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章 城市猎人(十八)

第三百一十章 城市猎人(十八)

        梁逸不知道自己有什么资格,或者说该找一个怎样的理由……他坐在了秋瑾的床边,秋瑾紧握住他的手,带着满足进入梦乡。这个有着严重传统观念的女人竟然舍得把自己半张床让出来,让给一个说熟悉却又没见过几天面的男人……

        其实没有那么多纠结,当前只有两种选择,第一是悄然离去,第二是悄然上床;

        其实从衍生这种抉择开始,梁逸的内心就已经有了妥协,夜深人静本就寂寞,常年累月没碰过女人也让他心里有些骚动,秋瑾身上有冯小艺的影子,也正是他钟情的类型,现在投怀送抱,销魂一夜岂不是顺理成章?

        梁逸的心中有了决定,他挣脱秋瑾的手走出卧室……洗个澡,再上床!

        他来到浴室,刚脱完衣服,偶然发现了一旁卫生间里的厕纸筒中的黄色威胁信,出于好奇便走过去拾起来看——字里行间充满了嫉妒和酸味,写信的人好像很了解秋瑾的生活状态,连她一些难以启齿的隐私都写得非常详细。

        梁逸想着把信收起来研究研究,但不经意间就闻到了一股子血腥味儿,他把信封翻过来,一道鲜红的血迹涂抹在信纸背后……他纳闷了两秒,顺势看向厕纸筒,一个最不愿看见的东西赫然出现在眼前!

        一片血迹斑斑的小号卫……卫生巾!

        “……”

        “唉……”

        他掐了掐眉头,嘴上一声哀叹,心里一种苦涩,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已经是第二次兴致勃勃却被迫于生理的乌龙了罢?

        为什么女人要有生理期呢?为什么生理期非要在这几天呢?

        “实属难受……”

        梁逸哪儿敢责怪造物主?于是闷头洗了个热水澡,失落地回到自己卧室,今夜只怕孤枕难眠。

        ……

        ……

        应该是要早上了。

        “哆哆哆!”

        敲门声。

        “梁先生,你醒了吗?”门外响起了秋瑾的问候。

        梁逸缓缓睁开眼,睡意正酣,睡眼朦胧,他连手表也懒得看了,回一句:“进来吧~”又翻了个身,继续闭眼沉睡。

        秋瑾轻轻推开门,看见梁逸还在沉睡,也放慢了脚步,走至床柜旁放下一只粉红色的手机,轻声道:“刚刚有一位警官把手机送了来,说是已经修好了。”

        梁逸突然意识到什么,猛然睁开眼睛,抓过床头柜上的手机,藏着掖着打开主屏幕……还没开机!

        “呼……”幸好没开机,要不然锁屏壁纸肯定会暴露他和冯小艺的关系。如果秋瑾知道了他和冯小艺的关系,那自己和秋瑾进一步的关系岂不是泡汤了?

        “怎么了梁长官?”秋瑾疑惑地望着梁逸。

        梁逸摇了摇头,把手机塞进被窝里,揉了揉有些昏胀的脑袋,瞥了一眼腕表,am9:34分,一觉睡了个日晒三竿。

        “没什么,我也差不多该起床了。”他伸了个懒腰,正想掀被子下床,却发现自己没穿衣服,又赶紧缩了回去。

        秋瑾捂嘴轻笑,“梁先生每次回来,衣服不是沾了血污就是破破烂烂的,这要是搁在我家,我妈能把你训到崩溃,呵呵……”她背着手,挪步走出房间,“早餐我已经点好了,你赶快洗漱哟。”

        早餐这种东西,梁逸已经很久很久都没吃过了,“咕咕咕……”肚子却发出了抗议声。他摇头笑了笑,在柜子里找了一件浴袍,套上走出卧室。

        ……

        “咚咚咚!”

        敲门声。

        “开门啊,我下来吃早餐了。”徐哲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徐先生来了!”秋瑾吮.了吮筷子,急忙跑过去开门。

        徐哲提着两瓶看似价值不菲的白葡萄酒,笑盈盈地走了进来。

        “徐先生,早上喝酒很伤胃的,我买了小米粥和油条,吃这个健康些。”秋瑾不等徐哲把酒放下,很从容地抢了过去,藏进自己的卧室里。

        徐哲没啥意见,更不会客气,坐下就开吃,淡淡附上一句:“全部搞定了。”

        梁逸低头喝着米粥,淡声道:“不要掉以轻心。”

        “你们要商量国家机密了吗?那我回房了……”秋瑾捧起米粥就要回房,梁逸轻声招呼她:“国家都已经这样了,哪还有机密可言,饭要上桌吃,坐下。”

        “哦……”秋瑾老实坐下,抿了两口米粥,突然问道:“梁先生,徐先生,你们还会回华夏去吗?”

        梁逸想了想,点头道:“会回去,但不会带你回去。”

        “为什么!”秋瑾瞪圆了眼睛。

        梁逸语气那般从容:“没有为什么。”

        秋瑾咬着嘴唇,用筷子使劲儿地戳着碗里的油条,就像是扎小人儿一般,嘴里嘀嘀咕咕,也不知在埋怨什么。“江小姐真想回去?”徐哲挑眉问。

        秋瑾期盼地望着徐哲,激动道:“想,每分每秒都想,我爸妈还在华夏,我要回家……徐先生有办法让我回去吗?”

        徐哲点了点头,“我倒是有一个法子,你听我说啊……”他凑近秋瑾的耳边,斜眼望着桌对面的梁逸,细语如纹声。

        秋瑾的脸色逐渐变化,贝齿将柔唇咬得更紧,她又羞又恼地望着梁逸,大哼一声!抱起小米粥就往卧室里跑去!

        应该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话。

        “你跟她说了什么?”梁逸狐疑地望向徐哲,隐隐约约就觉得耳根子痒。

        徐哲摇头晃脑:“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梁逸没有过多追问,拿起手机一阵操作之后,对徐哲道:“刚刚警方又排查出几个社团嫌疑人的名单,我筛选了一部分名单给你,接下来的几天,以东桑城市为猎场,以猎人身份来暗杀,不要留下太多的痕迹,以免给当地警察制造麻烦。”

        “这些名单里面该不会有女人吧?”徐哲的神色中突然露出一丝惊恐。

        梁逸斜眼一笑:“谈女色变,在你身上可不常见,难道是精元亏损太多所致?”

        徐哲摸了摸自己的肋下,叹气道:“这些大姐大都是历经了风雨的人,床上功夫何止是了得?我腰子现在都还有儿点疼呢!”

        梁逸却是云淡风轻:“反正任务你要完成,是怜香惜玉还是辣手摧花,我可管不着你。”

        “她们那叫无底洞!”徐哲抽出一支香烟,正想要点上,梁逸率先一步从他嘴里摘下,摇头道:“室内不允许吸烟。”

        “哼!哪里比得上你金屋藏娇啊!”徐哲没好气地瞪了梁逸一眼,起身说道:“对了,东桑大学已经发来了邀请,明后天就安排讲座,你自己想想该怎么应付。”

        梁逸从容道:“有什么不好应付的?我活了两千多年,对于历史还不得侃侃而谈?这下敢情好,白天以教授的身份上课,晚上以猎人身份暗杀,很实在。”

        “那你自己掂量,我回去养精蓄锐了,今夜还要艰苦战斗呢!”

        徐哲打了个呵欠,伸着懒腰就要离开,梁逸突然叫住他,吩咐道:“对了,你的武器袋里应该有狙击步枪吧?给我找一把轻型带消/音送来。”

        “ok,ok……”

        徐哲高举着“ok”的手势,走出房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