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四章 WTO生物公司

第三百一十四章 WTO生物公司

        “彩花是wto生物公司t小队的队长,接下来的任务就由她来和你们对接,”野原一夫斜了一眼身旁的野原彩花,示意让她说话。

        一张桌子4个人,梁逸和徐哲一边,野原兄妹坐对面。彩花悠闲地翘着二郎腿,摇晃着脚上的高跟鞋,从入座开始就没正眼瞧过梁逸和徐哲。也只有兄长在要求下,她才漫不经心地开了口:“有什么要求就直说,既然是老哥安排的,我也不好不给他面子。”

        毕竟是有求于人,梁逸和徐哲都放下了架子。

        徐哲笑眯眯地问道:“彩花小姐,你还记得我吗?当时在火车站的时候我们见过面的。”

        彩花斜了一眼徐哲,轻哼了一声,轻说:“我当然记得你了,就是你们把那些虫子和夜鬼送来的,”她又用凤眼狭长的眼角瞥了一眼梁逸,“我记得当时你的搭档不是他,而是一个文质彬彬带着金丝眼镜的大帅哥。他呢?”说完,又把目光放到了天花板,不再瞧梁逸和徐哲。

        “你说的是柳良,他有另外的任务安排,”徐哲说着,又笑问:“怎么?彩花小姐对他有意思?要不要我把他的联系方式推送给你?”

        彩花伸出一根修长的手指,在梁逸和徐哲面前晃了晃:“不稀罕。”

        “啪!”野原一夫猛然拍桌,震得桌上的茶杯“哗啦啦!”发颤,他没有说话,仅用严厉的目光瞪向彩花。

        彩花这才放下二郎腿,摆正了姿态和脑袋,极不情愿地说:“是他们自己要套近乎的嘛!又不直接问问题……”

        野原一夫看向梁逸:“梁兄,你们别客气,想说什么就说,想问什么就问,清水会这边会尽最大的能力来协助你们。”

        梁逸点点头,开口道:“那就请彩花小姐先说一说wto,who,疾控中心三者之间的格局,以及关押夜族和虫子的地方。”

        彩花不再摆架子,清了清嗓子,讲述道:“wto,who,疾控中心,用通俗一点话来讲就是穿同一条裤子。其中who世界卫生组织的能力、权利、最大,因为是国际性的组织,笼络的资源自然不少,比如你们开车送来的那批夜鬼和虫子,就是who和守夜组织共同合作的款目;wto是一家国际性的生物公司,拥有自己的安保团队和研发团队;疾控中心是东桑本土的疾病预防和控制中心,这个没什么奇怪的,每个国家都有这个组织……夜族和虫子关押在wto生物公司的b1号科研大楼中,夜族在-7层,虫族在-26层;全都是封闭式牢舱,由我们安保小队轮流看守。”

        梁逸又问:“那你知道wto抓捕夜鬼和虫族在进行什么实验吗?”

        彩花皱眉道:“我如果知道这个就不会只是拿着一份低廉薪水的保安了,那些科研人员全都是百万富翁!”

        野原一夫在一旁批评道:“年薪10几万美币你觉得低了?是你自己不懂的勤俭持家就不要怪工作了好吗?”

        “哼!”彩花有个脸上大写得不服,“也只有你这样的人才会一件衣服穿3-4年!”

        野原一夫冷声道:“我是修行之人,与你的境界不同。”

        彩花质问:“那你为什么还要带个女人回家?”

        “我都说了,春香是我认的干妹妹,她才15岁,你能不能不要乱想。”野原一夫摇了摇头,满眼苦涩地看向梁逸,好像再说:“你终于知道我有多难吧?”

        梁逸生怕这对兄妹的家常会扯个没完,接着问道:“彩花小姐,近段时间wto在安保上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比方说有人潜入实验室里偷取研究资料,进去解救夜鬼之类?”

        彩花轻嗤一声,不屑道:“b1科研大楼连通风管道内都有电子摄像头和温感器,而且有像我们这样素质高超的小队进行监控巡逻,谁会自讨没趣来盗取资料?”

