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二章 饿狼与小猫

第三百一十二章 饿狼与小猫

        “2020年4月28日,晚上9:30分,在兴桥街道发生了一起性质极其恶劣的奸杀案……”

        “4月28日,10:20分,南区公交车站发生一起黑恶性质斗殴,3死12伤……”

        “4月28日,凌晨12:48分,‘coco酒吧’发生一起持枪袭击案件,至12人死亡,36人受伤……”

        “4月29日……4月30日……5月1日……”

        ……

        2020年5月7日,pm19:00分,梁逸坐在电视机前,面无表情地盯着屏幕上不断重复报道的新闻。

        自从海上制毒据点被端,往后10天里,每晚都有无辜市民被杀害,凶手在作案后会用受害者的血在一旁留下“revenge”意为“复仇”的字意;自5月5日起,北城政府发布禁令,入夜后所有市民全部禁止出门,但这并没有减少凶杀案的发生,凶手开始潜入居民区随意杀人,无辜市民的死亡数量反而还在持续上升……

        网络上流传了一种说法:“恶魔是在复仇,恶魔是在像人类复仇,世界末日即将来临……”

        “世界末日真的要来了么?”秋瑾抱着橘猫盘腿坐在沙发上,脸上还敷着面膜,根本就看不出担忧。

        “暴风雨前总是宁静的,这些人不过是精神被稻草压垮的可怜虫,报复社会而已。”

        梁逸语气云淡风轻,这几天他和徐哲除了执行暗杀任务之外,还配合清水会、警方对作案凶手进行了抓捕,结果是,杀人凶手几乎都是无业游民,对社会充满抱怨,长期缺乏性.爱,等一系列社会蠕虫。

        凶手在杀人前都大量地吞噬了“红色药丸”,那么这件案情的性质很简单,鹰犬通过杀戮的方式复仇人类,以制造恐慌的办法来消耗他们的精力,从而达成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

        “叮咚!”

        野原一夫发来一条联信消息:“今晚12点,我带个人来找你。”

        这是最后一个晚上,大家都觉得不能再等了!

        明天就杀默克伯爵!

        “梁……梁先生?”秋瑾戳了戳梁逸的肩膀,轻声呼唤道。

        “怎么了?”梁逸偏头看向秋瑾。

        秋瑾摇了摇头:“没什么……就是刚刚看你的眼神很可怕,想提醒你一下,千万不要因为生气而走火入魔,不然会经脉尽碎、爆体而亡的。”

        梁逸用遥控器换了一个电视台,余怒未消:“嗯……一想到死了这么多人就来气,真他妈是一群玩不起的王八蛋!”

        秋瑾赶紧跳下沙发,从冰箱里取出一瓶啤酒,笑着递给梁逸:“喝瓶冰镇啤酒消消气吧?”

        梁逸瞧着眼前的啤酒和笑得甜蜜的女人,在同居的这几十天里,无事献殷勤可是头一回。他不客气地接过啤酒,“咕噜咕噜……”灌下小半瓶,5月份的天,着实燥热,不仅气温升高,心里的火气也难以消退。

        梁逸不由自主地把目光移动到了秋瑾的粉颈上,平时秋瑾都会把睡衣多扣到倒数第二颗,今天气温爬升,她就热得少系了两颗,平时弯个腰,低个头,也能瞧见一条不浅的沟壑。

        “梁先生?”秋瑾用手在梁逸眼前晃了晃,一双大眼睛全是无暇的疑惑。

        梁逸赶紧收回目光,闷头喝酒。

        “你是不是上火了?脸突然这么红,要不我找客房服务送一包菊花茶上来?”秋瑾关心道。

        梁逸摇了摇头,说道:“江小姐,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明后两天我就要离开东桑,所以今晚是我和你同居的最后一天,有些事情我必须跟你坦白。”

        秋瑾眼眸如秋水,泛起丝丝波澜,“梁先生要回华夏去了?”

        梁逸摇了摇头,吐出一个名字:“亚美联邦。”

        秋瑾犹豫几秒钟,问:“能带我一起去吗?”

        梁逸望着手中的酒瓶,没同意却也没拒绝,说:“如果东桑也不安全了,我就会带你离开。”

        秋瑾低头撸.着怀中的猫咪,“刚刚梁先生说有事情要和我坦白,你说吧,我能承受得住。”

        梁逸浅笑,“可又不是什么坏事。”

        秋瑾掏了掏耳朵:“那洗耳恭听。”

        “咕噜咕噜……”梁逸一口闷完啤酒,招呼道:“再帮我拿一瓶酒来。”

        秋瑾去拿酒。

        梁逸说:“前几天你当着我的面嘲笑,有一个来东桑大学讲座的历史教授叫冈坂日川……嗯,其实那个人就是我?还有个应用安全的专家梅川内酷,他是徐哲。”

        “哈?!”秋瑾嘴巴惊成了“0”字形,瞪着梁逸:“你你你……你就是那个冈坂日川?”

