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四章 城市猎人(十二)

第三百零四章 城市猎人(十二)

        梁逸和野原一夫就坐在“好味道海鲜饭店”街道对面的小亭子里,假装看风景聊天,实则是等待春香下班好见机行事。

        春香是个非常勤劳的女孩儿,从12点开始招呼客人,期间还要受理外卖客人的订单,直至下午2点钟,等用餐高峰期过了才回店里解决自己的午餐。

        “多好的一个女孩子?身在后母家庭,又任劳任怨,我实在不忍心拿她做诱饵……”梁逸很少这样絮絮叨叨,除非真的心里过意不去。

        野原一夫不觉所以,淡然道:“如果我连救她的本事都没有,又怎么会想出这个办法呢?你放心,她的生命安全远比任务重要得多。”

        am15:03分,春香穿上了外套,背着一个黄色小挎包,掂起两罐啤酒朝亭子里的梁逸和野原一夫走来,大老远就招呼道:“二位先生,我看你们站在这里老半天了,今天的太阳好热情哟,我请你们喝啤酒。”

        她把啤酒塞进梁逸和野原的手中,嘿嘿一笑,又说道:“这是私人赞助,千万别告诉我后妈哟。”

        野原一夫一只手攥着啤酒,另一只手伸进口袋里想要取喷雾动手——梁逸突然别住他的手,微微摇头,示意暂时不要下手,且问:“春香小姐这是要回家了吗?”

        春香天真烂漫,点头道:“嗯呢,已经3点多了,这段时间的失踪案太严重了,我也很害怕,所以要早点回家,嗯……我是来取东西的。”

        小亭子里搭了一只晾衣杆,杆上挂了一套内衣裤,此刻正随着海风飘飘摇摇。

        春香取下内衣裤赶紧塞进自己的口袋,面色微微泛红。

        “春香小姐的家在哪儿,我们的车就停在附近,要不我们送你回去?”野原一夫提议道。

        春香摇了摇头,随手指向海鲜市场旁的几栋建筑,“就在那里呢,十几分钟就到了,不需要麻烦二位先生的,再说过道里很多杂物,你们的车根本开不进去……嗯,那么拜拜了。”她冲梁逸和野原一夫挥手告别,带着甜甜的笑容转身离去。

        “跟上去!”

        野原一夫招呼梁逸一起跟上春香。

        海鲜市场旁的建筑都非常简陋,属于年代久远的旧公寓形式,楼与楼之间相隔距的距离很近,一条条胡同阴暗又复杂,如果不是长久居住在这儿的人,第一次来还真有可能会迷路。

        春香戴着耳机,哼着小调蹦蹦跳跳,丝毫没有察觉跟踪在身后的野原一夫和梁逸。

        跟踪的两个人不敢靠得太近,但又不能隔得太远,这里地势复杂,巷道中又有许多杂物堆积,如果不谨慎一下,生怕下一个转角就能把人跟丢。

        随着建筑物的深入,巷子中越发阴暗,野原一夫见是个下手的好时机,取出迷魂喷雾,加快脚步就要对春香下手!

        就在这时!

        巷子那头突然出现一辆三轮车,骑车的是个戴着帽子的中年人,因巷子阴暗,他又把帽檐压得很低,于是看不清相貌。他缓慢地踩踏着三轮车,“咯哒咯哒……”链条摩擦的声音在巷子里细微作响。

        梁逸和徐哲赶紧闪入另一条巷子,准备等那三轮车路过再对春香下手。

        春香完全沉浸在自己的音乐世界中,也不在意迎面驶来的三轮车,然而就在她刚与三轮车擦身而过时,那戴帽子的中年男人猛然跳下车,从口袋取出一只白色毛巾捂住春香口鼻!

        “唔唔唔……”春香挣扎了10秒钟,最后双眼一闭,像是被迷晕了过去,没了动静。

        戴帽子的中年人将春香扛上三轮车,用事先准备好的纸皮盖住春香的躯体,若无其事地骑车往巷口外驶去。

        全过程行云流水,作案手法非常老道!