        梁逸又问:“那你们有没有考虑到内部人员的问题?”

        彩花说道:“内部人员出了问题才会有问题,但wto的生物研究员从来就没出过问题,况且全部都是有本事和知名度的人,所有背景信息都是由公司鉴定和筛选的……再说了,这些知识和实验内容全部都装在他们脑子里,如果他们真要走,谁又拦得住呢?”

        梁逸点了点头,继续问:“彩花小姐可有见过那批夜鬼的老大,他叫做默克,自称为伯爵。”

        “伯爵?”彩花轻蔑一笑,“不就是个阶下囚,还有什么尊贵身份么?但是他能力很强,监控的程度也最强。”

        得知默克伯爵还关押在牢房里,梁逸和徐哲的担忧总算是消减了几分。

        梁逸接着问:“彩花小姐能简述一下,wto生物公司一天的研究流程吗?比方说什么时候会需要到实验体,然后实验体的处理情况。”

        彩花想了一会儿才回答道:“对于夜鬼的实验绝大多数都在凌晨12点后,我们安保小组会跟随实验员进去挑选实验体;我们会在实验舱里先释放麻醉药剂,然后再把实验体绑出去;实验员平均3天就会去牢舱里挑选一次实验体,一次3-5只不等;具体是做什么实验我肯定没办法知道,但实验时间一般是在24小时,一般实验体会在第二天黎明之后放回去;实验体大部分会全部放回来,但也有一些拉出去后就没见过回来的;被送回来的实验体每隔3小时就有实验员来观察情况并记录,一直持续14天后才会解除观察;大多数被送回来的实验体精神状况都是很好,可能是用了药物的原因,也可能是遭了虐待,总之一向嚣张跋扈的夜鬼,全部成了任人宰割的小白鼠;”

        听到这里,徐哲忍不住疑惑:“我们掌握的消息是,默克伯爵故意被抓进wto,先不说他们有什么目的,但就眼前这么严密的监控和惨烈的实验来看,阴谋好像根本就没有实现……是他们算错了一步棋,还是在上演苦肉计?”

        梁逸试着分析道:“阴谋肯定是有阴谋,不然欧罗的夜族也不会突然出现在东桑——夜族售卖红色药丸,其目的肯定是想在东桑建立‘血徒组织’,好为自己接下来的行动做铺垫,但显然他们低估了清水会的实力,以及我们会这么快察觉到他们的阴谋,现在他们在东桑培养的势力被联合拔除,制造红色药丸的老巢被端去,只能通过怂恿那些憎恶社会的可怜虫到处杀人放火,企图用制造混乱和恐慌的方式来‘声东击西’……默克伯爵的鹰犬已经黔驴技穷,只能破釜沉舟背水一战。我想他们的阴谋很快就会浮出水面,”

        他抿了抿嘴,问彩花:“彩花小姐,据你所知,现在实验大楼里还有多少夜鬼被关着?”

        彩花脱口而出:“这个我们每天都有清点,原本有843只,现在只剩下705只。”

        梁逸担忧道:“你看,倘若这批夜鬼全部跑出来,那将是多大的麻烦?”

        彩花出声保证道:“你们的担忧根本就是多余的,b1科研大楼有最先进的防御系统,安保系统,惩罚系统……以及是在控制不住才会启动的毁灭系统,况且有我们这么精锐的安保小队24小时地看守着,怎么可能会让那些夜鬼逃出来?”

        一旁久不吭声的野原一夫严厉道:“彩花,万事无绝对,百密有一疏,那道高一尺了,魔就不能高一丈了?”

        “哥!你什么都不懂就在这里瞎说,科研大楼连一颗砂砾都飞不进去,更别说那些实验体了,”彩花说着,又道:“现在被关押的夜鬼其中有三分之二都是骨瘦如柴、半死不活的,就算它们能逃出实验舱也跑不出先进的拦截系统。”

        野原一夫强调道:“它们只要吸了血就会变成皮糙肉厚的杀人魔!”