        梁逸点了点头。

        秋瑾好奇道:“可是……可是你是警察啊,你怎么突然又变成历史学的教授了?”

        梁逸道:“国家机密。”

        “哦,哦,国家机密啊,国家……噗呲!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世界上还有给自己取这种名字的,还冈坂日穿呢,哈哈哈……”

        秋瑾就像是一只猫,抱着啤酒在沙发打滚儿,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梁逸老脸一红,血气上涌,想着抢过秋瑾怀中的冰啤酒来压压血气,可谁知这小猫只顾着在沙发上打滚儿,一点也没有察觉自己的到蕾丝边已蹭得褪到了小腹,等腰三角形已经展露了两角!

        梁逸要维护自己的尊严,同时也要证明自己的能力,并且还要消除心中的火气!他再也管不住自己的身体,直接朝沙发上这只不安分的小猫压了过去。

        小猫以为来者只是为了抢夺自己的怀中的啤酒,“喵喵喵……”还叫得正欢,但身体突然有了触电般的感受,她的笑声戛然而止,目光里可怜又惊慌,她赶紧把酒递还了回去,以为能就此息事宁人,“我不笑你了,你喝酒——”

        话未说完,饿狼的獠牙已经咬住了小猫的舌头。小猫根本就不是饿狼的对手,她的猫爪只能给饿狼挠痒痒,而饿狼的爪子却能让她奇痒无比,欲罢不能。

        “狼先生,不行……”

        小猫春心荡漾,说话时舌头已经打了结。

        “狼先生,不要……”

        小猫面红耳赤,叫喊时山涧春水如潮。

        小猫完全妥协在饿狼的攻势之下,缓缓地,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松开了手中的酒瓶……完全妥协。

        晚间的清风浅唱着爱的恋歌,律动的节奏呻吟着完美的邂逅。

        “喵~”

        ……

        ……

        梁逸枕着臂弯,手里夹着一枚拆封的套套包装,他怎么也没想到,一开始徐老湿赠送的这只超薄,没留给冯小艺,反之用在了她的好闺蜜身上,这算不算是造化弄人?

        梁逸心里突然有了一些后悔,一次冲动就酿成了不小的麻烦,如果以后冯小艺回到了身边,发现了闺蜜与自己的关系……他仿佛已经预见了一场狗血又苦情的三角恋戏剧即将上演。

        现代的婚姻法好像不允许一夫多妻制,那可如何是好?

        秋瑾不像其她女人那样,酣畅之后靠在男人胸膛画圈圈,她蜷缩着身子,背对着梁逸,连呼吸都小声到几乎听不见,但她绝对没睡着。在沙发上落了红,在阳台上流了水,在枕头落了泪,二十多年的岁月及不上今夜这短短的一程。

        梁逸转过身,轻轻地搂住秋瑾的腰,正想开口说话,“啪!”的一声,手背传来一阵疼。女人呵斥:“把你的咸猪手拿开!”

        “怎么?事后不认人了?”

        “认你做什么?你这个强.奸犯!”

        “真好,那我可以不用负责,拍拍屁股走人了?”梁逸拍了拍秋瑾的屁股,掀开被子就要下床,秋瑾慌了,反手把他拽住:“你敢走!”

        梁逸笑道:“我不走,等着你报警来抓我?”

        “可就是不准让你走!”秋瑾紧紧地拽住梁逸的胳膊,指甲狠狠地掐着梁逸的皮肉,“你这个坏蛋,大色狼!我就只是笑了你几声,你就露出狼尾巴了!”

        梁逸缩入温暖的被窝,搂着胸前人儿软软的身体,枕着含带芬芳的香肩,问道:“尽管是霸王硬上弓,但怎么说也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你想怎么样?不如开口一提,我尽量满足你。”

        秋瑾努力转过头来,大声道:“这还用说?当然是娶我了!你第一天看光了我身体的时候我就跟你说过,现在我们连……连这种肌肤之亲都做过了,结婚不就很正常吗?”

        梁逸苦笑道:“其实——”

        “你不和我结婚的话,等你走了我就从阳台上跳下去,反正回去也会被爸妈打死,还不如自杀,我……我现在就去跳楼了!”

        秋瑾抹了一把眼泪,掀开被子下床,扶着墙壁一点一点地往客厅外走去,速度之慢,犹如龟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