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三章 城市猎人(十一)

第三百零三章 城市猎人(十一)

        “好味道海鲜饭店”

        名字一般,味道一般,生意也做得一般。

        餐厅的规模并不大,一个门市几张桌子,正值用餐高峰期却不见多少人光顾,梁逸和野原一夫很快就成了店里仅剩的两位客人。

        “超级海鲜叉烧饭来咯,二位客人请慢用。”女孩端来两大盘足量的海鲜米饭,过后又从冰箱里取出了两瓶冰镇啤酒送了过来,说是:“这是本店额外赠送的啤酒,二位客人请品尝。”

        野原一夫和梁逸各自礼貌地道了一声谢,便拿起勺子大口朵颐起来,味道虽然一般般,但叉烧饭里的配料放得很足,算是用肉多弥补了口感上的不足。

        女孩干完活儿后就趴在隔壁餐桌,一边充电一边玩手机,她也不知看到了什么东西,脸上总是带着甜甜的笑容。

        厨房后走出来一个中年大妈,系着一根围腰,厨师的姿态。她看见低头玩手机的女孩,表情瞬间变得严厉,语气尖酸刻薄:“春香,你又在偷懒了?!”

        原来女孩子的名字叫做“春香”,颇有一丝华夏风味。

        春香赶紧把手机放下,嘟着嘴巴解释道:“我也才拿起手机一会儿,看一看有没有人在网上下单嘛。”

        中年大妈指着店外命令道:“你如果不去外面站着,那店内的两位客人是怎么来的?生意要靠拉拢,所以不要偷懒啊。”

        春香应一句:“知道了,”嘴里还嘀嘀咕咕地跑出店面。但走出店面后,迎来一展春风,脸上的愁容转瞬即逝,取而代之又是那抹甜美的微笑,很热情地上前招呼客人,即使被拒绝,脸上的笑意也绝不会减少,反之还要弯腰附上一句:“那打扰您了。”

        中年大妈自己却坐回了椅子上,唉声叹气:“唉……这年头的生意可真不好做。”

        店面的生意不好,绝大多数原因是在于料理的味道,和春香的业务能力没有关系。附近的客人都知道这家的饭不好吃,除非有特殊的关系,品尝了第一次就绝不会再进门第二次。

        野原一夫趁着吃饭的功夫与中年大妈攀谈,先是问:“夫人,你知道最近在南湾一代有很多年轻女孩失踪的事件么?”

        中年大妈想了想,点了点头:“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野原一夫又指着店外辛勤到抹汗的春香,问:“她是你的女儿吗?”

        中年大妈先摇了摇头,但随后又点了点头,吐出两个字:“继女。”

        原来是后妈,难怪这么狠。

        梁逸话比较直接,问道:“这种非常时期,你不应该让她抛头露面的。”

        中年大妈不以为然,拍了拍自己的腿,有理有据地解释道:“哎哟,你们也看到了,近来的生意很糟糕,咱家没钱雇佣工人了,今天刚好是星期六,就把她从学校叫了回来,帮帮忙不是?我家儿子还不是跟着丈夫,顶着太阳出海打渔了?都是为了生计。”

        梁逸提醒道:“我觉得夫人还是把问题重视起来,失踪人口逐渐增加,你的继女存有危险。”

        中年大妈有点不耐烦,起身说道:“她这么大了,还不懂得照顾自己吗?我一天这么忙哪儿有时间管她?”她说完自己也觉得心虚,钻进厨房没了身影。

        勤劳的春香还在店外招呼客人,一遍又一遍不耐其烦。

        梁逸不忍心看见好女孩儿受累,招呼道:“那位小妹妹,你过来一下。”

        “咳咳咳!……”野原一夫差点儿没给抢着,赶紧提醒道:“梁先生,东桑不要随便叫人家妹妹,没华夏那么亲。”

        梁逸心想:那有什么关系?如果自己能有个这么听话乖巧的妹妹,也不失为一件坏事。

        “好的,我马上就来。”春香谢过最后一位路人,转身跑进门店,来到梁逸桌前问道:“先生,请问您有什么吩咐?”

        梁逸掏出自己的手机递给春香,说道:“我的手机快没电了,你能帮我充一下吗?”

        “哇,先生你的手机好卡哇伊呐!……”春香欣然接过手机,插上隔壁座位的数据线,“叮咚!”充电提示音,她又把屏幕呈现给梁逸:“ok了先生,你的手机已经在充电,不过它好像电量挺足的,百分之90呢。”

        梁逸笑道:“手机快坏了,如果不充一点只能用30分钟,还有,能麻烦你帮忙看着一下手机吗?我在等一个很重要的消息,现在吃饭走不开。”

        春香抿了抿嘴唇,“嗯……”想了想,点头道:“好啊,不过待会儿妈妈出来骂我的时候,先生你要帮着解释,我可不是在偷懒。”

        梁逸比了个“ok”手势。

        野原一夫趁机问:“春香是吗?近段时间南湾有非常眼中的少女失踪案,你知道情况吗?”

