梁逸一点也不后悔,看着默克伯爵人首分离的模样,他甚至还有些高兴:“这个老东西,害我泱泱华夏遭难,抓我心爱的女人……杀他已算是便宜他的了!”

        彩花低声惊讶,“想不到你也会有心爱的女人……”

        徐哲笑道:“就凭梁老大舍命飞扑救美人儿的窒息操作,身旁的女人就不会少到哪儿去。”

        彩花明显对梁逸有了别样的情愫,人的生命只有一次,能拯救你生命的人也不会太多。她感激地望着梁逸,倔强地说不太出口:“谢谢你刚刚救我……”

        梁逸淡然道:“我答应过你哥哥要保护你的安全。你大可放心,我一定会毫发无损地把你送出去。”

        彩花神色中不知为何却有些遗憾。

        徐哲笑着说道:“彩花小姐你放心,我和梁老大都是内心充满爱的男人,在拯救失足少妇的路上从来就没停止过。所以哪怕不是对你哥哥的承诺,我们也会毫不犹豫地替你挡子弹的。”

        “你敢把我比作失足少妇?!”彩花释然了眼中的遗憾,轻轻地戳了戳徐哲左胸的伤口——

        “唉哟!你干什么啊?”徐哲搓着左胸口,嘴巴里是哀嚎,脸上却带着笑意,并竖起食指伸向彩花胸口:“不行,我也要戳回来才好。”

        彩花一把拍开徐哲的咸猪手,没好气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

        徐哲清了清嗓子,穿上自己的衣服,浅声一笑:“尖峰时刻,发力时刻,绝境逢生的时候,逃出生天的时刻!”

        彩花把目光转移到梁逸身上,加以信赖的口吻:“梁先生,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梁逸指了指跟前的铝合金大门,“刚刚徐哲不是已经说过了么?唯一的办法还是从这里杀出去,所以我们现在把弹药清点一下,找个合适的机会杀出去。”

        每个人都有2个步枪弹夹,高爆、碎片、闪光、烟幕手雷各1个,1柄军用匕首,1只紫外线手电筒。

        “然而外面基因战士的步枪口径更大,手雷威力更强,你们别忘了还有‘毒蛇’在门口守着呢……你们难道就没有一点点的紧张么?”彩花五官都快皱成一块儿了。

        “嘘……”梁逸冲彩花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轻声告知:“我把门打开之后会先冲出去,你和徐哲一人拿一块纤维玻璃做盾牌,跟在我身后,我快你们也快,我慢你们也慢……懂了吗?”

        彩花沉默无言,一双凤眼直勾勾地盯着梁逸。

        “咔嚓!”徐哲拉栓上膛!

        当她幡然醒悟时,一块裹着防化服的纤维玻璃递至她跟前,附之一声温柔的告诫:“不要让自己成为负担,也不要成为害死我的筹码。”

        彩花与身前这个眼角血迹还未干涸的男人对视了几秒,咬了咬牙,毅然决然地接过玻璃盾牌,说道:

        “出门后径直走200m会有一个t字走廊,右转再走300m就能来到北舱卸货口,卸货口的闸门相对于北舱入口比较薄弱,我们可以留着高爆手雷试一试;卸货口外有一条环形走廊,穿过这条走廊后就是b1-7的停车场,装载的大货车就在外面等候……但是真龙科长和基因战士都在那里等待装货,到了停车场我们的挑战会更加艰巨……”

        她说完,手指着梁逸渗血的眼角,血滴顺着脸颊滑落,划出一条鲜红色的痕迹,出声提醒道:“梁先生,你这个……”

        “吓到你了吗?”梁逸一把抹去眼角的血花儿,展颜一笑:“我们华夏的男人,流血都不流泪。”

        彩花摁住自己的医药包:“我这里还有一针吗.啡,你要不要……?”

        梁逸微笑着摇头拒绝,这个时候如果能来一支烟的话,比什么药都能激发肾上腺激素。

        “梁老大你们别顾着暧昧,门外好像有动静了……”徐哲耳朵贴紧铝合金大门,“好像是枪声,你们也听听看?”

        梁逸竖耳倾听了几秒,点头道:“的确是枪声,这扇门这么厚实都还不能把声音完全阻隔,看样子外面的枪声很激烈。”

        彩花惊疑:“会不会他们在破门了?”

        梁逸摇头道:“不会的,子弹打在合金上的身份不会这么闷,况且合金门会反弹子弹,他们要破门也不会用这种办法。”

        “啊……啊……救命……开门救命……”门外突然传来几声尖锐的求救,合金门上还能听到沉闷的敲击声!

        梁逸、徐哲、彩花,三人目光交会,思想很快就汇聚在了一点上——夜鬼出笼了!

        徐哲说道:“wto中一定有默克的眼线,现在我们破坏了转移计划,他们就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放出夜鬼,想要血洗牢舱。”

        “不,这些饿了几个月的吸血鬼怎么会舍得留下活人鲜血?”梁逸摁住门把手,冲徐哲和彩花道:“趁夜鬼还没有喝饱,我们杀出去!”

        徐哲和彩花点了点头,持枪做好战斗准备。

        梁逸一把拉开铝合金大门!

        一句被吸食得只剩下皮包骨头的干尸倒进门缝,两颗眼珠子瞪得像乒乓球!

        原本敞亮的走廊变得一片漆黑,数以百计的红眸敞亮在黑夜中,有的已经吃饱喝足恢复形态,有的佝偻着身体四处觅食……走廊里的枪火落下帷幕,活人的生命全部凋零。

        铝合金大门敞开,吸引了所有夜鬼的目光!

        “开火!”

        梁逸一声令下,与徐哲、彩花站成一排,一起扣动扳机!

        “突突突……”

        火舌敞亮,子弹宣泄!

        走廊笔直一条道,三把步枪凝结的火力网足以覆盖正片区域,夜鬼一批接一批,硬扛着子弹往前冲锋,营养不良的倒下挣扎,恢复形态接连补上——双方间隔原本在百米开外,现已经被夜鬼大军强压至50m内,b2级夜鬼只要蓄力一跳就能触及杀人!

        “小心走廊上端,我上前掩护你们换弹!”

        梁逸扔掉步枪,从腰间拔出匕首,开启夜战状态,飞身一脚直接将潜伏在廊顶的一只夜鬼踹飞!

        走廊里没有a级夜鬼的气息,他大开杀戒又谁人能挡?只可惜手中的兵器是一把匕首,如果换成“华夏之赞”,切菜砍瓜尽在手起刀落!

        梁逸冲锋在前,拳打一方,脚踢一片,浓浓的战意混合疯狂的杀气,眼眸越烧越亮,越烧越红——以一人之力挡数百夜鬼,进一步,夜鬼就要退十步!

        徐哲和彩花跟在梁逸身后,一边前进一边对伤残夜鬼补刀,短短10分钟不到,走廊上已躺满了夜鬼的残骸断臂!

        “梁先生!你已经走过了t字走廊,退回来我们从右拐……”彩花扯着嗓子冲梁逸呐喊。

        梁逸顿了顿脚步,回眸已成狂魔,冷冷吐出两个字:

        “杀光。”

        转身,坠入黑暗!

        再度杀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