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一章 语音通话

第三百一十一章 语音通话

        早餐过后梁逸又躺回了床上,昨夜手机进水,导致很多消息都没有及时回复,趁空闲时间补上。

        手机经过修理之后,电池的续航,运行速度,储存空间都提了不少。原本打开联信要3-5秒,加载刷新要5-10秒,现在快了将近一半。惜时如金的梁逸是满心欢喜。

        阿娜斯塔的未读消息:

        “梁,昨天听人传言,东欧平原的中部地带的一个农庄里发生了牲口吃人的事情,你说会不会是感染引起的?这才过去两个月不到,感染源就已经跨过半个东欧平原了吗?(恐怖!)”

        跨过东欧大平原就是人口密集的现代都市,x病毒的传播性极强,传播途径甚是广泛,倘若密集的人群中有1个人感染,整座城市都难逃沦陷的厄运,这真是个非常糟糕的消息。

        梁逸没有老韦的电话,无法知道战争前线的具体消息,问万斯和罗斯也无济于事,这种全民恐慌的消息最好还是掌握在少数人的心里合适。

        梁逸想来想去,最后还是找到了列表最底部已好久都没有联系的zero·lawsone,这家伙的联信头像永远都是灰色,朋友圈里除了3年前转载的一篇有关财经的新闻之外,一条私人动态也没有。

        梁逸暗道:“没情调的家伙。”

        阿零已经在艾尔市站稳脚跟,也许他能知道一些内幕消息。

        梁逸犹豫了许久才将输入栏里的“在吗”两个字发出去,并抱着一种爱回不回的态度等待着。

        梁逸和阿零的关系属于那种表面敬而远之,内心相敬如宾的对手,就像两个争吵过后冷战的情侣,谁先开口问候对方谁就输了。

        一句“在吗”确实赔上了梁逸不少面子。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何况世上绝大多数的树皮都没有梁逸这张脸皮来得久,来得硬。

        10秒钟后,灰色的头像突然亮起,并回复了一个字:“在。”

        梁逸肯定不可能直接就问东欧的情况,这样自己有求于人的目的岂不是会被发现?那不知不觉就低人一等了?他早就想到了缓冲尴尬的话题,可还没来得及打字,阿零就甩过来一张“哈哈哈”的表情包,附上一句话:

        “华夏古语有云,无事不登三宝殿,你是有事求我对不对?”

        梁逸愣了,自己的心思怎会这么容易就被他看穿?于是回复:“请你不要太高估自己。(不屑)”

        阿零回复:“是缺钱了吗?(微笑)”

        梁逸回复:“我会在乎那些东西?(呕吐)”

        阿零回复:“那你是在岛国吃海鲜过敏了?(便便)”

        “你在骂我?(愤怒)”

        “你这人真没幽默感(无奈)”

        “我幽默起来只怕你会生气(不屑)”

        “只要你不带脏字我都不会生气(微笑)”

        “我摸过你老婆的屁股。”

        梁逸真的摸过阿零老婆的屁股,这可是天大的实话。

        阿零头像的后辍显示了好久的“正在输入……”字样,但就是不见有消息发过来。自己的老婆被对手摸了屁股,这本来就是一件非常让人气愤的事。

        梁逸翘起了嘴角,一种大获全胜的喜悦感爬上心头,接着他又在图库里挑了一张“当然是选择原谅她啊”的表情包发了过去。

        又隔了一会儿,阿零直接甩过来一个语音电话,并附上一句:“接电话。”

        怎么?文字喷不过整语音了?梁逸完全不怂,清了清嗓子,接通语音电话,抢先开口挑衅:

        “怎么?”

        阿零徒有一声叹息:“唉……你有什么事情就直说,我有事情要忙。”

        梁逸本来就不喜欢乱开玩笑,听电话里的声音那么正经,便也恢复了低沉的嗓音,直言:“先问你一个问题,你认识西尔维家族中,一个叫做威克斯·维克托的人么?”

        “眼睛小,大马脸,很高很壮,对么?”

        “非常正确,特别是他那张又长又大的马脸。”

        “我知道他,以前在交际舞会上见过,是西尔维家族三长老的三儿子,怎么了?”

        “昨天晚上我把他杀了。”

        “喔……真是个相当劲爆的消息,上次你杀了西尔维家族六长老的儿子塞迪洛,这次你又杀了三长老的儿子……你将成为最高悬赏的守夜者。”

        “你一点也不惊讶?”

        “呵呵……我为什么要惊讶?技不如人,脑不如人,死了也很正常。如果是我杀他,还会顾虑西尔维家族的血统,但你是敌人,杀他很正常。”

        “我当时提起过你的名字。”

        “你提我的名字有什么用?”