        春香脸色有变,点了点头:“我们同班同学就是受害者,已经有20多天没有消息了,然后其它班级的,不同年段的,不同学校的,都有失踪人口……要不是家里实在需要我,我是绝对不会回来帮忙的。”

        野原一夫又问:“是20天之前就开始发生这种情况的吗?”

        春香想了想,说道:“不止吧,我们班的美子是20天前,记得更早是1个多月,隔壁国中的学生,只有14岁好像。”

        梁逸皱眉:“都已经一个多月了,你们这边的警察就没有什么线索?”

        春香说道:“警察还是很辛勤的,每天都会来学校门口守卫站岗,可能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距离上次案发到现在已经12天没人失踪了。但失踪的人一个也没找回来。”

        梁逸又问:“这些失踪的女孩子有没有共同爱好?特点?以及案发地点在哪儿……这些你都知道?”

        春香很奇怪地看着梁逸,摇了摇头:“我没有关注这些。”

        野原一夫开口道:“如果你多关注新闻就知道了,这些女孩都很年轻,都是在晚上回家的时候遇害,你看,这是警方排列的失踪人口肖像,”他取出手机,放大一张照片——

        画面中8个女孩子的照片连成一排,特点看得非常直观,她们都有点胖!

        年轻的胖女孩,最容易用来做血宝宝了不是?

        “二位先生,你们问这么多干嘛……”春香有点警惕了。

        野原一夫也不藏着掖着,掏出警.徽表示道:“我们是专案警察,特来调查这次案情。”春香见是警察,暗叹一口气,却是感慨道:“原来你们是警察叔叔啊,难怪这么严肃呢……东桑城里不是发生了好多起案件吗?还有昨天凌晨的大屠杀,听说死了20多个人呢,被人拿机枪扫射……天啊,东桑近段时间真是太可怕了,又是失踪又是杀人。”

        梁逸和野原一夫把饭吃得差不多,从春香嘴里也问不出其他信息,便给了钱走出饭店。

        “欢迎下次光临,二位先生再见。”

        春香把二人送出店面,又开始忙碌地招呼路人。

        梁逸和野原一夫并没有走远,而是坐在马路对面的小亭子,一边吸烟,一边商量下午的计划。

        am12:43分,日过正烈,海风正浓。

        野原一夫默默地抽着烟,盯着街道对面使劲儿招呼客人的春香,轻声道:“我有一个计划。”

        梁逸说道:“如果你的计划是让那个小姑娘做诱饵的话,我劝你还是放弃,第一,引蛇但蛇不一定会出洞,第二,这是关乎到人家的生命安全。伤天害理的事情容易遭报应。”

        野原一夫说道:“我觉得除了这个办法稍微靠谱些,其它办法更不值得一提,”他指着南湾海港里的大片渔船道:“我敢保证这片区域内一定有研制违禁品的,先不说是不是红色药丸,就是普通的违禁品,警察想端掉据点,起码也要跟踪好几年,哪怕已经锁定了有人在这片区域里制毒,那也要考虑到抓捕时他们会销毁违禁品,会潜水逃跑等种种可能性,”

        “制毒的地方一般都隐藏得非常隐秘,哪怕你找到了瘾君子,顺藤摸瓜抓到了毒贩,也不一定能把据点的位置弄清楚。何况我们要找的不是普通的违禁品,而是把活生生的人抓去做原料的夜族犯罪团伙。”

        野原一夫深吸一口香烟,总结道:“我还是那句话,这是唯一一种能引蛇出洞的办法,华夏古语有云: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为了大局考虑,我觉得可以拿她试一试。”

        野原一夫的一番话的确把梁逸心中能想到的办法全都否决,梁逸深沉地望着在阳光下擦汗的女孩儿,想了又想,想了又想,最后艰难地点了点头:“你想怎么设置诱饵?”

        野原一夫早已在等待梁逸的苟同,伸出两根手指头,说道:“两种办法,第一,好好找她商量,配合一下我们的工作,第二,采取强制措施,给她下套,再让她去套别人。”

        套中套!巨能套!

        梁逸暗自翻了个白眼,这实在难为正人君子了。

        “她肯定不会主动配合,那么只有采取强制措施,怎样才能叫做强制措施?”

        野原一夫从口袋里掏出一瓶浅绿色喷剂,晃了晃说道:“这是‘迷魂喷雾剂’,只需要对准人的面部喷一下,30秒内就会失去神智;如果加大剂量喷两下,1分钟内就会全身无力任你摆布……当然了,只对普通人有效,对夜族人效果不明显。”

        梁逸眯着眼睛看向野原一夫,眼中尽是赤裸裸的鄙夷之色。

        野原一夫轻哼道:“我是个忍者,同样是一位阴阳师,在飞镖上涂毒,携带迷.幻.药也是很正常的事。这是技能,你不用觉得荒谬。”

        ……