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九章 深入敌后(二)

第三百一十九章 深入敌后(二)

        科研楼内部的走廊呈“u”字形回旋状态,电子感应门设置在拐角处,走廊的规格很宽敞,各大科研楼距离相隔很远,因此经常有6人座的摆渡车在走廊里穿行,不过由于科研楼中人流量实在太大,根本就没有空余的位置留给梁逸和徐哲。

        “嘿,金水,竹田,宫本前辈,我先走一步咯喔~”开摆渡车的司机正是特勤小队的成员,来来往往好几趟,每次掠过梁逸等人身旁时都要笑着打招呼。

        “喂!山口,你这小子,速度别开那么快!”宫本岸龙扯着嗓子提醒。

        梁逸和徐哲默默地跟在宫本岸龙身后,相貌五官可以临摹,声音却是伪装不出的,他们不好开口说话。

        “金水,竹田,你们两个怎么搞的?今天怎么和彩花队长一起迟到了?幸好今天真龙科长没有点名,不然你们可就惨了。”宫本岸龙边走边训导。

        梁逸灵机一动,咳了咳嗓子,故作沙哑,回答道:“昨晚彩花队长请我们吃寿喜锅,因为太辣了有些受不了,在医院打了一晚上的点滴,现在喉咙还肿着呢……”

        宫本岸龙大笑道:“哈哈哈,我说你们身上怎么一股火锅味儿呢,原来是跟着彩花队长出去happy了呀?……你们也真是,彩花队长是出了名的野路子,你们跟着她混,真不怕死。”

        梁逸和徐哲一起赔笑,装聋作哑这一招果真屡试不爽。

        ……

        b1到b3,整整步行了35分钟。

        梁逸和徐哲跟随宫本岸龙来到安保室时已经7:49分,大部分队员都出去执勤,只留下一男一女两个人留在安保室里坐班。

        两个坐班的队员见三人进门,很平常地打了个招呼又低头忙活的自己的工作,二人应身兼文职类工作,操作电脑记录着excel电子表格,梁逸不经意地瞥了一眼,发现表格中的标题是:“b1-7牢舱进出详细。”表格内容列如:“2020.05.03.pm21:45,n1牢舱转入实验体y03321,执行研究员大石三郎,跟踪者金泉龙一,监督者……”

        “阿良,小明,要不要来一颗润喉糖?”宫本岸龙晃了晃手中的小瓶子,“最近烟吸得有点多,我的喉咙也总是痒痒的,呵呵……”

        从宫本岸龙熏黄的手指就可以判定他也是个老烟民。

        徐哲摇了摇头,指着宫本办工作上的香烟道:“给我润喉片,不如给我来一支烟?”

        宫本岸龙惊讶道:“小明,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

        原来竹田明并不会吸烟。

        徐哲尴尬地笑了笑,“我是开玩笑的……”

        “咦,阿良,你的结婚戒指呢?”宫本岸龙瞧着梁逸的左手问。

        原来金水良是个已婚人士。

        梁逸惊讶地摸着自己的无名指,低头四处寻找,“咦!我的戒指去哪儿了?会不会掉在某个地方了?”

        徐哲过来帮腔:“我猜肯定是你昨晚喝醉酒落在饭店里了,要不你去打个电话问一问?”

        梁逸苦恼道:“那……只能这样了,早知道就不喝那么多酒了……”

        二人的演技颇为浮夸,但应付宫本岸龙已是绰绰有余。

        宫本岸忍不住责备道:“你们两个还真有闲钱呐,老婆和孩子不养了?医院的母亲不照顾了?彩花队长什么薪水你们什么薪水?还跟着出去玩儿,哎……懒得说你们!”

        话音刚落!

        “啪!”

        安保室大门突然被推开!

        一个戴着墨镜的黑衣人走进安保室,身旁还跟着彩花以及6个手持突击步枪、身穿防化服的武装人员。

        梁逸和徐哲以为自己的身份暴露了——直接扑进办公桌后,以迅雷不及掩耳来了一个完美的战术躲避!

        “金水良,竹田明,你们两个干什么!”

        彩花快步走到办公桌后,使劲儿冲梁逸和徐哲眨眼睛。

        梁逸和徐哲即刻便明白了彩花的意思,一起从办公桌后站起身来,梁逸低头沉默,徐哲支支吾吾:“呃……我们……这……”

        宫本岸龙及时过来打圆场,说道:“你们两个迟到了也不用这么心虚吧?真龙科长不会惩罚你们!”

        彩花对着梁逸和徐哲严厉呵斥:“今天真龙科长有急事,暂时就不追求你们的责任,赶紧给我站好,听科长发布任务!”