        “他说不认识你。”

        “因为我很低调。”

        “他说你是个野种。”

        电话那头的阿零突然沉默了。

        梁逸总觉得自己的话有些直接了,他赶紧补充道:“这是他的原话,我只是个转述者,我也被他骂做了野种,他甚至狂妄到认为除了西尔维家族之外,其他夜族人都是野种……”

        听筒里这才响起阿零阴冷的声音:“所以他才这么该死,”他话锋一转,承认道:“不过他说得很对,我们的确是野种,比不上他那样的正统太子爷。可他们是贵族血脉,我们是圣祖血脉,他们的实力永远只能提升到a3级,而我们则能进阶s级成为圣祖。这就是本质上的差距。”

        梁逸内心毫无波澜,反之强调道:“请你不要把我和你捆绑在一起,我是个人类,我喜欢生老病死,对什么s级圣祖一点儿也不感兴趣。”

        阿零说道:“这些东西的确是题外话了……怎么?你找我就只是为了在我面前炫耀你杀了西尔维家族的太子爷么?”

        “我想知道关于欧罗的疫情发展到哪种地步了?”梁逸没再卖关子,直接开口问。

        “呵呵,是不是担心你在艾尔市里的小情人了?”

        “你管的太多了……”梁逸话声一紧,“你怎么知道我在艾尔市里有情人?!”

        阿零的语气颇显得意:“我已经忘记了她的名字,好像长得很高很漂亮,在别墅区开了一家马场;还有一个是东欧的守夜者,叫苏菲对吗?她在北欧的l城突然消失,应该已经与北欧的守夜者汇合。”

        “你这家伙一直在调查我!”

        “调查你又没有伤害你,只是你那个叫做‘苏菲’的小情人现在的处境并不是很乐观——我想你前段时间也听过,东欧的特级搜查官克罗尔·奥维及守夜小队成员已经全部死亡,罗森家族对这件事情负责,并且下一个目标就是潜伏在l城里的北欧守夜者……当然,那绝对不是我干的,我已经有很久都没有回过罗森家,但我了解家族里几个哥哥和长老的手段,既然他们开始杀人,那就证明已经做好和你们守夜组织撕破脸的准备……我们是朋友,我可以提前透露你一个其实并不算多难猜的消息——

        夜族已经开始联合清除整个欧罗,北非,中亚三个地带的守夜者,未来会陆陆续续地从人类手中夺走控制权。”

        听完一席话,梁逸沉默了几乎了半分钟,阿零也知道梁逸是在思考,便没有出声问候。

        “你们是想在全球沦陷之前建立自己的政权?”梁逸的声音很平静,因为他认为夜族这次做得对。

        阿零说道:“各大家族的首领都是活了几千年的人,从古至今的生化危机哪一场不是亲身经历?我并非在自吹自擂,夜族的目光看得要比你们人类长远得多。如果不是感觉世界末日真的要来临了,夜族又何必下狠心打破这几百年的和平跟守夜组织撕破脸?”

        梁逸冷声道:“这场生化危机不正是你们夜族搞出来的?”

        阿零呵斥道:“在你没搞清楚状况前就请不要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夜族难道就不是人了?就不配活在地球上?从古自今的争斗全是因你们人类而起,夜族中是有个别极端主义者,但那也不能代表大部分,

        我们天生无法享受阳光,哪怕把你们变成了奴隶,黎明之后我们也只能躺在冰冷的棺材里沉睡……什么夜族要消灭人类的阴谋论,全都是你们自己捏造出来的,每一个夜族人,从生下来的那一刻开始,就会明白一个道理——只要宇宙中存在着能放射紫外线的恒星,那我们夜族永远都会被压在黑暗之中无法翻身!”

        阿零生气了。

        梁逸象征性地沉默了片刻,轻声道:“你再给我解释一下默克伯爵的阴谋,我就暂且容忍你的愤怒。”

        阿零余怒未消:“对于这种疯子我有什么好解释的?他就是夜族中的异类极端,臭名昭著的刽子手!你不是已经在调查了?为什么还要来问我?”

        梁逸又沉默了一会,继续问道:“那我想知道无人之境的事情,包括‘蛮荒者’的秘密。”

        电话那头没有了声音,梁逸以为是自己的信号不好,正想开口喂两声——“啪!”打火机点烟的声音。

        “嘶……呼……”几声吞云吐雾,阿零的声音才悠悠响起:

        “我真是受不了你这种人,不过这也不算什么秘密,它迟早都会成为我们共同面对大麻烦——你把手机音量开成免提,我给你听一听这边的声音。”

        梁逸照做打开免提,等了半分钟——

        “吼,吼……”