        彩花大声道:“哪儿有血给它们吸?!”

        野原一夫激动道:“你的血不是血?你们那些实验人员的血不是血?百密一疏,百密一疏,你怎么就听不进去!”

        “啪!”野原一夫猛地拍了下桌子,狠声道:“别扯这些没用的!只有那批夜鬼死了我才能省心!这些东西必须被消灭,必须!”

        彩花也急了,一拳头砸在桌子上,大声道:“那你有本事你去啊!在这里对我发号施令做什么用?我不过是个安保小队长,又不是wto生物公司的大老板,我一个人扛着枪进去能把他们杀死吗?你信不信我还没走进实验舱,门口的激光射向就能把我射个大窟窿,到时候你可别哭!”

        妹妹如果死了,光是想想都后悔,野原一夫立马就没了脾气,低声道:“……总之这些东西极度危险,必须要清理掉,不管用什么方法,哪怕是把wto生物公司的老总绑了也要干!”

        彩花掐住野原一夫的胳膊,认真地说:“wto公司里有很多基因强化过的战士,凭你养的那些忍者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所以我劝你考虑清楚再做决定,不要wto老板没抓到,你的清水会先被团灭了。”

        野原一夫排开彩花的手,怒问道:“什么叫做‘你的清水会’?难道你就不是清水会的成员了?你要记住你的姓氏!”

        彩花轻“切”一声,“哎……有的人操控着那么大一个社团,却连给亲生妹妹买辆车的钱都舍不得,我还不如找个有钱的男朋友呢,反正追我的男人能从东街排到西门……”

        野原一夫摇头叹气:“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你什么都不懂……赶紧找个人嫁了吧,省得让我操心。”

        梁逸一人发了一只香烟,家常拉完还得回归正事,他继续问道:“默克伯爵有阴谋已是不争的事实,我这边也有叫同事像上级反应,你那边可以跟wto的高官通融一下么?把他们约出来谈一谈。”

        野原一夫深吸了一口烟,摇头说道:“走谈判是没用的,这几天我都有找关系去联系wto公司的高层,但没有一个人愿意和我谈这件事。我相信你们守夜组织也对这个事情解释得含糊不清吧?”

        梁逸点头道:“没错,我们从确认了东桑存在默克伯爵的鹰犬开始就已经找同事像上级请示,但大半个月过去了,上级一直都没有给出回复,连一个合理的解释都没有。”

        徐哲说道:“我亲自参加过夜鬼和虫族的抓捕任务,能得到这么一大批实验体,付出的代价是极为惨重的——这次实验背后绝对还有其它财团在默默支持,守夜组织和wto肯定没资格单方面决策是否毁灭这么一大批耗来自不易的实验体,所以不论我们是找公司高管还是组织上级全都绝口不提这件事。”

        梁逸沉声道:“所有人都想着分一杯羹,却不知这杯羹根本就有毒,现在你告诉他们这杯羹有毒,有的人相信,有的人不相信,但毁灭这杯羹必须全票通过才能执行,然而不相信的人还在等待这杯毒羹的出锅,他们抱着宁愿被毒死的态度也要铤而走险尝一尝,最后不仅毒死了自己,还祸害了所有人……这个时候必须有个人站出来,一不做二不休,直接砸锅倒灶,把这杯毒羹扼杀在火候未成之前!”

        “彩花小姐,你有办法带我们去-7楼看看么?”他问。

        彩花应该是听出了同桌三个男人“闹革命”的声音,惊疑道:“你们到底想干嘛?来硬的可不行,就算我能带你们进去,其它安保小队也会把你们当成入侵者毫不犹豫地清除。”

        野原一夫呵声道:“问你可不可以去-7楼看看,你直接回答人家问题就行了,哪儿来那么多行不行?”

        彩花当机立断:“不行!让你去送死就不行!”