        “应该就是他了。”

        “想不到还有人比我先下手,这也好,让我少遭一次报应。”

        梁逸和野原一夫先三轮车一步退出巷口,由梁逸先盯着三轮车的动向,野原一夫回去开车。

        三轮车为了避免引起别人的怀疑,又在巷口的垃圾站收了小半车废品,随后才驶上滨海公路,往海湾码头方向开去。

        野原一夫载上梁逸,一路保持距离,从滨海环路到滨海支路,全程谨慎追踪,不敢有一丝松懈。

        三轮车沿途遇到卸货的渔民,打招呼,递香烟,态度平常自然,一点儿也不含糊。

        三轮车最后停在一艘装载垃圾的货船旁,中年男人脱下帽子,露出了闪闪发亮的大光头,相貌憨厚丑陋,谁也想不到他竟是个作案老手。他开始搬货上船,哼着小曲儿,不紧不慢。

        野原一夫和梁逸坐在车里按兵不动,等到装载垃圾的货船驶出码头才下车追逐。

        “真是人不可貌相,没想到绑架犯竟然是个憨批。”梁逸心里害怕那憨批会对春香做些肮脏的事,心里急得很,在码头上转了一圈儿,最后找到了一艘刚搬完货的渔船,取出几张钞票塞给刚想开盒饭的船老大:

        “500美钞,跟上前面的那艘垃圾船!”

        船老大眼睛发光,倒也是个爽快人,将盒饭随手一抛,也不问来者出处和缘由,解开固定绳缆,招呼梁逸和野原一夫道:“上船!”

        渔船驶离码头。

        驾驶室中,梁逸用望远镜紧张地盯着正前方的垃圾船,表情凝重。野原一夫则出声提醒一旁的船老大:

        “船长,请帮我跟踪后面的渔船,千万不要让他发现了。”

        “你们放心,我跑船几十年,别说跟踪了,就是打起海战来我也一点不虚!”船老大五十多岁,皮肤黝黑到发亮,水手的精神面貌在他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他又问:“二位别嫌我多嘴,能问问你们跟踪三田的垃圾船做什么?他船上又臭又脏的。”

        梁逸冷声道:“他是个小偷。”

        船老大说:“你说我是小偷都好比过说三田是小偷,三田在这一代是出了名的老实憨厚,脑子有点问题,话都说不圆的人到哪儿偷东西?”

        “越是不起眼的角色,越容易被人当成骡子,”野原一夫说着,又问道:“这附近有个垃圾场么?你觉得他会把船开向哪儿?”

        船老大抠了抠脑袋,指着东南方向道:“对啊,真奇怪,垃圾场明明就在那边的啊,这家伙怎么往海外跑?他该真不会是给人当骡子吧?”

        梁逸道:“这个你不用管,只要跟上他就是。”

        ……

        一个小时后。

        “二位先生,这家伙肯定自备了燃油的,我刚刚打完渔也没加油,如果再送你们的话回去就只能靠摇的了……”船老大指操作台上只剩下百分之20的油表,表示无奈:“大不了我只收一点幸苦费咯……”

        出海的渔船已经见不着几条,再继续跟下去,针对性就会变得强烈,指不定会让三田有所发觉。

        “怎么说?”野原一夫看向梁逸。

        梁逸急忙冲出驾驶室:“游过去。”

        野原一夫虽有惊讶,却也没有多说,跟着梁逸走出驾驶室。

        船老大掏了掏耳朵,追着梁逸和野原一夫来到甲板上,满脸疑惑:“二位先生,是我刚刚听错了,还是你们在开玩笑?游过去是吗?”

        梁逸二话不说,一个标准的跳水动作,“噗通——”跳进汪洋大海,以自由泳的方式继续追踪垃圾船。

        野原一夫毫不犹豫地跟上!

        二人的速度丝毫不占下风!

        船老大大惊失色,捧着脑袋不敢相信:“你们tm简直是疯了,这里可是汪洋大海,有鲨鱼的……妈.妈的,我年轻的时候都不敢这么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