        隐隐间,一种深沉如大海蓝鲸、狂暴如饕餮的嚎叫声从电话那头传来。

        “这是什么东西?”梁逸皱眉问。

        阿零的声音重新响起:“如果你亲临现场来听,心脏一定会跳出来的——无人之境,根据我们无数次的潜入调查和数据分析,最后得出结论:这是一个不知道通往哪儿的次元裂缝,蛮荒者就是从裂缝另端跑出来的东西,包括你刚刚听到的呐喊声……你也可以把它理解为地狱深渊,其内关押着许多恶魔和怪物,如今地狱的封印破了一条口子,恶鬼想通过这条口子钻出来,”

        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对了,还有一件很重的事情要提醒你们人类——半个月前我亲自带队深入过无人之境,在深谷之中发现了很多体长5m以上的超巨型虫化石,这说明外星虫族很早就通过裂缝来到了地球,现如今坦非的‘黑色深林’里又盘踞着许多虫族——万事都不可能这么巧,无人之境,次元裂缝,虫族,三者之间一定有所关联,

        我个人做出了两种假设:第一,洪荒年前,虫族通过无人之境来到地球,历经了数万年的蜕化和繁衍,转移到坦非的‘黑色森林’;第二,坦非的原始森林中也有像‘无人之境’这样的异次元裂缝存在,只是一直没有被人发现——如果我的消息没错,你们守夜组织在3个月前捕捉了一批虫子,通过一辆火车运往东桑的疾控中心,”

        “这种东西非常致命,现代科学根本就无法驾驭,我个人建议,要是你能在组织内说得上一两句话,那就给他们好好地分析一下利与弊,不要再盲目追求生物的力量,这绝对是一种作死的行为。”

        阿零不知,梁逸就是运送那批虫子的列车长,从虫子被搬上列车的那一刻开始,梁逸的内心就充满了担忧和不解,但后来徐哲在他耳边亲口说出了“利益”二字,他突然觉得什么理由都说得通了。

        电话那头接着响起阿零的声音:“事态发展到这个地步,已经不是夜族和人类的恩怨,而是来自于另一个次元的生物威胁……夜族在很早以前就尝试过要和守夜者交涉这个问题,很可惜守夜组织一笑而过。你们更热衷于探索生物的奥秘,怎么把它们的能力加持到组织成员身上,再用超高额悬赏来猎杀夜族人,开采无人之境中的‘能量水晶’,

        再说得粗浅一些,你们与某些财团同流合污,垄断石油和矿产,秘密操控各国政府为自己的利益寻找捷径……先前我和你提到过的,东欧特级搜查官克罗尔·奥维,他其实是东欧温谭市一家房地产公司的大股东,自己培养了一批黑色势力,常年垄断温谭市的房地产开发生意,最终威胁到了罗森家族的利益,正好又赶上夜族清除计划,于于是乎他就死了……你们近代守夜者搞出的丑闻我还能列举一百多条,但是我现在手机没电了——”

        “零,你在和谁打电话?打这么久?”突然一个女人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似曾相识的熟悉。

        阿零小声添了一句:“有事先挂了,空聊。”

        “叮咚!”

        通话结束。

        梁逸紧握着手机倒在床上,双眸明亮望着天花板,刚刚阿零说的话他全都记在了脑子里,但由于信息量过于庞大,一时半会儿还消化不了——“苏菲有危险,苏菲有危险……”

        最担忧的事情最容易铭记在心!

        他赶紧拨打苏菲的电话号码,可得到的结果却是冷冷的语音回复:“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这个电话还能打通么?

        梁逸心急如焚,翻来覆去也想不出好办法,最后还是放下了面子,给阿零发了一句:“保苏菲平安,条件你开。”

        隔了一会儿,阿零回复了一个“ok”的表情,附带一句:“条件先欠着。”

        梁逸长吁一口气,放下手机,一眼不眨地望着天花板,心里还是着急:就算别人想救,但凭借苏菲对夜族的憎恨,指不定会宁死不屈……傻女人,你可千万不要意气用事。

        他在心里默默祈祷,一次又一次,一遍又一遍,最后是闭上眼睛,带着念想悄然睡了去。

        ……

        大家不要觉得梁逸和阿零的对话非常枯燥,这里头其实埋下了非常多的伏笔,因为《黎明边缘》的主角始终是梁逸,没办法多分镜头留给阿零,所以关于书中提到的“无人之境”以后会放在前传里,以阿零的镜头进行探索。

        这本书的格局还是蛮大的,想要编织起来也很吃力,所以后期的节奏会比较慢,请大家耐心一些。

        其实看订阅数据就知道,粉丝还是溜走了一些,我个人也在寻找原因……心想大概是都市情感内容太多了,章节自圣城离开后就再也没出现过与狂暴者对抗的热血剧情,就这一点我会更加注意。

        第二卷《沦陷》已经快要接近尾声,同时也将迎来大高潮,这马上就要100万字了,写书不易,请大家多多支持正版,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