        野原一夫也不生气,平静道:“我还想说送你一辆超级跑车作为生日礼物,现在看来能省下这笔钱了。”

        “哥……”彩花立刻变成了小绵羊,抱住野原一夫的胳膊,毫不顾忌对面还有两个外人,撒起娇来:“我是担心你嘛,这件事跟守夜组织有关,他们去送死我不拦着,可是你不一样,你是守护咱们东桑的大法师,万一你出了意外怎么办?我不能赌。”

        彩花口中的“他们”,大概指的就是对面的两个外人。

        野原一夫轻轻地搡开彩花,大义凛然:“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福祸避趋之?!生死存亡的关头,我辈挑大梁者都不站出来,还指望后人能挺身而出?怕兮兮,脊梁呢!”

        梁逸开口说道:“彩花小姐,我们并不是去搞破坏的,只是单纯想进去看看默克伯爵以及牢舱够不够坚固。既然没办法终止实验,我们也希望能保护它顺利进行。”

        彩花狐疑地望着梁逸:“你们会这么容易妥协?可刚刚你才说要一不做二不休呢。”

        梁逸真挚道:“那只不过是一时的冲动,这么重要的实验项目wto一定戒备森严,况且我们是守夜者,也是这项计划的维护者,应该有权利进实验室看一看吧?”

        彩花与梁逸对峙了将近60秒,想从梁逸的眼神中挖掘谎言,但他显然低估了对面这个男人的心理素质。她收回目光,说道:“带你们进去也不难,今天6点过后就是我的t小队执勤,24小时监管-7层的牢舱动态,到了晚上会有实验员来挑选实验体,你们可以伪装成小队成员进去帮忙,那时所有的防御系统都会暂时关闭,但你们千万不要嘚瑟,如果让监控端的人工智能感觉到你们有危险举动,他们会第一时间启动防御模式……我不是安全工程师,不知道防御系统到底会出什么招来清除威胁,只希望你们不要背着我耍小聪明,否则你们会死,我也会跟着你们一起死。”

        梁逸心里暗喜,只要能顺利混进去,那一切事情就会好办许多。

        “彩花小姐,虫族那边……我们有机会下去瞅一眼么?”徐哲突然问道。

        彩花果断否定道:“你想都不要想的,-7层以下的区域我都没有权限踏入;那些区域的安保小队全都是基因改造过的高素质战士,由此可见下面的东西是得有多贵重。”

        梁逸默默地盯着手中燃烧的烟丝,脑子里又回想起了昨晚和阿零的通话,虫子是外星生物,虫子的力量不可控制,虫子非常非常危险——虫子绝对不能留!

        “啊~还有没有别的事情?现在都已经凌晨1点多了,在交班前我还想再休息一会儿呢……”彩花打了个呵欠,瞧着手表说道。

        梁逸问道:“彩花小姐,赶早不赶晚吧,明天我们就想去wto看一看,你能安排一下吗?”

        彩花举起自己的手机屏幕:“扫一扫我的二维码,添加我的联信好友,我给你们发个定位,清晨5:30分之前在那里等我。”

        梁逸和徐哲相继添加了彩花的联信好友。

        “哥,送我回家。”彩花起身道。

        野原一夫道:“你自己打出租车回去。”

        彩花抱怨:“哪有你这样的哥哥……你屁股被双面胶粘着了?我告诉你啊,我只会带他们两个进生物公司,你连门都没有!所以你就不要留下来和他们想办法了,我这关你是过不了滴……”

        “彩花!”

        野原一夫拍桌子站起,眼睛瞪得像铜铃!

        彩花咬唇呢喃:“反正不行……”

        梁逸笑着递过去一只香烟,劝道:“野原兄,我看你还是跟着彩花小姐回去吧,有什么事情在联信上沟通也是一样的。”

        野原一夫踌躇了片刻,接过香烟说:“好,联信上说,请梁兄务必帮我安排一个能帮得上忙的任务!”

        梁逸点头道:“自然如此。”

        野原一夫点点头,与彩花一起离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