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一章 深入敌后(四)

第三百二十一章 深入敌后(四)

        b1-7n的牢舱不论规格还是材质都与幽灵列车上大致相同,就连牢舱内的床位也几乎一模一样……

        被关押的夜鬼多数都已经被饿得瘦骨棱棱,凶残嗜血的眼神早已被折磨得暗淡无光它们,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仿佛一个迟暮的挺尸者。

        “我记得三个月前它们下火车的时候还是穿着衣服的,怎么到了你们这儿连裤衩子都不给人家穿?”

        看着舱房内一丝不挂,骨瘦如柴的夜鬼们,徐哲表示有些不理解。

        “这个我不太懂,不过我可以帮你问问专业人士,”彩花关闭对讲机频道,大声问走在前方的研究院藤原翔太:“藤原君,为什么不给这些实验体穿条裤子呢?裸露在外面真伤风俗。”

        藤原翔太回答道:“平时我们做实验都是将它们衣服扒光的,这样也方便观察它们的性状和体态的变化。”

        徐哲感兴趣地问:“那你们平时怎么提取它们的遗传分泌物?”

        藤原翔太笑道:“竹田长官不用觉得难以启齿,夜族人的显性遗传和人类完全相同,但他们的染色体每个人配对的数量都不一样,还有一些无法寻找规则的隐性性状。我们一般会通过诱导的方式让雄性实验体排.精,精.子的数量往往一次排泄就可以用很久,所以也不会经常去催化;但是雌性实验体相对较少,对于她们的每一颗卵子我们都视若珍宝,磁性实验体也是非常珍贵的呢,我们每个月都会提供鲜血饲养……呵呵,光是研究的基础款目就够写个几百万字的论文了,更别说对于夜族人的深度挖掘。”

        梁逸虽然总是以人类自居,但瞧见牢房里的这些可怜夜族人,心里多少有些怜悯。你可以杀死他,但请你不要侮辱他,这是种族与种族之间最起码的尊重。

        徐哲浏览着经过的每一个牢舱,感慨道:“原本没脱裤子还不知道,现在看了光屁股的夜鬼才发现,他们的鸟儿可真够大的。”

        梁逸用无线电责备徐哲:“我发现你的观察点真的很奇怪,请你注意现在还有女士在场。”

        可谁知彩花却痴痴地来了一句:“是好雄伟啊,看来夜族女人都很性福呢……”

        藤原翔太给出了官方解释:“这也没什么不好说的,夜族人在某些特性方面是要比人类雄壮很多,但这也仅仅只局限于尺寸,他们的持久力和弹药储存量跟人类相差无几。”

        梁逸冷声道:“你们一天是闲得慌么?没事就研究人家这个?”

        藤原翔太当即反驳道:“长官这就不懂了吧?wto是一家生物公司,有自己的制药行业,如果能够挖掘出夜族的特性,从而研究出一款有助于两性.生活的保健品,一样能够获得很好的市场,赚取更多的利润。”

        站在利益的角度,wto是一家绝对成功的生物公司;站在领域的角度,它又是推动时代发展和给予人们更好、更便利的生活的先驱;但站在人道的角度,它无疑是残忍且无情的。

        “唉……”梁逸徒有一声叹,他该怎么去评判这个利弊兼备的生物公司呢?

        “梁老大……要是这么说来,你的那个岂不是非常之雄伟?”徐哲肘了肘梁逸,在他耳旁悄悄话。

        梁逸冷声道:“又关你什么事?”

        徐哲笑道:“我是好奇冯小姐和江小姐她们是怎么吃下去的……”

        梁逸忍不住用手狠狠地戳向徐哲的脑门:“我发现你小子不仅观察点奇怪,思考点也非常奇特,是不是喝过三鹿奶粉?”

