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章 深入敌后(三)

第三百二十章 深入敌后(三)

        “我送你一辆超级跑车,全球限量款的!”

        “成交!”

        ……

        2句话,3个人,就这么毫无内涵地达成了共识。

        有时候,有些东西的确比生命要重要一点。况且生命也并不一定会像她所担忧的那样容易凋零。

        彩花甚至是哼着小调走出会议室的:“咯咯咯,老哥一辆跑车,徐先生一辆跑车,那一共就是两辆跑车……”

        徐先生跟在彩花身后,像是一颗快要枯死的干草,唉声叹气:“现在的女人,真是一点都学不会矜持。”

        梁逸轻声道:“过一段时间她就会知道,一切物质都不如自己的生命重要。”

        徐哲抚了抚下巴,盯着彩花的一扭一扭的屁股,遗憾道:“可惜是一朵百合花。”

        “百合花也有清香不是么?”

        梁逸与徐哲相视一笑,像他们这般有本事的男人,怎会担心生与死?

        ……

        am8:17分,t小队成员在安保室内整合完毕,人身一套防化服,人手一把热武器。

        宫本岸龙要特殊一些,手里抗的竟是榴弹炮!

        “宫本副队长,你带着山崎,松浦,高柳,长户,玲子,西本,平谷他们与s小队2分队的菊田副队长一起监督搬运工作;宫田你带着平尾,内藤,龟井他们负责b1(p2)区的装箱工作;金水良,竹田明,你们两个就跟着我一起去b1-7牢舱里监督拆卸工作……都清楚自己的任务了吗?”

        “ok!”

        “好!开始行动!”

        ……

        关押夜族的牢舱设置在b1-7的最深处,一条洁白不染的条形走廊,长得就像是一个白色深渊,若不是还有呼吸和心跳,涉足的人还真会以为来到了另一个次元世界。

        走廊的尽头便是牢舱的入口,8个身高几近2m的战士,手持重武器分站在两旁,门口的左上角和右上角分别有两只机械臂,它们就好似从墙壁上伸出来的毒蛇,守卫着即将进入的地狱大门。

        “门口那几个家伙就是基因战士,门上那两条机械臂我们把它称之为‘毒蛇’,是人工智能的眼睛,如果有人使用暴力轰砸舱门,它们就会360°扫射激光,直接把你大卸八块……就算我拥有进入这扇门的条件,但每次读卡和摁指纹的时候都非常非常小心。”彩花提醒身旁的梁逸和徐哲。

        徐哲好奇道:“那如果我向‘毒蛇’招手,你说会是个什么结果?”

        彩花并不觉得这是个玩笑,极认真地回答道:“毒蛇会扫描你的面部和瞳孔,如果你的身份匹配,它就会摇摇头和你招手……但如果你不是熟人,而且没输入临时通行指令,它会毫不犹豫地杀死你。”徐哲担忧道:“我们现在虽然包得像个大粽子,但眼睛的瞳色和你原先队员不同啊,万一被它扫出来了怎么办?”

        彩花呵道:“你真笨呐,你不去看它眼睛就行了……当然了,如果你运气不好,被它认出来了,那你就自认倒霉吧,反正‘毒蛇’咬人非常精准,我是不会被射死的。”

        徐哲叹气道:“早知道今天穿红内裤出门了。”

        梁逸则比较关心:“如果随身携带武器的话,会被电子眼识别出来么?”

        “人体在毒舌面前就相当于一个数据,你的性别、年龄、身高、体重,以及随身携带的武器,综合评出武力威胁值……你只要不是身上绑着t.n.t的人肉.炸弹,一般毒蛇是不会攻击你的,”

        彩花说到这儿,把脸凑至梁逸面前,狐疑地望着面罩后那双深邃的眼眸,问道:“姓梁的,你是不是偷偷瞒着我藏了武器的?”

        梁逸眯了眯眼睛:“我和你一样,本身就是一种凶器。”

        彩花开启无线电对讲模式,接通梁逸和徐哲的无线电,轻声道:“你们两个,是想去杀默克伯爵对不对?”