        梁逸和徐哲听令站好。

        “真龙科长?”彩花看向门口的黑衣男人。

        真龙科长压根儿就没把梁逸和徐哲放在眼里,冷声下达命令:“召回t小队所有执勤人员,穿好防化服,配好武器装备,今天要对b1-7的实验体进行转移,小队成员具体的工作安排由彩花队长负责,这次转移任务非常艰巨,请大家认真对待!”

        “明白!”宫本岸龙应声大过了所有人。

        “那么彩花队长,这边的任务就交给你了。”真龙科长最后与彩花交代一句,带着手下转身离开安保室。

        “呼……可真险啊!”

        宫本岸龙与其他两个小队成员接连叹出一口气。宫本岸龙看着梁逸和徐哲说:“幸亏今天有紧急任务,要不然放在平时,那鬼见愁非得把你们整死不可!”

        “行了,这次任务非常紧急,大家不要耽误时间,”彩花对安保室内唯一一个女队员先下达命令:“玲子,你去把所有执勤的人全部叫回来,按照真龙科长刚刚说的,全部配武器穿防化服,15分钟后全部在安保室里集合等我。”

        接着,她又与宫本岸龙打招呼:“宫本,队员们集合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这边还有些事情要单独处理下,10分钟后回来,”

        “你们两个跟我出来。”

        她最后招呼梁逸和徐哲一声,转身走出保安室。

        梁逸和徐哲赶紧跟上。

        ……

        彩花带着梁逸和徐哲来到一个隔音的会议室,关上门后,直接了当道:“你们也看到眼前的情况了,在今天凌晨之前整个b1-7的夜族人全都会被押送转移,你们的‘探监’计划看样子是泡汤了……我个人建议你们回去,因为押送的安保人员全部都是基因战士,就连我也没资格随同。”

        梁逸先没有表达自己的态度,而是问:“关押得好好的,为什么会突然转移?”

        彩花摇头道:“不知道,这是千叶部长的命令。但我猜大概是公司感觉到了危险才被迫转移的。”

        “你们的部长怎会这么蠢?”梁逸冷声反问。

        彩花疑惑:“怎么?”

        梁逸说道:“在我们华夏,从来都没有哪个手下蠢到血洗监狱来拯救自己的老大,全部都是等死刑犯押赴刑场时才会想办法动手……现在的‘实验体转移计划’也是同样的道理,b1科研大楼的牢舱固若金汤,默克伯爵的鹰犬根本就没办法潜入进来救人,现在你们部长要把它们转移出去,岂不是被人当成了劫杀的活靶子?”

        徐哲在一旁搭腔道:“梁老大这么一分析,我不仅觉得你们那个部长很蠢,而且还有些怀疑他的真实身份。”

        彩花沉默了一会儿,语气有些为难:“虽然你们分析得很有道理,但转移实验体的命令已经下达,其余5组安保小队都会参与其中,更有真龙科长率领的基因战士全程监控……我能怎么办呀?”

        梁逸沉思了几秒,开口问:“你们今天的转移流程是怎么样的?”

        彩花有些迟疑,望着梁逸问道:“你到底想干嘛?乱来是不行的……”

        梁逸沉声道:“彩花小姐,我们都有同一个目的,那就是打破默克伯爵的阴谋,现在他就要逃出去,是不是该想办法阻止?”

        彩花仍然不信:“凭你们两个怎么阻止得了……?”

        梁逸按住彩花的肩膀,真挚地望着彩花的眼睛,一字一句道:“带我去见默克,一切都会结束。”

        彩花偏过头,轻声道:“以前哥哥每次去执行危险任务时都会用这种眼神来跟我保证,现在你也一样……”

        沉默……

        空气凝结了时间……

        “算了——”

        “我说,”

        彩花拍开梁逸的手臂,轻声讲述道:“6个小队总共103人,按人数分批次和岗位,一批监督拆卸工作,一批监督搬运工作,另一批监督装箱工作……早上我们进公司时你不是在问为什么公路修得跟盘山公路一样么?其实就是为了方便卡车能开进来运输;”

        梁逸问道:“这么说,如果我们要找到默克伯爵,只能在拆卸和装箱时?”

        彩花摇了摇头:“只能在拆卸时能钻点空子,因为装箱之后就全部由真龙科长的基因战士接管,我们没办法无法靠近车厢。”

        梁逸道:“好,那就麻烦你帮我们安排拆卸的工作。”

        彩花犹豫着,“可是……拆卸工作必须由队长带领才行。”

        “你不就是队长?”梁逸和徐哲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在了彩花的身上。

        “我……”彩花咬了咬嘴唇,满脸的不情愿:

        “我不想丢了这份工作,也不想被基因战士追杀,更不想被防御系统射成筛子!我……我当然是怕死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