        徐哲急忙闪躲,眨巴眨巴眼睛冲梁逸笑道:“我不喝奶粉,一直都是吃母乳的。”

        ——“马上就要到默克伯爵的牢舱了,请你们认真对待!”无线电里传来彩花的一声轻呵。

        闲谈之际,四人已走至玄廊尽头,一扇似曾相识的铝合金大门出现在眼前。

        “我怎么感觉这扇门在哪里见过?”梁逸疑惑道。

        徐哲道:“就是咱们车上那一扇啊,当初为了节省时间,直接将整个火车厢都给卸了下来。”

        梁逸恍然大悟:“我说那些牢舱怎么连床位都摆得一样,原来全部都是从我的火车上搬下来的!”

        徐哲无奈道:“组织上的意思我也没办法啊,再说这些纤维玻璃也是组织斥资打造的,你又没出一分钱……”

        梁逸不免有些生气了,曾经被他驾驭了将近一百年且引以为傲的“幽灵列车”就这么被人给拆了?

        “那我的火车头呢?”

        “在货运站放着呢,你放心好了,你那辆老爷车没有人会偷的……”

        “我说你们两个,到底准备好没有,我们马上就要进去见大boss了。”彩花回头瞪着梁逸和徐哲,神情备显紧张。

        徐哲胸有成竹道:“就是因为时刻准备着,所以才显得这么轻松啊。”

        彩花主动退至梁逸和徐哲身后,“说句实话,里面的人我只在卸货的时候见过一次,他很不讨喜。”

        藤原翔太用自己的磁卡感应铝合金大门,然后再面部识别,瞳孔识别,指纹识别……乃至最后还要手动输入一串开门密码才能完全开锁,他也不耐烦道:“这里面的家伙等级最高,放再多迷幻.药剂都无法将他迷倒,我们更不敢轻易把它放出来,就一直关在这座特制牢房里,十天半个月才会进去看他一次。”

        “你们跟在我身后,这家伙的确很危险。”

        梁逸拉开路合金启动大门,一马当先走了进去,接着是徐哲、彩花,最后才是研究员藤原翔太。

        牢舱内一片漆黑,即便有门外透进来的光也无法驱散那种沉浸于死寂里的黑。

        黑暗一旦渲染了恐惧,再敞亮的光也无法将之驱逐。

        藤原翔太就站在了门口,说道:“既然是安全检查,就由各位长官出力好了……”

        彩霞有些怕黑,轻微责备:“明明这么黑,怎么不开灯啊?”

        大门正对的方向,一双高贵的红瞳赫然出现在黑暗中。不开灯,便能将这双带着嗜血的眼睛看得更清楚。

        “啪啪!”

        梁逸拍了拍两下手掌,牢舱里的灯突然敞亮。

        徐哲低声道:“看来我们的声控钥匙还能管用。”

        一个高贵优雅的中年男子,翘着二郎腿坐在一张绯红色的沙发座椅上,双手的自然垂放在膝盖上,神情桀骜,目光轻蔑。面对众人的造访,他反而是露出一丝欣喜,眼神直勾勾地盯着梁逸身后的彩花,赞美道:“好漂亮的一个女人,简直就是甜品级别。”

        彩花被瞪得浑身不自在,掏出一只小型手电筒对准纤维玻璃牢房,怒喝道:“老东西,当阶下囚还这么不老实,知道我手上这是什么东西么?射下你的眼睛!”

        藤原翔太赶紧出声阻止:“彩花小姐别,千万别,你不能私自对实验体使用紫外线攻击的……”

        “咚!”

        默克伯爵突然趴在纤维玻璃上,腥红的眼睛写满了贪婪,“哧溜哧溜!”他像是一只饥饿的狼,伸出舌头疯狂地舔息着纤维剥离,脸色狰狞骇人,污秽地说:“好辣味的甜点,没错!我看到了你衣服后的身体,雄伟的山峦和紧密的狭缝,鲜活的心脏与美味血液的芬芳……进来让我尝尝味道如何,小骚货?”