        梁逸和徐哲顿了顿脚步,这种事情就算瞒着也是一种透明,不说话就相当于默认,索性地,二人点了点头。

        彩花的语气很平淡:“这批夜鬼既然你们也押运过,那就应该知道关押他们的装置根本就是坚不可摧的。”

        梁逸说道:“用最尖锐的矛去刺最硬的盾牌,在哲学方面这是自相矛盾,但在自然现象中这是概率事件,总有一方会因为功能不足而破败。我有信心能用手上的‘矛’刺破那坚硬的盾,这是必然事件。”

        闲谈之间,三人已经距离牢舱大门口只剩下20m不到的距离,彩花故意放慢脚步,用无线电征求梁逸和徐哲的意见:“最后问你们一遍,真的要进去吗?”

        梁逸道:“彩花小姐只要把我们带进去,并告诉我们关押默克伯爵的牢舱在哪里你就可以离开。”

        说笑了。

        梁逸怎肯舍得让一个女儿家陪自己去冒险?野原一夫千叮咛万嘱咐要保证彩花的安全,他当然满口答应。朋友的亲生妹妹,伤一根头发都不行。

        谁知彩花却说:“行了行了,你就别摆出那副道义的模样了,即使不要超级跑车也会帮助你们的,因为这是我对我哥的承诺。”

        “原来彩花小姐是在演我啊,那超级跑车你不要了也可以是吧?”徐哲笑着问道。

        彩花斩钉截铁道:“当然要了!我也是守夜者出身,知道你们这趟任务要是完成,肯定有超多奖金的,分给我一点又怎么了,帮了你们这么多忙。”

        “既然是这样,那就期待接下来的合作了。”

        ……

        三人走至基因战士坚守区域,闭口不再交谈。

        彩花脱掉手套,从胸口取出一张磁卡,放置感应区域“嘀!”一下,显示屏上1秒闪过身份信息,接着又闪烁了两下绿灯,浮现出一个手掌轮廓,彩花把手掌摁上,又听“嘀!”一声,绿灯闪烁两下,“唰!”牢舱大门从中往外打开。

        “走。”

        彩花率先跨入牢舱,梁逸和徐哲也都从容不迫地走了进去,门上的两条“毒蛇”电子眼并没有发难。

        “唰!”牢舱大门从新关上。

        徐哲长呼一口气,“我去,小心肝儿怦怦跳啊。”

        牢舱里的温度和灯光要相对柔和许多,大门口正对10m的地方有一个形如安保室的站点,站点外摆着几张桌子,几个身穿蓝色防化服的工作者坐在桌后。

        “在牢舱中穿蓝色防化服是研究员,穿浅灰色衣服的是基因战士,穿白色衣服的就是其他小组的安保队员。我们现在要去站点报道,任务就是跟着研究员完成单独的牢舱转移。”

        彩花领着梁逸和徐哲走至站点前,对着研究员自报家门:“t小队野原彩花,金水良,竹田明。”

        “啊?是彩花小姐,我来跟你们合作吧?”一个研究员直接抻着桌子就跳了出来,听声音是个年轻的小伙子,看样子却像是个中年秃顶大叔。

        被人抢先一步,其他研究员满脸都是遗憾和嫉妒:“翔太这家伙,动作总是那么快……”

        “彩花小姐你好我是藤原翔太,很高兴能跟你合作。”小伙子就这么跟彩花鞠了个躬。

        徐哲在对讲机里轻声道:“看来彩花小姐又遇到了一只舔狗。”

        “那就请藤原君多多关照了。”彩花很有礼貌你地反鞠了一躬。

        “啊……这太荣幸了,太荣幸了。”小伙子又连续鞠了两个躬。

        彩花甜甜一笑,指着右边“n”字牢舱,问道:“我们去北舱拆卸怎么样?”

        藤原翔太犹豫着,“北舱都是一些生命力较强的实验体,拆卸的流程相对要复杂许多……啊哈哈,当然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们就去北舱也行。”

        彩花点点头:“嗯呢,今晚下了班我请你吃夜宵吧?”

        藤原翔太笑得不亦乐乎,从彩花三人做了个“请”的姿势,“彩花小姐与二位长官先请。”

        明明是该安保人员护送科研人员执行任务,此刻却变成了安保人员先入为主,漂亮的女人果然在哪儿都具有优先权。

        彩花一点儿也不客气,招呼梁逸和徐哲朝北舱进发,并用无线对讲机说:“默克伯爵就关押在北舱最深的牢房内,我会假装去巡监,到时候就看你们的本事了。”

        梁逸道:“没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