        彩花咬着嘴唇连连后退,她想用倔强掩盖内心的恐惧,但发颤的双手与缩小的瞳孔已经彻底证明了她的懦弱:“怪物……你这怪物……”

        一只手握着彩花的颤抖,即使隔着手套也能感觉出他手心的温度。梁逸把彩花拉至身后,横身与默克伯爵面对而立,他缓缓地拉开防化服,露出自己的东桑面孔。人脸会变,但眼神绝对不会变。深邃阴冷的眼眸与嗜血贪婪的红瞳四目相对,究竟谁更胜一筹?

        “那个,这位长官,牢舱里是不允许脱掉防化服的,我看你还是把衣服穿上吧?”

        藤原翔太似乎已经感觉到了这群人的不对,门口也不守着了,走上前来想招呼,徐哲先下手为强,笑着上前与藤原翔太勾肩搭背:“翔,多谢你带我们进来,现在就麻烦你睡一觉?”

        “你们——”

        藤原翔太话才刚出口,徐哲在他后颈轻轻一掐,整个人就软在了徐哲的肩膀上。为了不引起牢舱外其他安保成员的注意,徐哲扶住他的脊梁,做站立的攀谈姿态。

        徐哲催促:“梁老大,你快点。”

        “你是谁?”默克伯爵开始后退。

        “你没感觉到恐惧,是因为你还没有认出我来,”梁逸一把撕开自己的人.皮.面.具,礼貌又不屑地打了个招呼:“山水一程,默克,我们又见面了?”

        “是你!”默克大惊失色!

        梁逸冷笑道:“看来你还记得幽灵列车上的那3分钟……上次是让你受伤,这次我是来杀你的。”

        “就凭你!”默克伯爵露出尖牙利爪,冲玻璃外的梁逸展露疯狂!

        梁逸掏了掏耳朵,取出大约1g白色黏土,涂抹至纤维玻璃上,“任何东西都有它的弱点,哪怕是世上最坚硬的盾牌。”他拔出腰间的手枪,对准涂抹了白色黏土的区域,“啪!”一颗子弹就将纤维玻璃打成了一个半斤15cm的“蜘蛛网”裂缝!

        他蓄力一拳砸在裂缝上,“哗啦!”坚硬的纤维玻璃就此破开一个大洞——他一展手臂,一颗弹珠般大小的“紫外线手雷”从腋窝掉进掌心,指尖轻轻一掐,从洞口扔进牢舱。

        他捂住身后彩花的眼睛,轻呵:“闭眼!”

        “咻!”

        高度压缩的紫外线骤然释放!

        “啊!”

        牢舱内传来了一阵杀猪般的叫喊!

        再睁开眼时,默克伯爵已经捧着眼睛倒在地上,高贵英俊的姿态荡然无存,变成了一副被剥了皮的血骷髅!

        “警告,警告,有非法入侵,警告,警告……”

        警报声突然在牢舱外响起!

        彩花惊呼:“牢舱中有紫外线检测,我们被发现了!”

        “梁老大,你快点能把他弄死,我去守住门口!”徐哲扔掉身旁的藤原翔太,端着枪冲出铝合金大门。

        梁逸一秒都不敢耽搁,夜战状态骤然开启,被开凿了缺口的玻璃变得脆弱不堪,梁逸一脚直接踹烂!分身进去就和默克伯爵扭打在一起!

        默克伯爵被紫外线炸成重伤,完全无法抵御梁逸的攻击,两三招就被梁逸按在了地上,失声惊呼:“你是谁,你是谁……”

        “你tm的狗杂碎,我华夏万万同胞的性命就是因为你而丢的,现在该算账了!”

        梁逸心中燃起滔天怒火,迎面三拳直接砸烂默克伯爵的脸!

        “饶我,饶我……”默克伯爵求饶!

        “下十八层地狱去吧!”

        梁逸双手裹住默克伯爵的头,用尽全身力气狠狠一扯,“咔嚓!”鲜血淋漓,人首分离!

        还没完!

        梁逸伸长利爪,一手插入默克伯爵左胸,狠狠一掏,一颗脱离躯体也还在跳动的心脏被攥在手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梁逸左手提着默克伯爵的人头,右手高举着鲜活跳动的心脏,放肆大笑!

        杀是原罪,血是原罪,他,也是原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